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國志/卷四

 卷之三 契丹國志
卷之四 世宗天授皇帝
卷之五 

世宗諱阮,番名兀欲,太祖孫,東丹王突欲之子也。東丹王歸唐,卒於滑州。太宗南入大梁,兀欲隨駕,於後求父遺骸骨。會太宗會同十一年四月歸,崩於欒城,燕王趙延壽恨太宗負許代中國之約,即日引兵入恆州。帝以領兵繼入,遼諸將密議,奉帝為主,登鼓角樓,受叔兄拜。而延壽不之知,自稱受太宗遺詔,權知南朝軍國事,下教布告諸道,所以供饋帝與諸將同,帝恨之。鎮州諸門管鑰與夫倉庫出納,皆帝親掌之。或說延壽曰:「遼諸大人數日聚謀,此必有變。今漢兵不下萬人,不若先事圖之。」延壽不決,下令以來月朔日於待賢館上事受賀。大臣李崧等以遼帝之意難測,乃止。

會同十一年。夏五月,帝召趙延壽、張礪、李崧、馮道於所館飲酒。帝妻素以兄事延壽,酒數行,帝從容謂延壽曰:「妹自上國來,寧欲見之乎?」延壽與俱入。食頃,帝出坐,笑謂張礪等曰:「燕王謀反,已鎖之矣,諸君可無慮矣。」又曰:「先帝在汴州與我筭子一莖,許我知南朝軍國事。昨日臨崩,別無遺詔,燕王安得擅立邪?」一日,帝至待賢館,受蕃漢官謁賀,笑謂張礪等曰:「燕王果於此即位,吾以鐵騎圍之,諸公亦不免矣。」後數日,集蕃漢諸臣於府署,宣太宗遺制,曰:「永康王,大聖皇帝之嫡孫,人皇王之長子,太后鍾愛,羣情允歸,可於中京即皇帝位。」於是舉哀成服。既而易吉服見羣臣受賀,更不復行喪禮,歌吹之聲不絕於內。是年猶稱會同。帝以太宗有子在國,已以兄子襲位,又無述律太后之命,內不自安。

初,太祖崩於夫餘城,述律殺酋長及諸將數百人。太宗復崩於境外,酋長諸將懼死,乃謀奉帝,欲勒兵北歸。使麻荅為中京留守,以前武州刺史高奉明為安國節度使。晉文武官及士卒悉留之,獨以翰林學士徐台符、李澣及後宮宦者、教坊人自隨。述律太后聞帝立,怒曰:「我兒南征東討,有大功業,其子在我側者當立。汝父棄我,走投外國,乃大逆人也,豈得立逆人之子為帝乎?」發兵拒之。帝遣偉王為前鋒,相遇於石橋。太后以李彥韜為排陣使,彥韜迎降於偉王,太后兵敗。帝幽太后於太祖墓側,自稱天授皇帝,以高勳為樞密使。帝慕中華風俗,多用晉臣,而荒于酒色,侮諸宰執,由是國人不附,諸部數叛,興兵追討,故數年不暇南征。

先是,述律太后徙晉侯并后于懷密州,去黃龍府西北一千五百里。行過遼陽二百里,而述律太后為帝所囚,晉侯與后復得還於遼陽,稍有供給。

蕭翰矯遼制,命唐許王從益知南朝軍國事,召赴恆州。時許王從益及王淑妃俱匿於徽陵下宮,不得已而出,翰立為帝,帥諸酋拜之。淑妃泣曰:「吾母子單弱如此,而為諸公所推,是禍吾家也。願諸公宜早迎新主,自求多福,勿以吾子母為意。」衆感其言。許王遣使奉表稱臣,迎北漢主劉知遠,仍出居私第。

漢主入洛,汴州百官奉表來迎,諭以受遼補署者皆勿自疑,聚其告牒而焚之。命鄭州防禦使郭從義先入大梁清宮,密令殺許王及王淑妃。淑妃且死,曰:「吾兒何罪而死!何不留之,每歲寒食以一盂麥飯灑明宗陵乎?」聞者泣下。

漢主至大梁,晉之藩鎮相繼來降。復以汴州為東京,改國號曰漢,仍稱天福年號,曰:「余未忍忘晉也。」

明年,遼國改元天祿。

天祿元年。春正月,漢主知遠更名暠。

召蘇逢吉、楊邠、史弘肇、郭威入受顧命,曰:「承祐幼弱,後事託在卿輩。」又曰:「善防杜重威。」是日殂。逢吉等祕不發喪,下詔稱:「重威父子,因朕小疾,謗議搖衆,皆斬之。」磔尸于市,市人爭啖其肉。

二月,漢主第二子周王承祐立,時年十八。

初,遼帝北歸,至定州,以孫方簡為大同節度使。方簡怨恚不受命,帥其黨三千人保狼山故寨,攻之不克。未幾,遣使降漢。漢主復其舊官,使扞遼國。時麻荅等焚掠定州,悉驅其人棄城北去。方簡自狼山帥其衆數百,還據定州。於是晉末州縣陷遼者,皆復為漢有矣。麻荅歸至其國,帝責其失守,麻荅不服,曰:「朝廷徵漢官致亂爾。」帝鴆殺之。

夏四月,帝至遼陽,晉侯白衣紗帽,與太后、皇后詣帳中上謁,帝令晉侯以常服見。侯伏地雨泣,自陳過咎。帝使人扶起之,與坐,飲酒奏樂。而帳下伶人、從官,望見故主皆泣下,悲不自勝,爭以衣服藥餌為遺。

五月,帝上陘,取晉侯所從宦者十五人,東西班十五人及皇子延煦而去。

帝有妻兄禪奴利,聞晉侯有女未嫁,求之,乃辭以幼。後數日,帝遣騎取之,以賜禪奴利。

六月朔,日食。

陘,北地,尤高涼,北人常以五月上陘避暑,八月下陘。至八月,帝下陘。太后自馳至霸州謁帝,求於漢兒城側賜地種牧以為生,許之。帝以太后自從,行十餘日,遣與延煦俱還遼陽。

天祿二年。春二月,徙晉侯、太后于建州。中途安太妃卒,遺令晉侯:「焚骨為灰,南向颺之,庶幾遺魂得反中國也。」自遼陽東南行千二百里至建州,節度使趙延暉避正寢以館之。去建州數十里外,得地五十餘頃,侯遣從者耕以給食。頃之,太宗之子述律王遣騎取晉侯寵姬趙氏、聶氏而去。

夏四月,太白晝見。

六月朔,日食。

冬十月,遼攻河北,漢遣郭威督諸將禦之。

天祿三年。秋八月,故晉李太后病,無醫藥,常仰天號泣,戟手駡杜重威、李守貞曰:「吾死不置汝!」疾亟,謂晉侯曰:「我死,焚其骨送范陽佛寺,無使我為虜地鬼也。」是月,后卒。周顯德中,有中國人自遼來者,云晉主及皇后、諸子尚無恙,其從者亡歸及物故,則過半矣。

十一月朔,日食。

漢郭威反,隱帝出奔。至趙村,追兵已至。隱帝下馬入民家,為郭允明所殺,時冬十一月也。

郭威等帥百官迎武寧節度使劉贇為主。

十二月,郭威攻遼,至澶州,將發,將士數千人忽大譟,曰:「天子須侍中自為之,將士已與劉氏為讎,不可立也。」或裂黃旗以被威體,共扶抱之,呼萬歲,推立為帝。威乃上太后牋,請奉漢宗廟,事太后為母。下書撫諭大梁士民,勿有憂疑。遷故主贇於外館。太后誥,廢贇為湘陰公。

天祿四年。春正月,漢太后下誥,授郭威監國符寶,即皇帝位,國號曰周,建元廣順。

是月,弒漢湘陰公贇於宋州。漢高祖之弟劉崇稱帝於晉陽,仍用乾祐年號,所有者并、汾、忻、代、嵐、憲、隆、蔚、沁、遼、麟、石十二州之地。

二月,遼帝聞北漢主立,使招討使潘聿撚遺其子劉承鈞書。漢主使承鈞復書,言「本朝淪亡,欲循晉室故事求援」。帝大喜。至是北漢主遣使如遼乞兵。

夏四月,遼帝遣使如北漢,告以周使田敏來,約歲輸錢十萬緡。北漢主使鄭珙以厚賂謝遼,致書稱姪,請行冊禮。帝大喜,命燕王述軋冊命北漢主為大漢神武皇帝,更令旻妃為皇后。尋遣其翰林學士衞融等詣遼稱謝,且請兵。

九月,北漢主自團柏攻周,帝欲引兵會之,與酋長議於九十九泉。諸部皆不欲南,帝強之。行至新州之火神淀,燕王述軋及偉王之子太寧王漚僧等率兵作亂,弒帝,而述軋自立。齊王述律逃於南山,諸大臣奉之以攻述軋、漚僧,殺之,并其族黨。立述律為帝,改元應曆。

世宗在位凡五年崩,廟號世宗,葬醫巫閭山。

論曰:前史嘗云,創業易,守成難。吾於世宗益信。世宗地居上嗣,運屬樂推,兵威不戢,關河流毒。自謂荒淫無妨,而不知諸部之心離;自謂專欲可成,而不知蕭牆之釁啟。三十餘年血戰之基業,而繼繼承承乃若此,守成之難,不信然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