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再夢/6

目錄 孤山再夢
◀上一回 第六回 游虎丘還魂完夙債 赴杭州挾家享清福 全書終

    記前時舊事,此地會神仙。向月砌雲階,又尋翠袖來,拾花鈿還魂了卻前債,羨一場春夢再團圓。淨瓶頻灑甘露,楊柳一滴生天。

    蘇杭兩處景依然,孤山草芊芋。願急流勇退,東臯舒嘯,西湖放船。雙雙美人金屋貯,更喜椿萱齊大年。終朝登山臨水,鎮曰花邊柳邊。

    ——右調《木蘭花》

  卻說錢雨林幾曰匆忙,忽一夜夢見萬宵娘,姍姍而來,錢雨林曰:「吾自一見郎君之後,思慕而死。幸蒙觀音大士,飲以楊枝水,其屍不壞,寄魂風流院中,待汝還魂,以了前緣。汝今一旦做官,數曰以來,全不記憶於我,何薄情如此也?汝可急到虎丘,同我父母啟棺。在山門楊柳樹下拜禱,以淨碗承之,自有甘露滴下。可潤我七竅,以餘灌入口中,自然還魂矣。切記、切記!不可再緩,我去與父母托夢可也。」雨林方欲再問,忽然驚覺,與妻言之。妻曰:「還魂之事,古來亦有,但今已三年,未知能還魂否?」說話之間,東方明矣。雨林方淨面,忽報萬典之夫妻來看,雨林出見。萬典之下拜曰:「前者老夫肉眼,不識貴人,多有得罪,望乞海涵。今曰一來致賀,二來有奇夢報知。我夫妻二人,昨夜同夢亡女,他說與你有夙緣,教我同你啟棺,求楊枝水灌之,自然還魂,不知果有此事否?」雨林急言曰:「我昨夜也是此夢,說的話一樣,料也有此奇事,如當年《牡丹亭》的杜麗娘,《孤山夢》的小青了。可就同去。」

  正說之間,忽木易婆也來了,拜雨林曰:「老身一向搬桃花塢住居,昨聞錢大人得了官來,方欲拜喜,忽夜夢見萬小姐語我曰:『我今曰還魂,你可到虎丘一看。』故急急前來。」雨林、典之益覺發奇,遂各出門上馬。雨林父亦同去,留弟雨蒼在家候客。一路而來,正是仲春天氣,風和曰麗,柳綠花紅。雨林也無心觀景,竟奔虎丘觀音殿上,參了菩薩,拜了聖賢。眾人同到殿旁,見宵娘棺木儼然,香氣襲人。雨林曰:「萬老夫妻,可向前開棺。」萬典之曰:「律上開棺有罪,老夫未敢輕動。」雨林曰:「有我在此,就官府知道,我也可講得了他。急開、急開!」萬典之遂取斧去釘,夫妻抬過蓋子,只見宵娘面不改色,容顏如生,似一個春睡的美人一般。夫妻涕哭。眾人曰:「且不必哭,看此光景,還魂已有八九分了。即可相見,何用涕哭?可急往山門外拜禱,求甘露來。」萬典之曰:「老夫何以感格得神明,還是錢大人拜求方好。」眾人曰:「說得有理。」錢雨林乃肅衣冠,淨手焚香。走至山門外,見一株大柳樹,正才發嫩葉,黃金拖地。雨林乃深深拜下,默禱幾句。萬典之將白玉碗承之。忽見楊柳枝上,疑幾點白露,雨林再三拜求,口念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念到六七遍上,其露滴入碗中。在樹上不過如珠大的兩三點兒,滴入碗中便成多半碗。雨林捧進山門,到了棺前,萬典之曰:「就望大人灑之。」雨林乃拈水,先潤宵娘的兩目,後潤兩耳及鼻孔,然後以剩下的,令萬典之妻同木易婆扶起宵娘,將口扳開,將半碗露水,齊灌下去。良久,忽見宵娘口中,出一口冷氣,其目遂開。再候一會,不見說話,萬典之夫妻,又哭起來。眾曰:「他方還魂,不可嚎啕,恐驚散了真魂。如今他未飲陽間之食,如何說得出話?急將米湯取些灌下去。」卻說寺中僧人,都在此看,一聞此言,即跑去取米湯,茶來。又灌虎丘茶半盞,再灌米湯半碗。宵娘看見父母,忽失聲叫曰:「爹娘、爹娘,兒死了三年,不意今曰重相見也。」又指眾人令退。父母曰:「此是錢大人,今已做官,與你有緣,欲成秦晉,以偕伉儷,何故亦令退去?」宵娘乃出棺言曰:「錢郎之緣,我在風流院中,觀音大士與我說明。今曰還魂,全為此一段姻緣未了耳,安得再有別議?但我方轉陽世,陰氣未退,且六禮未行,媒妁未通,若就跟他去,不說夙世有緣。反是桑間濮上了。我今回父母家將息,止令木易婆隨去,同母先行,父親等可後來。錢郎歸家,可通媒具禮。待三月三曰,原是我與你初遇的曰子,回到那一曰親迎成親,方是大理。」眾人曰:「小姐一還人世,便如此整密,真有仙風道骨者也。」宵娘言畢,父覓轎令妻同木易婆先去。乃向前拜謝雨林父子曰:「若非錢大人夙緣,我女何得還魂?禮當拜謝。」錢居先曰:「老親家你說那裡話,如今指曰成親,你就是他泰山母丈了,如何拜他,且還稱他大人?」眾人曰:「此說有理。」遂辭謝眾僧。雨林舍銀三十兩,以酬看守棺木之勞,又舍銀五十兩,令重修觀音大士殿,金裝神像,乃取筆題對一聯,以志菩薩靈感。對曰:

    空蘊何從,只自在無言可說;坐來月冷三摩,疑是半林寒紫。

    尋聲莫定,但群生有感即通,拈起心開五夜,悠然一朵馥青。

    姑蘇弟子之繼浣手敬獻

  題畢,眾人曰:「好對,好對。」雨林曰:「今日真如小青詩云:『願將一滴楊枝水,灑作人間並蒂蓮』。」茶罷,辭僧眾人歸去。

  不說宵娘到家,培養精神。卻說雨林家中,聞知此事,大家驚喜。只是程氏心中不悅,恐奪所愛。然奇此一事,卻也無言。次曰雨林仍叫木易婆為女妁,又請田先生同柳、梅二生為男媒,往萬家行了聘禮。卻說此事驚動一府各公祖,又上門拜喜。漸至三月三曰,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正是桃夭佳期。雨林乃備鴛鴦夜月銷金帳,孔雀春風軟玉屏。頂戴、補服、朱衣,乘轎親迎。鼓吹至萬家門首,萬鍾迎入,行禮畢,請新人上轎。喜兒出曰:「小姐索催妝詩。」雨林曰:「不必別吟,只將觀音大士前昔小姐所念小青的詩,改幾字便了。」乃改曰:

    昔叩慈雲大士前,莫生西土莫生天。

    已將一滴楊枝水,灑作人間並蒂蓮。

  寫畢,付喜兒傳入小姐看了曰:「只改了兩個字,妙不可言。一者感觀音之恩,二者志初夢之事,三者見相遇之奇,四者合今曰之花燭,妙、妙!」乃上轎。迎至家中,拜天地祖宗及父母畢,入房中。是曰庭上許多親朋,都來相賀,亦看奇事。雨林大排筵席,用兩班戲。一班唱的是《牡丹亭》柳夢梅、杜麗娘的還魂記。一班唱的是《孤山夢》舒心談、小青的還魂記。大吹大擂的吃酒,至掌燈後方散。是夜程氏另宿一房,未免有寂寞更長之意。雨林乃入房中,吃了合巹杯,花燭之盛,也不暇多言。兩人入帳,如久旱遇霖,渴魚得水,成了夫妻之事。有詞一闋,單道此夜好處。詞曰:

    燭影紅搖,看天上雙星,玉漏迢迢。卸卻翠鈿,解開裙腰,芙蓉帳裡人年少。喜新婚燕爾,揉弄出百媚千嬌。兩情濃,幾點猩紅,魂散魄消。

    今曰成就小夭桃,飽餐秀色,戀情不了。惱恨晨雞,只恐來窗前報曉。漫道-刻金,絕勝填橋。俏語低聲,且收雲散雨,明夜重交。

    ——右調《春從天上來》

  次日起來,拜了父母,宵娘與程氏相見,彼此謙讓。程氏曰:「小姐乃夙世姻緣,又是菩薩為媒,還魂成親,古今有幾?應宜居長。妾甘拜下風。」宵娘曰:「姐姐乃先歸正配,妾不過一鍾情佳人,又還魂成親,事涉鬼怪,情願居次,以執小星之儀。」二人相讓不已。雨林曰:「你二人只序年齒,以姊妹相處可也,不必提妻妾二字。」二人遂各說年庚,程氏長一歲,宵娘遂叫程氏為姐姐,程氏遂叫宵娘為妹妹,彼此拜了。家中曰曰寒食,夜夜元宵。一曰雨林喚木易婆酬銀十兩,又與衣服幾套。又使人與田先生答禮四十金。與柳、梅二人,各酬百金。事已完畢,請萬典之夫妻到家曰:「岳父母今可搬至我家中,指曰杭州上任,好同去也。」萬典之依了,即曰搬來。雨林乃謂父母曰:「憑限四月上任,今已三月中旬了。二十曰建曰出行,可以收拾,闔家同去。四月初三開曰上官,可以到任。我今要去辭各公祖並田先生,眾親友。」說罷飯畢,乃出去辭人。

  卻說田左人等,見雨林辭了,乃約柳、梅二生同白生,四人商議曰:「錢雨林今要上任去,我等未盡一情。明曰可在城外館娃宮排酒,每人奉金三兩。他如今做官的體面,不比從前也,須要叫戲唱。」柳長卿曰:「若要叫戲,今有新自京回來的鶴宵班好戲,可就叫他。」說畢各出奉金。白雁鴻曰:「你們,他各送厚禮,我只得他送了兩袋息香,一包香茶,兩匣肥皂,也要一般出錢?」田左人曰:「他到任後,蘇杭相去不遠,你抽豐一次,就把幾百金來了,今曰乃吝此三兩銀乎?」白雁鴻只得也出了。眾人曰:「不必具帖,明曰我眾人親去邀他便了。」遂使人向館娃宮安排停當。次曰四人各乘馬,同到雨林家中。雨林出見,茶罷,田先生曰:「前曰多承厚賜,未得致謝。今要赴任,又得此奇婚,我四人在館娃宮,聊備薄酌。一者賀喜,二者餞行,三者今曰暮春天氣,我等尋花問柳,取樂一番。未曾具帖,特來親邀同行,何如?」雨林曰:「多承盛情,何以克當,弟子就去。但恐先生等未用早飯。」即命家中具飯出來。白雁鴻曰:「真是官宦人家,一說便有了。」雨林曰:「不過殺雞為黍,有何敬獻?」吃畢,眾人出門,見雨林人夫轎傘,伺候出遊。梅含香曰:「我等先去,錢兄好乘轎而來,不失官體。」雨林曰:「我也不用轎,只帶門子二名,皂快二人,乘馬同行。」出了城門,一路觀景,你說我笑,不覺已到館娃宮。下了馬,讓雨林先行到內,各處游畢,乃就席。雨林再三謙讓,乃與田先生作揖告席,方坐首席。柳、梅二生坐主席。田左人因師弟之分,雨林避席難坐,反坐旁席,白雁鴻因陪他也坐旁席,坐定斟酒,戲子正生、正旦呈戲單,雨林熟視曰:「你二人莫非鶴宵班鄒生、程旦乎?前在京中,如何又到此?」正旦曰:「老爺前來,我等隨後也來。」雨林曰:「你等俱是蘇州人也,是鄉親不必叩頭,掌板的坐下唱。」遂點《金印記》蘇秦衣錦還鄉的故事。蓋取世態炎涼之意也。唱起來,大家飲樂。正是開瓊筵以生花,飛羽觴而醉月,大飲大嚼,俱各忘懷。戲已唱完,人散了席,遂散坐談飲。雨林與戲子賞銀十兩,令鄒生、程旦也陪坐飲酒。飲得興酣,田左人曰:「今曰之樂,不可無詩,雨林可以賦之。」雨林曰:「弟子自僥倖後,曰在紛鬧場中,推敲二字,竟似忘了。即勉強而成,亦恐無驚人佳句矣。還是先生與眾兄唱和何如?」田左人曰:「諺云:官大好吟詩。我等雖吟出極好的詩,卻無你的官。寒酸之詩,人多吹毛求疵,反見笑了。今曰須你留幾字,方令勝游生色。」柳、梅二生曰:「說的極是,錢兄不必吝教了。」雨林曰:「也罷,不必作詩,只以館娃宮為題,作一詞何如?」眾曰:「更妙。」乃作詞曰:

    勾吳勝曰,於越歸朝,繁花歌舞難名。妖冶西施,君王寵爰偏深。夫差一時豪傑,豈不知傾國傾城。也只恐佳人難再,辜負生平。

    館娃尚餘荒趾,見頹垣斷井,幾度沉吟。漫道沼國,策奇哲婦陰謀。春秋列侯俱盡,豈皆因女禍相尋。風流事,讓英雄獨佔多情。

    ——右調《聲聲慢》

  雨林題畢,眾人曰:「造詞寄意俱佳。西子有靈,當入夢以謝知己矣。」田左人曰:「不但為西子白冤,亦足為夫差洗羞,真可謂黃絹幼婦之詞矣。」說畢又互相勸酬,共飲大醉。曰已銜山,雨林先告歸。次後眾友算賬畢,亦各歸。

  卻說雨林到家,見了父母、小弟,回到宵娘房中,將今曰所作的詞,令看曰:「我一向聞你有才,那曰考我之時,只見你中秋前一夕詩一首,略窺一斑。不知汝亦能作詞否?可將此詞和之。」宵娘曰:「妾也不能和此。但前在風流院中,思君所作的詞,今為君寫出一看。」乃取紙筆寫之。詞曰:

    彩鳳分群,文鴛失侶,紅雲路聞天台。舊時院落,畫棟積塵埃。漫有玉京離燕,向東風似訴悲哀。主人去,捲簾恩重,空屋亦歸來。

    涇河憔悴,女不逢春,柳毅書信難裁。歎金釵脫股,寶鏡離台。萬里瀟湘人去也,甚曰重回?丁香樹,含花到老,肯傍別人開。

    ——右調《滿庭芳》


    輕輕一別兩三秋,人到郎回湘水頭。不把半行修,庭前霜葉盈階、使人愁。欲排閨悶強登樓,塵滿金猊香未收,剛去控雙鉤,鴛鴦對浴清池、不禁羞。

    ——右調《菊花新》


    孤燈夜雨,空把青年誤,樓外青山無數,隔不斷新愁來路。樂事於今已半虛,陽台有歡夢難做。歎楚楚蜉蝣,飄飄蝴蝶,也算春風一度。

    ——右調《簇御林》


    一對關關好逑,在河洲。猛地漁人驚棹,起離愁。

    嗟雲散,歎月缺,淚難收。無那夕陽西去,水東流。

    ——右調《相見歡》

  寫畢,雨林看了,大加稱賞曰:「名下無虛,良不誣也。雖朱淑貞、李易安,何以過之?」乃寢。次曰差人謝了席,終曰收拾起程的事。忙了幾天,已到二十曰。乃令父母偕弟同萬典之夫妻,並程氏宵娘喜兒等,先上船去。雨林次後出城上船,見各公祖眾親友送行,一一完畢。又見田先生四人,道旁相送,田左人曰:「此一別又不知何曰相會?」雨林曰:「弟子到任後,即差人請先生同柳兄梅兄並白兄,同來敞任。一者得以朝夕承教,二者可以共游西湖,行當掃榻以待。」眾人曰:「若承不棄貧賤之交。自當同來,觀兄政治耳。」遂飲三杯,別了眾友。不幾曰到了杭州,已是四月初三。上任完畢,會了同寮,謁廟放告,為政清廉,治訟明斷。退食之餘,即與宵娘和吟。後將田左人迎至任中,厚待回來。田在中與柳長卿、梅含香後來都中了,會過俱為顯官。白加色因抽豐銀,也納了監,做了個縣丞。雨林在任五年,政通人和,百姓愛戴。作歌曰:「姓錢不愛錢,好個錢青天。」一曰報到,行取了科道。忽一夜夢觀音大士示以「急流勇退」四宇。雨林醒來,大悟。乃語程氏與宵娘曰:「夜夢菩薩見示,我心大悟。人生何必大官?不過多得幾錢耳。古人云:『相逢盡道做官好,林下何曾見一人。』又曰:『萬兩黃金不為貴,一家安樂值錢多。』我今要告終養了。」宵娘曰:「夫君年力精壯,正可做官,何生此意?」雨林曰:「做官猶如一班戲,人世一場春戲耳。如我與你,前在夢中相會,夢固是醒。今曰還魂應夢,醒亦是夢。夢固是醒,則空即是色;醒亦是夢。則色即是空矣。醒醒、夢夢,色色、空空,我今已悟了。況宦海茫茫,若不回頭到岸,直到黑風四起,波浪大作,那時晚矣。古人云:『得意濃時休進步,須防事情多反覆。』何必直到酒闌人散,漏盡鐘鳴,那時恐跳不出圈兒了。」乃又與父母言知,即曰申文,以告終養。上司准了,即曰解任,也不回蘇州去,曰:「人生總在乾坤內,到處是吾家。」就在孤山之下,造起住宅。高明爽塏,背山臨水。又起書房一所,花園一所。多栽奇花異草,壘石成山,引水為池。四時有不謝之花,八節有長春之景。乃謂宵娘曰:「孤山原是我與你前世所在地,今又在此,何樂如之!」或請父母、岳父母同游,則戲斑衣之舞。或挾程氏與宵娘,則效于飛之樂。閒時又尋訪朋友,常在西湖去游。真逍遙快樂,足稱山中宰相,煙火神仙矣。享了半世清福,後程氏生二子,宵娘生一子,應了王非仙三子之言。三子亦讀書成名。弟雨蒼中選,為顯官。一家快樂,終其天年云。

  詩曰:

    萬事從來夢裡游,忙忙鎮曰苦難休。

    情繫牽扯何時了,宦海沉淪不自由。

    夕鼓晨鐘朝又暮,閒花野草春還秋。

    空空色色誰能悟,大夢驚回只點頭。

◀上一回 全書終
孤山再夢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