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 孔氏祖庭廣記 卷八
金 孔元措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蒙古刊本
卷九

孔氏祖庭廣記卷第八

     姓譜

昔契以佐禹治水有功封於商而賜姓子氏至周成

 王時以商之帝乙長子微子啓國於宋啓卒立其

 弟微仲衍微仲衍生宋公稽宋公㮷生丁公申丁

 公申生湣公共或作閔公恭及煬公熈湣公共生

弗父何弗父何生宋父周宋父周生丗子勝丗子

勝生正考父正考父生孔父嘉孔父者其字也而

先儒以謂當時所賜號者誤矣孔父嘉生木金父

木金父生祁父或曰睪夷五丗親盡别爲公族祁

 父因以王父字爲孔氏而生子孔防叔避宋華督

之難奔魯爲大夫因家於魯防叔生伯夏伯夏生

鄹大夫叔梁大夫長子曰孟皮或曰伯皮有疾

不任継嗣次子則 先聖是也自 先聖没子孫

丗爲魯人同居 祖廟先公文清先生甞推原丗

譜以謂夲姓夲於子姓者是姬姓者非如鄭有孔

張衞有孔達姓氏同而族異又皆出於SKchar姓實在

 子姓之先皆非 先聖之後

    先聖誕辰諱日

周靈王二十一年庚戌歳即魯襄公二十二年當襄

公二十二年冬十月庚子日 先聖生十月庚子

 即今之八月二十七日是夕有二龍繞室五老降

庭五老者五星之精也又

 顔氏之房聞奏鈞天之樂空中有聲云感生

 聖子故降以和樂笙鏞之音

周敬王四十一年壬戊歳即魯哀公十六年也當哀

 公十六年夏四月乙SKchar2日 先聖薨四月乙丑即

今之二月十八日先儒以謂己丑者誤矣蓋四月

有癸丑乙丑無己丑五月十二日乃有巳丑以乙

爲巳字之誤也方 先聖未生時有麟吐玉書於

闕里其文曰水精之子係衰周而素王 顔氏異

 之以繡紱繫麟角信宿而麟去至哀公十四年西

 狩大野叔孫氏車子鉏商𫉬獸以爲不祥 先聖

 視之曰麟也胡爲來哉反袂拭面泣涕沾衿叔孫

 聞之然後取之繫角之紱尚存麟見而天告

 先聖將亡之證也 先聖晨作負手曵杖逍遥於

 門而歌曰泰山頽乎梁木壞乎哲人萎乎因以涕

 下旣歌而入當戸而坐子貢聞之日泰山其頽則

 吾將安仰梁木其壞則吾將安放 夫子殆將病

 也遂趨而入嘆曰賜汝何來遟夫明王之不興則

 天下其孰能宗予夏人殯於東階周人於西階殷

 人於兩楹閒昨暮予夢坐奠於兩楹之閒予殆殷

 人也後七日而終時年七十三逮宣和六年甲辰

 一千六百有一年矣

     母顔氏

叔梁大夫雖有九女而無子其妾生孟皮有足疾乃

求婚於顔氏顔氏有三女其父問曰鄹大夫雖父

 祖爲卿士然其先聖王之裔今其人身長十尺武

 力絶倫吾甚貪之雖年長性嚴不足爲疑三子孰

 能爲之妻二子莫對其㓜徵在進曰從父所制將

 何間焉父曰即爾能矣遂以妻之

     娶并官氏

先聖年十九娶於宋之并官氏

     先聖小影

家譜云 先聖長九尺六寸腰大十圍凡四十九表

 反首洼面月角日準手握天文足履度字或作王

 字坐如龍蹲立如鳳峙望之如仆就之如𦫵耳垂

 殊庭⻱脊龍形虎掌胼脇參膺河目海口山臍

 林背翼臂斗唇注頭隆鼻阜脥堤眉地足谷竅雷

 聲澤腹昌顔均頤輔喉駢齒眉有一十二采目有

 六十四理其頭似陶唐其顙似虞舜其項𩔖皐陶

 其肩𩔖子産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𦙄有文曰制

 作定丗符運今家廟所藏畫像衣燕居服顔子從

 行者謂之小影於 聖像爲最眞近丗所傳乃以

 先聖執玉塵㩀曲几而坐或侍以十哲而有侍㨑

 蓋捧玉磬者或列以七十二子而操弓矢披卷軸

 者又有十哲從行而乗車圖皆後又追寫殆非

 先聖之眞像

     給灑掃廟戸

魯哀公十七年因立廟於舊宅置守陵廟百戸

後漢靈帝建寧中給守廟百户

魏文帝黃初元年詔置吏卒百戸以守衛之

宋文帝元嘉十九年詔可蠲墓側數戸以掌洒掃魯

 郡上民孔景等五戸居近 孔子墓側蠲其課役

 以給洒掃

後魏孝文帝延興三年給十戸以𠑽洒掃

唐太宗貞觀十一年給 先聖廟戸二十以奉饗祀

睿宗太極元年以兗州 隆道公祠戸二十供洒掃

玄宗開元十三年東封回幸 孔子宅給復近墓五

 戸令天下州縣立廟賜百户洒掃

二十七年詔賜百戸洒掃百縑𠑽春秋享奠

憲宗元和十三年復置洒掃五十戸

懿宗咸通四年給洒掃陵廟五十戸

後周髙祖廣順二年幸林廟以廟側數十家爲洒掃

 戸及勑兗州修葺祠廟禁孔林樵採

宋 眞宗景德四年詔兗州舊以七戸守 孔子墳

 宜増至五十戸

大中祥符元年東封回幸林廟奉旨給近便十户以奉塋域

是年十一月修葺祠字給近便十戸奉塋廟

仁宗慶暦四年三月勑於本縣中等人戸内差廟戸

 五十𠑽本廟洒掃諸般祗應

哲宗元祐元年十月五日勑依舊法差洒掃戸五十

 人看林戸五人並依役人法先是四十六代孫

翰奏家門事論廟戸以謂熈寧中朝廷裁减役人

議者欲役錢寛剰而不知王者崇儒貴道之本遂

减作三十人其看林戸止有三人𥨸縁 夫子墳

 林一千六百餘年子孫皆葬於其閒周圍十餘里

喬木參天近年以來多爲盗賊斫伐州縣旣不留

意看林戸又以减省洙泗之上識者傷嗟方當朝

 廷全盛之時天下被其惠澤鄒魯 聖師之舊地

衰歇如此臣昔在慶曆中年雖稚齒曽記一事梁

適知兗州日乞以廂兵代廟戸又裁减人數方是

時章得象爲宰相范仲淹爲叅知政事執政欲從

 梁適之請獨仲淹云此事與尋常利害不同自是

朝廷崇奉 先師之事仁義可息而此人可减吾

軰雖行他人必復之如此執政遂已尋有中書劄

 子令差足人數當時天下無賢不肖莫不稱之故有是命

 金廟戸食直官爲應副


孔氏祖庭廣記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