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奕旨
作者:班固

大冠言博既終,或進而問之曰:『孔子稱有博奕,今博獨行於世而奕獨絕。博義既弘,奕義不述。問之論,家師不能說其聲,可聞乎?』曰:學不廣博,無以應客。北方之人謂棊為奕,弘而說之,舉其大略,厥意深矣。局必方正,象地則也;道必正直,神明德也;棊有白黑,陰陽分也;駢羅列布,效天文也;四象既陳,行之在人,蓋王政也;成敗臧否,為人由己,危之正也。

夫博縣於投,不專在行。優者有不遇,劣者有僥倖。踦挐相淩,氣勢力爭,雖有雌雄,未足以為平也。至於奕則不然,高下相推,人有等級,若孔氏之門,回、賜相服。循名責,實謀以計策,若唐虞之朝考功黜陟。

器用有常,施設無析,因敵為資,應時屈伸,續之不復,變化日新。或虛設豫置以自護衛,蓋象庖羲罔罟之制;隄防周起,障塞漏決,有似夏后治水之勢;一孔有闕,壞頹不振,有似瓠子汍濫之敗。一棊破窐,亡地復還,曹子之威;作伏設詐,突圍橫行,田單之奇;要厄相刦,割地取償,蘇張之姿。

固本自廣,敵人恐懼三分有二。釋而不誅,周文之德,知者之慮也。既有過失,能量弱強,逡巡需行保角,依傍卻自補續,雖敗不亡,繆公之智,中庸之方也。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治,中有五霸之權,下有戰國之事。覽其得失,古今略備,及其晏也。至於發憤忘食,樂以忘憂,推而高之,仲尼概也。樂而不滛,哀而不傷,質之詩書,關睢類也。紕專知柔,陰陽代至,施之養性,彭祖氣也。外若無為默而識,淨泊自守,以道意隱居,放言遠,咎悔行,象虞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