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嫂叔舅服議
作者:顏師古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47

原夫服紀之制,異統同歸,或本恩情,或申教義,所以慎終追遠,敦風厲俗。輕重各順其適,名實不可相違。喪過乎哀,承象之明訓;其易寧戚,聖道之遺旨。所議兩條,實為舛駁,特降絲綍,俾革遺。謬曆代之所不寤,儒者於是未詳,超然元覽,獨昭深致。竊以舊館脫驂,尚雲出涕,鄰裏有殯,且輟巷歌。況乎昆弟之妻,嚴親是奉;夫之昆弟,貲業本同。遂乃均諸百姓,絕於五服,當其喪沒,闔門縞素,已獨晏然,元黃莫改,靜言至理,殊非宏通,無益關防,實開淪薄。相為制服,孰謂非宜?在昔子思,宣尼之胄,為位哭嫂,事著禮文。哭既施位,明其慘怛,苟避凶服,豈曰稱情?又外氏之親,俱緣於母,母舅一列,等屬齊尊。姨既小功,舅乃緦服。曲生異議,茲亦未安。秦康孝思,見舅如母。語其崇重,寧非密戚。三月輕服,靡副本心。愚情為昆弟之妻,服當五月。夫之昆弟,鹹亦如之。為舅小功,同於姨服。則親疏中節,名數有倫。帷薄之制更嚴,內外之序增睦。至如舅姑為婦,其服太輕,家婦止於大功,眾婦小功而已。但著代之重,事義特隆,饋奠之重,誠愛兼極,略其恩禮,有虧慈惠。猶子之婦,並服大功,已子之妻,翻其減降。又是厚薄乖衷,義理相形,以類而言,未為允協。今請家婦期服,眾婦大功,既表授室之親,又答執笄之養。叔仲之後,諸婦齊同。則周洽平均,更無窒礙矣。謹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