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略解/05

謀攻篇 孫子略解‧形篇
作者:曹操 曹魏
勢篇

曹操曰:军之形也。我动彼应,两敌相察情也。

  孙子曰:昔善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曹操曰:守,固备也。可胜在敌。曹操曰:自修治,以待敌之虚懈也。故善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可胜。故曰:勝可知,曹操曰:见成形也。而不可为也。曹操曰:敌有备故也。

  不可胜者,守也;曹操曰:藏形也。可胜者,攻也。曹操曰:敌攻己,乃可胜。守则有余,攻则不足。曹操曰:吾所以守者,力不足所以攻者,力有余也。昔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全胜也。曹操曰:因山川丘陵之固者,藏于九地之下;因天时之变者,动于九天之上。

  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者也;曹操曰:当见未萌。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者也。曹操曰:争锋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视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曹操曰:易见闻也。所谓善者,胜易胜者也。曹操曰:原微易胜,攻其可胜,不攻其不可胜也。故善者之战,无奇胜,无智名,无勇功。曹操曰:敌兵形未成,胜之无赫赫之功也。故其胜不殆,不殆者,其所措胜,胜败者也。曹操曰:察敌必可败,不差忒也。故善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後战;败兵先战,而後求胜。曹操曰:有谋与无虑也。故善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正。曹操曰:善用兵者,先修治为不可胜之道,保法度不失敌之败乱也。

  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数,四曰称,五曰胜。曹操曰:胜败之政,用兵之法,当以此五事称量,知敌之情。地生度,曹操曰:因地形势而度之。度生量,量生数,曹操曰:知其远近广狭,知其人数也。数生称,曹操曰:称量己与敌孰愈也。称生胜。曹操曰:称量之故,知其胜负所在也。故胜兵如以镒称铢,败兵如以铢称镒。曹操曰:轻不能举重也。称胜者战民也,如决积水于千仞之隙,形也。曹操曰:八尺曰仞。决水千仞,其势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