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國志/卷二十二

 卷之二十一 契丹國志
卷之二十二
卷之二十三 

州縣載記编辑

契丹自太祖、太宗初興,戰爭四十餘年,吞併諸番,割據燕、雲,南北開疆五千里,東西四千里,共二百餘州。

建五京五處编辑

燕京三司 西京轉運 中京度支 上京鹽鐵 東京戶部錢鐵司

大藩府六處编辑

南大王府 北大王府 乙室王府 黃龍府 興中府 奚王府

錢帛司三處编辑

長春路 遼西路 平州

節鎮三十三處编辑

奉聖州 雲內州 長春州 龍化州 海北州 貴德府 蔚州 應州 朔州 錦州 乾州 顯州 䨥州 遼州 咸州 瀋州 蘇州 復州 慶州 祖州 川州 成州 菜州 懿州 宜州 坤州 平州 辰州 興州 同州 信州 饒州 建州

建觀察防禦團練使八處编辑

武安州 永州 泰州 高州 利州 寧江州 歸州 廣州

刺史州七十餘處编辑

德州 黔州 潭州 惠州 榆州 營州 灤州 勝州 溫州 巖州 歸化州 榆州 松州 恩州 山州 武德州 通州 韓州 烏州 靖州 寧邊州 賓州 祥州 新州 衞州 降聖州 燕州 海州 淥州 銀州 遼西州 鐵州 開州 保州 蘋州 北安州 嵒州 嘉州 集州 連州 弘東州 演州 肅州 威州 古州 仙澗州 文州 蘭州 慎州 拱州 安州 渝州 河州 雙州 宋州 涿州 易州 檀州 順州 薊州 雍州 東州 海州 東勝州 景州 許州 招州 康州 錦州 來州 儒州 雲州 平州

遼東邊遠不記州十餘縣二百餘外見記五處编辑

金肅 河清 曷董 五花 振武

諸藩臣投下州二十三處编辑

微州 濠州 驩州 衞州 荊州 閭州 隨州 和州 澄州 全州 義州 遂昌州 豫州 員州 福州 榮州 唐州 粟州 黑州 河州 茂州 麓州 宗州

控制諸國编辑

沙漠府控制沙漠之北编辑

置西北路都招討府、奧隗部族衙、驢駒河統軍司、倒撻嶺衙,鎮撫韃靼、蒙骨、廸烈諸軍。

雲中路控制夏國编辑

置西南面都招討府、西京兵馬都部署司、金肅、河清軍、五花城、南北大王府、乙室王府、山金司。

燕山路備禦南宋编辑

置燕京都總管府、節制馬步軍控鶴指揮使、都統軍司、牛欄監軍寨、石門詳穩司、南北皮室司、猛拽刺司,並隸總管府。

中、上京路控制奚境编辑

置諸軍都虞候司、奚王府大詳穩司、大國舅司、大常袞司、五院司、六院司、沓溫司。

遼東路控扼高麗编辑

置東京兵馬都部署司、契丹、奚、漢、渤海四軍都指揮使、保州統軍司、湯河詳穩司、金吾營、杓窊司。

長春路鎮撫女真、室韋编辑

置黃龍府兵馬都部署司、咸州兵馬詳穩司、東北路都統軍司。

論曰:契丹之興,其盛如此,其亡也忽焉,惜哉!

四至鄰國地里遠近编辑

東南至新羅國。西以鴨淥江東八里黃土嶺為界,至保州一十一里。

次東南至五節度熟女真部族。共一萬餘戶,皆雜處山林,尤精弋獵。有屋舍,居舍門皆於山牆下闢之。耕鑿與渤海人同,無出租賦,或遇北主征伐,各量戶下差充兵馬,兵回,各逐便歸本處。所產人參、白附子、天南星、茯苓、松子、猪苓、白布等物。並係契丹樞密院所管,差契丹或渤海人充節度管押。其地南北七百餘里,東西四百餘里,西北至東京五百餘里。

又次東南至熟女真國。不屬契丹所管。其地東西八百餘里,南北一千餘里。居民皆雜處山林,耕養屋宇,與熟女真五節度同。然無君長首領統押,精於騎射,今古以來,無有盜賊詞訟之事,任意遷徙,多者百家,少者三兩家而已。不與契丹爭戰,或居民等自意相率賷以金、帛、布、黃蠟、天南星、人參、白附子、松子、蜜等諸物,入貢北番;或只於邊上買賣,訖,却歸本國。契丹國商賈人等就入其國買賣,亦無所礙,契丹亦不以為防備。西至東京二百餘里。

東北至生女真國。西南至熟女真國界,東至新羅國,東北不知其極。居民屋宇、耕養、言語、衣裝與熟女真國並同,亦無君長所管。精於騎射,前後屢與契丹為邊患,契丹亦設防備。南北二千餘里,沿邊創築城堡,搬運糧草,差撥兵甲,屯守征討,三十年來,深為患耳。南界西南至東京六百里。

又東北至屋惹國、阿里眉國、破骨魯國等國。每國各一萬餘戶。西南至生女真國界。衣裝、耕種、屋宇、言語與女真人異。契丹樞密院差契丹或渤海人充逐國節度使管押,然不出征賦兵馬,每年惟貢進大馬、蛤珠、青鼠皮、貂鼠皮、膠魚皮、蜜蠟之物,及與北番人任便往來買賣。西至上京四千餘里。

正東北至鐵离國。南至阿里眉等國界。居民言語、衣裝、屋宇、耕養稍通阿里眉等國,無君長,皆雜處山林。不屬契丹統押,亦不與契丹爭戰,復不貢進,惟以大馬、蛤珠、鷹鶻、青鼠、貂鼠等皮、膠魚皮等物與契丹交易。西南至上京五千餘里。

次東北至靺羯國。東北與鐵离國為界,無君長統押,微有耕種。春夏居屋室中,秋冬則穿地為洞,深可數丈而居之,以避其寒。不貢進契丹,亦不爭戰,惟以細鷹鶻、鹿、細白布、青鼠皮、銀鼠皮、大馬、膠魚皮等與契丹交易。西南至上京五千里。

又次北至鐵离、喜失牽國。言語、衣裝、屋舍與靺羯稍同。無君長管押,不貢進契丹,亦不爭戰,惟以羊、馬、牛、駞、皮、毛之物與契丹交易。西南至上京四千餘里。

正北至蒙古里國。無君長所管,亦無耕種,以弋獵為業,不常其居,每四季出行,惟逐水草,所食惟肉酪而已。不與契丹爭戰,惟以牛、羊、駞、馬、皮、毳之物與契丹為交易。南至上京四千餘里。

又次北至于厥國。無君長首領管押,凡事並與蒙古里國同。甲寅歲,曾率衆入契丹國界為盜,聖宗命駙馬都尉蕭徒欲統兵,大破其國。邇後,更不復為盜,惟以牛、羊、駞、馬、皮、毳之物與契丹為交易。東南至上京五千餘里。

又次北西至鼈古里國。又西北,又次北近西至達打國。各無君長,每部族多者三二百家,少者五七十家,以部族內最富豪者為首領。不常厥居,逐水草,以弋獵為業。其婦人皆精於騎射。常與契丹爭戰,前後契丹屢為國人所敗,契丹主命親近為西北路兵馬都統,率番部兵馬十餘萬防討,亦制禦不下。自契丹建國已來,惟此二國為害,無柰何,番兵困之。契丹常為所攻,如暫安靜,以牛、羊、駞、馬、皮、毳為交易,不過半年,又卻為盜。東南至上京六千餘里。

西近北至生吐蕃國,又西至党項、突厥等國。皆不為契丹國害,亦不進貢往來,蓋以熟土渾、突厥、党項等部族所隔。東南至雲州三千里。

正西與昊賊以黃河為界。

西南至麟州、府州界。

又次南近西定州北平山為界。

又南至霸州城北界河。

又次南至遂城北鮑河為界。

又南近東至滄州北海。

又南至安肅軍自澗河為界。

又南近東至登州北海。

又南至雄州北拒馬河為界。

又南至海。

四京本末编辑

上京 太宗建编辑

上京臨潢府,乃大部落之地。離來州數十里即行海岸,俯挹滄溟,與天同碧,窮極目力,不知所際。有訥都烏河。番語山為「胡都」,水為「烏」。其東北三十里,即長泊也。涉沙磧過白馬淀,渡土河,亦云撞撞水,聚沙成墩,少人煙,多林木,其河邊平處,國主曾於此處過冬。又至木葉山三十里許,有居人瓦屋及僧舍。

中京 承天太后建编辑

中京之地,奚國王牙帳所居。奚本曰庫莫奚,其先東部胡宇文之別種也。竄居松漠之間,俗甚不潔,而善射獵,好為寇抄。其後種類漸多,分為五部:一曰辱紇,二曰莫賀弗,三曰契个,四曰木昆,五曰室得。每部一千餘人,為其帥,隨逐水草。中京東過小河,唱呌山道北奚王避暑莊,有亭臺。由古北口至中京北,皆奚境。奚本與契丹等,後為契丹所併。所在分奚、契丹、漢人、渤海雜處之。奚有六節度、都省統領。言語、風俗與契丹不同。善耕種,步射,入山採獵,其行如飛。契丹圖志云:奚地居上、東、燕三京之中,土肥人曠,西臨馬盂山六十里,其山南北一千里,東西八百里,連亘燕京西山,遂以其地建城,號曰中京。

南京 太宗建编辑

南京本幽州地,乃古冀州之域。舜以冀州南北廣遠,分置幽州,以其地在北方。幽,陰也。東有朝鮮、遼東,北有樓煩、白檀,西有雲中、九原,南有滹沱、易水。唐置范陽節度,臨制奚、契丹。自晉割棄,建為南京,又為燕京析津府,戶口三十萬。大內壯麗,城北有市,陸海百貨,聚于其中;僧居佛寺,冠于北方。錦繡組綺,精絕天下。膏腴蔬蓏、果實、稻粱之類,靡不畢出,而桑、柘、麻、麥、羊、豕、雉、兔,不問可知。水甘土厚,人多技藝,秀者學讀書,次則習騎射,耐勞苦。石晉未割棄已前,其中番漢雜鬭,勝負不相當;既築城後,遠望數十里間,宛然如帶,回環繚繞,形勢雄傑,真用武之國也。

東京 太宗建编辑

東京,本渤海王所都之地。在唐時,為黑水、靺鞨二種依附高麗者。黑水部與高麗接,勝兵數千,多驍武,古肅慎氏地也,與靺鞨相鄰,東夷中為強國。所居多依山水,地卑隰,築土如堤,鑿穴以居。其國西北與契丹接。太祖之興,始擊之,立其子東丹王鎮其地,後曰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