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守戒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59

《詩》曰「大邦維翰」,《書》曰「以藩王室」,諸侯之於天子,不惟守土地奉職貢而已,固將有以翰藩之也。今人有宅於山者,知猛獸之為害,則必高其柴楥而外施陷阱以待之;宅於都者,知穿窬之為盜,則必峻其垣牆而內固扃鐍以防之。此野人鄙夫之所及,非有過人之智而後能也。今之通都大邑,介於倔強之間,而不知為之備,噫,亦惑矣!

野人鄙夫能之,而王公大人反不能焉,豈材力為有不足歟?蓋以謂不足為而不為耳!天下之禍,莫大於不足為,材力不足者次之。不足為者,敵至而不知,材力不足者,先事而思,則其於禍也有間矣。彼之倔強者,帶甲荷戈,不知其多少,其綿地則千里,而與我壤地相錯,無有丘陵、江河、洞庭、孟門之關其間,又自知其不得與天下齒,朝夕舉踵引頸,冀天下之有事,以乘吾之便。此其暴於猛獸穿窬也甚矣。嗚呼,胡知而不為之備乎哉!賁育之不戒,童子之不抗;魯雞之不期,蜀雞之不支。今夫鹿之於豹,非不巍然大矣,然而卒為之禽者,爪牙之材不同,猛怯之資殊也。曰:然則如之何而備之?曰:在得人。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