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記
作者:虞通之 劉宋

桓大司馬平蜀,以李勢女為妾。桓妻南郡主兇妒,不即知之;後知乃拔刀率數十婢往李所,因欲斫之。見李在窗前梳頭,發垂委地,姿貌絕麗;乃徐下地結發,斂手向主曰:「國破家亡,無心以至今日;若能見殺,實猶生之年。」神色閑正,辭氣淒惋。主乃擲刀,前抱之曰:「阿姊見汝,不能不憐,《世說》註引作「阿子,我見汝亦憐」;《六帖》引作「我見猶憐」。何況老奴。」遂善遇之。《類聚》十八;《世說 · 賢媛》篇註;《六帖》十七。

王丞相曹夫人,性甚忌,禁制丞相不得有侍御,乃至左右小人,亦被檢簡,時有妍妙,皆加誚責。王公不能久堪,乃密營別館,眾妾羅列,兒女成行。後元會日,夫人於青疏臺中望見兩三兒騎羊,皆端正可念。夫人遙見,甚憐愛之。語婢云:「汝出問此是誰家兒?奇可念。」三字依《類聚》引補。給使不達旨,乃答云:「是第四五等諸郎。」曹氏聞驚愕,大恚,不能自忍,《類聚》引有此句。乃命車駕將黃門及婢二十人,人持食刀,自出尋討。王公亦遽命駕,飛轡出門。猶患牛遲,乃左手攀車闌,右手捉麈尾,以柄助御者打牛,狼狽奔馳,方得先至。蔡司徒聞而笑之。乃故詣王公,謂曰:「朝廷欲加公九錫,公知不?」王謂信然,自敘謙誌。蔡曰:「不聞余物,唯聞有短轅犢車長柄麈尾爾。」王大愧。後貶蔡曰:「吾昔與安期千里共在洛水集處,不聞天下有蔡充兒。」正忿蔡前戲言耳。《世說 · 輕詆》篇註;《類聚》三十五。

謝太傅劉夫人,不令公有別房寵。公既深好聲樂,不能令節,《御覽》引有句此。後遂頗欲立妓妾。兄子及外生等微達此旨,共問訊劉夫人;因方便稱「關睢」「螽斯」有不忌之德。夫人知以諷己,乃問:「誰撰此詩?」答云周公。夫曰:「周公是男子,乃相為爾。若使周姥撰詩,當無此語也。」《類聚》三十五;《御覽》五百二十一。

武歷陽女嫁阮宣子,無道妒忌,禁婢:甌覆槃蓋,不得相合。《御覽》七百五十八。家有一株桃樹,華葉灼耀,宣嘆美之,即便大怒,使婢取刀斫樹,摧折其華。《類聚》八十六;《御覽》九百六十九;《事類賦》註二十六。

京邑有士人婦,大妒忌;於夫小則罵詈,大必捶打。常以長繩系夫腳,且喚便牽繩。士人密與巫嫗為計:因婦眠,士人入廁,以繩系羊,士人緣墻走避。婦覺牽繩而羊至,大驚怪,召問巫。巫曰:「娘積惡,先人怪責,故郎君變成羊。若能改悔,乃可祈請。」婦因悲號,抱羊慟哭,自咎悔誓師。嫗乃令七日齋,舉家大小悉避於室中,祭鬼神師,祝羊還復本形。婿徐徐還,婦見婿啼問曰:「多日作羊,不乃辛苦耶?」婿曰:「猶憶啖草不美,腹中痛爾。」婦愈悲哀。後復妒忌,婿因伏地作羊鳴;婦驚起,徒跣呼先人為誓,不復敢爾。於此不復妒忌。《類聚》三十五。

泰元中,有人姓荀,婦庾氏,大妒忌。荀嘗宿行,遂殺二兒。為屋不立齋室,唯有廳事,不作後壁,令在堂上冷然望見外事。凡無○人不得入門;送書之人若以手近荀手,無不痛打;客若共床坐,亦賓主俱敗。鄰近有年少徑突前詣荀,接膝共坐,便聞大罵,推求刀杖。荀謂客曰:「仆狂婦行,君之所聞;君不去,必誤君事。」客曰:「仆不畏此。」乃前捉荀手,婦便持杖直前向客,客既大健,又有短杖在衣裏,便與婦老嫗無力,即倒地,客打垂死。荀走叛不敢還。婦密令覓荀云:「近遭狂人,非君之過,君便可還。」荀然後敢出。婦兄來就荀,共方床臥,而婦不知,便來捉兄頭,曳著地欲殺,方知是兄,慚懼入內。兄稱父命,與杖數百,亦無改悔。《類聚》三十五。

諸葛元直妻劉氏,大妒忌;恒與元直杖。不勝痛,才得一兩,仍以手摸,婦誤打指節腫。從此作制:每與杖,輒令兩手各捉䋟跗。元直遇見婦捉䋟跗欲成衣,謂當與己杖,失色怖。婦曰:「不也,捉此自欲成衣耳。」乃欣然。《類聚》三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