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軍/06

目錄 娘子軍
◀上一回 第六回 充女教員且懲且勸 赴音樂會可泣可歌 下一回▶


  卻說元通書局接到沈振權回信,說是還要加洋一百元,才肯賣絕。那書局主人一想,這部書稿已為學界歡迎,斷沒有不暢銷的道理,如今就如她的願罷。當下就寄了七百塊洋錢過來,交接清楚。沈振權接到洋信,暢快到了不得,連忙走了愛雲房裡,問愛雲道:「書局回信已來,你料他肯不肯加呢?」愛雲笑道:「大約這一百元的數目總肯加的。」沈振權道:「居然被你料著。洋錢已如數寄來。」就拿原信把愛雲一看。愛雲看了暗暗喜歡,便笑道:「如此我就好多些學費,師母只要付我二百塊洋錢,還有那五百塊托師母交到智育女學堂去,作為開辦經費就是。」沈振權道:「這筆款子我今天隨即送去,那二百塊洋錢你到我房裡來拿罷。」愛雲點首稱是。當下就去拿了二百塊洋錢過來,收拾停當。

  這時候正是四月天氣,轉瞬一月就要放暑假,考畢業考了。

  到了考試的那一天,愛雲提起精神做了兩篇絕好的策論,洋洋灑灑,暢所欲言,竟得了最優等第一名的文憑。考畢之後,堂中就放暑假。哪曉得愛雲的名譽傳遍學界,就有人聘充教員。

  因為明通女學堂程度很高,要換一個好女國文教員,所以慕名來請,每月修洋四十元。愛雲也不推辭,就收關書。

  這一天隨即放假,愛雲回到家裡,細細告訴公婆。那公公聽了大喜,便對愛雲道:「你既然得了教員位置,將來添補些家用倒也很好。我已老了,你好好去教女學生罷。」愛雲道:

  「正是,正是。」當下細細一想,我此番既然畢業,就好自立,本應和丈夫算賬,各分疆界,好了我平分權利的苦心。但是公公待我不薄,如果和他血戰起來,恐怕公公看了不是,況且年已老大,且緩幾年再行罷。心裡主張已定。

  光陰迅速,暑假已滿了。隨即進明通女學堂充當國文教員,兼教歷史。暗想我們女界這樣沉淪,我既然充了教員,總須熱心教育,開導一番,使同胞女子們開通知識,輸進文明,也好登入天堂,脫離苦海,免受丈夫專制的魔頭,豈不是好?

  次日開課,先在講堂上演說一番,對眾女學生道:「我謬蒙選舉忝充教員。列位同學要知道女學兩字如今很要緊的,我們中國的女界腐敗已到極點,由來二千餘年竟沒有人振興女學,提倡宗風,這就是女子的大缺點。我看我們女界,上等的描龍繡鳳做些針線,下等的燒茶煮飯做些粗事,至於論到學問全然不懂。

  千百個女子中也沒有一個知書識字的,不得不靠著丈夫成了一種奴性,男權就大到了不得,這都是女子不學所以到這個地步。

  如今,女學已漸漸振興了。我想女學一定比男學堂格外要重些。

  這是什麼原故呢?因為二萬萬男子都從二萬萬女子出來,所以普及教育先要提倡女學。沒有完全的女國民,要想得完全的男國民,正如無源的水、無薪的火,哪能夠發達起來?必先從女學入手,做個母教榜樣,然後家庭教育造就一班完全的男國民出來,也算得文化的進步。你看古來的賢女子個個能做賢婦,個個能做賢母,這都從小時受了教育,所以能夠助夫,能夠教子,才德兼備,彪炳史冊,都從教學二字出來。列位同學想想錯不錯?我還有一句緊要話語,先要和列位同學講明。既做女學生應該知道女學的規則,那些女界的習氣萬不可學,須學女界上精神,不要學女界形式。照這樣做去,女界哪有不發達!才不負國家振興女學的宗旨。諸公提倡女學的苦心,列位同學總要勤學才好。我的宗旨言盡於此,下午再上班講史罷。」各學生聽了個個尊敬,個個佩服。愛雲倒很喜歡。從此天天上班,應講的細細講解,應改的處處改正。學生受了益處,程度漸高,真所謂青出於藍了。

  有一天悶悶不樂,若有所思。愛雲就拿了一本唱歌書翻了幾張看看,解解愁悶。暗想這種唱歌書,編得不好。歌唱一門本是天籟,可以激發心志,活潑性情,我不妨新編一部出來,句句要切定女子,移不到男子唱歌書上去。隨即打定主意,逐日編輯,全本是振興女學,發達女權這話語說得酣暢淋漓,無微不至。不到兩月工夫,已經編就。不過還沒有謄清,如今按下不表。

  且說沈振權和愛雲最有感情,雖是師生如同姊妹。自從愛雲充了教員,許久沒有會見,正想過去望望她。這一天走到明通女學堂來,愛雲出來歡迎,自不消說。沈振權一見愛雲便笑道:「你的教法聽說很好,我今天特誠來看你的。」愛雲道:

  「這是師母培植的好處,請坐請坐。」沈振權又談些智育女學堂的事情,又和各位教員談了幾句,忽然說:「趙市街地方要開一個音樂大會,說是高等小學吳硤時教員發起,不拘男女教員,男女學生,都可赴會。」愛雲道:「我們這塊還沒有聽見說過,大約還未開辦呢。」沈振權道:「這是一定要開辦的。如果有了日子,這塊總有傳單分來,你去赴會罷。」愛雲道:「正是,正是。」隔了一星期,居然有人來分傳單。愛雲看了,一想這個機會倒是很好。我編的這部唱歌書方才脫稿,總比原有的女唱歌書好些。到那時我去赴會,定拿這書獨奏起來,也好使那些男女來賓知道女界沉淪的苦況,豈不很好!當下就拿這部唱歌書,再改一遍,卻很精當。

  到了開會這一天,愛雲就邀了兩位同事,又帶了全堂女學生一概同去。果然看見一所大房子,門口掛著一張白紙單子,單上寫著入會章程。愛雲走進門去,只見入會的人已經到得不少。多日不見的張大嫂也先在裡首了,便對張大嫂道:「你來得很早,去年姊姊演說天足會真正痛快,真正酣暢,我如今還耿耿不忘。今天這裡有沒有女子演說呢?」張大嫂道:「大約總是有的。」哪曉得話未說完,只看見一個男子走上台去。愛雲知道有人演說,連忙揀個空位坐下。只聽見那男子說了一番大略,謂今天開會原是為聯合同志討論音樂起見,列位如有長於音樂正好各奏爾能,這是競爭世界,列位也無須推讓的。以下又說些音樂的益處,等到說完就有幾個男學生奏起軍營裡新編的歌辭來,都是尚武精神,愛國思想。隨後又有些女學生拿了風琴過來奏了幾次,愛雲聽了覺得抑揚宛轉,宜雅宜風。暗想我今日既然到會,願試其技。當下就拿新編的唱歌書,記得清清楚楚,取了那座風琴,奏將起來。聲情激越,音節蒼涼,悲壯到了不得,使女子一片向學的熱心和專制的苦楚一齊引起來。聽的人不拘男男女女,個個拍手叫絕,還有幾個西女也是手舞足踏起來。此外有些稱贊的又有些悲傷的,真正是可歌可泣了。內中有一個男子便問眾人道:「這是什麼人,列位可認識麼?」有一個本堂女學生道:「這是我們明通女學堂裡的女教員,姓李名愛云。這唱歌書是自己新編的。」那男子道:「女子有這樣才情,倒是難得,差不多的男子恐怕編不出來。既如此,我改天托人來抄就是。」愛雲聽了,隨即停奏。那時候還未散會,看見那些來賓還有許多人細細研究,很有眾仙同日詠霓裳的光景。愛雲看了一想,音樂本是古制,那《樂記》書上說聲音之道本與政通,這句話終究不錯。如今國民進化哪可不研究音樂呢?欲知李愛雲和張大嫂談論音樂的究竟,且聽二編第七回分解。


  第六回加批

  熱心教育確是今日應盡之義務,女教員中實不多得。

  音樂一科,本是激發性情之具,可見忠愛之思想均由音樂鼓動而來,由此觀之唱歌書安可不擇善本。

◀上一回 下一回▶
娘子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