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 孔氏祖庭廣記 卷二
金 孔元措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蒙古刊本
卷三

孔氏祖庭廣記卷第二

    歷代崇奉詔文

魏文帝黃初元年春正月詔備見碑文

宋文帝元嘉十九年十二月丙申詔曰胄子雖集學

 業方興自微言泯絶逝將千載感事思人意有慨

 然奉聖之胤可速議繼襲於 先廟地特爲營

建依舊給祠直令四時饗祀闕里徃經寇亂黌學

殘毀并下魯郡復修學舎採召生徒昔之賢哲及

一介之善猶或衞其土壠禁其芻牧况

尼父德表生民功被百代而墳塋荒蕪荆𣗥弗翦

可蠲墓側數戸以掌洒掃魯郡上民孔景等五戸

居近 孔子墓側其課役以給洒掃并種松栢六

 百株

丗祖孝武皇帝孝建元年冬十月戊寅詔曰

 仲尼體天降德維周興漢經緯三極冠冕百王爰

自前代咸加褒𫐠典司失人用闕宗祀先朝逺存

遺範有詔繕立丗故妨道事未克就國難頻深

忠勇𡚒厲實慿聖義大教所敦永惟兼懷無志

待旦可開建 廟制同諸侯之禮詳擇爽塏厚給

 祭秩

南齊丗祖永明七年二月巳丑詔曰

 宣尼誕敷文德峻極自天發輝七代陶鈞萬品英

 風獨舉素王誰匹功隠於當年道深於日月感麟

厭丗𬗟邈千祀川竭谷虚陵夷淵塞非但洙泗湮

淪至乃饗甞乏主前王敬仰崇修寢廟歳月亟流

鞠爲茂草今學斆興立實禀洪規撫事懷人彌増

 欽屬可改築宗祊務在爽塏量給祭秩禮同諸侯

奉聖之爵以時繼紹

明帝永泰元年三月戊申詔曰

仲尼明聖在躬允光上哲弘厥雅道大訓生民師

範百王𮜿儀千載丗人斯仰忠孝攸出玄功濳被

至德彌闡雖反𬒮遐曠而祧薦靡闕時祭舊品秩

比諸侯頃歳以來祀典陵替俎豆寂寥牲奠莫舉

豈所以克昭大烈永隆風教者哉式循舊典詳復

祭秩使牢餼備禮欽饗兼申

梁敬皇帝太平二年春正月壬寅詔曰

夫子降靈體喆經仁緯義允光素王載闡玄功仰

 之者彌髙誨之者不倦立忠立孝德被烝民制禮

作樂道冠群后雖泰山頽峻一簣不遺而泗水餘

瀾千載猶在自國圖屯阻祧薦不修奉 聖之門

胤嗣殱滅敬神之寢簠簋寂寥永言聲烈寔兼欽

愴外可搜舉魯國之族以爲奉聖後并繕廟堂

祗備祀典四時薦秩一皆遵舊

東魏髙祖孝文皇帝延興二年春二月乙巳詔曰

 尼父禀達聖之姿體生知之量窮理盡性道光四

海頃者淮徐未賔廟隔非所致令祠典頓寢禮

章殄㓕遂使女巫妖覡淫進非禮殺生鼔舞倡優

媟狎豈所以尊明神敬聖道者也自今已後有祭

孔子廟制用酒脯而已不聽婦女合𮦀以祈非望

之福犯者以違制論其公家有事如常犧牲粢盛

 務盡豐㓗臨事致敬令肅如也

周宣皇帝大象二年二月丁亥詔曰大德之後是稱

 不絶功施於民義昭祀典

孔子德惟藏徃道實生知以大聖之才屬大聖之

運載弘儒業式次彞倫至如幽賛天人之理裁

成禮樂之務故作範百王垂風萬葉朕欽承寳

曆服膺教義眷言洙泗懷道滋深而褒成啓號

雖彰故實旌崇聖續猶有闕如可追封爲鄒國

 公邑數淮舊并立後承襲别於京師置廟以時

𥙊享

陳後主至德三年十一月已未詔曰 宣尼誕膺上

 哲體資至道祖述憲章之典竝天地而合德樂正

 雅頌之奥與日月而偕明垂後昆之制範開生民

 之耳目梁季湮微靈寢志處鞠爲茂草三十餘年

 敬仰如在永惟愾息今雅道和熈由庚得所斷琴

 故履零落不追閱笥開書無因循復外可詳之

禮典改築舊廟葯房榱棟咸使惟新芳蘩潔潦

 以時饗奠

煬(「旦」改為「𠀇」)大業四年冬十月丙午詔曰 先師尼父聖

 德在躬誕發天縱之姿憲章文武之道命丗膺期

藴兹素王而頽山之嘆忽踰於千祀至德之美不

存於百代永惟懿範宜有褒崇可立 孔子後爲

紹聖侯有司求其苗裔録以申上

唐髙祖武德二年六月一日詔曰大德必祀義在方

 𠕋逹人命丗流慶後昆爰始姬旦奥(⿱艹石) 宣尼天

姿叡哲四利之教歴代不刋三千之徒風流無歇

惟兹二聖道濟生人尊禮不修孰明褒尚宜令有

司於國子學立周公 孔子廟各一所四時致祭

仍愽求其後具以名聞詳考所宜當加爵土

髙宗乾封元年封禪還途經曲阜親祠廟贈 先聖

爲太師制備見碑文

玄宗開元二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詔曰弘我王化

 在乎儒術能發此道啓迪含靈則生人以來未有

如 孔子者也所謂自天攸縱將聖多能德配乾

 坤身揭日月故能立天下之大本成天下之大經

 美政教移風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人到于今受

 其賜不其猗歟嗚戯楚王莫封魯公不用俾大

 大聖才列陪臣捿遲旅人固可知矣年祀寖逺

光靈益彰雖有褒稱而未爲崇峻不副於實人其

謂何 夫子旣稱先聖可追謚爲文宣王令

 三公持節𠕋命其後嗣褒 聖侯改封嗣文宣公

昔周公南面 夫子西面坐仐位旣有殊豈宜依

舊宜補其墜典永作成式其兩京國子監及天下

諸州 夫子南面坐十哲等東西行列侍坐門人

 三千見稱十哲包夫衆美實越等夷暢玄聖之風

規發人倫之耳目並宜褒贈以寵賢明

宋 眞宗大中祥符元年十月賜中書門下詔曰王

者順考古道懋建大猷崇四術以化民昭宣教本

緫百王而致治丕變人文方啓迪於素風思丕揚

於鴻烈 先聖文宣王道膺上聖體自生知以天

縱之多能實人倫之先覺玄功侔乎簡易景鑠配

乎貞明惟列辟以尊崇爲億載之師表肆朕寡昧

欽承命暦SKchar甞不遵守彞訓保乂中區屬以祗

(⿱艹石)元付告成喬岳觀風廣魯之地飭駕數仞之墻

躬謁遺祠𬗟懷遐躅仰明靈之如在肅奠獻以惟

夤是用徵𥳑𠕋之文昭聦睿之德聿舉追榮之禮

庶申嚴奉之心備物典章垂之不朽誕告多士昭

示朕志宜追謚曰 玄聖文宣王

是月二十七日詔曰朕以紀號岱宗觀風廣魯載懷

先聖實主斯文矧 仲尼毓粹之區光靈可挹而

曲阜奉祠之地廟貌攸存將申欵謁之儀用表欽

崇之至宜取十一月朔幸曲阜縣備禮躬謁

十一月二日封 文宣王 父叔梁爲齊國公 母

顔氏爲魯國太夫人制曰朕以祗陟岱宗親廵魯

甸永懷先聖之德躬造闕里之庭奠獻周旋欽

崇備至唯降靈之所自亦錫羡之有初像設具存

名稱斯闕宜加追命以煥典章叔梁宜追封齊

國公 顔氏宜進封魯國太夫人遣都管貟外𭅺

王勵精䖍祭告又伯魚 母并官氏追封鄆國夫

人制曰朕時行魯郡躬謁孔堂顧風教之所尊

舉典章而旣渥眷惟令淑作合聖靈載稽簡𠕋之

文尚闕封崇之數屬兹咸秩特示追榮垂厥方來

式昭遺範并官氏宜追封鄆國夫人仍令兗州

遣官詣曲阜廟祭告

二年勑曰國家尊崇師道啓迪化源眷惟鄒魯之邦

 是曰詩書之國尼山在望靈宇増嚴朕登岱告成

 回鑾欵謁期清風之益振舉縟禮以有加式咨誨

誘之方更盡闡揚之旨宜以所賜太宗皇帝御製

書與九經書并正義釋文及器物等並置於廟中

書樓上收掌委本州長吏職官與本縣令佐等同

 共撿校如有講說釋奠並須以時出納勿令損汚

此勑文仍仰刋之于石昭示無窮

是年五月一日詔朕乃者封山禪祉昭列聖之鴻休

崇徳報功廣百王之彞制洎言還於闕里遂躬謁

於魯堂瞻河海之姿粹容穆(⿱艹石)出洙泗之上髙風

凛然舉茂典之有加期斯文之益振由是推恩丗

胄併賜其寵榮祗事祠庭廣増其奉邑復念性

與天道德冠生民議兹 先聖之名兾廣嚴師之

禮兼朕親爲製賛以奉崇儒至於四科鉅賢竝

超五等七十達者俱贈列侯仍命寀寮分紀遺烈

式盡褒揚之旨庶資善誘之方宜令中書門下樞

宻院三司使兩制尚書丞𭅺待制直館閣校理分

撰賛以聞


孔氏祖庭廣記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