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妙法蓮華經如來壽量品第十六

  爾時、佛告諸菩薩及一切大眾:「諸善男子,汝等當信解如來誠諦之語。」復告大眾:「汝等當信解如來誠諦之語。」又復告諸大眾:「汝等當信解如來誠諦之語。」是時菩薩大眾,彌勒為首,合掌白佛言:「世尊,惟願說之,我等當信受佛語。」如是三白已,復言:「惟願說之,我等當信受佛語。」

  爾時世尊知諸菩薩三請不止,而告之言:「汝等諦聽,如來秘密神通之力。一切世間天、人、及阿修羅,皆謂,今釋迦牟尼佛、出釋氏宮,去伽耶城不遠,坐於道場,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然善男子,我實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劫。」

  「譬如五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為微塵,過於東方五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國、乃下一塵,如是東行,儘是微塵,諸善男子、於意云何,是諸世界,可得思惟校計、知其數否。」

  彌勒菩薩等、俱白佛言:「世尊,是諸世界,無量無邊,非算數所知、亦非心力所及,一切聲聞、辟支佛,以無漏智,不能思惟、知其限數,我等住阿惟越致地,於是事中、亦所不達,世尊,如是諸世界,無量無邊。」

  爾時佛告大菩薩眾:「諸善男子,今當分明宣語汝等,是諸世界,若著微塵及不著者、盡以為塵,一塵一劫,我成佛已來,復過於此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自從是來,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說法教化,亦於餘處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國、導利眾生。」

  「諸善男子,於是中間,我說燃燈佛等,又復言其入於涅槃,如是、皆以方便分別。諸善男子,若有眾生、來至我所,我以佛眼、觀其信等、諸根利鈍,隨所應度,處處自說、名字不同、年紀大小,亦復現言、當入涅槃,又以種種方便、說微妙法,能令眾生發歡喜心。諸善男子,如來見諸眾生、樂於小法,德薄垢重者,為是人說,我少出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然我實成佛已來、久遠若斯,但以方便、教化眾生,令入佛道,作如是說。」

  「諸善男子,如來所演經典,皆為度脫眾生,或說己身,或說他身,或示己身,或示他身,或示己事,或示他事,諸所言說,皆實不虛。所以者何。如來如實知見三界之相,無有生死、若退若出,亦無在世、及滅度者,非實非虛,非如非異,不如三界、見於三界,如斯之事,如來明見,無有錯謬。以諸眾生有種種性、種種欲、種種行、種種憶想分別故,欲令生諸善根,以若干因緣、譬喻、言辭、種種說法,所作佛事,未曾暫廢。如是,我成佛已來、甚大久遠,壽命無量阿僧祇劫,常住不滅。」

  「諸善男子,我本行菩薩道、所成壽命,今猶未盡,復倍上數。然今非實滅度,而便唱言、當取滅度,如來以是方便、教化眾生。所以者何。若佛久住於世,薄德之人,不種善根,貧窮下賤,貪著五欲,入於憶想妄見網中,若見如來常在不滅,便起憍恣、而懷厭怠,不能生難遭之想、恭敬之心,是故如來以方便說:『比丘當知,諸佛出世,難可值遇。』所以者何。諸薄德人,過無量百千萬億劫,或有見佛,或不見者,以此事故,我作是言:『諸比丘,如來難可得見。』斯眾生等、聞如是語,必當生於難遭之想,心懷戀慕,渴仰於佛,便種善根,是故如來雖不實滅,而言滅度。」

  「又、善男子,諸佛如來、法皆如是,為度眾生,皆實不虛。譬如良醫,智慧聰達,明練方藥,善治眾病。其人多諸子息,若十、二十、乃至百數,以有事緣,遠至餘國。諸子於後、飲他毒藥,藥發、悶亂,宛轉於地。是時其父還來歸家,諸子飲毒,或失本心,或不失者,遙見其父,皆大歡喜,拜跪、問訊、善安隱歸:『我等愚癡,誤服毒藥,願見救療,更賜壽命。』父見子等苦惱如是,依諸經方,求好藥草,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搗篩和合,與子令服,而作是言:『此大良藥,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汝等可服,速除苦惱,無復眾患。』」

  「其諸子中、不失心者,見此良藥、色香俱好,即便服之,病盡除愈。餘失心者,見其父來,雖亦歡喜問訊,求索治病,然與其藥、而不肯服。所以者何。毒氣深入,失本心故,於此好色香藥、而謂不美。父作是念:『此子可愍,為毒所中,心皆顛倒,雖見我喜,求索救療,如是好藥、而不肯服,我今當設方便、令服此藥。』即作是言:『汝等當知,我今衰老,死時已至,是好良藥,今留在此,汝可取服,勿憂不瘥。』作是教已,復至他國,遣使還告:『汝父已死。』是時諸子聞父背喪,心大憂惱,而作是念:『若父在者,慈愍我等,能見救護,今者、捨我遠喪他國。』自惟孤露,無復恃怙,常懷悲感,心遂醒悟,乃知此藥色味香美。即取服之,毒病皆愈。其父聞子悉已得瘥,尋便來歸,咸使見之。」

  「諸善男子,於意云何,頗有人、能說此良醫虛妄罪否?」「不也,世尊。」佛言:「我亦如是,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為眾生故,以方便力、言當滅度,亦無有能如法說我虛妄過者。」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自我得佛來,所經諸劫數,無量百千萬億載阿僧祇, 常說法教化無數億眾生, 令入於佛道。爾來無量劫,
為度眾生故,方便現涅槃、而實不滅度,常住此說法。我常住於此,以諸神通力,令顛倒眾生、雖近而不見。
眾見我滅度,廣供養舍利,咸皆懷戀慕、而生渴仰心。眾生既信伏,質直意柔軟,一心欲見佛,不自惜身命。
時我及眾僧、俱出靈鷲山,我時語眾生,常在此不滅,以方便力故,現有滅不滅。餘國有眾生、恭敬信樂者,
我復於彼中、為說無上法,汝等不聞此,但謂我滅度。我見諸眾生、沒在於苦惱,故不為現身,令其生渴仰,
因其心戀慕,乃出為說法。神通力如是,於阿僧祇劫,常在靈鷲山、及餘諸住處,眾生見劫盡、大火所燒時,
我此土安隱,天人常充滿。園林諸堂閣、種種寶莊嚴,寶樹多花果,眾生所遊樂。諸天擊天鼓,常作眾伎樂,
雨曼陀羅花、散佛及大眾。我淨土不毀,而眾見燒盡,憂怖諸苦惱、如是悉充滿。是諸罪眾生,以惡業因緣,
過阿僧祇劫、不聞三寶名。諸有修功德、柔和質直者,則皆見我身在此而說法。 或時為此眾、說佛壽無量,
久乃見佛者,為說佛難值。我智力如是,慧光照無量,壽命無數劫,久修業所得。汝等有智者,勿於此生疑,
當斷令永盡,佛語實不虛。如醫善方便,為治狂子故,實在而言死,無能說虛妄。我亦為世父,救諸苦患者,
為凡夫顛倒,實在而言滅。以常見我故,而生憍恣心,放逸著五欲,墮於惡道中。我常知眾生、行道不行道,
隨所應可度,為說種種法。每自作是意,以何令眾生、得入無上惠,速成就佛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