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雅堂記

安雅堂記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19

去淞之西一舍近田泖,去泖之西三里近曰蒸溪,蒸溪之上有世家曰曹繼善氏。其先自宋文恭公後五世孫,其繇溫之許家於淞。今子姓有稱貞素處士者,余未識之;其從子繼善。繼善且邀余至其所居堂,堂以「安雅」名,蓋侍書學士虞公集之大書也。應奉陳公旅既為堂文,而猶以其言未竟,復徵予言。

余讀《荀卿子》,因論君子小人注錯之當與過也,遂有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喻,以喻君子之安乎雅,以是為非知能材性然也,注錯習俗之節異焉耳。君子之安於雅,非習之專且素,能爾乎?繼善博雅君子也,非雅不言,非雅不動,非雅不視聽,蓋亦習而專,專而素,而於注錯之間當而安矣。不然,吾懼繼善之於雅,強越兒而安楚、強楚兒而安越,其得謂之安乎哉?帝堯之史曰安安,皋陶之謨曰安止,論者以聖人安於自然。志君子之雅學者,使注錯之當而安,如越楚人之安越楚也,去聖人之安,其隔幾何哉?抑予觀郭、謝之事,而有以明習俗之節。林宗之巾偶然為雨墊,而人效之為墊角,安石鼻不幸病塞,而人效之為擁吟,彼非不知巾之雨墊、而鼻之病寒,亦安於名流之習焉耳。繼善出仕於首教之地矣,安雅之雅,不唯淑己,且將及人,誠能使其人之慕繼善,如人慕郭、謝,則繼善之雅,所漸者易矣,所覃者廣矣,豈獨以之名堂哉?惟繼善勉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