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先生在中國民族革命史上之位置

孙中山先生在中国民族革命史上之位置
作者:李大釗
1926年3月12日
原载《国民新报》孙中山先生逝世周年纪念特刊

由一八四○年英人炮火击破中国的门户,强行输入毒害中国人民的鸦片,中经英法联军之役、中法之役、中日之役、庚子联军之役、日俄之役、日德之役,一直到一九二五年五卅运动以来,帝国主义者在上海、沙面、汉口、九江等处对于中国民众的屠杀,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帝国主义压迫中国民族史。

由一八四一年广东三元里乡民因愤英人挟战胜的余威,迫我偿军费六百万元,割香港,集众数万,奋起平英团。一八四二年粤人听到英迫我缔结南京条约,赔款二千一百万元,开五口通商,割香港,留下协定关税的根萌的消息,聚众数万,反抗英人,焚其商馆。一八四五年粤民举办团练,抗拒英人复入广州。一八四九年,粤人集商团十余万于河干,拒禁英人入广州城。中经太平天国的革命运动,三合会、哥老会覆清仇洋的运动,乃至白莲教支流义和团扶清灭洋的运动,强学会、保国会的立宪运动,兴中会、同盟会的革命运动,一直由“五四”到“五卅”弥漫全国的反帝国主义的大运动,是一部彻头彻尾的中国民众反抗帝国主义的民族革命史。

这一条浩浩荡荡的民族革命运动史的洪流,时而显现,时而潜伏,时而迂回旋绕,蓄势不前,时而急转直下,一泻万里。他的趋势是非流注于胜利的归宿而不止。简明的说,中国民族革命运动史,只在压迫中国民众的帝国主义完全消灭的时候,才存光荣的胜利的终结。

孙中山先生所指导的国民革命运动,在中国民族解放全部历史中,实据有中心的位置,实为最重要的部分。他承接了太平天国民族革命的系统,而把那个时代农业经济所反映出来的帝王思想,以及随着帝国主义进来的宗教迷信,一一淘洗净尽。他整理了许多明季清初流下来以反清复明为基础的、后来因为受了帝国主义压迫而渐次扩大着有仇洋彩色的下层结社,使他们渐渐的脱弃农业的宗法的社会的会党的性质而入于国民革命的正轨。他揭破满清以预备立宪、欺骗民众的奸计,使那些实在起于民族解放运动而趋入于立宪运动的民众,不能不渐渐的回头,重新集合于革命旗帜之下。他经过了长时期矫正盲目的排外仇洋运动,以后更指导着国民革命的力量集中于很鲜明的反帝国主义的战斗。他接受了代表中国工农阶级利益的共产党员,改组了中国国民党,使国民党注重工农的组织而成为普遍的群众的党,使中国国民运动很密切的与世界革命运动相联结。他这样指导革命的功绩是何等的伟大!他这样的指导革命的全生涯,在中国民族解放运动中,是何等的重要!

我们要想了解中山先生的思想及其事业的重要,必须先考一考他的时代及境遇。先生的生存期,是从一八六六年到一九二五年,这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最酷烈的时代。先生的诞生地是广东省的香山县,距广州很近,广州是中国开放海禁最早的地方,这是帝国主义最初侵入中国的门户。西历纪元四世纪时,印度南洋一带已有闽粤人的足迹。十世纪至十三世纪间,是广州的繁盛时代,最初来广州的是亚拉伯人,欧人是西、荷等国人。一七八四年美舰“中国皇后”号到粤。一八四○年鸦片战争以前,广州成为澳门的季节出张所,外国在那里设立商馆,只准经过行商的手与中国贸易。中国对于居留广州的外人,设有种种的限制。一六○○年英国东印度公司成立以来,伊利查别兹女士特许其有对华贸易独占权。到了一八三三年,对华贸易权才由东印度公司转移到私人商业手里。在这东印度公司有对华贸易独占权的期间,英帝国主义者只是羡忌葡人先占的澳门,只是常常在广州的门户以外徘徊着,想伺一个机会进来占据广州,象葡人占据澳门一样;但是因为广东民众严密的监守,强烈的抵拒,终于没有能够偿了他的愿望。所以一八三○年以前,中英商业的平准,还是于中国方面有利,银币不断的由印度、英国、美国输入中国。在那个时顷,英棉及一定限度的羊毛亦输入了少许。一八三三年以后,英棉及羊毛继长增高的以巨额输入于中国。鸦片的流毒象潮水一般涌进来。中国的银币亦象潮水一般的流出于印度,几乎耗尽了中国民族的膏血。在那一世纪,英国政府的收入有七分之一靠着卖鸦片于华人,同时印人需求英国的制造品,亦全靠在印度的鸦片的出产。那时英国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输出于印度的商品额量日以增高,则其取自印度而须要卖给华人的鸦片额量,亦必随着增高。英国此时需要打破中国门户,不仅是为印度出产的巨额鸦片谋一尾闾,并且是为那在他本国畅旺出产的制造品谋一销售的市场。英人为达此目的,乃于一八四○年用猛烈的炮火,攻击中国南方不给外人开放的门户——广州,以武力强挟鸦片及其他商品等经济势力,压迫中国。结果英国的炮火打破了中国的门户,帝国主义遂由广州侵入了中国。

一八四○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门户洞开,外国商品因得以畅行输入而无阻。这个外国制造品的引入,对于本国的制造品自然要发生破坏的影响。此时这个影响于中国与其曾影响于小亚细亚、波斯、印度者,全是一样。在外货竞争之下,中国的纺者织者遭遇了最大的艰难,社会生活随着外货压迫的比例,呈出不安的现象,发生了破产的手工业者及农民的大众,加以鸦片的不生产的消费,因鸦片贸易而生的贵金流出,鸦片战争的对英赔款,以及关于鸦片贩卖的贿赂公行,以及公家行政的弊端百出。总此诸因,增加了巨大的人民负担,新税增设,旧税增额,遂以酿成太平天国的大革命。

太平天国的运动,是并合明亡以来“反清复明”的民族运动、随着外力侵入中国的耶教运动以及骤变帝国主义政治的、经济的压迫而发生的国民革命运动三大系统,汇注而成的。有明既亡,许多孤臣遗老亡命南来。在闽粤一带的下层民众留下了秘密组织,把反清复明的民族思想深深的撒布在中国民族最深最下的层级,希图保存其种萌而待时以发育,这个藏留民族思想于下层阶级的事实,足以昭示吾人以革命的力量常含蓄于工农阶级的下层民众之间,并且预示吾人以中国民族解放的成功多半要靠工农民众的努力。闽粤一带以及海外的三合会(一名天地会)即是这种反清复明的秘密的团体。太平天国的运动中,亦曾容纳了三合会的一部。太平党与三合会的宗旨不能尽合的地方,约有二点:

  • (一)太平党信耶教,而三合会信道教与佛教。
  • (二)太平党主张于颠覆清朝以后建立新朝,而三合会则主张恢复明室。故二者未能完全合一。

至于反清复明的民族运动,在满清入关时,已经与耶教思想有了接触。明室遗族在广东曾与罗马教皇有文书的往来。明皇族及其遗臣,那时已有百数十人加入耶教。太平党人之有耶教的关系,一方是那个时代随着帝国主义侵入中国的耶教影响的反映,一方是明末的民族思想与耶教思想结合的历史的因缘。看那太平党人的教主“朱九畴”、“洪秀全”的名字,便如他们的教门必与朱明孑遗洪门会党有所渊源。

太平天国的年代是由一八五○年到一八六四年。在这十四年间,正是英产业发长最猛的年代。这一班抱有民族思想的农村青年们,身受外来的经济压迫,目击鸦片的流毒以及官僚政治的腐败,自然要发号召那些种田烧山不能自给的农夫、破产失业的手工业者以及那些因为贿赂公行而进身无路、落第不平的士子起来,恢复他们的民族的国家了。

太平天国的运动,是满清入关以来中国民族反抗满洲的民族革命运动,同时亦是反抗帝国主义武力的经济的压迫的民族革命运动,他们的严厉的禁吸鸦片,便是表示他们对帝国主义者以炮火护送来的毒物非常的厌恶,同时又是帝国主义经济的压迫下的农民革命运动。看他们占据南京以后,颁布了一个含有平均性质的土地令,便知那次的革命多半起于农民经济的要求。

太平党人虽然知道鸦片是帝国主义者麻醉中国民族的毒物,而不知宗教亦是帝国主义者麻醉中国民族的东西,其作用与鸦片一样。他们禁止了鸦片,却采用了宗教,不建设民国,而建设天国,这是他们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宗教感念,在好的方面减少了狭隘的人种的仇视,在坏的方面遮蔽了帝国主义者凶恶的真相,埋没了这次革命的反帝国主义性,使他们没有看清他们所认为洋兄弟的,可以摇身一变而为扶助满清、扑灭太平天国的长胜军。

一八五○年顷,英国产业有猛厉无比的发展,有濒于产业危机的征象,即有大规模的移民出国,即有加里佛尼亚与澳洲,仍不能调剂英国产业的伸张与市场扩大的平衡。当时英国茶税的减低,希望以增加茶的输入。奖励增加对华制造品的输出,就是为了开新市场扩旧市场的必要。太平天国动乱缩小了英国制造品的市场,可以使英国产业危机的迫至,加速社会的革命。大师马克思在当时说过,英国造成了中国的革命,中国的革命将要反响于英伦,经过英伦,反响于欧洲。所以英国对于太平军动乱取两面的态度,一面利用这次动乱,与法国联军压迫满清,使他放弃那天朝上国妄自尊大的态度,而不能不降服于帝国主义之前,许与增开口岸,为帝国主义者扩大市场;一面以武力干涉太平军,使之不能入重要的港口,援助满清,以消灭中国的民族解放运动。观于一八五八年天津条约成立以后,英公使巡游长江过南京时,以炮艇轰击南京太平军的炮台。一八六○年李秀成攻上海时,英人卜罗斯以通商大臣的资格,通告以武力干涉中国的内乱。一八六一年英海军大将何伯训令亚柏林舰长干涉太平军入上海或吴淞境内,干涉太平军攻击宁波,并与太平军关税冲突。一八六二年英舰在长江为清军输送兵士及接济军火。英法联军以武力干涉太平军入上海。英海军助清廷夺回宁波。英人与清恭王勾结组织中英舰队。一八六三年李鸿章以英将戈登统所谓长胜军,助平太平天国。至一八六四年,太平天国亡。

这样看来,太平天国的灭亡,不是亡于满清,乃是亡于英法帝国主义者。满清降服于帝国主义者,以中国民族的权利贡献于其前。他们遂助满清,扑灭了含有民族革命性的太平军。自是以来,援助反动势力以扑灭民族革命运动,遂成为帝国主义者宰制中国民族的传统政策。

在太平天国的动乱中,英法忙于侵略中国的时候,美国的势力遂压迫到日本,以后各国踵至,日本民族亦受了不平等条约的束缚。

这是太平天国时代帝国主义压迫东方的大势。

太平天国虽然灭亡,可是中国的民族解放运动并未即此而中断。太平天国灭后二年——一八六六年孙中山先生诞生。由一八六六年到中山先生逝世的一九二五年,中国民族解放运动,总在那里蓬蓬勃勃的向前涌进。中山先生在这个运动中,是个惟一的指导者。他以毕生的精力,把中国民族革命种种运动,疏导整理,溶解联合,以入于普遍的民众革命的正轨。他那临终的遗嘱,明明白白告诉我们中国的国民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

先生所生的时代及其环境,在在都使他自觉其所负民族的历史的使命的伟大;英法帝国主义的跋扈,太平天国的痛史,在在都足以激动他革命的情绪而确立其决心。帝国主义对于中国进攻加紧一步,他的革命的奋斗猛进一步。

先生承接了太平天国的革命的正统,而淘汰了他们的帝王思想、宗教思想。整理了三合会、哥老会一类的民间的民族的结社,改进了他们的思想,使入于革命的正轨,一九○○年合并了兴中会与三合会、哥老会而为中和党、兴汉会。一九○五年,又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国革命同盟会。二次革命失败后,又在东京改组中华革命党。一九二四年又在广州改组中国国民党,容纳中国共产党的分子,使中国的国民革命运动与世界革命运动,联成一体;使民族主义的秘密结社,过渡而扩成现代的工农团体,一体加入国民革命党,使少数革命的知识阶级的革命党,过渡而成为浩大的普遍的国民的群众党,这都是先生在中国民族革命史上继往开来,铸新淘旧,把革命的基础,深植于本国工农民众,广结于世界革命民众的伟大功绩。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