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六 字溪集 巻七 巻八

  欽定四庫全書
  字溪集巻七       宋 陽枋 撰説經
  天命之謂性節
  先賢謂命猶令也性即理也不過與人打影子説要人自去討究葢命是無極之真二五之精既付與我此道理則謂之性 率性人則盡之矣物上更當發明
  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二節
  人與道為一如何離得離只是為私意所汩道元在我只有流行不流行如四時有沴氣日月有薄蝕私欲才去道又分明 可離非道也非字如無惻隠之心非人也之非葢道若可離則非吾所謂道便是邪道矣不睹不聞處道正在那裏君子當戒謹恐懼視於無形聽於無聲茍待事已然而方戒謹雷已鳴而方恐懼則是戒謹所睹恐懼所聞而非戒于不睹懼于不聞也與莫見乎隠莫顯乎微分為兩章不可連上章説 不睹不聞是己之所不睹聞獨是人所不睹聞思其極只是毋不敬思無邪不能存養之人雖四端未發之時元不曾中
  致中和節
  天地位萬物育但只致我之中和自有我之天地可位我之萬物可育若説我能致中和則大而天地便可位散而萬物便可育恐無是理致中和用盡字説固好然亦須待致得方㑹盡致曲用曲盡説亦好天地位萬物育不是聖人去位他只是位序那天理令不失次序如春時便教民耕種夏時長養秋冬斂藏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天地是如此位不是當初天在地下待聖人來正他方位
  君子中庸節
  中庸則中和矣中和則中庸矣庸字更該些巳發之中方言得擇字執字然聖人不待擇執
  中庸其至節
  民鮮久矣有兩説民少有能之者亦巳久矣是一説中庸之徳極至民鮮能久於中庸如乍見孺子而怵惕惻隠是中少間便有内交要譽惡其聲之類便私欲不中民鮮能久文公不取少能久於中庸之説用今己久説則上下章意貫而活道之不行章都説鮮能
  人莫不飲食節
  物不細嚼何以知其味之美中庸不仔細玩味何以知其理之妙
  道其不行節
  言道未嘗不可行但時人不能行之夫子謂道真箇不可行了必有道行之時夫之一辭有餘不盡之意雖嘆道不行然其夫字亦尚意其必有行時非决然止絶之辭
  子曰舜其大知也與章
  子曰舜其大知也與舜好問而好察邇言是不以一已之知為知以天下之知為知此舜之所以為大知也好問者非區區强好之也乃其本心喜聞樂道自然之好也 舜其大知大與小對便屬陽屬天無所不包無有不善言有不善雖是惡而舜能隠之在舜又是善人言既不善舜隠不稱而揚其言之善則不善者亦内自知愧而言必惟其善此皆與人為善神化之妙不只揚善是與人為善
  人皆曰予知章
  不知擇中庸而守之則流於物慾亦是罟擭陷阱罟擭陷阱藏伏其機禽獸不知不覺而陷於其中人於物慾亦然
  回之為人也章
  舜性中庸顔子身中庸然顔子在聖賢之間只爭得些子而夫子便以擇言之學者可不奮發自勉
  天下國家章
  天下國家三句皆可致力中庸不可為力聖人便自然學者須要十分克去己私能只在克己到復禮便不用能 或説知仁勇底人然後可均可辭可蹈算來也是知仁勇底人方且了得只是未必便到中庸葢知仁勇有偏有全可均可辭可蹈是著力用功或有些偏不喚他做知仁勇不得於其中却須有箇中庸方是聖人之事方是不倚不流方是知仁勇之極且無些子過與不及直是難能中庸不可能是著力不得處天命謂性率性謂道修道謂教命與性天也率與修人也人生天地間得於天者同修於人者異
  子路問强章
  南方之强北方之强以勇馭勇南方失之不及北方失之太過皆非中也不流不倚者當不偏於南亦不偏于北矯當如矯揉之矯過與不及者當矯之使歸於中也 塞字文公以未達之所守言之若更以淵塞充塞求之尤善至死不變元只是此實理所以更不必言塞矯字詩訓强貎若以矯正釋亦通矯其偏以適於中也
  素隠章
  素隠漢書作索若以無徳而隠為素隠如素履之素講亦通索隠行怪庸而不中半塗而廢中而不庸弗為是能而弗為弗能是必為而弗能巳惟聖者能之聖無時自滿自是至誠無息天之道也非謙辭
  君子之道費而隠節
  費是所當然隠是所以然如鳶飛魚躍是費所以飛躍是隠天地間萬事萬物有費有隠有體有用氣理動靜不能相離
  夫婦之愚節
  夫婦之愚不肖知行之義此是顯然面前見得底極其至也是不知如何如此底難是天地亦不知其所以為天地矣孝悌忠信仁義禮智看在事上便可知可行而其所以如此豈能自知反諸心看便見得誰使他如此底道理此是天地間神妙至宻自然之理聖人亦只是聖人便了神亦只是神便了都不能知得向上過此已往底一層吾心亦然如顔子末由也巳亦是此様意思語小莫能破是細入無朕如毫釐絲忽尚可分破忽之外更破甚毛猶有倫亦然這是那析得盡處了天地氣數皆一般 極其至也極字與推字一般 語小謂窮到毫末處絲尚可破作兩條君子語到小處斷不可破 人猶有所憾看來只是私聖人便無之天地何憾之有
  鳶飛戾天節
  鳶嗜攫之禽也今自下地飛而至天自然順風勢而游揚不待用力胷中便見舒暢魚貪餌之物也今自那深淵底踴躍起來水上非是使然心中自見歡喜看他戾天躍淵底時他嗜慾俱空了道在天地間昭著分曉人能用力學到中庸之地自見他有妙理即是鳶飛魚躍之意也
  忠恕違道不逺節
  違道不逺相去只毫髪葢以己心度人心不爭多此是不逺到己不願亦勿施於人則又一矣到及人便一更無不逺矣以恕已之心恕人亦未穏若已未盡道則不容恕已人未能盡道則當恕人君子之道四夫子之言是欲恕以待人而嚴以責已其曰未能不是自恕人亦豈以聖人之我恕而安於自恕恕人之中有責人者在所以為聖人之言
  君子素其位章
  君子素其位而行便是中立而不倚不怨天尤人只理㑹正己不知其他至此則克伐怨欲都無此言中庸發用處居易便是俟命 或言素猶平日之意行是行所以處此之道答云如貧而樂富而好禮在夷狄則言忠信在患難則三陳九卦皆是
  君子之道辟如行逺章
  君子之道行逺自邇登髙自卑文公釋妻子父母數句文勢順矣然世有子宜其妻而父母不悦者舜之刑妻友弟非不至而瞽瞍却不順章子非不欲有夫妻子母而終得罪於父則父母其順之釋恐未盡順字想亦是以順徳而得父母之懽心妻子則好合兄弟則既翕惟父母則其惟順以事之乎此一句單着子曰恐是大事使人知重於此不只睦妻子和兄弟而尤當以順父母為極也若如舊説則於妻子兄弟之責重而父母之意輕了先言妻子兄弟後言父母亦髙自卑逺自邇之義
  子曰鬼神之為徳節
  鬼神之為徳夫子言其盛矣乎雖曰嘆美之然真見得鬼神有盛處分明體物而不可遺謂天下萬物皆是鬼神底功用如一株木其所以成樹其所以生枝生葉極則葉落木枯皆是鬼神有以造化之
  視之而弗見二節
  體物不可遺是有物便有鬼神張子言二氣之良能葢有此功用而不留於迹聖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然而在上左右則又不可見又説不得此便是中只是誠敬
  子曰武王周公其達孝矣乎章
  此一章教孝教敬教愛之義盡矣位天地經國家定社稷節人心於此可見只九獻及酌羣臣之節目未詳宗廟之制未備
  踐其位二節
  先王之位之禮之樂我能踐之行之奏之先王所尊之人我能敬之先王所親之人我能愛之皆是善繼前人之志善述前人之事要使郊社之禮禘嘗之義修明於世
  子曰文武之政節
  哀公問政孔子以文武為對聖人待哀公之厚而責難也便與孟子望之不似人君之言不同
  人道敏政節
  舊註以蒲盧為蜾蠃只因古人説大者無雄小者無雌取螟蛉之子封而祝曰類我類我遂於螟蛉有子詩下註此以為得民之喻皆漢儒泥俗傳之誤常因蜾蠃負螟蛉入筆管中俟其封泥畢剖視之則蛛虫身上有一細卵如半粟蛛蟲元未全死尚摇動葢當初捕此蟲時亦留其生意産卵於上待卵長成則食此蟲而出信天地間雖微細之物莫不有雌雄古人考之不精訛誤如此必不以蒲盧為蜾蠃决矣文公以為蒲葦易生之物當矣惜未辨前人之誤
  仁者人也節
  仁是道體之虛人是道體之實
  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節
  事親知人只似不相闗連此蓋指哀公身上説也且如用人當其才一國之人皆䝉賢人之利便説道哀公父母生得此賢君而用賢人使我軰皆䝉其利便是不累其親可以盡事親之道知人要知天知天意在得賢人平治天下我當順天意以用賢人便是知天茍要用小人徒喜其順己從欲使天下䝉其害便是逆天意何以為知天
  或生而知之節
  生知學知困知安行利行勉行雖似有知仁勇之等而其三等中皆有知仁勇存焉
  有弗學節
  弗措之措是置字相似如措諸地措諸案之措弗措是不舍放不置不止之義
  自誠明節
  自誠明謂之性始異而終同學者不可不勉性是堯舜性之之性不是説性情
  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節
  盡性至於物而極下便言賛天地之化育更不言天地之性己與人物之性便是天地之性此而能盡則天地之性無不盡矣盡性便是賛化育
  其次致曲節
  其次致曲曲與直為對聖人是直然如此賢者由曲而推致之雖委曲周至及其至到則亦與至誠者同也
  至誠之道可以前知節
  聖人前知不是假蓍龜象數只是理精義明之極渾然一天萬事萬物吉凶妖祥存亡盛衰了然心目之間燭其端倪而究其終極此至誠之所以神也
  誠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二節
  自道是己所當由之道君子誠之為貴見得此之字著力如誠之者人之道上面之字是用功底字言君子既非性之必是誠之為貴不容不克去己私而復乎誠實也
  誠者非自成已而已也節
  誠必兼已與物合内與外然後為至時措之宜便是物我内外皆得其當了
  故至誠無息三節
  覆載只是廣大至悠久而後成便是恒恒便是庸文公言廣博而深厚髙大而光明厚即是不薄髙只是不低恐深與大又别是一様悠久訓作悠逺逺字言得久悠字如驅馬悠悠㸔來是慢慢地不疾不徐而無有止息今人説悠悠泛泛只是緩緩慢慢長如此所以上既言久則徵徵則悠逺下又分言悠也久也天地成物若速其成則有間斷時矣
  今夫天斯昭昭之多節
  昭昭之多至一勺水之多文公云天地山川實非由積累而後大恐當初亦是氣之積公常論天開於子地闢於丑以為天地也須翻轉十餘萬年則那時不一頓開闢得就亦須是積只是造化廣大人莫得而言之耳維天之命於穆不己亦是釋博厚髙明悠久之意
  大哉聖人之道五節
  禮儀三百威儀三千三百是周禮謂之經禮威儀是曲禮委曲言之三千三百皆是天地間許多節文待其人而後行須是與天地相似底人方行得行字不是只舉行其制是都用得去如郊焉天神格廟焉人鬼享祭地則地示出至於説逺人作動物鳯儀獸舞盈天地間皆當其分而無一不知便是行今三千三百未嘗無人講明只是不行便是如禮何注言禮樂不為之用也此一字極是著力故又曰茍不至徳至道不凝又申言行為難之意
  故君子尊徳性而道問學二節
  故君子尊徳性以下五句都是要極那至徳而凝至道之學問功夫只是效天法地髙明博厚悠久不息是故居上不驕以下只是形容至徳之盛其所為如此然人學到至道凝了動容周旋無非天矣何有居上為下有道無道之間子思姑言其徳之盛而己尊徳性五句最為學問𦂳要須用着力
  非天子不議禮一節
  夫禮雖先王未有可以義起也然聖人不輕為者有分在焉故禮所以辨分非天子而議禮是犯分矣何有於禮所以夫子述而不作至顔淵問為邦亦只言四代之禮樂只是本前帝前王之禮是非天子不議禮也下又言有位有徳相稱而後可作漢唐諸君有位無徳夫子有徳無位漢如文景專務以徳唐如太宗仁義既效非是無徳只無至徳只是漢唐之所謂徳所以漢唐禮樂多為虛器子思言今天下同軌同文同倫那時只是周禮
  仲尼祖述堯舜章
  此言夫子未嘗有作惟以天地前帝前王為本而其徳如天地之廣大而禮燦然於其中此則夫子之所以作也四時錯行是一隂一陽間錯而行此都是禮日月代明並育不害並行不悖川流敦化㸔得三千三百之禮極是詳備齊整而無一不行矣大哉至哉無以加於此矣
  唯天下至誠節
  經綸皆屬大經大經只是三綱五常經元如經絲之經使頭緒整綸便似緯有一隂一陽條理相比知天地之化育文公以為非但聞見之知而已此恐是知主之知唯能至誠經綸大經立大本便是主天地之化育矣天地化育只是此事不誠則不能主至誠則能知主其事固聰明聖知以固有之固言之亦活
  詩曰衣錦尚絅章
  此用心於内之學尚是尊尚之尚温而理以上似言成徳知逺之近以下方言入徳闇然而日章君子亦不是知其日章而方尚絅是其理自然如此然君子亦不以日章為喜也其唯人所不見又歸之於謹獨其為人心慮者切矣屋漏文公云室西北隅乃今時房中客位之左角室本幽邃而西北隅尤幽邃屬戍與亥後天乾位不愧於此是不愧於天此收斂至静之所以况人所不及見處是至隠至宻之中天理灼然也奏假無言時靡有爭今人祭祀主人主婦進羞進饌肅雍靜嘿無有言説則一家婢僕以下亦皆肅靜專一主敬無有喧譁誠之所感如此所以言人自化也下不顯惟徳君子篤恭再引詩以證之亦深教人以至誠之效如此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前賢皆以事訓載向曽聞性善先生云且如雞卵中其上必有空虛一㸃無聲無臭而妙用自然則無聲無臭是形而上之理而已見得天之上清無虛極處了無聲臭而萬化從此流行此便是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㡳功用矣大扺只是誠之至感之深化之極自是以往子思更不容為言矣不止子思雖聖人也只説到這裏更説不得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若云載字訓事不如訓始字如自葛載之載毛尚可以比倫可見聖人之徳無形迹之可擬中庸兩字程子雖曰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然今日行此中明日不行此中非庸也必是經厯老成不為外物所移方行得此無聲無臭凡有聲者耳可得而聞凡有臭者鼻可得而知既無聲無臭則此事止可心㑹不可以言傳














  右圖字溪始作以呈蓮蕩㬊公蓮蕩云曩亦欲作此以呈晦翁而未及也時字溪於圖中央以朱作㸃蓮蕩曰何謂字溪對曰萬事從心起蓮蕩曰得之矣圖之大義則於答楊明夫剥卦説見之
  周易先天參伍錯綜數四十八陽 一千七百二十八四十八隂 一千一百五十二
  乾六爻以三十六䇿个爻算 當二百一十有六 是兩个一百八以三數之成七十二个三以五數之成四十二个五兩个坤六爻二以二十四䇿个爻 算當百四十有 四一个一百八餘三十六以三數之成四十八个三以五數之成二十七个五三乾對坤个三三百夬剥六十三百大有比六十三百大壯觀六十三百小畜豫六十三百需晉六十三百大畜萃六十三百泰否六十三百 六十三百六十成七十二个五百二十
  个三八方共萬有一千五百乾坤兩方共二千八百八十䇿二十五百七十六个五九百六十二千七百二十个九三天兩地个三陽一爻為三隂一爻成一个五
  乾六爻為二坤六爻十八共三十䇿
  乾一方 陽爻三十六十二共一隂爻十二百八共二十四一百三坤一方 隂爻三十六十二共七陽爻十二十二共三十六七十二合三十六亦一百八八方共九百乾坤兩方六十除乾方隂爻十二則合成二百十有六同隂爻十二算當
  老隂老陽數老陽九老隂六共成十五策
  乾六爻當五十四䇿坤六爻當三十六共成九十䇿乾一方陽爻三十六三百二十四隂爻十二七十二三百九十六坤一方隂爻三十六二百一十有六陽爻十二一百八三百二十四八方共二千八百八十乾坤兩方共七百二十
  少陽少隂數少陽七少隂八共成十五䇿
  乾六爻四十二䇿坤六爻四十八共成九十䇿
  乾一方陽爻三十六二百五十八隂爻十二九十六三百四十八坤一方隂爻三十六二百八十八陽爻十二八十四三百七十二八方共二千八百八十乾坤兩方共七百二十
  老隂老陽加乾一坤八數
  乾六爻五十四䇿坤六爻三十六䇿加乾一一八八共一百八䇿八方共三千四百五十六乾坤兩方共八百六十四
  少隂少陽加乾一坤八數
  乾六爻四十二坤六爻四十八共九十䇿加乾八八共一百八䇿八方共二千四百五十六乾坤兩方共八百六十四
  八卦位次數乾一 兊二 離三 震四巽五 坎六 艮七 坤八
  乾貞悔四十四坤貞悔一百䇿乾坤兩方共百四十有四
  兊貞悔五十二艮貞悔九十二兊艮兩方共百四十有四
  離貞悔六十 坎貞悔八十四離坎兩方共百四十有四
  震貞悔六十八巽貞悔七十六震巽兩方共百四十有四
  自乾至坤進八 自坤至乾退八
  八卦每兩方以七十二重七十二亦皆百四十有四
  貞數二百八十八悔數二百八十八皆百四十有四者二
  乾上加八卦數每卦進三个三加一个九
  是三个三一个九 兊六个三兩个九 離九个三三个九 震十二个三四个九十五个三五个九 坎十八个三六个九二十一个三七个九二十四个三八个九
  坤至乾每卦退一个九
  添兊十八成  三九二十七加二九添離二十七成 六九五十四加三九
  添震三十六成十九九十加四九添巽四十五成     十五个九一百三十加五九
  添坎五五十四      成二十一个九一百八加六九添艮十九六十      三成二十八个九二百
  加七九添坤五十二七      十二成三十六个九三加八九
  凡易數積或三百六十或二百四十或百有二十或二百一十有六或百四十有四或一百八或三十六或二十有四皆天地隂陽自然䇿數雖紛綸變易進退乗除之不齊而莫不有合不可以私意臆度增損安排聖人言參伍以變錯綜其數葢不三則五不五則九然止言陽數而不言隂數則錯數動而變以陽為用故也淳祐十一年仲冬二十一日寓䕫門之卧龍山巴川陽枋偶書








  日每一晝夜一周天行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若月每一晝夜行不及日十二度有竒行一月為日所及而晦程伊川先生常言日月之行無髙低恐或不然常思日若不髙則月何以受光且晦日光盡體伏則月都不明是日在月之上故月全無光常聞先賢説五百年天運一大周日月重輪合體必有聖人挺生若是重輪合體則見日髙于月明矣魏伯陽参同契云晦至朔旦震來受符三日出為爽震受庚西方八日兊受丁上弦平如繩十五乾體就盛滿甲東方七八道己訖屈折低下降十六轉受統巽辛見平明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東北喪其明參同又于晦朔言天地媾其精日月相撢持聖人不虛生上觀顯天符言日月合璧也按此言納甲之法考李鼎祚周易集解載虞翻易傳云日月懸天成八卦象三日暮震象月出庚八日兊象月見丁十五日乾象月盈甲壬十六日巽象月退辛二十三日艮象月消丙三十日坤象月滅乙癸晦夕朔旦則坎象水流戊日中則離象火就已成戊巳土位而象見于中云云葢謂震納庚兊納丁乾納甲壬巽納辛艮納丙坤納乙癸葢甲為陽始壬為陽終乾納甲壬統陽之終始乙為隂始癸為隂終坤納乙癸統隂之終始先天坎離當日月出入之位晦朔則月淪于地無象可見故坎離納居中不用之戊巳易言天地之用莫大乎日月而月受日光則視月之盈虧以為定凖焉
  天高地廣土圭測景
  緯書括地象云極之廣長皆二百三萬餘里南北二百三萬一千五百里東西二百三萬一十里廣雅云自地至天一百一萬餘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為一百七萬餘里徑三十五萬餘里東方七宿七十五度南方七宿一百二十度西方七宿八十度北方七宿九十八度四分度之一每度二千九百二里此大約也又言天圓南北如括地象之數而增多二千里七十五歩東西增多五百里七十一歩從地至天一百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七里半下度地之厚亦如之周天積一百七萬十三里徑三十五萬千九百七十里其度數相傳必有所自廣髙則不可執周髀云夏至之日地與星辰東南遊萬五千里下降亦然至秋分還復冬至之日地與星辰西北遊萬五千里上升亦然至春分還復進退不過三萬里括地象又曰天左動起于牽牛地右動起于畢通卦騐曰冬日至樹八尺之表日中視其晷鄭康成曰晝漏半而置土圭賈氏曰冬至夏至皆可以為之康成云夏至日景尺五寸冬至日景三尺也唐韋述集賢註記云開元十二年遣太史往南安測𠉀日景冬至日景七尺九寸四分夏至日景三尺三寸二分蔚州横野軍冬至日景一丈五尺八寸九分夏至二尺二寸九分此二州為中土南北之極以是推之則夏至地中乃得二尺七寸九分半








<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字溪集,卷七>








  餘六十卦分配三百六十日計六日一卦一日得一爻揚子雲作七百二十賛朱文公云是確定死法即此也或云一卦占六日七分
  月令考究
  孟春日在營室日月會於娵訾斗建寅昏參中旦尾中律中太簇中應也謂吹灰也太簇林鍾所生三分益一律長八寸凡律空圍九分太簇所以金奏賛陽出滯數八木生數三成數八日行東從青道發生萬物萬物皆解莩甲抽軋而出故云日甲乙乙者軋也日甲乙不名月君統臣功也下倣此音角大不過宫細不過羽三分羽益一以生角數六十四木數多濁少清民之象也角亂則憂其民怨凡聲取象五行數多者濁少者清帝太皥蒼精之君木神宓羲氏也勾芒少皥之子重為勾芒木正也居乘駕載衣服食器皆殷制非周制祭先脾是木尅土 仲春日在奎日月㑹於降婁斗建卯昏弧中旦建星中律中夾鍾夾鍾夷則之所生三分益一律長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千七十五 季春日在胃日月㑹於大梁斗建辰昏七星中旦牽牛中律中姑洗姑洗者南吕之所生三分益一律長七寸九分寸之一姑洗所以修㓗百物考神納賔行夏令則疾疫六月宿直鬼鬼為天尸儺九門磔攘除隂氣也隂寒至此不止害將及人此月中日行厯昴有大陵移尸之氣氣佚則萬鬼隨而出命方相氏帥百𨽻索室敺疫以除之磔牲以攘四方明堂位季春出疫于郊 孟夏日在畢日月㑹於實沈斗建巳昏翼中旦婺女中日南行赤道長育萬物日丙丁丙炳也日行南赤道長育萬物月為佐萬物皆炳然著見易曰齊乎巽相見乎離律中中吕中吕無射之所生三分益一律長六寸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萬二千九百七十四中吕宣中氣數七火生數二成數七音徴三分宫去一以生徴數五十四屬火微清事之象也徴亂則哀其事勤祭先肺是火尅金帝炎帝赤精之君火官之神大庭氏也祝融顓頊子曰黎為火正仲夏日在東井日月㑹於鶉首斗建午昏亢中旦危
  中律中蕤賔蕤賔者應鍾所生三分益一律長六寸八十一分寸之二十六㽔賔所以安靜神人獻酬交酢節嗜慾定心氣交構水火行秋令則疫大陵之氣為害毋艾藍傷時氣夏小正五月啓灌藍蓼藍青木生火毋燒灰傷火氣也火方盛灰者火之滅含桃櫻桃也嘗黍大榖之主嘗雛雞稚屬火 季夏日在栁日月㑹於鶉火斗建未昏火中旦奎中律中林鍾林鍾黄鍾之所生三分去一律長六寸林鍾和展百物俾莫不任肅純恪登龜周禮取龜用秋時是夏之秋作月令者以周八月為夏六月因書於此似誤 中央土日戊巳戊茂也已起也日行四時之間月為之佐萬物枝葉茂盛而秀起日行四時之間從黄道律中黄鍾之宫黄鍾之宫最長也十二律轉相生五聲具終於六十生數五成數十其音宫聲之始數八十一最濁君象也記曰宫亂則荒其君驕中霤中室也古者復穴故名中霤祭心火生土黄帝黄精之君土官之神軒轅氏也后土亦顓頊子黎兼之孟秋日在翼日月㑹於鶉尾斗建申昏建星中旦畢
  中日行從西白道成熟萬物其日庚辛庚更也辛新也注云月為之佐物皆肅改更實新成律中夷則夷則大吕所生三分去一律長五寸七百二十九分寸之四百五十一夷則所以詠歌九則平民無二故名數九金生數四成數九音商三分徵益一以生商商數七十二屬金以其濁次宫臣之象也記曰商亂則陂其官壊不可以贏猶解也祭先肝金尅木帝少皥白精之君金官之神金天氏也蓐收少皥子該為金官 仲秋日在角日月㑹於夀星斗建酉昏牽牛中旦觜觽中律中南吕南吕太簇所生三分去一律長五寸三分寸之一乃難難陽氣也暑至此不衰則害人此月宿直昴畢畢亦大陵積尸之氣氣佚則厲鬼隨行而出亦命方相氏帥百𨽻難而出之明堂禮仲秋九門磔攘以發陳氣禦止疫疾行春令雨水不降卯宿直房心心為大火水始涸八月中氣未止而云水涸非也周語辰角見而雨畢天根見而水涸又曰雨畢而除道水涸而成梁辰角見九月初也天根九月末也明堂禮除道致梁以利農也 季秋日在房日月㑹於大火斗建戍昏虛中旦栁中律中無射無射夾鍾之所生三分去一律長四寸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寸之六千五百二十四無射所以宣布誥令令徳示小民軌儀合諸侯制百縣為來嵗受朔日此秦以建亥為歳首於是歳終使諸侯及鄉遂之官受此法焉孟冬日在尾日月㑹於析木斗建亥昏危中旦七星中日行東北從黑道閉藏萬物日壬癸注云壬任也癸揆也月為之佐萬物懐任於下揆然萌芽律中應鍾應鍾姑洗之所生三分去一律長四寸二十七分寸之二十周語應鍾均和器用數六水生數一成數六音羽三分商去一以生羽羽數四十八屬水水為最清物之象也記曰羽亂則危其財匱祭先腎順隂氣之盛帝顓頊黑精之君水官之神髙陽氏也𤣥㝠少皥子曰脩曰熙為水官 仲冬日在斗日月㑹於星紀斗建子昏東壁中旦軫中律中黄鍾律之始也長九寸所以宣養火氣九徳 季冬日在婺女日月㑹於𤣥枵斗建丑昏婁中旦氐中律中大吕大吕㽔賔之所生三分益一律長八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百有四大難旁磔出土牛送寒氣此月中日厯虛危有墳墓四司之氣為厲隨隂氣害人始漁天子親往左傳則曰君不舉焉

<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字溪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