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國志/卷六

 卷之五 契丹國志
卷之六 景宗孝成皇帝
卷之七 

景宗諱明記,更名賢,世宗兀欲子也。穆宗先為帳下所弒,諸將迎立帝即位,號天贊。以樞密使知政事令高勳守政事令,封秦王;侍中蕭守興為尚書令,封魏王。每朝,必命坐議國事。納蕭守興女燕燕為皇后。

先是,火神淀弒逆之時,述軋之害世宗,併及於后,復求帝殺之。帝時年九歲,御廚尚食劉解里以氈束之,藏於積薪中,由是得免。及即位,嬰風疾,多不視朝。改元保寧。

保寧元年。遼大赦境內。刑賞政事,用兵追討,皆皇后決之,帝臥牀榻間,拱手而已。

保寧二年。春二月,宋太祖命曹彬等伐北漢。

夏四月,遼分道救北漢,為宋何繼筠敗于陽曲,又為韓重贇擊破其衆于定州境。

保寧三年。夏四月朔,日食。

冬十一月,遼騎六萬攻定州,宋太祖命田欽祚領兵三千戰于滿城,馬中流矢而踣,騎士王超以馬授欽祚得免,夜入保遂城。遼兵圍之數日,欽祚度城中糧少,整兵開南門,突圍一角而出。

保寧四年。冬十月朔,日食。

保寧五年。秋九月朔,日食。

保寧六年。春正月,周鄭王殂於房州,諡曰恭帝。

乾亨元年。春二月朔,日食。

冬十一月,遼邊臣貽宋雄州守孫全興書,請和。全興以聞于宋太祖,許之。

乾亨二年。春三月,遼遣使聘宋。

夏六月,彗出柳,長三四丈,晨見東方,西南指,歷輿鬼,距東壁,凡十一舍,八十三日乃滅。

秋七月朔,日食。

宋初遣使通遼。

乾亨三年。冬十月,宋太祖崩,年五十,在位十七年。皇弟晉王即帝位。

乾亨四年。夏四月,宋葬太祖於永昌陵。遼遣鴻臚少卿耶律敞等往宋助葬。宋太宗尋遣起居舍人辛仲甫使遼,右贊善大夫穆波副之。時宋朝將用兵伐北漢,北漢實倚遼為援,仲甫遲留境上,未敢進,宋詔趨行,既至,帝問曰:「聞中朝有党進者,真驍將,如進之比凡幾人?仲甫對曰:「名將甚多,如進鷹犬之材,何可勝數!」帝頗欲留之,仲甫曰:「信以成命,義不可留,有死而已。」帝知其秉節不可奪,厚禮遣還。

冬十一月朔,日食。

乾亨五年。

乾亨六年。春二月,宋太宗親征北漢。

三月,遼以數萬騎援之,戰于石嶺關之南,為宋郭進敗。

夏四月,北漢主劉繼元降宋,盡廣運十三年。

六月,宋詔親征,發鎮州。

涿州判官劉原德以城降宋。

秋七月,太宗至幽州,攻城踰旬不下,士卒疲頓,轉輸回遠,又恐遼救兵至,遂退師。

先是宋師自并幸幽,乘其無備,帝方獵,急歸牙帳,議棄幽、薊,以兵守松亭、虎北口而已。時耶律遜寧號于越,呼為「舍利郎君」,請兵十萬救幽州。竝西山薄幽陵,人夜持兩炬,朝舉兩旗。選精騎三萬,夜從他道自宋軍南席卷而北。

遼兵先守幽州者,皆脆兵弱卒,見宋師之盛,望風而遁,又為宋師所遏,進退無計,反為堅守。至是,于越救至,宋遂退師。或勸于越襲其後,于越曰:「受命救幽、薊,今得之矣。」遂不復追。

宋太宗欲北侵,遺詔渤海王發兵相應,然渤海畏遼,竟無至者。遣使如渤海責問。

秋九月,遼攻鎮州,為宋趙延進敗。

乾亨七年。冬十一月,帝發兵萬餘衆進攻關南,宋河陽節度使崔彥進將兵禦之,遼師失利。

十二月,宋太宗親征至大名,遼師遁,遂班師。

乾亨八年。遼大赦。

帝性仁懦,雅好音律,喜醫術,伶倫、鍼灸之輩,授以節鉞使相者三十餘人。自幼得疾,沉疴連年,四時遊獵,間循故典,體憊不能親跨馬;令節大朝會,鬱鬱無歡,或不視朝者有之。耽于酒色,暮年不少休。燕燕皇后以女主臨朝,國事一決於其手。大誅罰,大征討,蕃漢諸臣集衆共議,皇后裁決,報之知帝而已。易、定、幽、燕間兩大戰,烽書旁午,國內惶惶,帝嬰疾,不能親駕,基業少衰焉。

秋九月朔,日食。

乾亨九年。春三月朔,日食。

夏五月,遼分三道入宋,為其邊將所敗。

冬十二月朔,日食。

是歲,帝崩,諡孝成皇帝,廟號景宗。

論曰:景宗爰在弱齡,中遭多難,高秋搖落,理之自然。政非己出,不免牝雞之伺;祭則寡人,聽命椒塗之手。其得虛尊而擁號,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