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軍/09

目錄 娘子軍
◀上一回 第九回 頑固黨開通進學校 豪傑女遊歷赴重洋 下一回▶


  卻說愛雲拿定主意,對李固齊道:「如今是競爭世界,男女都用強權。我既和你琴瑟調和,言歸於好,足見從前衝突另有緣故,你知道什麼緣故呢?我是學界女子,你是商界男子,如水火一般。若要永保和局,總勸你去入學界為好。況且你家的商業都是空空洞洞沒有殷實的本錢,哪裡能夠發達?不如拿店收去,專心向學,將來得了畢業文憑,也好謀個教員位置,總比商界穩當些。我和你自食其力,永遠沒有風潮,豈不是一對文明夫婦嗎?如今年假將近,各學堂要招新班生,你還是去報名投考罷。」固齊道:「我那天走過大街,看見有一張招貼載有初級師範學堂招收新生額取一百名,此外都沒有看見招貼。」

  愛雲道:「這倒很好,初級師範速成科只有一年畢業,好在路又近便,你趕快過去報名。但是招考的時候先要做史論一篇,時務策一篇。如果文理不好也難錄取。你的文理究竟怎樣我卻沒有知道,不如我來出個問題你去先做一篇拿來我看。」李固齊道:「如此你就出題罷。」愛雲隨即出題,就是「發達女權論。」

  李固齊看了,一想她的主義須要男女平權,如說女權不當擴張便是和她反對。當下就拿一枝筆一張紙立刻做了一篇。大旨都是發達女權先要振興女學那些話語。愛雲拿去一看倒很中意,暗想:這個頑固男子開化倒很容易。便笑對固齊道:「你的文理雖則沒有十分精湛,卻也清清楚楚、平平穩穩,一定錄取的。」

  李固齊道:「且等考過再講。」

  到次日清晨,就到初級師範學堂去報名。到了考試這一天,李固齊就去赴考,做了兩篇清通文字,倒也高興得很。回到家裡,愛雲就問他什麼問題。李固齊道:「題係漢武帝興大學論。」

  愛雲道:「這問題出得很好,卻合日下興辦學堂的宗旨。你的文稿拿來我看。」李固齊答道:「我是拿筆清注,沒得稿子。」

  隨口背了半篇。愛雲笑道:「文筆清暢,包取包取。」隔了幾天並沒有去打聽消息。愛雲在女師範學堂裡聽說案已發出,取了正取一百名,備取四十名。

  這一天是星期六本應回家,愛雲就去代他一看。只看見固齊的考名居然名列正取第九。愛雲看了倒也高列前茅,總算還好。當下就回到家裡,細細告訴李固齊道如此如此,又說些學堂規則。李固齊笑道:「我們進堂決不染學界習氣。我從前罵你原怕你看學界的壞樣,所以再三阻攔。難道自己反蹈覆轍麼?」愛雲道:「這倒很好,你趕緊去收拾店務罷。」李固齊一想這句語也很不錯,商學兩界萬難兼顧,別人又靠不住,決計收去。

  正在思想間,適有一個友人進來。這友人姓暴字德法,是新中湖北頭彩的。李固齊連忙請他坐下,便道:「我明年要進師範學堂做師範生,擬拿這片店收去,免得分心。」暴德法道:

  「閣下有志向學,與其收去,還是盤去好些?如果沒人來盤,不如盤把我兄弟罷。」李固齊道:「這也很好。」當下就拿此意告訴母親,那母親道:「這又是一個好法子,樂得乾乾淨淨去做學生,倒是一對文明夫婦,不怕沒有飯吃。」李固齊奉了母命,打定主意。

  過了新年時節,店即盤去。愛雲看他有志向學,倒也喜歡得很。到了進堂這一天,愛雲又勉勵了他一番,便對固齊道:

  「你前程遠大,好好去學,將來充當教員。還好望得保舉,豈不是好?」李固齊道:「正是正是。」說完就走。等到進堂開課,李固齊盡心學習,大有進步。

  有一天是星期,例應回家。適有一個友人來邀固齊去吃番菜。李固齊便和那友人一同走進番萊館樓上,剛才揀定座頭,還沒有坐下,只聽得一陣嘻笑聲和拍掌聲直鑽到耳鼓裡來。但覺得這笑聲清脆不像男子的聲音,心中倒有些詫異,便抬頭向四面一望,卻見對面第一號餐房裡圍著一桌女子。仔細一瞧,大半都是架著一雙金絲眼鏡,打著一根大根油辮,肩胛上披著一個蓬蓬鬆鬆的絨線圍頭,腳雖沒有看見,但聽那樓板上的聲音便知道穿的是皮鞋了。固齊知是一班女學生便格外留神,要聽聽她們的說話,自己便朝著對面坐下。不多一刻,正上了一盤妥司上來,只聽得那邊說道:「如此說來,邢胡仿蘭真是女權上邊的一個罪人哩。這樣的丈夫就和秋競雄一樣的撇掉了就算了,自己有了這些學問還恐怕別處沒有飯吃麼?」固齊聽了不覺把舌頭伸了一伸,對那朋友正要想開口,又聽得別一個聲音的說道:「所以我常常崇拜秋瑾,稱他為革新界中的聖人呢。我中國女界如果要恢復女權一定要從男女革命上著手,才能有濟哩。」固齊聽到這裡忽然又是一陣拍掌聲,同霹靂一般的,倒把他嚇了一跳。本來他也聽得不耐煩了,便催著那友人道:「走罷,走罷。」二人出了番菜館,固齊在路上想想他們這種獷悍的神氣,才覺得自己妻子確是才德俱全,比著這些女子真可叫做一薰一蕕。想到得意哩,心中便懊悔以前待她的過分。

  一回兒行到半途,遂與友人分路,各自回家。等到明天再行進堂,從此天天上班,逐漸進步,程度高到了不得。

  有一天夫婦二人同放例假。愛雲看了固齊的程度著實長進,便對固齊道:「你的程度如今已經不淺,將來還好升入優級師範科做個完全的男教員,於我也有光彩。」李固齊道:「且等年終畢業再行商酌罷。」愛雲一想,我的丈夫如今這樣開化,況且沒有學界習氣,這倒難得。但是我們女學不過初次開辦,女教員缺少得很,就是論到我們堂裡都是不三不四的女教員,並不十分完善,將來整頓起來那些完全的科學一定發達。我不如出洋一走,背一塊遊歷過的招牌好不鄭重。如今按下不表。

  且說明通女學堂的孫校長有一個妹子遊學日本。那天有一封信寄來,內云「現在注重女學,女師範生極少,急宜多派識字婦女來東洋留學。至於姊姊自己學堂草創規模未臻完備,不如親赴東京調查女學,以便回國整頓云云。那校長看了,一想調查東洋女學也是很要緊的大問題,但是我堂裡經費支出,全靠自己調度,叫什麼人來替我籌劃?這又是力不從心了。正在懸想間,適值愛雲進堂,那孫校長就拿東洋來信送把愛雲看看。

  愛雲看了便笑道:「這樁事緊要萬分,姊姊還是去呢,還是不去呢?」那校長道:「我卻有些瑣事不便過去,只好作為罷論。」

  愛雲道:「我早有出洋的意思,姊姊既不便去,我決計東渡,調查東京女學,將來回國以後也好造就一班完全的女學生來,也不虛此一行呢!」那校長道:「這也很好,不如妹妹去罷。」

  愛雲道:「既如此,我先拿教員位置辭去,料理行裝就是。」那校長道:「位置無須辭去,妹妹回國仍舊在這塊當教員,姑且請人權代罷。」愛雲一定不肯,決計告退。到了下星期回家就拿此意告訴婆婆,並且告訴丈夫。李固齊道:「如今我入學界也知道女學的益處,你既然要去調查,我也不便阻撓,但不可辛苦太過呢。」愛雲道:「這倒不須你過慮,只望你盡心向學,就不負我勸勉的苦心。」隨即調停行李,措辦川資,親赴幾處女學堂辭行。各堂的女教員、女校長個個竭力贊成,個個備筵公餞。一番忙碌,自不消說。

  次日就坐火車到滬,耽擱數日就上日本商輪。好在那幾天風平浪靜,毫無險阻,真所謂海外奇觀,人生壯志。到了東洋暫住江蘇留東女招待所。大家談談學務,敘敘鄉誼,倒也暢快得很。次日,就去見孫校長的妹妹,名字叫做達權,連忙出來歡迎。愛雲一見如故,就拿孫校長不便來東的意思告訴一番。

  孫達權道:「我早經接家姊來信說姊姊要來,足見姊姊熱心公益,佩服,佩服。」愛雲道:「調查二字何等重大,是今日興辦女學的要務,還要請姊姊隨時指教才好。」孫達權道:「不敢,不敢。明天是星期,請姊姊在招待所等我,我明天到這裡來和姊姊暢談。」愛雲道:「我在這裡恭候。」說完就走,一路看看東京氣象,房屋高大,道路乾淨,究竟是文明國度。忽又暗想道:這處地方從前我們的學士文人都誤認做蓬萊仙島,以致後人附會起來就有黃金鋪地、碧玉為橋那些話語。如今列國交通人人知道,是日本國並不是蓬萊島。照這樣看來,可見遊歷一道於智識上大有利益,中國從前守舊的人也算得少見多怪呢。

  自己暗暗議論了一番,緩緩走了幾步,只看見前面一所大房屋,心裡很是喜歡,隨即信步走去,仔細一看,原來是廣明女學堂。

  愛雲一想,今天冒昧進去未免唐突,且等發過傳單再行調查罷。

  當下就回招待所過夜。

  次日清晨,孫達權果然進來回望。愛雲歡迎進去,和達權談了好一會。達權道:「今天姊姊到來,實是三生有幸。請姊姊多耽擱數月,細細調查,妹妹也好時常叨教。」愛雲道:「這斷不敢。」正在談論間,丫鬟送上酒菜來。兩個人且飲且談,大旨都是開通女界的話語。以後逢著星期達權都到招待所裡來,敘敘交情,好不親熱。等到傳單印好,愛雲就著人分送,遍告各女學堂。隔了幾天,親赴各堂去調查。只看見東女教員口講指畫,解得很清,比到中國女教員正如霄壤一般。又看看那些女學生程度很高,中國女子哪有這種程度呢!從此逐一調查,悉心考察,甚而至於隨班聽講,佩服到了不得。足足查了兩月,逐日記錄,各女校已經走遍,才知道東洋女學這樣推廣、這樣完備,發達已到極點了。未知愛雲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九回加批

  充當師範生確是教育起點,有完全之教員而後有完全之學生,若李固齊者可謂勇於進步者矣。

  調查東京女學為整頓女學起見,李愛雲見識究高孫女校長一層。

◀上一回 下一回▶
娘子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