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守城論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7

城以保民為之也,城不保民則不固,不如恃民之為固也。故曰眾心成城,城以恃,誠不如恃民也。苟得人心,雖畫一地而守,植表而限,可也。不然,崇城到天,嚴扉重閉,我之民心內攜而外叛,曾不若折柳之樊吾圃也。昔梁伯亟城而民不處,罷而不堪,則曰「某於寇將至」。楚囊瓦城郢,而沈尹戍戒之曰「苟不能衛,雖城無益」,是皆恃城不如恃民之說也。

今錢唐新城,雉堞既完,地隍俱備,人度作者之少難,吾猶慮守者之不易也。南翁之言曰「居城者不築,築城者不居」,姑以近事明之。四明之城,不曰禦方寇乎?而方寇居之。新安之城,不曰禦寇?而寇居之。睦州之城,入以禦胡寇也,而胡寇卒居之。豈非前轍之驗乎?稽諸《圖志》,臨安之城凡一百二十里,宋人興築歷十有三年,而不能完其半。今之板幹取辦於時月之間,雖有神工鬼役,吾不之許,不至牽架以成鹵莽滅裂之功。今兵疲食盡,不以此時為討虜復城之舉,而為此自疲自困之計,此虜之竊笑吾禦敵者為無術矣。昔齊王任檀子者守南城,而楚人不敢彎弓而南下。任盻子者守高唐,而趙人不敢漁於河。是二子為國長城,不啻金山鐵壁之固者,不優於一百二十里之雉堞也耶?今閣下之守土,惟知恃城,而不知恃民與恃守將也。興築已還,五郡之民則窮矣、力竭矣,小變,怨而叛;大變,寇乘而至矣,此時雖有泰山之城、江海之池,恐非閣下所能有也。惟閣下省之,慮之!此吾占於人子者,又有占於天變者。六月十九日火,不七日地震,此天變之驚於閣下,土石之疲也至矣。閣下不知收人心以回天意,吾未知其可也,惟閣下以吾言省之、慎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