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先生在中國民族革命史上之位置

孫中山先生在中國民族革命史上之位置
作者:李大釗
1926年3月12日
署名「守常」,發表於《國民新報·孫中山先生逝世週年紀念特刊》

  由一八四〇年,英人以砲火擊破中國的門戶,强行輸入毒害中國人民的鴉片,中經英法聯軍之役、中法之役、中日之役、庚子聯軍之役、日俄之戰、日德之戰,一直到一九二五年五卅運動以來,帝國主義者在上海、沙面、漢口、九江等處對于中國民衆的屠殺,是一部徹頭徹尾的帝國主義壓迫中國民族史。

  由一八四一年,廣東三元里鄉民因憤英人挾戰勝的餘威,迫我償軍費六百萬元,割香港,集衆數萬,奮起平英團。一八四二年粵人聽到英迫我締結南京條約,賠欵二千百萬元,開五口通商,割香港,留下協定關稅的根萌的消息,聚衆數萬,反抗英人,焚其商館。一八四五年粵民舉辦團練,抗拒英人復入廣州。一八四九年,粵人集鄉團十餘萬於河干,拒禁英人入廣州城。中經太平天國的革命運動,三合會、哥老會覆清仇洋的運動,乃至白蓮敎支流義和團扶清滅洋的運動,强學會、保國會的立憲運動,興中會、同盟會的革命運動,一直到由「五四」到「五卅」彌漫全國的反帝國主義的大運動,是一部徹頭徹尾的中國民衆反抗帝國主義的民族革命史。

  這一條浩浩蕩蕩的民族革命運動史的洪流,時而顯現,時而濳伏,時而迂廻旋繞,蓄勢不前,時而急轉直下,一瀉萬里。他的趨勢是非流注於勝利的歸宿而不止。簡明的說,中國民族革命運動史,只在壓迫中國民衆的帝國主義完全消滅的時候,纔有光榮的勝利的終結。

  孫中山先生所指導的國民革命運動,在中國民族解放全部歷史中,實據有中心的位置,實爲最重要的部分。他承接了太平天國民族革命的系統,而把那個時代農業經濟所反映出來的帝王思想,以及隨着帝國主義進來的宗敎迷信,一一淘洗淨盡。他整理了許多明季清初流衍下來以反清復明爲基礎的、後來因爲受了帝國主義壓迫,而漸次擴大着有仇洋彩色的下層結社,使他們漸漸的脫棄農業的宗法的社會的會黨的性質而入於國民革命的正軌。他揭破了滿清以預備立憲、欺騙民衆的奸計,使那些實在起於民族解放運動而趨入立憲運動的民衆,不能不漸漸的回頭,重新集合於革命旗幟之下。他經過了長時期矯正盲目的排外仇洋運動,以後更指導着國民革命的力量,集中於很鮮明的反帝國主義的戰鬭。他接受了代表中國工農階級利益的共產黨員,改組了中國國民黨,使國民黨注重工農的組織,而成爲普遍的羣衆的黨,使中國國民革命運動,很密切的與世界革命運動相聯結。他這樣的指導革命的功績,是何等的偉大!他這樣的指導革命的全生涯,在中國民族解放運動中,是何等的重要!

  我們要想了解中山先生的思想及其事業的重要,必須先一考察他的時代及境遇。先生的生存期,是從一八六六年到一九二五年,這是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最酷烈的時代。先生的誕生地是廣東省的香山縣,距廣州很近。廣州是中國開放海禁最早的地方,這是帝國主義最初侵入中國的門戶。西歷紀元四世紀時,印度南洋一帶,已有閩粵人的足迹。十世紀至十三世紀間,是廣州的繁盛時代,最初來廣州的是亞拉伯人,歐人是西、荷、英等國人。一七八四年美艦「中國皇后」號到粵。一八四〇年鴉片戰爭以前,廣州成爲澳門的季節出張所,外國在那里設立商館,只准經過行商的手,與中國貿易。中國對於居留廣州的外人,設有種種的限制。一六〇〇年英國東印度公司成立以來,耶利查別士女王特許其有對華貿易獨占權。到了一八三三年對華貿易權纔由東印度公司,轉移到私人商業手裏。在這東印度公司有對華貿易獨占權的期間,英帝國主義者只是羨忌葡人先占的澳門,只是常常在廣州的門戶以外徘徊着,想伺一個機會進來,佔據廣州,象葡人佔據澳門一樣;但是因爲廣東民衆嚴密的監守,强烈的抵拒,終於沒有能夠償了他的願望;所以一八三〇年以前,中英商業的平準,還是於中國方面有利,銀貨不斷的由印度、英國、美國輸入中國。在那個時頃英棉及一定限度的羊毛,亦輸入了少許。一八三三年以後,英棉及羊毛繼長增高的以巨額輸入於中國。鴉片的流毒,像潮水一般的湧進來。中國的銀貨,亦像潮水一般的流出於印度,幾乎耗盡了中國民族的膏血。在那一世紀英國政府的收入,有七分之一靠着賣鴉片於華人,同時印人需求英國的製造品,亦全靠在印度的鴉片的出產。那時英國資本主義發展的結果,輸出於印度的商品額量日以增高,則其取自印度而須要賣給華人的鴉片額量,亦必隨着增高。英國此時需要打破中國門戶,不僅是爲印度出產的巨額鴉片,謀一尾閭;並且是爲那在他本國暢旺出產的製造品,謀一銷售的市場。英人爲達此目的,乃於一八四〇年用猛烈的砲火,攻擊中國南方不給外人開放的門戶——廣州,以武力强挾鴉片及其他商品等經濟勢力,壓迫中國。結果英國的砲火打破了中國的門戶,帝國主義遂由廣州侵入了中國。

  一八四〇年鴉片戰爭以後,中國的門戶洞開,外國商品因得以暢行輸入而無阻。這個外國製造品的引入,對於本國的製造品,自然要發生破壞的影響。此時這個影響於中國與其曾影響於小亞細亞、波斯、印度者,全是一樣。在外貨競爭之下,中國的紡者織者遭遇了最大的艱難,社會生活隨着外貨壓迫的比例,呈出不安的現象,發生了破產的手工業者及農民的大衆,加以鴉片的不生產的消費,因鴉片貿易而生的貴金流出,鴉片戰爭的對英賠欵,以及關於鴉片販賣的賄賂公行,以致公家行政的弊端百出。總此諸因,增加了巨大的人民負擔,新稅增設,舊稅增額,遂以釀成太平天國的大革命。

  太平天國的運動,是併合明亡以來「反清復明」的民族運動、隨着外力侵入中國的耶敎運動以及驟變帝國主義政治的、經濟的壓迫而發生的國民革命運動三大系流,滙注而成的。有明既亡,許多孤臣遺老,亡命南來。在閩粵一帶的下層民衆,留下了秘密組織,把反清復明的民族思想,深深的撒布在中國民族最深最下的層級,希圖保存其種萌,而待時以發育。這個藏留民族思想於下層階級的事實,足以昭示吾人以革命的力量,常含蓄於工農階級的下層民衆之間;並且預示吾人以中國民族解放的成功,多半要靠工農民衆的努力。閩粵一帶以及海外的三合會(一名天地會)即是這種反清復明的秘密團體。太平天國的運動中,亦曾容納了三合會的一部。太平黨與三合會的宗旨不能盡合的地方,約有二點:(一)太平黨信耶敎,而三合會信道敎與佛敎。 (二)太平黨主張於顚覆滿清以後,建立新朝,而三合會則主張恢復明室。故二者未能完全合一。至於反清復明的民族運動,在滿清初入關時,已經與耶敎思想有了接觸。明室遺族在廣東曾與羅馬敎皇有文書的往來。明皇族及其遺臣,那時已有百數十人加入耶敎。太平黨人之有耶敎的關係,一方是那個時代隨着帝國主義侵入中國的耶敎影響的反映,一方是明末的民族思想與耶敎思想結合的歷史的因緣。看那太平黨人的敎主「朱九疇」、「洪秀全」的名字,便知他們的敎門,必與朱明孑遺洪門會黨有所淵源。

  太平天國的年代,是由一八五〇年到一八六四年。在這十四年間,正是英國產業發長最猛的年代。這一班抱有民族思想的農村的青年們,身受外來經濟的壓迫,目擊鴉片的流毒以及官僚政治的腐敗,自然要號召那些種田燒山不能自給的農夫、破產失業的手工業者以及那些因爲賄賂公行而進身無路、落第不平的士子起來,恢復他們的民族的國家了。

  太平天國的運動,是滿清入關以來中國民族反抗滿洲的民族革命運動,同時亦是反抗帝國主義武力的經濟的壓迫的民族革命運動,他們嚴厲的禁吸鴉片,便是表示他們對帝國主義者以砲火護送進來的毒物非常的厭惡,同時又是帝國主義經濟的壓迫下的農民革命運動。看他們佔據南京以後,頒布了一個含有均平性質的土地令,便知那次的革命,多半起於農民經濟的要求。

  太平黨人雖然知道鴉片是帝國主義者麻醉中國民族的毒物,而不知宗敎亦是帝國主義者麻醉中國民族的東西,其作用與鴉片一樣。他們禁止了鴉片,卻採用了宗敎,不建設民國,而建設天國,這是他們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他們的宗敎觀念,在好的方面減少了狹隘的人種的仇視,在壞的方面遮蔽了帝國主義者兇惡的眞相,埋沒了這次革命的反帝國主義性,使他們沒有看清他們所認爲洋兄弟的,可以搖身一變而爲扶助滿清、撲滅太平革命的長勝軍。

  一八五〇年頃英國產業有猛厲無比的發展,有瀕於產業危機的徵象。即有大規模的移民出國,即有加里佛尼亞與澳洲,仍不能調劑英國產業伸張與市場擴大的平衡。當時英國茶稅的減低,希望以增加茶的輸入,獎勵增加對華製造品的輸出,就是爲了開新市場擴舊市場的必要。太平天國動亂,縮小了英國製造品的市場,可以使英國產業危機的迫至加速社會革命。大師馬克思在當時說過,英國造成了中國的革命,中國的革命將要反響於英倫;經過英倫,反響於歐洲。所以英國對於太平軍動亂取兩面的態度,一面利用這次動亂,與法國聯軍壓迫滿清,使他放棄那天朝上國妄自尊大的態度,而不得不降服於帝國主義之前,許與增開口岸,爲帝國主義者擴大市場;一面以武力干涉太平軍,使之不能入重要的港口,援助滿清,以消滅中國的民族解放運動。觀於一八五八年天津條約成立以後,英公使巡遊長江過南京時,以礮艇轟擊南京太平軍的礮台。一八六〇年李秀成攻上海時,英人卜羅斯以通商大臣的資格,通告以武力干涉中國內亂。一八六一年英海軍大將何伯訓令亞柏林艦長干涉太平軍入上海或吳淞境內,干涉太平軍攻擊寧波,並與太平軍關稅衝突。一八六二年英艦在長江爲清軍輸送兵士及接濟軍火。英法聯軍以武力干涉太平軍入上海。英海軍助清軍奪回寧波。英人與清恭王勾結組織中英艦隊。一八六三年李鴻章以英將戈登統所謂長勝軍,助平太平天國。至一八六四年,太平天國亡。

  這樣看來太平天國的滅亡,不是亡於滿清,乃是亡於英法帝國主義者。滿清降服於帝國主義者,以中國民族的權利貢獻於其前。他們遂助滿清,撲滅了含有民族革命性的太平軍。自是以來,援助反動勢力以撲滅民族革命運動,遂成爲帝國主義者宰制中國民族的傳統政策。

  在太平天國的動亂中,英法忙於侵略中國的時候,美國的勢力,遂壓迫到日本,以後各國踵至,日本民族亦受了不平等條約的束縛。

  這是太平天國時代帝國主義壓迫東方的大勢。

  太平天國雖然滅亡,可是中國的民族解放運動,並未即此而中斬。太平天國滅後二年——一八六六年孫中山先生誕生。由一八六六年到中山先生逝世的一九二五年,中國民族解放運動,總在那里蓬蓬勃勃的向前湧進。中山先生在這個運動中,是個惟一的指導者。他以畢生的精力,把中國民族革命的種種運動,疏導整理,溶解聯合,以入於普遍的民衆,革命的正軌,他那臨終的遺囑,明明白白告訴我們中國的國民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

  先生所生的時代及其環境,在在都使他自覺其所負民族的歷史的使命的偉大;英法帝國主義的跋扈,太平天國的痛史,在在都足以激動他革命的情緒而確立其決心。帝國主義對於中國進攻加緊一步,他的革命的奮鬭猛進一步。

  先生承接了太平天國的革命的正統,而淘洗了他們的帝王思想、宗敎思想。整理了三合會、哥老會一類的民間的民族的結社,改進了他們的思想,使入於革命的正軌,一九〇〇年合併興中會與三合會、哥老會而爲中和黨、興漢會。一九〇五年,又在日本東京成立中國革命同盟會。二次革命失敗後,又在東京改組中華革命黨。一九二四年又在廣州改組中國國民黨,容納中國共產黨的分子,使中國的國民革命運動與世界革命運動,聯成一體;使民族主義的密秘結社,過渡而擴成現代的工農團體,一體加入國民革命黨,使少數革命的知識階級的革命黨,過渡而成爲浩大的普遍的國民的羣衆黨,這都是先生在中國民族革命史上繼往開來,鑄新淘舊,把革命的基礎,深植于本國工農民衆,廣結於世界革命民衆的偉大功績。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