打开主菜单

八脈编辑

奇經八脈者,陰維也,陽維也,陰蹻也,陽蹻也,沖也,任也,督也,帶也。陽維起於諸陽之會,由外踝而上行於衛分;陰維起於諸陰之交,由內踝而上行於營分;所以為一身之剛維也。陽蹻起於跟中,循外踝上行於身之左右;陰蹻起於跟中,循內踝上行於身之左右;所以使機關之蹻捷也。督脈起於會陰,循背而行於身之後,為陽脈之總督,故曰陽脈之海。任督起於會陰,循腹而行於身之前,為陰脈之承任,故曰陰脈之海。沖脈起於會陰,夾臍而行,直沖於上,為諸脈之沖要,故曰十二經脈之海。帶脈則橫圍於腰,狀如束帶,所以總約諸脈者也。是故陽維主一身之表,陰維主一身之裏,以乾坤言也。陽蹻主一身左右之陽,陰蹻主一身左右之陰,以東西言也。督主身後之陽,任、沖主身前之陰,以南北言也。帶脈橫束諸脈,以六合言也。是故醫而知乎八脈,則十二經、十五絡之大旨得矣;仙而知乎八脈,則虎龍升降,玄牝幽微之竅妙得矣!

陰維脈编辑

陰維起於諸陰之交,其脈發於足少陰築賓穴,為陰維之郤,在內踝上五吋腨肉分中。上循股內廉,上行入小腹,會足太陰、厥陰、少陰、陽明於府舍在腹哀下三吋,去腹中行四吋半。上會足太陰於大橫腹哀大橫在腹哀下一吋五分,腹哀在日月下一吋五分,並去腹中行四吋半,循脅肋,會足厥陰於期門直乳下一吋半。上胸膈,挾咽,與任脈會於天突、廉泉,上至頂前而終天突在結喉下四吋半宛宛中,廉泉在結喉下二吋中央是穴。凡一十四穴。

陽維脈编辑

陽維起於諸陽之會,其脈發於足太陽金門穴,在足外踝下一吋五分。上外踝七吋,會足少陽於陽交,為陽維之郤在外踝上七吋,斜屬二陽之間。循膝外廉,上髀厭,抵少腹側,會足少陽於居髎在章門下八吋監骨上陷中。循脅肋,斜上肘上,會手陽明、手足太陽於臂臑在肘上七吋兩筋罅陷中,肩髃下一吋,過肩前,與手少陽會於臑會、天髎,臑會在肩前廉去肩端三吋宛宛中,天髎在缺盆中上毖骨際陷中央,卻會手足少陽、足陽明於肩井在肩上陷中,缺盆上大骨前一吋五分。入肩後,會手太陽、陽蹻於臑腧在肩後大骨下胛上廉陷中,上循耳後,會手足少陽於風池在耳後發際陷中,上腦空承靈後一吋半,夾玉枕骨下陷中、承靈正營後一吋半、正營、目窗後一吋、目窗臨泣後一吋、臨泣、在瞳人直上,入發際五分陷中。下額,與手足少陽、陽明五脈會於陽白眉上一吋,直瞳人相對,循頭入耳,上至本神而止,本神直耳上入發際中。凡三十二穴。

二維為病编辑

越人曰:陽維、陰維者,維絡於身,溢畜不能環流灌溉諸經者也。故陽維起於諸陽之會,陰維起於諸陰之交。陽維維於陽,陰維維於陰,陰陽不能自相維,則悵然失誌,溶溶不能自收持。又曰:陽維為病苦寒熱,陰維為病苦心痛。溶溶緩慢貌。

張潔古曰:衛為陽,主表。陽維受邪為病在表,故苦寒熱;營為陰,主裏。陰維受邪為病在裏,故苦心痛。陰陽相維,則營衛和諧矣。營衛不諧,則悵然失誌,不能自收持矣。何以知之?仲景雲:病常自汗,是衛氣不與營氣和也。宜桂枝湯和之。又雲:服桂枝反煩不解,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此二穴,乃陽維之會也。謂桂枝後,尚自汗發熱惡寒,其脈寸浮尺弱而反煩,為病在陽維,故先針此二穴。仲景又雲: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此衛氣不和也,桂枝湯主之。

又曰:陰維為病,苦心痛,治在三陰之交。太陰證,則理中湯;少陰證,則四逆湯;厥陰證,則當歸四逆湯,吳茱萸湯主之。

李瀕湖曰:陽維之脈,與手足三陽相維,而足太陽、少陽則始終相聯附者。寒熱之證,惟二經有之。故陽維為病,亦苦寒熱,蓋衛氣晝行於陽,夜行於陰,陰虛則內熱,陽虛則外寒。邪氣在經,內與陰爭而惡寒,外與陽爭而發熱,則寒熱之在表而兼太陽證者,有汗當用桂枝,無汗當用麻黃,寒熱之在半表半裏而兼少陽證者,當用小柴胡加減治之。若夫營衛惵卑而病寒熱者,黃芪建中及八物湯之類主之。潔古獨以桂枝一證屬之陽維,似未擴充。至於陰維為病,主心痛,潔古獨以三陰溫裏之藥治之,則寒中三陰者宜矣。而三陰熱厥作痛,似未備矣。蓋陰維之脈,雖交三陰而行,實與任脈同歸,故心痛多屬少陰、厥陰、任脈之氣上沖而然。暴痛無熱,久痛無寒,按之少止者為虛,不可按近者為實,凡寒痛,兼少陰及任脈者,四逆湯,兼厥陰者,當歸四逆湯,兼太陰者,理中湯主之。凡熱痛,兼少陰及任脈者,金鈴散、延胡索散;兼厥陰者,失笑散;太陰者,承氣湯主之。若營血內傷,兼夫任沖手厥陰者,則宜四物湯、養營湯、妙香散之類,因病藥之。如此,則陰陽虛實,庶乎其不差矣。

王叔和《脈經》曰:寸口脈,從少陰斜至太陽,是陽維脈也。動苦肌肉痹癢,皮膚痛,下部不仁,汗出而寒,又苦顛仆羊鳴,手足相引,甚者失音不能言,宜取客主人。在耳前起骨上廉開口有空,乃手足少陽陽明之會。

又曰:寸口脈,從少陽斜至厥陰,是陰維脈也。動苦癲癇,僵仆羊鳴,又苦僵仆失音,肌肉痹癢,應時自發汗出,惡風身洗洗然也。取陽白金門、見前,仆參見陽蹻。

瀕湖曰:王叔和以癲癇屬陰維、陽維。《靈樞經》以癲癇屬陰蹻、陽蹻二說義異旨同。蓋陽維由外踝而上,循陽分而至肩肘,歷耳額而終行於衛分諸陽之會。陰維由內踝而上,循陰分而上脅至咽,行於營分諸陰之交。陽蹻起於跟中,循外踝上行於股外至脅肋肩髆,行於一身之左右,而終於目內眥。陰蹻起於跟中,循內踝上行於股內陰氣行於一身之左右,至咽喉,會任脈而終於目內眥。邪在陰維、陰蹻則發癲;邪在陽維、陽蹻則發癇。癇動而屬陽,陽脈主之;癲靜而屬,陰陰脈主之。大抵二疾當取之四脈之穴,分其陰陽而已。

王叔和曰:診得陽維脈浮者,暫起目眩。陽盛實者,苦肩息灑灑如寒。

診得陰維脈沉大而實者,苦胸中痛,脅下支滿心痛。其脈如貫珠者,男子兩脅下實腰中痛,女子陰中痛如有瘡狀。

《素問腰痛論》曰:陽維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怫然腫,刺陽維之脈與太陽合腨間,去地一尺。

王啟玄曰:陽維起於陽,則太陽之所生,並行而上至腨,下復與太陽合而上也,去地一尺,乃承山穴也。在銳腨之下分內間陷中,可刺七分。

肉裏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咳。咳則筋縮急,刺肉裏之脈為二痏,在太陽之外,少陽絕骨之後。

王啟玄曰:肉裏之脈,少陽所生,陽維脈氣所發,絕骨之後,陽維所過分肉穴也。在足外踝,直上絕骨之端,如後二分筋肉分間,刺可五分。飛陽之脈,令人腰痛。痛拂拂然,甚則悲以恐。

啟玄曰:此陰維之脈也,去內踝上五寸腨分中,並少陰經而上也。刺飛陽之脈,在內踝上一寸,少陰之前,與陰維之會,築賓穴也。

《甲乙經》雲:太陽之絡,別走少陰者,名曰“飛陽”。

陰蹻脈编辑

陰蹻者,足少陰之別脈,其脈起於跟中足少陽然谷穴之後然谷在內踝前下一吋陷中,同足少陰循內踝,下照海穴在內踝下五分。上內踝之上二吋,以交信為郤交信在內踝骨上少陰前太陰後廉筋骨間。直上循陰股,入陰,上循胸裏,入缺盆,上出人迎之前。至喉嚨,交貫沖脈,入頄內廉,上行,屬目內眥,與手足太陽、足陽明、陽蹻五脈,會於睛明而上行睛明在目內眥外一分宛宛中。凡八穴。

張紫陽《八脈經》雲:八脈者,沖脈在風府穴下,督脈在臍後,任脈在臍前,帶脈在腰,陰蹻脈在尾閭前、陰囊下,陽蹻脈在尾閭後二節,陰維脈在頂前一吋三分,陽維脈在頂後一吋三分。凡人有此八脈,俱屬陰神,閉而不開。惟神仙以陽炁沖開,故能得道。八脈者,先天大道之根,一炁之祖,采之惟在陰蹻為先。此脈才動,諸脈皆通。次督、任、沖三脈,總為經脈造化之源。而陰蹻一脈,散在丹經,其名頗多:曰天根,曰死戶,曰復命關,曰酆都鬼戶,曰生死根,有神主之,名曰桃康。上通泥丸,下透湧泉,倘能知此,使真炁聚散,皆從此關竅,則天門常開,地戶永閉,尻脈周流於一身,貫通上下,和炁自然上朝,陽長陰消,水中火發,雪裏花開。所謂天根月窟閑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得之者,身體輕健,容衰返壯,昏昏默默,如醉如癡,此其驗也。要知西南之鄉,乃坤地,尾閭之前,膀胱之後,小腸之下,靈龜之上,此乃天地逐日所生炁根,產鉛之地也,醫家不知有此。

頻湖曰:丹書論及陽精河車,皆往往以任、沖、督脈、命門、三焦為說,未有專指陰蹻者。而紫陽《八脈經》所載經脈,稍與醫家之說不同,然內景隧道,惟反觀者能照察之,其言必不謬也。

陽蹻脈编辑

陽維起於諸陽之會,其脈發於足太陽金門穴,在足外踝下一吋五分。上外踝七吋,會足少陽於陽交,為陽維之郤在外踝上七吋,斜屬二陽之間。循膝外廉,上髀厭,抵少腹側,會足少陽於居髎在章門下八吋監骨上陷中。循脅肋,斜上肘上,會手陽明、手足太陽於臂臑在肘上七吋兩筋罅陷中,肩髃下一吋,過肩前,與手少陽會於臑會、天髎,臑會在肩前廉去肩端三吋宛宛中,天髎在缺盆中上毖骨際陷中央,卻會手足少陽、足陽明於肩井在肩上陷中,缺盆上大骨前一吋五分。入肩後,會手太陽、陽蹻於臑腧在肩後大骨下胛上廉陷中,上循耳後,會手足少陽於風池在耳後發際陷中,上腦空承靈後一吋半,夾玉枕骨下陷中、承靈正營後一吋半、正營、目窗後一吋、目窗臨泣後一吋、臨泣、在瞳人直上,入發際五分陷中。下額,與手足少陽、陽明五脈會於陽白眉上一吋,直瞳人相對,循頭入耳,上至本神而止,本神直耳上入發際中。凡三十二穴。

二蹻為病编辑

越人曰:陽維、陰維者,維絡於身,溢畜不能環流灌溉諸經者也。故陽維起於諸陽之會,陰維起於諸陰之交。陽維維於陽,陰維維於陰,陰陽不能自相維,則悵然失誌,溶溶不能自收持。又曰:陽維為病苦寒熱,陰維為病苦心痛。溶溶緩慢貌。

張潔古曰:衛為陽,主表。陽維受邪為病在表,故苦寒熱;營為陰,主裏。陰維受邪為病在裏,故苦心痛。陰陽相維,則營衛和諧矣。營衛不諧,則悵然失誌,不能自收持矣。何以知之?仲景雲:病常自汗,是衛氣不與營氣和也。宜桂枝湯和之。又雲:服桂枝反煩不解,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此二穴,乃陽維之會也。謂桂枝後,尚自汗發熱惡寒,其脈寸浮尺弱而反煩,為病在陽維,故先針此二穴。仲景又雲: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此衛氣不和也,桂枝湯主之。

又曰:陰維為病,苦心痛,治在三陰之交。太陰證,則理中湯;少陰證,則四逆湯;厥陰證,則當歸四逆湯,吳茱萸湯主之。

李瀕湖曰:陽維之脈,與手足三陽相維,而足太陽、少陽則始終相聯附者。寒熱之證,惟二經有之。故陽維為病,亦苦寒熱,蓋衛氣晝行於陽,夜行於陰,陰虛則內熱,陽虛則外寒。邪氣在經,內與陰爭而惡寒,外與陽爭而發熱,則寒熱之在表而兼太陽證者,有汗當用桂枝,無汗當用麻黃,寒熱之在半表半裏而兼少陽證者,當用小柴胡加減治之。若夫營衛惵卑而病寒熱者,黃芪建中及八物湯之類主之。潔古獨以桂枝一證屬之陽維,似未擴充。至於陰維為病,主心痛,潔古獨以三陰溫裏之藥治之,則寒中三陰者宜矣。而三陰熱厥作痛,似未備矣。蓋陰維之脈,雖交三陰而行,實與任脈同歸,故心痛多屬少陰、厥陰、任脈之氣上沖而然。暴痛無熱,久痛無寒,按之少止者為虛,不可按近者為實,凡寒痛,兼少陰及任脈者,四逆湯,兼厥陰者,當歸四逆湯,兼太陰者,理中湯主之。凡熱痛,兼少陰及任脈者,金鈴散、延胡索散;兼厥陰者,失笑散;太陰者,承氣湯主之。若營血內傷,兼夫任沖手厥陰者,則宜四物湯、養營湯、妙香散之類,因病藥之。如此,則陰陽虛實,庶乎其不差矣。

王叔和《脈經》曰:寸口脈,從少陰斜至太陽,是陽維脈也。動苦肌肉痹癢,皮膚痛,下部不仁,汗出而寒,又苦顛仆羊鳴,手足相引,甚者失音不能言,宜取客主人。在耳前起骨上廉開口有空,乃手足少陽陽明之會。

又曰:寸口脈,從少陽斜至厥陰,是陰維脈也。動苦癲癇,僵仆羊鳴,又苦僵仆失音,肌肉痹癢,應時自發汗出,惡風身洗洗然也。取陽白金門、見前,仆參見陽蹻。

瀕湖曰:王叔和以癲癇屬陰維、陽維。《靈樞經》以癲癇屬陰蹻、陽蹻二說義異旨同。蓋陽維由外踝而上,循陽分而至肩肘,歷耳額而終行於衛分諸陽之會。陰維由內踝而上,循陰分而上脅至咽,行於營分諸陰之交。陽蹻起於跟中,循外踝上行於股外至脅肋肩髆,行於一身之左右,而終於目內眥。陰蹻起於跟中,循內踝上行於股內陰氣行於一身之左右,至咽喉,會任脈而終於目內眥。邪在陰維、陰蹻則發癲;邪在陽維、陽蹻則發癇。癇動而屬陽,陽脈主之;癲靜而屬,陰陰脈主之。大抵二疾當取之四脈之穴,分其陰陽而已。

王叔和曰:診得陽維脈浮者,暫起目眩。陽盛實者,苦肩息灑灑如寒。

診得陰維脈沉大而實者,苦胸中痛,脅下支滿心痛。其脈如貫珠者,男子兩脅下實腰中痛,女子陰中痛如有瘡狀。

《素問腰痛論》曰:陽維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怫然腫,刺陽維之脈與太陽合腨間,去地一尺。

王啟玄曰:陽維起於陽,則太陽之所生,並行而上至腨,下復與太陽合而上也,去地一尺,乃承山穴也。在銳腨之下分內間陷中,可刺七分。

肉裏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咳。咳則筋縮急,刺肉裏之脈為二痏,在太陽之外,少陽絕骨之後。

王啟玄曰:肉裏之脈,少陽所生,陽維脈氣所發,絕骨之後,陽維所過分肉穴也。在足外踝,直上絕骨之端,如後二分筋肉分間,刺可五分。飛陽之脈,令人腰痛。痛拂拂然,甚則悲以恐。

啟玄曰:此陰維之脈也,去內踝上五寸腨分中,並少陰經而上也。刺飛陽之脈,在內踝上一寸,少陰之前,與陰維之會,築賓穴也。

《甲乙經》雲:太陽之絡,別走少陰者,名曰“飛陽”。

沖脈编辑

陰蹻者,足少陰之別脈,其脈起於跟中足少陽然谷穴之後然谷在內踝前下一吋陷中,同足少陰循內踝,下照海穴在內踝下五分。上內踝之上二吋,以交信為郤交信在內踝骨上少陰前太陰後廉筋骨間。直上循陰股,入陰,上循胸裏,入缺盆,上出人迎之前。至喉嚨,交貫沖脈,入頄內廉,上行,屬目內眥,與手足太陽、足陽明、陽蹻五脈,會於睛明而上行睛明在目內眥外一分宛宛中。凡八穴。

張紫陽《八脈經》雲:八脈者,沖脈在風府穴下,督脈在臍後,任脈在臍前,帶脈在腰,陰蹻脈在尾閭前、陰囊下,陽蹻脈在尾閭後二節,陰維脈在頂前一吋三分,陽維脈在頂後一吋三分。凡人有此八脈,俱屬陰神,閉而不開。惟神仙以陽炁沖開,故能得道。八脈者,先天大道之根,一炁之祖,采之惟在陰蹻為先。此脈才動,諸脈皆通。次督、任、沖三脈,總為經脈造化之源。而陰蹻一脈,散在丹經,其名頗多:曰天根,曰死戶,曰復命關,曰酆都鬼戶,曰生死根,有神主之,名曰桃康。上通泥丸,下透湧泉,倘能知此,使真炁聚散,皆從此關竅,則天門常開,地戶永閉,尻脈周流於一身,貫通上下,和炁自然上朝,陽長陰消,水中火發,雪裏花開。所謂天根月窟閑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得之者,身體輕健,容衰返壯,昏昏默默,如醉如癡,此其驗也。要知西南之鄉,乃坤地,尾閭之前,膀胱之後,小腸之下,靈龜之上,此乃天地逐日所生炁根,產鉛之地也,醫家不知有此。

頻湖曰:丹書論及陽精河車,皆往往以任、沖、督脈、命門、三焦為說,未有專指陰蹻者。而紫陽《八脈經》所載經脈,稍與醫家之說不同,然內景隧道,惟反觀者能照察之,其言必不謬也。

沖脈為病编辑

越人《難經》曰:沖脈為病,逆氣而裏急。

《靈樞經》曰:氣逆上刺膺中,陷下者與下胸動脈。腹痛,刺臍左右動脈,按之立已,不已,刺氣街,按之立已。

李東垣曰:秋冬之月,胃脈四道,為沖脈所逆,脅下少陽脈二道而反上行,名曰“厥脈”。其證氣上沖,咽不得息,而喘息有音,不得臥,宜調中益氣湯,加吳茱萸五分,隨氣多少用之脾胃論。夏月有此,乃大熱之證,用黃連、黃蘗、知母各等分,酒洗炒為末,白湯和丸,每服一二百丸,空心白湯下,即以美膳壓之,不令停留胃中,直至下元,以瀉沖脈之邪也。蓋此病隨四時寒熱溫涼治之。

又曰:凡逆氣上沖,或兼裏急,或作躁熱,皆沖脈逆也。若內傷病,此宜補中益氣湯,加炒、炒連、知母,以泄沖脈。凡腎火旺,及任、督、沖三脈盛者,則宜用酒炒黃蘗、知母。亦不可久服,恐妨胃也。或腹中刺痛,或裏急,宜多用甘草。或虛坐而大便不得者,皆屬血虛,血虛則裏急,宜用當歸。逆氣裏急隔咽不通,大便不行者,宜升陽湯瀉熱湯主之方見《蘭室秘藏》。麻木厥氣上沖,逆氣上行,妄聞妄見者,宜神功丸主之方見《蘭室秘藏》。

孫真人《千金方》雲:咳唾手足厥逆,氣從小腹上沖胸咽,其面翕熱如醉,因復下流陰股,小便難時復冒者,寸脈沉,尺脈微,宜茯苓五味子湯,以治其氣沖,其方用茯苓、五味子二錢,桂心、甘草一錢,水煎服,胸滿者去桂。程篁墩曰:太平侯病膻中痛,喘嘔吞酸,臍上一點氣上至咽喉如冰,每子後申時輒發,醫以為大寒,不效。祝橘泉曰:此得之大醉,及厚味過多,子後申時,相火自下騰上,故作痛也。以二陳加芩、連、巵子、蒼術,數飲而愈。

《素問痿論》曰:治痿獨取陽明者,何也?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也,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沖脈者,經脈之海,主滲灌谿谷,與陽明合於宗筋,會於氣街,而陽明為之長,皆屬於帶脈,而絡於督脈,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治之當各補其營而通其腧。調其虛實,和其逆順,筋脈骨肉,各以其時受月,則病已。謂肝甲乙,心丙丁,脾戊己主氣法時月也。

李東垣曰:暑月病甚,則傳腎肝,為痿厥。痿,乃四肢痿軟。厥,乃四肢如火,或如冰。心煩沖脈,氣逆上,甚則火逆,名曰:“厥逆”。故痿厥二病,多相須也。經曰:下氣不足,則痿厥心悗。宜以清燥去濕熱之藥,或生脈散合四苓散,加酒洗黃蘗、知母,以洩其濕熱。李瀕湖曰:濕熱成痿,乃不足中有余也。宜滲洩之藥,若精血枯涸成痿,乃不足中之不足也,全要峻補之藥。

《靈樞經》曰:胸氣有街,腹氣有街,頭氣有街,脛氣有街。故氣在頭者止之於腦;氣在胸者止之膺與背腧;氣在腹者,止之背腧與沖脈於臍之左右之動脈;氣在脛者止之於氣街。與承山踝上以下取此者,用毫針先按在上久應手乃刺而與之,所治者頭痛眩仆腹痛中滿暴脹,及有新積作痛。

《素問舉痛論》曰:寒氣客於沖脈,沖脈起於關元隨腹直上,寒氣客則脈不通,脈不通則氣因之故喘動應手。

王叔和《脈經》曰:兩手脈浮之俱有陽,沉之俱有陰,陰陽皆盛此沖督之脈也。沖督之脈為十二經之道路也。沖督用事,則十二經不復朝於寸口,其人若恍惚狂癡。又曰:脈來中央堅實徑至關者,沖脈也。動苦少腹痛,上搶心有瘕疝遺溺,脅支滿煩,女子絕孕。又曰:尺寸俱牢,直上直下,此乃沖脈胸中有寒疝也。

張仲景曰:傷寒動氣在右,不可發汗,汗之則衄而渴,心苦煩,飲水即吐先以五苓散,次以竹葉湯、不可下,下之則津液內竭,頭眩咽燥,鼻幹心悸竹葉湯。動氣在左不可發汗,汗之則頭眩汗不止,筋惕肉瞤,此為難治或先用防風白術牡蠣湯,次用小建中湯。不可下,下之則腹裏拘急不止,動氣反劇,身雖有熱,反欲拳。先服甘草幹姜湯,次服小建中湯。動氣在上,不可發汗,汗之則氣上沖,正在心端李根湯,不可下,下之則掌握熱煩,身熱汗泄,欲水自灌竹葉湯,動氣在下,不可發汗,汗之則無汗,心中大煩,骨節疼,頭痛,目運,惡寒吐谷先服大陳皮湯,次服小建中湯。不可下,下之則腹滿,卒起頭眩,食則下清谷,心下痞堅,甘草瀉心湯。

李瀕湖曰:此乃臍之左右上下有氣。築築然牢而痛,正沖、任、足少陰、太陰四經病也,成無己註文以為左肝右肺,上心下脾,蓋未審四臟乃兼邪耳。

歧伯曰:海有東西南北,人亦有四海以應之。胃者,水谷之海,其輸上在氣街,下至三裏。沖脈為十二經之海,其輸上在於大杼,下出於巨虛之上下廉,膻中者,為氣海,其輸上在於柱骨之上下,前在人迎。腦為髓之海,其輸上在於蓋,下在風府。氣海有余,氣滿胸中,悗息面赤,氣海不足,則氣少不足以言。血海有余,則常想其身大,怫然不知其所病,血海不足,亦常想其身小,狹然不知其所病。水谷之海有余,則腹滿,水谷之海不足,則饑不受食。髓海有余,則輕輕多力,自過其度;髓海不足,則腦轉耳鳴,脛痠眩冒目無所見,懈怠安臥。

任脈编辑

任為陰脈之海,其脈起於中極之下,少腹之內,會陰之分在兩陰之間。上行而外出循曲骨橫骨上毛際陷中,上毛際,至中極臍下四寸膀胱之募,同足厥陰、太陰、少陰,並行腹裏,循關元臍下三寸,小腸之募,三陰任脈之會,歷石門即丹田,一名命門,在臍下二寸,三焦募也、氣海臍下一寸半宛宛中,男子生氣之海,會足少陽、沖脈於陰交臍下一寸,當膀胱上口,三焦之募,循神闕臍中央、水分臍上一寸,當小腸下口,會足太陰於下脘臍上二寸,當胃下口,歷建裏臍上三寸,會手太陽、少陽、足陽明於中脘臍上四寸,胃之募也,上上脘臍上五寸、巨闕鳩尾下一寸,心之募也、鳩尾蔽骨下五分、中庭膻中下一寸六分陷中,膻中玉堂下一寸六分,直下兩乳中間,玉堂紫宮下一寸六分、紫宮華蓋下一寸六分、華蓋璇璣下一寸、璇璣天突下一寸,上喉嚨,會陰維於天突、廉泉天突在結喉下四寸宛宛中,廉泉在結喉上舌下中央,上頤,循承槳,與手足陽明、督脈會唇下陷中,環唇,上至下齦交,復出,分行循面,系兩目下之中央,至承泣而終目下七分,直瞳子陷中二穴。凡二十七穴。《難經》、《甲乙經》並無循面以下之說。

任沖之別絡,名曰尾翳,下鳩尾,散於腹,實則腹皮痛,虛則癢搔。《靈樞經》曰:缺盆之中,任脈也。名曰天突。其側動脈,人迎,足陽明也。


任脈為病编辑

《素問》曰:任脈為病,男子內結七疝,女子帶下瘕聚。

又曰: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沖脈盛,月事以時下。七七,任脈虛,太沖脈衰,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又曰:上氣有音者,治其缺盆中謂天突穴也,陰維、任脈之會,刺一寸,灸三壯。《脈經》曰:寸口脈來緊細實長至關者,任脈也。動苦少腹繞臍下引橫骨陰中切痛,取關元治之。又曰:橫寸口邊脈丸丸者,任脈也,苦腹中有氣如指上搶心,不得俛仰拘急。

督脈编辑

督乃陽脈之海,其脈起於腎下胞中,至於少腹,乃下行於腰橫骨圍之中央,系溺孔之端。男子循莖下至篡,女子絡陰器合篡間,俱繞篡後屏翳穴前陰後陰之間也,別繞臀至少陰,與太陽中絡者,合少陰,上股內廉,由會陽在陰尾尻骨兩旁,凡二穴。貫脊,會於長強穴,在骶骨端,與少陰會。並脊裏上行,歷腰腧二十一椎下、陽關十六椎下、命門十四推下、懸樞十三椎下、脊中十一椎下、中樞十椎下、筋縮九椎下、至陽七椎下、靈臺六椎下、沖道五椎下、身柱三椎下、陶道大椎下、大椎一椎下,與手足三陽會合。上啞門項後入發際五分,會陽維,入系舌本,上至風府項後入發際一寸大筋內宛宛中,會足太陽、陽維同入腦中,循腦戶在枕骨上、強間百會後三寸、後頂百會後一寸半,上巔,歷百會頂中央旋毛中、前頂百會前一寸半、顖會百會前三寸即顖門、上星顖會前一寸,至神庭顖會前二寸,直鼻上,入發際五分,為足太陽、督脈之會。循額中,至鼻柱,經素髎鼻準頭也、水溝即人中,會手足陽明,至兌端在唇上端。入齦交上齒縫中,與任脈、足陽明交會而終。凡三十一穴。

督脈別絡,自長強走任脈者,由少腹直上,貫臍中央。上貫心,入喉,上頤,環唇,上系兩目之下中央,會太陽於目內眥睛明穴見陰蹻下。上額,與足厥陰同會於巔,入絡於腦。又別自腦下項,循肩胛,與手足太陽、少陽會於大杼第一椎下兩旁,去脊中一寸五分陷中。內挾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難經》曰:督脈、任脈四尺五寸,合共九尺。《靈樞經》曰:頸中央之脈,督脈也,名曰風府。

張潔古曰:督者,都也,為陽脈之都綱。任者,妊也,為陰脈之妊養。

王海藏曰:陰蹻、陽蹻,同起跟中,乃氣井而相連。任脈、督脈,同起中極之下,乃水溝而相接。

滑伯仁曰:任、督二脈,一源而二歧。一行於身之前,一行於身之後。人身之有任督,由天地之有子午;可以分,可以合;分之以見陰陽之不離,合之以渾倫之無間,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李瀕湖曰:任、督二脈,人身之子午也。乃丹家陽火陰符升降之道,坎水、離火交媾之鄉。故魏伯陽《參同契》雲,上閉則稱有,下閉則稱無。無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此兩孔穴法,金氣亦相須。崔希範《天元入藥鏡》雲:“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歸根竅,復命關;貫尾閭,通泥丸。”《大道三章直指》雲:“修丹之士,身中一竅,名曰玄牝。正在幹之下,坤之上,震之西,兌之東,坎離交媾之地;在人身天地之正中,八脈、九竅、十二經、十五絡聯輳,虛間一穴,空懸黍珠。醫書謂之任、督二脈,此元氣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修丹之士,不明此竅,則真息不生,神化無基也。”俞琰註《參同契》雲:“人身血氣,往來循環,晝夜不停,醫書有任、督二脈,人能通此二脈,則百脈皆通。黃庭經言:皆在心內運天經,晝夜存之自長生。天經乃吾身之黃道,呼吸往來於此也。鹿運尾閭,能通督脈;龜納鼻息,能通任脈,故二物皆長壽。此數說,皆丹家河車妙旨也。而藥物、火侯,自有別傳。”

王海藏曰:張平叔言,鉛乃北方正氣,一點初生之真陽,為丹母。其蟲為龜,即坎之二陰也,地軸也;一陽為蛇,天根也。陽生於子,藏之命門,元氣之所系,出入於此。其用在臍下,為天地之根,玄牝之門,通厥陰,分三歧,為三車。一念之非,降而為漏。一念之是,守而成鉛。升而接離,補而成乾。陰歸陽化,是以還元。至虛至靜,道法自然,飛升而仙。

督脈為病编辑

《素問骨空論雲》:督脈生疾,從少腹上沖心而痛,不得前後,為沖疝。女子為不孕癃痔遺溺,嗌幹治在骨上謂腰橫骨上毛際中,曲骨穴也,甚者在臍下營臍下一寸,陰交穴也。

王啟玄曰:此乃任、沖二脈之病,不知何以屬之督脈。李瀕湖曰:督脈難行於背,而別絡自長強走任脈者,則少腹直上貫臍,中貫心,入喉上頤環唇而入於目之內眥,故顯此諸證,啟玄蓋未深考爾。

《素問》曰:督脈實則脊強反折,虛則頭重高搖之挾骨之有過者,取之所別也。

秦越人《難經》曰:督脈為病,脊強而厥。

王海藏曰:此病宜用羌活、獨活、防風、荊芥、細辛、藳本、黃連、大黃、附子、烏頭、蒼耳之類。

張仲景《金匱》雲:脊強者,五痓之總名。其證卒口噤背反張,而瘛瘲。諸藥不已,可灸身柱大椎陶道穴。

又曰:痓家脈,而弦直上下行。

王叔和《脈經》曰:尺寸俱浮,直上直下,此為督脈,腰背強痛,不得俛仰,大人癲病,小兒風癇。

又曰:脈來中央浮直,上下動者,督脈也。動苦腰背膝寒,大人癲,小兒癇,宜灸頂上三壯。

《素問風論》曰:風氣循風府而上,則為腦風,風入系頭則為目風眼寒。

王啟玄雲:腦戶乃督脈,足太陽之會,故也。

帶脈编辑

帶脈者,起於季脅足厥陰之章門穴,同足少陽循帶脈穴章門足厥陰、少陽之會,在季肋骨端,肘尖盡處是穴,帶脈穴屬足少陽經,在季脅下一寸八分陷中,圍身一周,如束帶然。又與足少陽會於五樞帶脈下三寸、維道章門下五寸三分,凡八穴。

《靈樞經》曰:足少陰之正,至腘中,別走太陽而合,上至腎,當十四椎,出屬帶脈。

楊氏曰:帶脈總束諸脈,使不妄行,如人束帶而前垂,故名。婦人惡露,隨帶脈而下,故謂之帶下。

帶脈為病编辑

秦越人曰:帶之為病腹滿,腰溶溶如坐水中溶溶,緩慢貌。

明堂曰:帶脈二穴,主腰腹縱溶溶如囊水之狀,婦人少腹痛。裏急後重,瘛瘲月事不調,赤白帶下,可針六分,灸七壯。

張潔古曰:帶脈之病,太陰主之,宜灸章門二穴,三壯。

《素問》:曰:邪客於太陰之絡,令人腰痛,引小腹控眇,不可以養息,眇,謂季肋下之空軟處

張仲景曰:大病瘥後,腰以下有水氣,牡蠣澤瀉散主之,若不已,灸章門穴。

王叔和曰:帶脈為病,左右繞臍腰脊痛,沖陰股也。

王海藏曰:小兒癲疝,可灸章門,三壯而愈。以其與帶脈行於厥陰之分,而太陰主之。又曰:女子經病血崩,久而成枯者,宜澀之益之;血閉久而成竭者,宜益之破之。破血有三治,始則四物入紅花,調黃芪、肉桂;次則四物入紅花,調鯪、鯉、甲、桃仁、桂,童子小便,和酒煎服;末則四物入紅花,調易老沒藥散。

張子和曰:十二經與奇經七脈,皆上下周流,惟帶脈起少腹之側,季脅之下,環身一周,絡腰而過,如束帶之狀。而沖、任二脈,循腹脅夾臍旁,傳流於氣沖,屬於帶脈,絡於督脈。沖、任、督三脈,同起而異行,一源而三歧,皆絡帶脈。因諸經上下往來,遺熱於帶脈之間,客熱郁抑白物滿溢,隨溲而下,綿綿不絕,是為白帶,《內經》雲:思想無窮、所願不得、意淫於外、入房他甚、發為筋痿,及為白淫。白淫者,白物淫衍,如精之狀,男子因溲而下,女子綿綿而下也。皆從濕熱治之,與治痢同法。赤白痢,乃邪熱傳於大腸,赤白帶,乃邪熱傳於小腸。後世皆以赤為熱,白為寒,流誤千載,是醫誤之矣。又曰:資生經載一婦人,患赤白帶下,有人為灸氣海,未效。次日為灸帶脈穴,有鬼附耳雲:“昨日灸亦好,只灸我不著我,今灸著我,我去矣,可為酒食祭我。”其家如其言祭之,遂愈。予初怪其事,因思晉景公膏肓二鬼之事,乃虛勞已甚,鬼得乘虛居之。此婦亦或勞心虛損,故鬼居之,灸既著穴,不得不去。自是凡有病此者,每為之按此穴,莫不應手酸痛,令歸灸之,無有不愈。其穴,在兩脅季肋之下一寸八分,若更灸百會穴,尤佳。《內經》雲:上有病,下取之;下有病,上取之。又曰:上者下之,下者上之,是矣。

劉宗厚曰:帶下多本於陰虛陽竭,營氣不升,經脈凝澀,沖氣下陷,精氣積滯於下焦奇經之分,蘊釀而成。以帶脈為病得名,亦以病形而名。白者屬氣,赤者屬血。多因醉飽房勞,服食燥熱所至,亦有濕痰流註下焦者,腎肝陰淫濕勝者,或驚恐而木乘土位,濁液下流,或思慕無窮,發為筋痿,所謂二陽之病發心脾也。或余經濕熱,屈滯於少腹之下,或下元虛冷,子宮濕淫。治之之法,或下或吐,或發中兼補。補中兼利,燥中兼升發,潤中兼溫養。或溫補。或收澀,諸例不同,亦病機之活法也。

《巢元方病源》曰:腎著病,腰痛冷如冰,身重腰如帶五千錢。不渴,小便利,因勞汗出,衣裏冷濕而得,久則變為水也。千金用腎著湯,三因用滲濕湯,東垣用獨活湯主之。

氣口九道脈编辑

手檢圖曰:肺為五臟華蓋,上以應天,解理萬物,主行精氣,法五行,應四時,知五味。氣口之中,陰陽交會,中有五部,前後左右,各有所主,上下中央,分為九道,診之則知病邪所在也。

李瀕湖曰:氣口一脈,分為九道,總統十二經,並奇經八脈,各出診法,乃歧伯秘授黃帝之訣也。扁鵲推之,獨取寸口以決死生。蓋氣口為百脈流註朝會之始,故也。三部雖傳,而九道淪隱,故奇經之脈,世無人知,今撰為圖,並附其說於後,以洩千古之秘藏雲。

歧伯曰:前部如外者,足太陽膀胱也。動苦目眩頭項腰背強痛,男子陰下濕癢,女子少腹痛引命門,陰中痛子臟閉,月水不利。浮為風,澀為寒,滑為勞熱,緊為宿食。

中部如外者,足陽明胃也。動苦頭痛面赤。滑,為飲;浮,為大便不利;澀,為嗜臥腸鳴不能食。足脛痹。後部如外者,足少陽膽也。動苦腰背胻股肢節筋痛,浮為氣。澀為風,急為轉筋為勞。

前部如內者,足厥陰肝也。動苦少腹痛引腰,大便不利,男子莖中痛,小便難,疝氣,兩丸上入,女子月水不利,陰中寒,子戶閉,少腹急。

中部如內者,足太陰脾也。動苦腹滿胃中痛,上管有寒食不下,腰上狀如居水中。沉澀,為身重足脛寒痛,煩滿不能臥,時咳唾有血,洩利食不化。

後部如內者,足少陰腎也。動苦少腹痛,與心相引背痛,小便淋,女人月水來上搶心胸,脅滿,股裏拘急。

前部中央直者,手少陰心、手太陽小腸也。動苦心下堅痛,腹脅急。實急者為感忤,虛者為下利腸鳴。女子陰中癢痛,滑為有娠。

中部中央直中者,手厥陰心主也。動苦心痛,面赤多喜怒,食苦咽。微浮苦悲傷恍惚,澀為心下寒,沉為恐怖,如人將捕之狀,時寒熱,有血氣。

後部中央直者,手太陽肺、手陽明大腸也。動苦咳逆,氣不得息。浮為風,沉為熱,緊為胸中積熱,澀為時咳血。

前部橫於寸口丸丸者,任脈也。動苦少腹痛,逆氣搶心,胸拘急不得俛仰。《脈經》雲:寸口脈緊細實長下至關者,任脈也,動苦少腹繞臍痛,男子七疝,女子瘕聚。

三部俱浮,直上直下者,督脈也。動苦腰背強痛,不得俛仰,大人癲,小兒癇。

三部俱牢,直上直下者,沖脈也。苦,胸中有寒疝。《脈經》曰:脈來中央堅實徑至關者,沖脈也。動苦少腹痛,上搶心,有瘕疝遺溺,女子絕孕。

前部左右彈者,陽蹻也。動苦腰背痛,癲癇僵仆羊鳴,偏枯痹身體強。

中部左右彈者,帶脈也。動苦少腹痛引命門,女子月事不來,絕繼復下,令人無子,男子少腹拘急,或失精也。

後部左右彈者,陰蹻也。動苦癲癇寒熱,皮膚強痹,少腹痛裏急,腰胯相連痛,男子陰疝,女子漏下不止。

從少陰斜至太陽者,陽維也。動苦顛仆羊鳴,手足相引,甚者失音不能言,肌肉痹癢。

從少陽斜至厥陰者,陰維也。動苦癲癇,僵仆羊鳴,失音,肌肉痹癢,汗出惡風。

釋音编辑

蹻,腳卻喬蹺四音,舉足高也,又蹻捷也。

跗,音膚,足背也。

跟,音根,足踵也。

踝,花上聲,足螺螄骨也。

嗌,音益,喉也。

噤,音禁,口閉也。

齦,音銀,齒根肉也。

臑,濡嫩二音,軟肉也,

眇,音抄,季肋下也,

腨,音喘,腳肚也。

腘,音國,屈膝腕中也。

膻,音亶,胸中也。

腧,音戍,五臟腧也。

脘,音管,胃脘也。

胛,音甲,背兩旁骨也。

膂,音旅,夾脊肉也。

臀,髀股也。

瞤,音犉,目動也。

眥,音劑,目角際也。

昧,音妹,目不明也。

瞋,音嗔,怒目張也。

瞑,音眠,寐也。

瞼,音檢,眼弦也。

髆,音博,肩胛骨也。

髖,音寬,髀上也,

,音行,臁骨也。

髃,虞偶二音,肩前也。

骭,音幹,脛骨也。

骶,音氏,尾脊骨也。

髎,音寥,骨空處也。

窌,與髎同。說文音皰,窖也。

癲,音顛,仆病也。

癇,音閑,驚病也。

痙,音頸,風強病也。

痓,癡去聲,乍前乍後病也。

,音頑,痹也。

痿,音委,肢軟也。

瘕,音賈,積病也。

疝,山訕二音,寒痛病也。

癃,音隆,小便淋也。

,音頹,陰腫也。

瘂,與啞同。

痠,與酸同。

痏,音有,針瘡也。

瘥,楚懈切,楚嫁切,病除也。

輳,音湊,輻輳也。

俠,古文,俠挾通用。

俛,音免,俯也。

仆,音赴,顛倒也。

溉,音概,灌也。

泌,音筆,別水也。

溺,音尿,小便也。

溲,音搜,小便也,

澀,音澀,不滑也。

怫,音佛,怫郁也。

悍,音汗,猛也。

慓,音漂,疾也。

悗,音悶,同義。又音瞞,惑。

惕,音狄,心動也,

頏,音杭,頸也,

頄,音求,面顴也

顙,桑上聲,額也。

郤,與隙同,孔郤也。

罅,呼訝切,孔罅也。

擴,音郭,引長之意。

隧,音遂,小路也。

篁,初患切,陰下縫間也。

募,與膜同。

毖,音琵。

椎,音縋,脊之骨節也。

髀厭,音箄掩,股後骨。即環跳也。

瘈瘲,瘛瘲,並音洽從,手足舒縮也。

膏肓,音高荒,心上鬲下也。

惵卑,音蝶怯,弱也。

漯漯,音踏,汗應時出之貌。

,音荒,目不明也。

築築,氣痛如築也。

丸丸,脈如珠丸也,

洗洗,音璽,皮毛淒滄惡寒之貌。

灑灑,音洗,同義。

奇經八脈考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