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孟子 卷第十三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十四

孟子卷第十三     趙氏注

盡心章句上盡心者人之有心爲精氣主思慮可否然後行之猶人法天天之執持維

綱以正二十八舍者北辰也論語曰北辰居其所而衆星拱之心者人之北辰也曰存其心養其惟所以事天

也故以盡心題篇

孟子曰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

天也性有仁義禮智之端心以制之惟心爲正人能盡極其心以思行善則可謂知其性矣知其性

則知天道之貴善者也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

其心養育其正性可謂仁人天道好生仁人亦好生天道無親惟仁是與行與天合故曰所以事天

壽不貳脩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貳二也仁人之行一

度而已雖見前人或殀或壽終無二心改易其道殀若顔淵壽若邵公皆歸之命脩正其身以待天命此所以

立命之本也 章指言盡心竭性足以承天殀壽禍福秉心不違立命之道惟是爲珍

孟子曰莫非命也順受其正莫無也人之終無非命也命有

三名行善得善曰受命行善得惡曰遭命行惡得惡曰隨命惟順受命爲受其正也是故知命

者不立乎巖牆之下盡其道而死者正命

知命者欲趨於正故不立巖牆之下恐壓覆也盡脩身之道以夀終者爲得正命也桎梏死

者非正命也畏壓溺禮所不弔故曰非正命也章指言人必趨命貴受其正巖牆之

疑君子逺之

孟子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是求有益於

得也求在我者也謂脩仁行義事在於我我求則得我舍則失故求有益於

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無益於得也

求在外者也謂賢者脩其天爵而人爵從之故曰求之有道也脩天爵者或得或否故

言得之有命也爵禄須知己知己者在外非身所專是以云求無益於得也求在外也 章指言爲仁由己富

貴在天故孔子曰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孟子曰萬物皆備於我矣反身而誠樂莫

大焉物事也我身也普謂人爲成人巳徃皆備知天下萬物常有所行矣誠者實也反自思其身所

施行能皆實而無虚則樂莫大焉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當自強勉

以忠恕之道求仁之術此最爲近 章指言每必以誠恕已而行樂在其中仁之至也

孟子曰行之而不著焉習矣而不察焉終

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衆也人皆有仁義之心日自行之於

其所愛而不能著明其道以施於大事仁妻愛子亦以習矣而不能察知可推以爲善也由用也終身用之以

爲自然不究其道可成君子此衆庶之人也 章指言人有仁端達之以爲道凡夫用之不知其爲寳也

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人不可以無所羞恥也論語曰行己有恥

恥之恥無恥矣人能恥己之無所恥是爲改行從善之人終身無復有恥辱之累也

 章指言恥身無分獨無所恥斯必逺辱不爲憂矣

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爲機變之巧者無

所用恥焉恥者爲不正之道正人之所恥爲也今造機變穽陷之巧以攻戰者非古之正

道也取爲一切可勝敵也宜無以錯於廉恥之心也不恥不若人何若人

不恥不如古之聖人何有如賢人之名也 章指言不慕大人何能有恥是以隰朋愧不及黃帝佐齊桓

以有勲顔淵慕虞舜仲尼歎庶幾之云

孟子曰古之賢王好善而忘勢樂善而自卑若髙宗得𫝊

說而稟命古之賢士何獨不然樂其道而忘人

之勢何獨不然何獨不有所樂有所忘也樂道守志若許由洗耳可謂忘人之勢矣故王

公不致敬盡禮則不得亟見之見且由不

得亟而況得而臣之乎亟數也若伯夷非其君不事伊尹樂堯舜之道

不致敬盡禮可數見之乎作者七人隱各有万豈可得而臣之 章指言王公尊賢以貴下賤之義也樂道忘

勢不以富貴動心之分也各崇所尚則義不虧矣

孟子謂宋句踐曰子好遊乎吾語子遊人

知之亦囂囂人不知亦囂囂宋姓也句踐名也好以道德遊

欲行其道者囂囂自得無欲之貌曰何如斯可以囂囂矣句踐問何

執守可囂囂也曰尊德樂義則可以囂囂矣尊貴也孟子曰

能貴德而履之樂義而行之則可以SKchar囂無欲矣故士窮不失義達不離

道窮不失義故士得巳焉達不離道故民

不失望焉窮不失義不爲不義而苟得故得巳之本性也達不離道思利民之道故民不

失其望也古之人得志澤加於民不得志脩身

見於丗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

人得志君國則德澤加於民人不得志謂賢者不遭遇也見立也獨治其身以立於丗閒不失其操也是故獨

善其身達謂得行其道故能兼善天下也 章指言內定常滿囂囂無憂可岀可處故云以遊脩身立丗賤不

失道達善天下乃用其寶句踐好遊未得其要孟子言之然後乃喻

孟子曰待文王而後興者凡民也若夫豪

傑之士雖無文王猶興凡民無異知者也故須文王之大化乃能自興

起以趨善道若夫豪傑才知千萬於凡人者雖不遭文王猶能自起以善守身正行不陷溺也 章指言小人

待化乃不辟邪君子特立不爲俗移故稱豪傑自興也

孟子曰附之以韓魏之家如其自視欿然

則過人逺矣附益也韓魏晉六卿之富者也言人旣自有家復益以韓魏百乗之家其

富貴巳美矣而其人欿然不足自知仁義之道不足也此則過人甚逺矣 章指言人情富盛莫不驕矜若能

欿然謂不如人非但免過卓絕乎凡也

孟子曰以佚道使民雖勞不怨謂敎民趨農役有常時不

使失業當時雖勞後獲其利則佚矣若亟其乘屋之𩔖也故曰不怨以生道殺民雖

死不怨殺者謂殺大辟之罪者以坐殺人故也殺此罪人者其意欲生民也故雖伏罪

而死不怨殺者 章指言勞人欲以佚之殺人欲以生之則民無怨讟也

孟子曰霸者之民驩虞如也王者之民皡

皡如也殺之而不怨利之而不庸民日𨗇

善而不知爲之者霸者行善恤民恩澤暴見易知故民驩虞樂之也王者道

大法天浩浩而德難見也殺之不怨故曰殺人而不怨也庸功也利之使趨時而農六畜繁息無凍餓之老而

民不知獨是王者之功脩其庠序之敎使日𨗇善亦不能覺知誰爲之者言化大也夫君子所

過者化所存者神上下與天地同流豈曰

小補之哉君子通於聖人聖人如天過此丗能化之存在此國其化如神故言與天地同

流也天地化物歲成其功豈曰使成人知其小補益也 章指言王政浩浩與天地同道霸者德小民人速覩

是以賢者志其大者也

孟子曰仁言不如仁聲之入人深也仁言政敎

法度之言也仁聲樂聲雅頌也仁言之政雖明不如雅頌感人心之深也善政不如善

敎之得民也善政使民不違上善敎使民尚仁義心易得也善政民畏

之善敎民愛之善政得民財善敎得民心

畏之不逋怠故賦役舉而財聚於一家也愛之樂風化而上下親故歡心可得也 章指言明法審令民趨君

命崇寛務化民愛君德故曰移風易俗莫善於樂

孟子曰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

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不學而能性所自能良甚也是人之所能甚也

如亦猶是能也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

也無不知敬其兄也孩提二三歲之閒在襁褓知孩𥬇可提抱者也少知

愛親長知敬兄此所謂良能良知也親親仁也敬長義也無他達

之天下也人仁義之心少而皆有之欲爲善者無他逹通也但通此親親敬長之心施之天下

人而巳 章指言本性良能仁義是也達之天下恕乎己也

孟子曰舜之居深山之中與木石居與鹿

豕遊其所以異於深山之野人者幾希

歷山之時居木石之閒鹿豕近人若與人遊也希逺也當此之時舜與野人相去豈逺哉及其聞

一善言見一善行若決江河沛然莫之能

禦也舜雖外與野人同其居處聞人一善言則從之見人一善行則識之沛然不疑(⿱艹石)江河之流無

能禦止其所欲行 章指言聖人潛隱辟若神龍亦能飛天亦能小同舜之謂也

孟子曰無爲其所不爲無欲其所不欲如

此而巳矣無使人爲己所不欲爲者無使人欲己之所不欲者每以身況之如此則人道足也

 章指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仲尼之道也

孟子曰人之有德慧術知者𢘆存乎疢疾

人所以有德行智慧道術才智者在於有疢疾之人疢疾之人又力學故能成德孤臣孼

子其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故達此即人之疢疾

也自以孤微懼於危殆之患而深慮之勉爲仁義故至於達也 章指言孤孼自危故能顯達膏𥹭難正多用

沈溺是故在上不驕以戒諸侯也

孟子曰有事君人者事是君則爲容恱者

事君求君之意爲苟容以恱君而巳有安社稷臣者以安社稷

爲恱者也忠臣志在安社稷而後恱也有天民者達可行於

天下而後行之者也天民知道者也可行而行可止而止有大

人者正己而物正者也大人大丈夫不爲利害動移者也正己物正象

天不言而萬物化成也 章指言容恱凡臣社稷股肱天民行道大人正身凡此四科優劣之差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

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於天

俯不怍於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敎育

之三樂也天下之樂不得與此三樂之中兄弟無故無他故不愧天又不怍人心正無邪

也育養也教養英才成之以道皆樂也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

與存焉孟子重言是美之也 章指言保親之養兄弟無他誠不愧天育養英才賢人能之樂過

萬乗孟子重焉一章再云也

孟子曰廣土衆民君子欲之所樂不存焉

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樂之所性

不存焉廣土衆民大國諸侯也所樂不存樂行禮也中天下而立謂王者所性不存謂性仁義也

君子所性雖大行不加焉雖窮居不損焉

分定故也大行行政於天下窮居不失性也分定故不變君子所性仁

義禮智根於心其生色也睟然見於靣盎

於背施於四體四體不言而喻四者根生於心色見於靣

睟然潤澤之貌也盎視其背而可知其背盎盎然盛流於四體四體有匡國之綱雖口不言人以曉喻而知之

也 章指言臨涖天下君國子民君子之樂尚不與存仁義內充身體履方四支不言蟠辟用張心邪意溺進

退無容於是之際知其不同也

孟子曰伯夷辟紂居北海之濵聞文王作

興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太公

辟紂居東海之濵聞文王作興曰盍歸乎

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巳說於上篇天下有善養

老則仁人以爲己歸矣天下有能(⿱艹石)文王者仁人將復歸之矣

𠭇之宅樹牆下以桑匹婦蠶之則老者足

以衣帛矣五母雞二母SKchar無失其時老者

足以無失肉矣百𠭇之田匹夫耕之八口

之家足以無飢矣五雞二SKchar八口之家畜之足以爲畜産之夲也所謂

西伯善養老者制其田里敎之樹畜導其

妻子使養其老五十非帛不煖七十非肉

不飽不煖不飽謂之凍餒文王之民無凍

餒之老者此之謂也所謂無凍餒者敎導之使可以養老者耳非家賜而

人益之也 章指言王政普大敎其常業各養其老使不凍餒二老聞之歸身自託衆鳥不羅翔鳯來集亦斯

𩔖

孟子曰易其田疇薄其稅斂民可使富也

食之以時用之以禮財不可勝用也易治也疇

一井也敎民治其田疇薄其稅斂不踰什一則民富矣食取其征賦以時用之以常禮不踰禮以費財也故畜

積有餘財不可勝用也民非水火不生活昏暮叩人之

門户求水火無弗與者至足矣聖人治天

下使有菽粟如水火菽粟如水火而民焉

有不仁者乎水火能生人有不愛者至饒足故也菽粟饒多若是民皆輕施於人何有不仁

者也 章指言敎民之道冨而節用畜積有餘焉有不仁故曰倉廩實知禮節也

孟子曰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太山而小

天下故觀於海者難爲水遊於聖人之門

者難爲言所覽大者意大觀小者志小也觀水有術必觀其

瀾水中大波也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容光小郤也言大明

照幽微也流水之爲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

於道也不成章不達盈滿也科欿也流水滿欿乃行以喻君子學必成章

乃仕進也 章指言𢎞大明者無不照包聖道者成其仁是故賢者志大宜爲君子

孟子曰雞鳴而起孳孳爲善者舜之徒也

雞鳴而起孳孳爲利者蹠之徒也欲知舜

與蹠之分無他利與善之閒也蹠盜蹠也蹠舜之分以此

別之 章指言好善從舜好利從蹠明明求之常若不足君子小人各一趣也

孟子曰楊子取爲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

爲也楊子楊朱也爲我爲己也拔己一毛以利天下之民不爲也墨子兼愛摩

頂放踵利天下爲之墨子墨翟也兼愛他人摩突其頂下至於踵以利天

下己樂爲之也子莫執中子莫魯之賢人也其性中和專一者他執中爲

近之執中無權猶執一也執中和近聖人之道然不權聖人之重權

執中而不知權猶執一介之人不得時變也所惡執一者爲其賊道

也舉一而廢百也所以惡執一者爲其不知權以一知而廢百道也 章指言楊

墨放蕩子莫執一聖人量時不取此術孔子行止唯義所在

孟子曰飢者甘食渴者甘飲是未得飲食

之正也飢渴害之也飢渴害其本所以知味之性令人強甘之豈惟

口腹有飢渴之害人心亦皆有害爲利欲所害亦

猶飢渴得之人能無以飢渴之害爲心害則不及

人不爲憂矣人能守正不爲邪利所害雖謂富貴之事不及逮人猶爲君子不爲善人

所憂患也 章指言飢不妄食忍情抑欲賤不失道不爲茍求能無心害夫將何憂

孟子曰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介大也柳下惠

執𢎞大之志不恥汙君不以三公榮位易其大量也章指言柳下惠不恭用志大也無可無否以賤爲貴也

孟子曰有爲者辟若掘井掘井九軔而不

及泉猶爲棄井也有爲爲仁義也軔八尺也雖深而不及泉喻有爲者中道

而盡棄前行也 章指言爲仁由巳必在究之九軔而輟無益成功論之一簣義與此同

孟子曰堯舜性之也湯武身之也五霸假

之也性之性好仁自然也身之體之行仁視之若身也假之假仁以正諸侯也久假而

不歸惡知其非有也五霸若能久假仁義譬(⿱艹石)假物久而不歸安知其不

眞有也 章指言仁在性體其次假借用而不巳實何以易在其勉之也

公孫丑曰伊尹曰予不狎于不順放太甲

于桐民大恱太甲賢又反之民大恱賢者

之爲人臣也其君不賢則固可放與丑怪伊尹

賢者而放其君何也孟子曰有伊尹之志則可無伊尹

之志則篡也大臣秉忠志若伊尹欲寧殷國則可放惡而不即立君宿留兾改而復之

如無伊尹之忠見閒乗利篡心乃生何可放也 章指言憂國忘家意在出身志在寧君放惡攝政伊周有焉

凡人志異則生篡心也

公孫丑曰詩曰不素䬸兮君子之不耕而

食何也詩魏國伐檀之篇也無功而食謂之素䬸丗之君子有不耕而食者何也孟子

曰君子居是國也其君用之則安富尊榮

其子弟從之則孝悌忠信不素䬸兮孰大

於是君子能使人化其道德移其習俗君安國富而保其尊榮子弟孝悌而樂忠信不素䬸之功誰

大於是何爲不可以食禄 章指言君子正已以立於丗丗美其道君臣是貴所過者化何素䬸之謂也

王子墊問曰士何事齊王子名墊也問士當何事爲事也孟子

曰尚志尚上也士當貴上於用志也曰何謂尚志曰仁義而

巳矣殺一無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

義也居惡在仁是也路惡在義是也居仁

由義大人之事備矣孟子言志之所尚仁義而巳矣不殺無罪不取非有

者爲仁義欲知其所當居者仁爲上所由者義爲貴大人之事備也 章指言人當尚志志於善也善之所由

仁與義也欲使王子無過差也

孟子曰仲子不義與之齊國而弗受人皆

信之是舍簞食豆羹之義也仲子陳仲子處於陵者人以爲

廉謂以不義而與之齊國必不受之孟子以爲仲子之義若上章所道簞食豆羹無禮則不受萬鍾則不辯禮

義而受之也人莫大焉亡親戚君臣上下以其小

者信其大者奚可哉人當以禮義爲正陳仲子避兄離母不知仁義親戚

上下之敘何可以其不廉信以爲大哉 章指言事有輕重行有大小以大包小可也以小信大未之聞也

桃應問曰舜爲天子皐陶爲士瞽瞍殺人

則如之何桃應孟子弟子問皐陶爲士官主執罪人瞽瞍惡暴而殺人則皐陶如何

子曰執之而已矣孟子曰皐陶執之耳然則舜不禁

桃應以爲舜爲天子使有司執其父不禁止之邪曰夫舜惡得而禁

之夫有所受之也夫辭也孟子曰夫舜惡得禁之夫天下乃受之於堯當爲

天理民王法不曲豈得禁之也然則舜如之何應問舜爲之將如何曰舜

視棄天下猶棄敝蹝也竊負而逃遵海濵

而處終身訢然樂而忘天下孟子曰舜視棄天下如捐 --捐棄敝

蹝蹝草履可蹝者也敝喻不惜舜必負父而逺逃終身訢然忽忘天下之爲貴也 章指言奉法承天政不可

枉大孝榮父遺棄天下虞舜之道趨將若此孟子之言揆聖意也

孟子自范之齊望見齊王之子喟然歎曰

居移氣養移體大哉居乎夫非盡人之子

范齊邑王庶子所封食也孟子之范見王子之儀聲氣髙涼不與人同還至齊謂諸弟子喟然而嘆

曰居尊則氣髙居卑則氣下居之移人氣志使之髙涼(⿱艹石)供養之移人形身使充盛也大哉居乎者言當愼所

居人必居仁也凡人與王子豈非盡是人之子也王子居尊勢故儀聲如是也 章指言人性皆同居使之異

君子居仁小人處利譬猶王子殊於衆品也

孟子曰王子宫室車馬衣服多與人同而

王子若彼者其居使之然也況居天下之

廣居者乎言王子宫室乗服皆人之所用之耳然而王子若彼髙涼者居勢位故也況居

廣居謂行仁義仁義在身不言而喻也魯君之宋呼於垤澤之門

守者曰此非吾君也何其聲之似我君也

此無他居相似也垤澤宋城門名也人君之聲相似者以其俱居尊勢故音氣同

也以城門不自肻夜開故君自發聲 章指言輿服器用人用不殊尊貴居之志氣以舒是以居仁由義盎然

內優胷中正者眸子不瞀也

孟子曰食而弗愛豕交之也愛而不敬獸

畜之也恭敬者幣之未將者也恭敬而無

實君子不可虚拘人之交接但食之而不愛若養豕也愛而不敬(⿱艹石)人畜禽

獸但愛而不能敬也且恭敬者如有幣帛當以行禮而未以命將行之也恭敬貴實如其無實何可虚拘致君

子之心也 章指言取人之道必以恭敬恭敬貴實虚則不應實者言敬愛也

孟子曰形色天性也形謂君子體貌嚴尊也尚書洪範一曰貌色謂婦人

妖麗之容詩云顔如蕣華此皆天假施於人也惟聖人然後可以踐形

踐履居之也易曰黃中通理聖人內外文明然後能以正道履居此美形不言居色主名尊陽抑隂之義也

章指言體德正容大人所履有表無裏謂之柚𣘘是以聖人乃堪踐形也

齊宣王欲短喪公孫丑曰爲朞之喪猶愈

於已乎齊宣王以三年之喪爲太長久欲減而短之因公孫丑使自以其意問孟子旣不能三年

喪以朞年差愈於止而不行喪者孟子曰是猶或紾其兄之臂

子謂之姑徐徐云爾亦敎之孝悌而已矣

紾戾也孟子言有人戾其兄之臂爲不順也而子謂之曰且徐徐云爾是豈以徐之爲差者乎不若敎之以孝

悌勿復戾其兄之臂也今欲行其朞喪亦猶曰徐徐之𩔖也王子有其母死者

其傅爲之請數月之喪公孫丑曰若此者

何如也丑曰王之庶夫人死迫於適夫人不得行其喪親之數其傅爲請之於君欲使得行數月

喪如之何曰是欲終之而不可得也雖加一日愈

於巳謂夫莫之禁而弗爲者也孟子曰如是王子欲終服

其子禮而不能者也加益一日則愈於止況數月乎所謂不當者謂無禁自欲短之故譏之也 章指言禮斷

三年孝者欲益富貴怠厭思減其日君子正言不可阿情丑欲朞之故譬以紾兄徐徐也

孟子曰君子之所以敎者五敎民之道有五品有如

時雨化之者敎之漸漬而沾洽也有成德者有達財者

有荅問者有私淑艾者私獨淑善艾治也君子獨善其身人法其仁此

亦與敎法之道無差也此五者君子之所以敎也申言之孟

子貴重此敎之道 章指言敎人之術莫善五者養育英才君子所珍聖所不倦其惟誨人乎

公孫丑曰道則髙矣美矣宜若登天然似

不可及也何不使彼爲可幾及而日孳孳

丑以爲聖人之道大髙逺將(⿱艹石)登天人不能及也何不少近人情令彼凡人可庶幾使日孳孳自勉

孟子曰大匠不爲拙工改廢繩墨羿不

爲拙射變其彀率君子引而不發躍如也

中道而立能者從之大匠不爲新學拙工故爲之改鑿廢繩墨必正也羿

不爲新學拙射者變其彀率之法也彀弩張嚮表率之正體望之極思用巧之時不可變也君子謂於射則引

弓彀弩而不發以待彀偶也於道則中道德之中不以學者不能故卑下其道將以須於能者往取之也 章

指言曲髙和寡道大難追然而履正者不枉執德者不回故曰人能弘道丑欲下之非也

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無道以

身殉道未聞以道殉乎人者也殉從也天下有道得行王

政道從身施功實也天下無道道不得行以身從道守道而隱不聞以正道從俗人也 章指言窮達卷舒屈

伸異變變流從顧守者所愼故曰金石獨止不殉人也

公都子曰滕更之在門也若在所禮而不

荅何也滕更滕君之弟來學於孟子也言國君之弟而樂在門人中宜荅見禮而夫子不荅何也

孟子曰挾貴而問挾賢而問挾長而問挾

有勲勞而問挾故而問皆所不荅也滕更

有二焉挾接也接己之貴勢接己之有賢才接已長老接已當有功勞之恩接己與師有故舊之

好凡恃此五者而以學問望師之待以異意而敎之皆所不當荅滕更有二焉接貴接賢故不荅矣 章指言

學尚虚已師誨貴乎是以滕更恃二孟子弗應

孟子曰於不可巳而已者無所不巳於所

厚者薄無所不薄也其進銳者其退速

也於義所不當棄而棄之則不可所以不可而棄之使無罪者咸恐懼也於義當厚而反薄之何不薄也不憂

見薄者亦皆自安矣不審察人而過進不肖越其倫悔而退之必速矣當翔而後集愼如之何 章指言賞僭

及淫刑濫傷善不僭不濫詩人所紀是以季文三思何後之有

孟子曰君子之於物也愛之而弗仁物謂凡物

可以養人者也當愛育之而不知人仁(⿱艹石)犧牲不得不殺也於民也仁之而弗

臨民以非已族𩔖故不得與親同也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

先視其親戚然後仁民仁民然後愛物用恩之次也 章指言君子布德各有所施事得其宜故謂

之義

孟子曰知者無不知也當務之爲急仁者

無不愛也急親賢之爲務知者知所務善也仁者務愛賢也

堯舜之知而不徧物急先務也堯舜之仁

不徧愛人急親賢也物事也堯舜不徧知百工之事不徧愛衆人先愛賢

使治民不二三自往親加恩惠也不能三年之喪而緦小功之

察放飯流歠而問無齒決是之謂不知務

尚不能行三年之喪而復察緦麻小功之禮放飯大飯也流歠長歠也齒決斷肉置其餘也於尊者前賜食大

飯長歠不敬之大者齒決小過耳言丗之先務舍大譏(⿱艹石)此之𩔖也 章指言振裘持領正羅維綱君子百

行先務其崇是以堯舜親賢大化以隆道爲要也


孟子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