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宗實錄/卷26

  宋太宗實錄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二十六
卷二十七 
起太平興國八年六月,盡十月


六月乙酉朔,以給事中直學士院徐鉉爲右散騎常侍,以職方員外郎髙繼申為两浙諸州轉運使。

丙戌,河南府言:「洛水漲五丈餘,壞鞏縣官寺、軍壘,民廬舍殆盡。」左諫議大夫知開封府邊珝卒。珝字待價,華州下邽人。父蔚,仕至太常卿。珝,天福六年舉進士登第,解褐授秘書省秘書郎,直昭文舘,遷右補闕起居舍人,改庫部職方員外郎,受詔知通州,以牢盆賦於民,大煑鹽於郎山。歳得萬餘石。國初,岀為洛陽令,徵為倉部郎中。隴、蜀平,命珝知三泉縣,入為職方郎中。揚州言民盗殺廣陵縣尉謝圖父,捕繋民凡三百日,獄未具,州以聞。命珝按之,盡得其實,民抵罪。開寳中,知揚州。會征江表,兼領淮南轉運使。 上即位,遷吏部郎中,嶺南轉運使,徵為右諫議大夫,領吏部選事,移知開封府,至是卒,年六十三。珝強力有吏材,上方欲倚用,及聞其死,嗟嘆者数四,賜其家絹百匹、錢二十萬,以營葬事。

丁亥,以翰林學士、中書舍人李穆知開封府;膳部郎中、知雜滕中正為右諫議大夫、權御史中丞。吏部郎中許仲宣為左諫議大夫、依前嶺南轉運使;兵部郎中劉保勲為右諫議大夫;刑部郎中辛仲甫為右諫議大夫,依舊知益州。以庫部員外郎楊徽之為刑部郎中,大理正孔承恭為庫部員外郎,同考校京朝官殿最。

甲午,河南府言:「榖水、伊水、洛水、瀍水暴漲,溢出岸,壞官寺、軍壘、寺觀、祠廟、民廬舍萬餘區,溺死者以萬計。」

丁酉,詔曰:「自今京、朝官知録事參軍及知縣事者,見本郡長吏,用賓主之禮。宴集班位,其常参官在判官之上;未常参官在推官之上。所乘馬,並不得用繁纓。違者,所在以聞,當行責罰。」

已亥,制曰:「漢以尚書平處奏議,魏以中書参掌機密。邦國之務,率繋於樞衡;軍旅之謀,多出於帷幄。授受之際,厥惟難哉!宣徽南院使、兼樞密副使、金紫光禄大夫、檢校司徒、上柱國、瑯琊縣開國男王顯:器量恢宏,襟靈秀拔。常事藩邸,備極公忠,累踐榮班,遂膺顯用,風雨如晦,益勵匪躬之誠,夙夜惟寅,愈挺致君之志,樞機之任,獻替尤資,宜正名稱,用伸毗倚;勉堅許國之節,式副知臣之明。可檢校太保,充樞密使,進封本郡侯。」上召謂顯曰:「卿代非儒門,少罹兵亂,必寡學問。今在朕左右,典掌萬機,固無暇博覽羣書。」命左右取《軍戒》三篇,賜顯曰:「讀此亦可免於面牆矣。」又以宣徽北院使柴禹錫為宣徽南院使,依前樞密副使;右諫議大夫王明為給事中,依前充鹽鐵使;左衛将軍陳從信為本衛大将軍,依前度支使。

潭州言:「長沙縣民翟景鴻五世同居,内無異㸑。」詔旌表門閭,常稅外免其他役。

陜州言:「永定澗水漲溢出,岸壞民廬舍、軍壘千餘區。」

丙午,乾寧軍言:「御河水漲七尺五寸。」

戊申,新及第進士王世則以下十八人,送中書門下處分,餘並送流內銓,命文明殿學士李昉、樞密直學士張齊賢、王沔、中書舍人王祐,同於吏部注擬。上謂李昉等曰:「天下州縣闕官,朕親選多士,忘其飢渇,召見臨問,以觀其才,豈望拔十得五,但十得三四,亦巖穴無遺逸,朝廷多君子矣。朕每見布衣、搢紳間,有端雅為衆所推舉者,朕代其父母喜;或召拜近臣,必擇良日,欲其保終吉也。朕於士大夫無所負矣。」昉等拜謝。

己酉,兖州言:「泰山父老并瑕丘等七縣民陳延福等千四百九十三人,自言詣闕請封禪,遣觀察判官廖文鐸護送之。」

辛亥,賜樞密使王顯開封府道德坊宅一區,賜宰相、文明、翰林、樞密直學士、中書舍人、節度、觀察使建州所貢新茶。


秋七月甲寅,朔,工部侍郎致仕劉載卒。載,字德輿,范陽人唐節度使緫之五代孫也。父昭,任潁州下蔡令。載,後唐清泰中舉進士及第,解褐授秘書省校書郎,累遷左拾遺,集賢殿學士,改殿中侍御史。周顯德中,歴倉部員外郎、知制誥,擢拜右諫議大夫、給事中。國初,出知貝州。代還,奉使江表。復命知鎮州,坐與兵馬部署何繼筠不協,為所構,太祖惡之,出為山南東道節度行軍司馬,僅十年。上即位,徵赴闕,復為給事中,以老病乞骸,改工部侍郎致仕,仍賜一子出身。至是卒,年七十六。載頗刻勵為學,愽通史傳,著弔戰國賦萬餘言,行於世。雅好釋氏,佞佛甚謹,晚年專以蔬食、誦經為事。雅尚名節,頗為流輩所稱。

戊午,泰山父老辭歸故郡,各賜束帛以遣之。以新及第進士王世則等一十八人,並為大理評事、知縣、録事参軍,又以第二等進士吳鉉為大理評事、史館勘書。鉉,餘杭人,舉進士,嘗重定切韻。及上親試,因捧以獻。既中第,因令隷史館,校定字書,故有是命。鉉所定切韻,多以吳音,作俗字数千増之,鄙陋尤甚。尋禮部試貢士,為鉉韻所誤,有司以聞。詔盡索而毁之,永不得行用。

丁卯,制曰:「計功稱代,則銘於旂常;尚齒優賢,則賜以几杖。我有舊老,時惟宗臣;願追赤松之遊,盡納水衡之俸。不舉殊典,何答元勲?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師、行右金吾衛上将軍、判街仗司事、上柱國、邠國公王彦超:早擁節旄,亟更藩閫;許國之誠夙厲,臨戎之績素高。為列辟之楷模,實累朝之勞舊。緹騎二百,寵以執金之權;宸居九重,聿成高枕之適。遽形表䟽,願避官榮,爰推進秩之恩,以遂懸車之請。優以廩給,表予眷懐。可太子太師致仕,仍依舊給右金吾衛上将軍俸料。」

己巳,安化軍節度使沈承禮卒。承禮,字正臣,吳興人。錢鏐辟置幕下,攝䖏州刺史。鏐卒,子元瓘以其女妻之,署以牙校。及錢俶襲位,加承禮知威武軍節度使。王師征江南,俶命承禮率所部助攻毗陵,平之;又攻潤州,吳人夜竊出焚外柵,将帥皆欲馳救,承禮曰:「古人有言 『撃東南而備西北 』者,此之謂也。」命士皆擐甲、蓐食、堅壁不動。他壘不設備者,悉驚優,獨承所部整肅,吳人不敢窺。旣平丹陽,遂率兵抵建業。江南平,太祖録其功,特授威武軍節度、福州管内觀察䖏置等使。上即位,錢俶盡獻浙右之地,以承禮為密州刺史、安化軍節度使。至是卒,年六十七。詔輟視朝两日,贈太子太保,葬事官給。

辛未,制曰:「中書舍人、参知政事郭贄:簮筆持槖,獲侍於初潜;曵組鳴珂,久塵於清切。頃参台席,實代天工。而啓沃蔑聞,尸素斯極.飲酒過量,自貽沉湎之譏;發言無稽,益彰容易之態。所宜左降,尚屈典刑.可責授秘書少監。」

壬申,以左衛上将軍向拱領左金吾街仗事,宥州刺史李繼瑗為右清道率府副率。

庚辰,以左諫議大夫宋琪為刑部尚書,依前参知政事;文明殿學士、工部尚書李昉守本官、参知政事。

辛已,詔:「開封府管内酸棗、陽武、封丘、長垣等四縣民田為黄河水所害,及開封、浚儀、中牟、尉氏、㐮邑、雍丘等六縣民田為蔡河、廣濟、白溝河溢及水澇所損者,並蠲其租。」鄜州言:「河水漲溢入城,壞官寺、民廬舍四百餘區。」河南府言:「黄河水漲五丈七尺,壞河清縣豊饒務倉庫、軍壘、民廬舍千餘區。」荆門軍言:「長林縣山水暴漲,壞民廬舍五十一區,凡五十六人溺死。」陜州言:「河水漲,㫁浮梁。」

壬午,免監察御史張巽,仍削四任,坐通判澶州日,縱部下館驛吏擅費用官物而不舉也。䕫州言:「江水漲七尺。」乾寧軍言:「御河水漲六尺。」襄州言:「漢水漲三丈二尺。」破虜軍言:「滹沲河水漲一丈四尺。」祁州言:「資河水漲,溢入城,壞軍壘、民廬舍百餘區。」滄州言:「葫蘆河漲水八尺。」雄州言:「易水漲一丈三尺,壞民廬舍。」

癸未,駕幸含芳園,習射、張楽,賜從官飲。


八月戊子朔,以祠部郎中羅延吉兼侍御史知雜事。

辛卯,司天言:「壽星見丙地。」海門採珠場貢真珠二百二十八斤。

壬辰,制曰:「古先哲王,恭黙思道。一物失所,在予之罪實深;四時不和,責躬之言尤切。今歳天降霖雨,自春徂秋,水出平原,河决近郡。下民離於昬墊,大田變於汚萊。蓋念尭、舜之功格天,不能逃陰陽之数;禹、湯之言罪已,所以致邦國之興。朕端居九重,夕惕若厲,㓗粢豊盛以懇禱,卑宫菲食以隐憂。至誠上通,和氣來應。氛霾清霽,稼穡豊穰。取萬箱而可期,食四鬴而何遠?宜伸肆眚之澤,答荅乃眷之仁。應両京、諸道、州、府、軍、監、縣、鎮繋囚,限德音到日,除十惡、官吏犯正枉法贓及謀殺、故殺、劫殺人外,其餘罪無輕重,特與除放。諸䖏亡命軍人,及聚山林為羣盗者,限詔到一月,並許於所在陳首,限滿不首,復罪如初。配流徒役人等,並具元罪犯以聞,别聽進止。」

癸巳,詔曰:「桂州管内,先配民歳市沙糖;及茶園久荒,吏歳徵其課;先以官牛給與民,歳取租,牛死而吏猶督其直;関市征常額外,増錢百八十貫文;並除之。官牛二百三十頭,賦與貧民。」

丁酉,山後两林蠻王子牟昂等二百三十九人,以名馬來貢。以右補闕、直史館徐休復為職方員外郎,右賛善大夫蘇易簡為右拾遺,並加知制誥。詔曰:「朕選用羣材,分領庶職。雖九品之賤,一命之微,未嘗專委於有司;必須召對於便殿,親與之語,以觀其能。傥敷納之可觀,必越次而命賞。恩或由於僥倖,理未至於澄清。自今應親臨選擢官吏,並送中書,更審勘履歴,别聽進止。」辰州言:「溪、錦、叙、冨等四州蠻求内附,輸租稅。」詔令州長吏察其傜俗情偽,并按視山川地形,具圖來上。」

戊戌,以故永興軍節度使吳廷祚次子元扆為右衛将軍、駙馬都尉。徐州言:「清河漲一丈七尺,溢出堤,塞城三門以禦之。」

庚戌制曰:「宥密之務,蓋緫於萬機;師長之任,實参乎百揆。職事斯設,在勞逸而則殊;名器所先,固授受而惟允。樞密使、金紫光禄大夫、户部尚書、上柱國、楽陵郡侯石熙載:達識兼濟,偉量旁通,早在初潜,實預賔佐。韋弦之誡,動静有常;金石之誠,夷險如一。自緫鈞軸,屢進讜言。方参帷幄之謀,遽嬰寒暑之疾。抗章引退,瀝懇彌堅。宜推加等之恩,即俟有瘳之喜。勉思頥飬,式副倚毗。可尚書、右僕射。」先是,熙載以足疾假滿,抗表解職,故有是命。

辛亥,詔増《周公謚法》五十五字:美謚七十一字為一百字,平謚七字為二十字,惡謚十七字為三十字。仍令翰林學士承㫖扈䝉、中書舍人王祐同詳定。蒙等奏議曰:「上所増五十五字,皆可用,其沈約、宋琛《續廣謚》請停廢。」詔從之。詔曰:「史氏之職,歴代所先。政令之大小必書,人君之言動皆録。累朝多故,舊典闕如。䇿書所記言,殊為漏。落自今軍國謀議,宰相與聞者,宜令工部尚書、参知政事李昉撰録,每季終送史館;樞密院公事,亦令副使一人,專知纂録,送付史氏。昉上言:「所修《時政記》每月先以奏御,後付所司。」從之。

壬子,詔曰:「先是,祠部給僧、尼牒,並傳送諸䖏,州長吏親給,如聞吏為姦,募人以緡錢市取,齎以至外郡賣焉,得善價,即付與之。自今所在,宜奉行前詔,違者重致其罪。」


九月癸丑朔,以洛苑使王賔領潭州刺史,與儒州刺史許昌裔同知水路發運。軍器庫使、順州刺史王繼昇、駕部員外郎劉蟠同知陸路發運。先是,每歳運江、淮米四五百萬斛以給京師,率用官錢僦牽船役夫,頗為勞優。至是,每艘計其直,給與舟人,俾其自召募,甚以為便。而舟数百艘,留河津,月餘不得去。上遣期門䘚偵之,計吏自言有司除常載外,别科買羊皮、赤堊、鉛錫、蘓木等物,守藏者不即受故也。上怒,奪三司使一月俸,分命王賔等領水、陸發運。自是,貢輸無滯矣。以國子監主簿楊文舉為國子監丞、史館遍修。宿州言:「濉河水漲溢,䆮民田六十里。」秘書監錢昱獻《太平興國録》一卷。

戊午,詔曰:「近年已來,河堤頻決,壞廬舍,害田畒,数郡被其害。先是,築遥堤以遏水勢,民利其膏沃,多種蓺、居䖏於其中。河漲,即罹其患。宜令殿中侍御史柴成務、國子監丞趙孚、供奉官萬彦恭殿直郭載,分往河南、北岸,桉行遥堤,有不完䖏,發丁男治之。民先占堤内種植者,免其稅,遷於善地焉。」御製《晚秋五》、七言詩二首,賜近臣。

甲子,詔曰:「臨淮、壽春浮梁,先禁馬高五尺已上,不得渡淮。今江、浙已平,吏猶守舊法,宜除之。」

乙丑,詔曰:「國家敦本厚生,取什一之稅,豊財足用,聚九年之儲,兵食所資,盖不得已。尚念力耕数耘之苦,祁寒暑雨之勞,供王租而既勤,獲地利而甚薄。先是,两稅起徵,特設三限,限外又加一月。州縣吏苟務苛虐,㒺守章程,施鞭朴以立威,用掊克而為政。不體勤恤之意,自求課最之名。昔之良吏,善治民者,有増租從調、減年就役之事,豈若是乎?自今宜令諸州長吏、本判官、録事参軍,專察所屬縣令、主簿政治善惡,書於吏部南曺曆子外,以其狀聞。當申黜陟,用彰朕爱民之㫖焉。」先是,上謂宰相曰:「朕視萬民如赤子,念其耕稼之勤,春秋賦租、軍國用度所出,恨未能去之。此令三限外特加一月,而官吏不體朝㫖,自求課最,恣行箠楚,以求辦事。此一事尤傷和氣,宜下令申儆之。」故有是命。

丙寅,詔曰:「荆湖、江浙、淮南諸州,每歲上供錢帛,遣部民之髙貲者護送至闕下,非便。自今直遣牙校,勿復優民。」先是,上謂宰相曰:「諸州於部内擇高貲户,部送官物,民家人質魯,無御下之術。篙工、檝師,皆頑猾不逞軰,侵盗官物,恣為不法,民家多破産償之,甚無謂也。」故有是詔。授山後两林蠻王弟牟昻懐化大将軍,首領王子牟盖、磨忙、卑塊並授歸德郎将,副使牟計等一百二十人並授懐化司戈。

丁卯,海州言:「州城内東山坡先廢佛牙寺真身塔,相傳言隋末土人於巖崖間聞誦經聲,一日,天大雨,崖崩,土人共見桑門坐於崖下,逼而視之,膚貌如生人,但氣息已絶,因立塔廟祠之。顯德中,詔毁廢佛寺,而桑門真身獨存。開寳初,節度使張鐸親禱之,有神光之異。鐸欲遷於城東,天大雨雹,不果遷而止。州民列状,願復築宫祠之。」詔從其請,仍賜號聖因院。交州黎桓遣使貢方物。

己巳,以軍器庫使王繼昇為左神武将軍,依前領順州刺史;洛苑使王賔為右神武将軍,依前領演州刺史。

庚午,吐蕃戎人以名馬來貢,召見其酋長於崇政殿。因謂宰相曰:「蕃戎言語不通,衣服異制,朕常以禽獸畜之。自唐已來,頗為邊患。以國家兵力,聊舉偏師,即可驅於数千里外。但念其種族蕃熾,各安其土,儻盡驅之,必恣殺戮,所以置於度外,存而勿論也。」各賜酋長束帛,以慰撫之。

癸酉,詔曰:「廣州歲貢藤,每斤去皴麤外,中用者才三两;大通冶歳輸鐵尚方,鑄兵器,鍛鍊外,十纔得其四五。自今嶺南貢藤,取其堪用者;大通冶輸鐵,先鑄成器,俾官工淬治之,無使負重致遠,匱民力焉。」

丙子,占城獻馴象,能拜伏,詔飬於寕陵縣。

丁丑,以河决未塞,命樞密直學士張齊賢乘傳詣白馬津,以太牢沉祠,加以璧。太平軍言:「颶風拔木,壞官寺、民舍一千八百十七區。」海門採珠場貢真珠一百二十斤。


冬十月,甲申,詔徵侍衛馬軍都指揮使、定州兵馬部署米信赴闕。以新譯經五卷示宰相,因謂之曰:「浮屠氏之教,有禆政治,而梁武捨身為寺家奴,布髪於地,令桑門踐之,此真大惑,朕甚不取也。先是,胡僧自西域齎貝多葉經至,朕因令以華語譯之,殆百餘卷。雖小道,亦有可觀,卿等試之。蓋存其教耳,非溺於釋氏者也。」以西天竺中印土譯經三藏僧法護為明法大師。

戊子,詔:「祀土德於黄帝壇,珪、幣、牢具如大祠制,禆祠官領之。」

己丑,乾明節,羣臣上壽。越州以王羲之畫像并其石硯來獻。

庚寅,詔賜諸軍校百夫長已上建州茶有差,并賜諸營卒翦草茶各一斤。

丁酉,宴中書門下、翰林學士、樞密直學士、文武常参官、節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刺史、諸軍校百夫長已上、諸州進奉使、外國蕃客於大明殿。

戊戌,命西八作坊使張璿知房州。詔:「皇長子衞王德崇改名元佐,第二子廣平郡王德明改名元佑,第三子德昌真宗舊名改名,第四子德嚴改名元雋,第五子德和改名元傑。皇姪孫文雍改名惟吉,文治改名惟正,文起改名惟忠,文扆改名惟貞。」

己酉,制曰:「入緫國政,實冠三司之崇;出分閫寄,聿當二老之任。所以推恩禮於輔弼,伸倚注於勲賢。斯為大猷,豈敢虛授?開府儀同三司、守司徒、兼侍中、昭文館大學士、梁國公趙普:挺鍾間氣,冨禀謀明。草昧之初,締構之功克著;巖廊之上,啓沃之效居多。朕疇咨老成,参用舊德,再授鹽梅之寄,用師薬石之言。彌縫之績既彰,調燮之勤期著。煩我耆艾,職兹樞衡;授以蕃宣,均其勞逸。用加掌武之秩,以増衞社之雄;大啓南陽,夾輔王室。可檢校太尉、兼侍中、行鄧州刺史、武勝軍節度使。」是日,制以皇長子衞王元佐進封楚王,第二子廣平郡王元佑進封陳王,第三子真宗舊名、第四子元雋、第五子元傑,並授特進、檢校太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柱國。真宗舊名封韓王,元雋封冀王,元傑封益王。以保静軍節度使劉遇為滑州刺史、武成軍節度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