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宗實錄/卷29

Template:本條目需要加入句度

 宋太宗實錄/卷28 宋太宗實錄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二十九
宋太宗實錄/卷30 
起太平興國九年三月,盡四月

三月编辑

壬子,朔,宴中書門下翰林學士文武常參官節 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刺史諸軍校百夫長已上外國 蕃客於大明殿 上謂宰相曰天下無事良辰宴飲 無辭盡醉飲畢以虛爵示羣臣宰相言飲酒過度恐 有失儀之責 上召權御史中丞滕中正笑而謂曰 今日宴會蓋以君臣相遇為樂朕賜酒欲其歡洽苟 小有失儀卿可勿舉劾也旣罷因召渤海都指揮使 大鸞河慰撫久之謂殿前都指揮使劉延翰曰鸞河 渤海豪将投身歸我朕甚嘉之夷戎之俗以射獵馳 逐為樂待秋凉當與馬数十匹令出游獵以遂其性 仍賜酒及錢十萬鸞河渤海之酋帥也 上征并汾 首率小校李勲等十六人部族三百騎來降 上憐 其忠順故有是賜是日以河决将塞命翰林學士宋 白乘傳詣白馬津以一太牢沈祠加璧

甲寅,詔曰蓋 聞刑者不可復屬死者不可復生故三聴行誅聖人 之所至慎一成不變君子之所盡心朕勤恤兆民哀 矜庶獄每至三伏炎烝之際隆冬寒沍之時未嘗不 念彼圎扉憫兹徽纆而猾胥姦吏弄法舞文或苛虐 以立威㦯稽留而不决撓憲令之綱紀傷 天地之 和平而欲百姓阜安四時順序其可得乎應天下繋 囚宜令逐處州府軍監每十日一具所犯事由收禁 月日聞奏仍委刑部糾舉

乙卯,日本國僧奝然與其 徒五六人自其國至進銅器十餘事并本國職員古 今年代紀各一卷奝然衣緑自云俗姓藤原氏父為 真連真連者其國之五品官也奝然善書扎與中國 無異而不通華言問其土風但書以對云國有五經 及釋氏經教並得自中國有白居易集七十卷五榖 果實四時寒暑大抵類中國多米而少麥交易用錢 其文曰乾文大寳無槖駞有水牛驢羊及犀象産絲 蠶織絹薄緻可爱樂有中國及高麗二部國東鄰海 島夷人所居身面皆有毛其東則大海無際東粤則 産黄金西别島生白銀為國貢賦國王以王為姓年 號天地元管六十八州土地廣而人民少壽百餘歳 者往往有之其國王傳襲今六十四世矣文武僚吏 亦皆世官 上聞之歎曰此島夷耳而世嗣長久臣 下亦世官此皆古道中國近自唐季海内分裂梁唐 至周世数甚促大臣子孫鮮能繼襲父祖之業朕雖 德不及往聖然孜孜求理恐庶獄有枉橈未嘗敢自 暇自逸以畋游聲伎為樂冀上玄降鍳亦以為子 孫計使皇家運祚永久而臣僚世襲禄位卿可各宜 盡心以輔朕之為治無使逺夷獨享斯慶因賜奝然 紫衣館於太平興國寺

丙辰,選秘書丞揚延慶等十 餘人分為諸州知州 上因謂宰相曰刺史之任最 為親民非其人則下受其弊昔後漢秦彭為潁川郡 守教化大行百姓懷惠乃有鳯凰麒麟嘉禾甘露之 瑞足為善政故也以一太守善為政猶若此況君天 下者乎何謂太平之不可致和氣之不可招也

丁巳,駕幸相國寺回習射於後園 上中的者五召近臣 飲宴 上甚悅因謂宰相曰夏州蕃部並己寕謐向 之勁悍難制者皆委身歸順凡得酋豪三百七十餘 人約三五萬帳族得十年已來戎人所掠人畜凡二 萬五千口朕間者所遣将帥皆丁寕誡諭如蕃部中 有狡惡為害者必以威武臨之順伏易制者必綏緝 慰勞之是以戎人畏威而感惠昨亦不勞饋運秖令 齎茶於蕃部中貿易供給亦無所闕又謂李繼捧曰 爾在夏州能制蕃部乎對曰諸族狡惡不可制臣但 羈縻而已若非天威所加豈能制御者乎命國子礼 記博士孔維判監事已未滑州言河决已塞羣臣稱 賀先是河决於韓村数州之地皆罹其災 上患之 集丁夫十餘萬治之自秋逾冬功既旱而復决 上 以方春播種不欲重煩民力於是發卒五萬人以侍 衛步軍都指揮使田重進緫督其役供奉官劉吉副 之吉河東人有膽勇不畏彊禦明習河堤利害自賛 請行且言河决未塞願夷族 上壮之命吉領其役 吉親負土與役徒晨夜兼作至是而塞吉之功居多 即以吉為西京作坊副使賜予甚厚。 上製《平河歌》賜宰臣宋琪等,因謂曰:「昔漢武有《瓠子之歌》,今朕聊志一時之事。」

壬戌,以左羽林統軍周保權知并州以 右屯衛上将軍孟玄珏為宋曹兖鄆都廵檢

乙丑,召宰相近臣賞花於後園 上曰春氣暄和萬物暢茂 四方無事朕以天下之樂為樂宜令侍從詞臣各賦 詩 上習射於水心殿宰相宋琪等各以應制詩進 上吟味久之翰林學士承㫖扈蒙有微臣自媿頭如 雪也向鈞天侍 玉皇之句 上笑謂曰卿善因事 陳情也蒙頓首謝

辛未,詔曰昨以河堤偶决近甸罹 哭言念編民載深軫慮應開封府管内諸縣無出今 年租賦

壬申, 駕幸含芳園習射, 上中的者四。宋琪奏曰:「陛下控弦發矢,一如十五年前在晋邸時。」上曰:「朕比往時筋力雖未覺衰,然少時好馬上馳射。今不復為矣。」因謂琪曰:「囿游之地,三数年不一至此。且非数出宴游也。」時劉繼元、孟玄珏、錢惟濬、李繼捧亦侍坐。宋琪奏曰:「繼元以下各江南塞北之人,嘗各據土疆,累世不賓。今並束身歸命,入侍旒扆,非神功聖德、冠絶千古,豈有如此之盛乎?」宋琪、李昉、吕蒙正、李至各賦詩進, 上皆和而賜之。 上又製《晩春游含芳園五言十韻詩》一首賜宋琪等。

癸酉,麟州言閝門使田仁朗敗戎人,斬首三百級,獲駞馬、生口、器甲千計。

乙亥,以連州刺史任知杲本官致仕,上章告老故也。

丙子,甘露降太一宫祠庭栢樹。先是,都城東南建五福太一祠,既成,致饗於神祠,官悉集,未明前数刻而降。

已卯,召宰相近臣宴於後苑, 上賦詩一章賜侍臣,俾之屬和。

夏四月编辑

壬午,光禄卿湯悅卒悅字德川其先陳人後 家於江東之青陽父文圭乾寕五年進士登第以世 方亂将南歸梁祖時節制夷門爱其才欲辟於幕府 文圭不欲就遁去至會稽錢鏐欲縻之亦不願止去 詣宣州田頵頵執甥姓之禮待之文圭但從容談笑 無所預頵敗獲免至淮南楊渥以為掌書記悅幼穎 悟九歳而孤善屬文仕吳為秘書省校書郎時張廷 翰宋齊丘皆掌吳政以悅俊敏共推薦之授秘書郎 直門下遷水部員外郎改本曹郎中並知制誥李昇 建國授中書舍人時書命填委悅援筆立成詞理典 贍未幾擢為翰林學士李景繼立加學士承㫖遷礼 兵部侍郎改中書侍郎簽署省事罷職拜户部尚書 依前充學士承㫖周世宗舉兵至淮上李景以機務 方繁命悅知樞密院事顯德五年淮南平景遣入貢 先是世宗駐蹕於揚州孝先寺見悅所撰碑歎賞久 之及至待之禮甚優異 太祖受禅景擢遷洪州以 子煜守金陵留悅佐之煜嗣位拜右僕射充樞密使 加同平章事節制潤州不樂在鎮改授太子太傅監 修國史旋守司空判尚書省再秉政江南平歸朝改 授太子少詹事上即位以悅素有才名召直學士 院踰年改光禄卿至是卒年七十三輟視朝一日悅 本姓犯 翼祖廟諱而名崇義後改姓又改名有詞 人從江南來因謁悅從容評及江南文士謂悅曰二 徐及公詩皆善帷崇義差不及耳聞者傳以為笑癸 未以涪陵王子德恭為峯州刺史德隆為瀼州刺史 女壻韓崇義為静難軍節度行軍司馬右衛率府副 率叚守榮决杖仍削籍為民坐華州監倉㮣量為姦 故也

甲申,命宰相及羣官分禱京城祠廟祈雨是夕 雨足以東上閤門副使王侁為西上閤門使

戊子,宰 相宋琪率文武百官及諸軍将校蕃夷酋長僧道耆 老二萬六千三百五十人詣東上閤門再拜稽首上 言曰臣等聞皇王大功莫大於混一中夏古今盛礼 莫盛於登封介丘其或鯨海鷄林已聞于效貢金泥 玉檢尚闕於告成則何以繼三五之鴻猷副億兆之 䖍望臣琪等誠惶誠懼頓首頓首伏惟 應運統天 睿文英武大聖至明廣孝皇帝陛下紹勛華之正統 施造化之玄功亘地罄天罔不率俾望雲就日無所 不賓爰自唐室衰微四方雲優東吳西蜀瓜䚯豆分 民無邊歸亂靡有定梁唐祚短不暇經營晋漢綱頽 莫能恢復陛下膺圖出震執契嚮明四海於是會同 二儀以之交泰歴代之典章畢舉生民之耳目惟新 極千古以牢籠掩八絃而覆肓離肩反踵之俗襲冠 帶者以百数白環碧砮之貢充蠻邸者以千計鑿空 萬里攘地千都豈止廣長榆而通大夏靈貺交集珍 符揔至豈獨歌赤雁而頌白麟暢玄化於胥庭均至 和於㝢縣歴選列辟盛德大業未有如此之盛者也 是以三事大夫洎于黄髮之叟咸願延頸企踵以觀 大禮于升中是宜訪制云亭追蹤八九以答玄貺以 徇羣心若却之而不頋抑之而弗處則何以塞神祇 之望慰夷夏之心哉伏請申命有司草定儀注擇吉 日登泰山昭厥成功以光盛礼臣等不勝大願詔答 曰朕嘗乙夜觀書鍳前王之事迹多矣若乃至聖同 堯大功超舜厎績類於伯禹敷佑比於成湯然後可 以高蹈介丘遐登日觀告成功於 上帝祈景福于 下民歴萬代以流光冠百王而擅美者也其或功虧 治定德謝欽明道未洽於黎甿信未孚於㝢縣安可 告成 天地展禮云亭朕自纉丕圖若涉淵水方思 日慎以答天休止期粗洽於小康焉敢輙言于大禮 卿等忠於事主善則稱君誠雖可嘉事則未暇省覧 数四愧畏良深所請宜不允

辛卯,羣臣再上表曰臣 琪等今月八日拜章丹陛瀝懇明庭叙華夷億兆之 心述 天地神祇之意乞展告成之禮聿修帝類之 儀庶耀玄功式昭盛德遽頒明詔未允丹誠中外顒 顒萬知所處伏惟 應運統天睿文英武大聖至明 廣孝皇帝陛下道侔覆載明並照臨追三五以同符 體陰陽之不測而自紹開寳運光啓鴻圖親駕戎車 自秉武節靈旗所指并汾摧破竹之威文誥所施東 南無負海之固此陛下武功震耀之力也視朝之暇 靡倦觀書聴政之餘常聞論道酌百王之步驟盡得 英華考夏商之質文皆窮奥妙淳化由是丕変玄功 以之孔昭此陛下文德化成之功也若乃萬機在念 常切宵衣一物疚懷未嘗高枕故得刑清訟息俗阜 民和草木效祥盡入朱絃之奏羽毛薦瑞皆登清廟 之歌臣等歴觀自古受命封禅之君交三神之歡接 千歳之統未有如陛下之盛也況道超軒昊功冠古 今而尚闕登封之儀猶稽肆覲之禮臣等有所未諭 也伏願拾謙讓之小節思光大之逺圖特詔禮官申 明大典遂萬國侍祠之願諧百靈望幸之心俾耀寰 區以光簡冊詔答曰朕恹纉丕圖誕膺駿命屬九服 清宴四時順成祥瑞荐臻哭沴不作斯盖 天地之 垂祐 宗廟之降靈至於庶政允釐彝倫攸叙則輔 弼之力戎夷畏服疆場厎寕則将帥之效在于凉德 何能致是而文武百辟華夷衆心繼瀝懇以同辞願 升中而展禮雖歸功于上足見忠誠而涉道未深殊 増媿畏再煩啓廸徒切嘉稱所請宜不允癸已内外 文武羣臣三上表曰臣琪等言近者以昇平斯久告 謝猶稽再陳率土之心乞展泥金之礼臣誠既竭乃 春未回彌増深薄之憂寕逭再三之凟臣琪等誠懇 誠廹頓首頓首伏惟 應運統天睿文英武大聖至 明廣孝皇帝陛下慶演丹陵道光赤水勵清明而御 俗躬玄黙以化人武暢九垓則華夷偃革恩覃萬彚 則翔泳懷仁頳莖玄甲之祥昭宣緗史文鉞碧砮之 貢洋溢槀街去冬鄒魯遺氓班白舊老掎裳連𬒮萬 衆一心咸陳盛德之容願覩升中之慶而 皇帝陛 下未回宸想猶執謙尊況今上瑞仍臻休徵沓至欽 崇玄館則湛露垂甘堙塞洪河則榮光順道漢武之 窮兵逺代遽紀三山世祖之乘運中興仍修八陛功 微大定業謝時雍豈若 皇帝陛下今日之盛也又 安可久違玄貺高謝鴻名鬰 宗社之耿光略皇王 之丕訓伏覬采倪寛之往議詢梁松之舊言俾掌故 奏儀司歴練日儼搢紳以戒路肃羽衛于周廬日觀 儲精俟俟蒼璧之禮天孫寫望迎黄屋之來金泥玉 檢以盡誠六舞五声而節步大備闕典咸秩無文驅彼 黎元躋于仁夀垂統成化億萬斯年豈不盛哉豈不 偉哉臣等本以微生親承大化儻獲侍和鑾而登降 事宋琪為封禅大禮使翰林學士承㫖扈蒙為礼儀 使翰林學士宋白為鹵簿使賈黄中為儀仗使

辛丑,以駕部員外郎劉蟠監察御史索湘為泰山路轉運 使太府卿馬峯卒峯太原人仕劉繼元至右僕射致 仕歸朝為将作監稍遷太府卿分司西京至是卒年 八十餘詔輟視朝一日峯善服食為壽康彊無疾好 持論性鄙恡無他可稱述焉癸卯以儀鸞副使康仁 寳等部署丁匠七千五百人修宫壇於泰山

甲辰,布衣趙垂慶詣匭上書言 皇家當越五代而上承唐 統為金德若以梁上繼唐傳後唐至國朝亦合為 金德矧自禅代已來符瑞狎至羽毛之類色白者不 可勝紀皆金德之應也望改正朔易車旗服色以承 天統事下尚書省集百官定議右散騎常侍徐鉉等 奏議曰五運相承 國家大本著于前載具有明文 頃以唐末丧亂朱梁篡代荘宗以早編屬籍繼立世 功親雪國讎天下稱慶即以梁比于泚羿王莽之徒 不可以為正統也荘宗中興唐祚重新土德自後数 姓相傳晋以金漢以水周以木天造 皇宋運膺火 德況國初便祀火帝為感生帝于今二十五年矣而 又圎丘展禮已經六祭自是日盛一日年榖豊登干 戈偃戢必若聖統未合天心焉有太平得如今日此 皆上玄降祐清廟垂休致成恢一統之運也豈可輒 因獻議便從改易恐違眷命深所未安又云梁至周 不合迭居五運欲我朝上繼唐統宜為金德且後唐 以下奄宅中區合該正統今便廢絶禮實無謂且五 代運遷皆親承授質文相次間不容髮豈可越数姓 之上繼百年之運此不可之甚也按唐書天寳九載 崔昌獻議自魏晋至周隋皆不得為正統欲唐逺繼 漢統立周漢子孫為王者後備三恪之禮當時朝議 是非相半集賢學士衛包挟同李林甫遂行其事至 十二載林甫卒後復以魏周隋之後依舊為三恪崔 昌衛包並皆逺貶此又前載之甚明也況今國家封 禅有日宜從定制上答玄休伏乞聖宋永為火德 從之

丙午,以坊州刺史馮鐸、凙州刺史齊超分巡黄河堤堰。

戊申,以侍御史張昉本官知雜事,從憲臺之舉也。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二十九

書寫人 楊思恭 初對 班紹宗 覆對 霍良弼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