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子劉子自傳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10

子劉子,名禹錫,字夢得。其先漢景帝賈夫人子勝,封中山王,諡曰靖,子孫因封為中山人也。七代祖亮,事北朝為冀州刺史散騎常侍,遇遷都洛陽,為北部都昌裏人。世為儒而仕,墳墓在洛陽北山,其後地狹不可依,乃葬滎陽之檀山原。由大王父已還,一昭一穆如平生。曾祖凱,官至博州刺史。祖鍠,由洛陽主簿察視行馬外事,歲滿,轉殿中丞侍御史,贈尚書祠部郎中。父諱緒,亦以儒學,天寶末應進士,遂及大亂,舉族東遷,以違患難,因為東諸侯所用。後為浙西從事,本府就加鹽鐵副使,遂轉殿中,主務於埇橋。其後罷歸浙右,至揚州,遇疾不諱。小子承夙訓,稟遺教,眇然一身,奉尊夫人不敢殞滅。後忝登朝,或領郡,蒙恩澤,先府君累贈至吏部尚書,先太君盧氏由彭城縣大君贈至范陽郡太夫人。

初,禹錫既冠,舉進士,一幸而中試。間歲,又以文登吏部取士科,授太子校書。官司間曠,得以請告奉溫清。是時少年,名浮於實,士林榮之。及丁先尚書憂,迫禮不死,因成痼疾。既免喪,相國揚州節度使杜公領徐泗,素相知,遂請為掌書記。捧檄入告,太夫人曰:「吾不樂江淮間,汝宜謀之於始。因白丞相以請,曰:「諾。」居數月而罷徐泗,而河路猶艱難,遂改為揚州掌書記。涉二年而道無虞,前約乃行,調補京兆渭南主簿。明年冬,擢為監察御史。

貞元二十一年春,德宗新棄天下,東宮即位。時有寒雋王叔文,以善奕棋得通籍博望,因間隙得言及時事,上大奇之。如是者積久,眾未知之。至是起蘇州掾,超拜起居舍人,充翰林學士,遂陰薦丞相杜公為度支鹽鐵等使。翊日,叔文以本官及內職兼充副使。未幾,特遷戶部侍郎,賜紫,貴振一時。予前已為杜丞相奏署崇陵使判官,居月餘日,至是改屯田員外郎判度支鹽鐵等案。初,叔文北海人,自言猛之後,有遠祖風,唯東平呂溫、隴西李景儉、河東柳宗元以為言然。三子者皆與予厚善,日夕過言其能。叔文實工言治道,能以口辯移人。既得用,自春至秋,其所施為,人不以為當非。時上素被疾,至是尤劇。詔下內禪,自為太上皇,後諡曰順宗。東宮即皇帝位,是時太上久寢疾,宰臣及用事者都不得召對。宮掖事秘,而建桓立順,功歸貴臣。於是叔文首貶渝州,後命終死。宰相貶崖州。予出為連州,途至荊南,又貶朗州司馬。居九年,詔征,複授連州。自連曆夔、和二郡,又除主客郎中分司東都。明年追入,充集賢殿學士。轉蘇州刺史,賜金紫。移汝州兼御史中丞。又遷同州,充本州防禦長春宮使。後被足疾,改太子賓客分司東都。又改秘書監分司。一年,加檢校禮部尚書兼太子賓客。行年七十有一,身病之日,自為銘曰:

不夭不賤,天之祺兮。重屯累厄,數之奇兮。天與所長,不使施兮。人或加訕,心無疵兮。寢於北牖,盡所期兮。葬近大墓,如生時兮。魂無不之,庸詎知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