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宗實錄/卷31

Template:本條目需要加入句讀

 宋太宗實錄/卷30 宋太宗實錄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三十一
宋太宗實錄/卷32 
起太平興國九年八月,盡雍熙元年十二月


八月编辑

戊寅,朔,詔曰:「國家撫育黎民,哀矜庶獄,累降詔敕以儆有司,而約束之言猶有未盡,更條其事申而明之:應两京及諸道州府,有鬭競至杖罪以下,本處長吏便可躬親決斷,不必更下所司、廣有逮捕,使獄吏因緣為姦。及逺郡刑獄有無可疑而奏案待報者,自今並禁止之。」初, 上謂宰相曰:「朕於刑獄,尤所疚懷。今西蜀、嶺南,皆數千里往來覆,淹延刑禁,宜有條約。」乃降是詔。

壬午,御製“四成字”、“四高字”詩各一首,賜近臣,令屬和。以殿中侍御史趙安易、監察御史趙齊並為宗正少卿。

甲申,以靜難軍節度行軍司馬劉知信為左衞將軍,領營州刺史。嘉州言江水暴漲,壞官寺廬舍,溺死者千計。

乙酉,以監察御史索湘為河北轉運副使。

壬辰,詔曰:「錢刀之用,以通有無;輕重相權,泉流不匱。漢魏之後,其弊蓋多。國家即山鑄銅,奄有吳蜀富姬周之九府,法上林之三官。而民俗之間,犯禁者衆,姦僞旣廣,輕重滋多。自今两宫及諸道州府,宜申明舊禁,不得雜用私鑄細小及鐵鑞錢,仍每貫須重四斤半巳上,其細雜錢限一月内並須納官。」

癸巳,有布衣以皂囊封書獻者,其詞狂妄。 上覽而不之罪,因謂宰相曰:「比降詔書,許人言事。近有上章者,朕皆一一覽之。但外人不知朝廷要務,所言孟浪,不切機會。本欲下情上逹,庶事無壅。故雖狂勃,亦不加罪。」宋琪等對曰:「陛下廣納言之路,苟百中得一,亦是國家之利!」

甲午,延州、淄州言大水壞官寺民舍,漂溺人畜。

丙申,太一宫成, 上將親祠。先一日,遣翰林學士賈黃中致祭告之,其詞曰:「維太平興國九年,歳次甲申八月戊寅朔二十日丁酉, 皇帝謹遣翰林學士、尚書司封郎中知制誥賈黃中稽首上告于五福君、基十神、太一帝君之神:夫明靈之降,難可度思,精意苟存,必垂昭格。顧惟寡昧,嗣守丕基而德敎未孚,化源猶鬱,日愼一日,于兹九年。苟非 上帝垂休,明靈降鑒,則安得民庶和樂,豐穰荐臻?荷此殊休,實由 玄貺,惟神功施造化,道貫幽明,握 上帝之靈符,作羣生之司命。頃者觀臺效職,保章獻言,以為躔次所經;將莅斗牛之分,永惟靈馭下屬。勾吳且欲伸蠲㓗之誠,豈復以封域為限?載營間館,卜此近郊。庶苾芬之儀,親承於祀事。飈欻之駕,時覿於神光所望。納九有於胥庭,躋蒼生於富壽;但以正詞而陳信,敢言袐祝,以求恩謹,以至誠上祈冥祐!」

丁酉, 車駕親祠太一宫。

壬寅,澶州言河漲損民田;雅州言江水漲九丈,壞民廬舍。以神武大將軍石曦知襄州,左領衞大將軍趙延進知揚州。

甲辰,以監察御史周渭為两浙西南路轉運使。白州言大風壞官寺民舍。

九月编辑

戊申,朔,以磁州團練使潘光𥙿爲右千牛衞大將軍。

丙辰,以太子中允崔邁爲陜府西路轉運使副,吕備爲轉運使。

壬戌,宰相率文武百官上言曰:『臣聞道之大也,二儀生焉,萬物母焉。而豈辭希夷罔象之謂?天之髙也,四時行焉,三光麗焉,而靡謝昭回乾健之稱?斯蓋物理之常情,而聖人所以無避者也。伏惟應運統天睿文英武大聖至明廣孝皇帝陛下,功參玄極,道貫往初,思溢六虚,恩覃萬彚,納百王於軌度,懷九有於胥庭。大夏、九眞、條支、越裳之貢雜,沓乎槀街,合穗連理,華平闊逹之秀,充盈乎瑞諜。天人昭答,符應荐臻,猶且翼翼小心,乾乾夕惕,訪峒山而問道,遇乙夜以觀書,游神於蠖濩之中,端拱於穆清之際。昨者,人神合契,億兆同心,將以交歡三神,接統千祀,追云亭之盛禮,踐八九之遐蹤。檢玉之祠,不陳於袐;祝射牛之禮,已講於儒臣。而勞謙載懷,中道而止。神貺集而不答,盛禮闕而弗營。今柴燎在辰,華夏畢至,咸以爲羣心固而天聽不回,則何以綏懷萬國?盛德著而名號不稱,則何以對越穹旻?澤以浸之。德以覆之。昆虫草木,罔不咸遂,可不謂至仁乎?恩以懷之,威以肅之,華夷蠻貊,罔有不率,可不謂明德乎?臣等不勝大願,上尊號曰:「 應運統天睿文英武大聖至仁明德廣孝皇帝」,伏惟上奉天明,下從人欲,誕受典策,光昭永圖。』答詔『不允』。

丙寅,羣臣三上表,詔曰:『朕祗膺丕構,奉若 昊天,常懼燭理不明,聽斷乖誤,日慎一日,于今九年。賴 上帝顧懷, 宗社儲祉,兵戎甫定,民俗小康。載循沖人,何能致此?愧畏之意,不敢弭忘。今者輟升中之儀,修柴燎之禮,匪敢自大,要在致誠。夫溢美之累於道,虚言之過於實,朕所不取也。無爲煩數,當體至懷,所請宜不允。』

庚午,免太常博士李頌,仍削两任。以知齊州日,坐部内與尼姦故也。

辛未,度支使左衞大將軍陳從信卒。從信,字思齊,譙郡人也。 上在藩邸,命從信典財用之出入,恭謹彊力,心計精敏,府中無事大小悉委之。開寶二年秋,有司言太倉儲廩止於明年二月,請分屯諸軍,仍盡率民船以資江淮糧運。太祖大怒,切責計司曰:『國無九年之蓄,曰不足。汝不素爲計度,而使倉儲垂盡,乃請分屯兵師、括率民船以資饋運,是可卒致乎?且設汝何用?苟有所闕,必爾乎?』取之三司使楚昭輔惶懼,計不知所出,乃詣晉邸,見 上泣告,乞於 太祖解釋,稍寛其罪,使得盡力營辦。 上許之。昭輔出, 上召從信,告之曰:『理將安出?』對曰:『從信嘗游楚泗間,見糧運停阻之由,蓋是逐處勘給主船軍人糧食,是以凝滯。若令往復自初起程,即令計日併支沿路日食,便可責其定限。又楚泗間運米入船,及至京輦米入倉,皆令促其程限。如此,每運可減數十日。楚泗至京千里,舊八十日一運,一歳三運;若此,則歳可増一運焉。今又聞三司使令籍民船,無好惡皆取之,則冬中京師薪炭殆絶。不若以新好船令運糧,惡者任民載樵薪,則公私俱濟。今市中米貴,官乃定價,令㪷計錢七十。商賈聞之,以不獲利無敢載致京師者,雖富人儲物,亦隱匿不糶,是以益貴;而貧民將憂其餒殍也。今若聽其自便,四方商旅皆至,即米多而價自賤矣。』 上曰:『然。』明日,具以白 太祖,盡從其言。於是,事集焉。 上即位,遷東上閤門使,樞密都承旨,坐事,責授閑廏使閤門祗候。 上征并汾,以從信爲大内都部署,遷左衞將軍,復爲樞密都承旨。未幾,以本官罷。踰年,以本官充度支使,加本衞大將軍。至是卒,年七十二,贈太尉。從信無他才,好詭誕。有李八百者,自言八百歳。從信事之甚謹,冀傳其術,而終無所得。侯莫陳利用者,挾左道有妖術,因從信推薦,獲寵。人以此非之。

壬申,以諫議大夫許仲宣權判三司。

乙亥,詔『史館所編文集將就,可令接續進來。』 上謂宰相曰:『自去年冬末,日讀御覽三卷,未嘗廢闕,有故即追補之,巳讀八百餘卷矣。』

冬十月编辑

庚辰,以知叙州舒德郛爲敘州刺史。谿洞之首領來請命也。詔曰:『應諸道、州、府,自今犯竊盗五貫巳上、十貫以下,並決杖配隸所在徒役,不必更奏。十貫巳上及凶惡尤甚、爲人患者,即得取裁。』先是,竊盗獄成,皆取裁,多致凝滯。 上知之,故降是詔。

癸未,乾明節,羣臣上壽。先是,飲羣臣酒三行乃止。是日, 上悅,顧謂權御史中丞滕中正曰:『三爵之儀,是謂常禮。朕欲與羣臣更飲一巵,可乎?』對曰:『陛下聖恩甚厚,臣敢不奉詔?』殿上皆稱『萬歳』。

甲申,詔曰:『華山陳摶,養素丘樊,韜光巖穴,載應順風之請,是増少微之耀。慕我至化,來儀帝廷。不有嘉名,何彰貞範。可賜號“希夷先生”,仍賜紫衣一襲。』摶頗工詩什,居華山雲臺觀。周世宗聞其名,召之。旣至,館於禁中月餘,厚禮遣之還山。及 上即位,來朝,今復至。 上待之甚厚,謂宰相曰:『摶,獨善其身,不于勢利,所謂「方外之士」也。入華山四十年,度其年近百歳。人且言天下安治,故來朝覲。此意亦可念也。即令引至中書,卿可試與之語。』摶旣至,琪等因問曰:『先生得玄黙修養之道,可以授於人乎?』摶

--此處缺,以下據它本補齊-- 對曰:『摶山野之人,於時無用,亦不知神仙黃白之事,吐納養生之理,無術可傳於人。假令白日上升,亦何益於世?主上龍顏秀異,博達古今,真有道仁聖之主也,正君臣同德、興化致治之秋,勤行修練,無出於此。』琪等表上其言, 上益喜。

乙未,內出瑞物六十三種:白鹿六【二真定府、澤州貢,四御苑所生】,白兔十一【六嵐、許、潁、秦、鳯翔、易等州貢,五御苑所生】,黑兔一【京兆府民進】,紫兔一【沂州貢】,白麞四【潁單州貢】,白雉一【潁州貢】,白鵲二【兗州貢】,白鳩一【京西民進】,紫鵲一【忠州進】,白鶉一【易州進】,白鸜鵒一【越州貢】,蒼鸜鵒一【越州貢】,白山鵲五【唐、洋等州貢】,緑山鵲一【江陵府貢】,紅山鵲一【貝州貢】,白雀四【登、德、汝、虢等州貢】,白防二【京西民進】,紅雀一【德州貢】,白戴勝三【洞、乾等州貢】,蒼烏一【鄭州貢】, --此處缺,以上據它本補齊--

白山鵶一【乾州貢】,赤烏一【趙州貢】,白鷹五【霸、濮、潞、晉、夏等州貢】,白鷺鷥鷹二【商、坊等州貢】,白鶻一【夏州貢】,赤鶻一【歸州貢】,白鷂一【鳳翔府貢】,白鸚鵡一【朗州貢】,白銅觜一【光州貢】,青花山鵲一【房州貢】。琪等拜表稱謝,請圖之,付史館。詔從之。

戊戌,杖殺忠州録事參軍卜元幹,免知州、國子博士徐澤官,仍削两任,並爲受賕枉法故也。

庚子,杖殺禁軍鐵林小校李超,坐牧馬濟州,求掠民錢,及劫殺道上行人故也。先是,國家以諸軍戰馬數多,其外軍屯戍者皆在外,而禁軍中騎兵尚多,皆本軍飼養之。每至三月,分出於近京州郡放牧;至九月復還本軍,故超因牧馬而爲姦焉。

十一月编辑

壬子,髙麗國王王治遣使以方物來貢。

庚申,日有青赤背氣。

甲子, 上齋宿正殿。

乙丑,宿 太廟。 上以天氣晴和,作歌詩三首賜近臣,令屬和。

丙寅, 親饗五室,出宿於齋宫。

丁卯,日南至, 親祀南郊,回御乾元門下,制曰:『惟皇撫運,樹洪業於中區;惟辟奉天,表至誠於大報。朕自祗膺睠命,嗣守丕基,夕惕晨興,宵衣旰食,九年于此,罔敢怠荒。而豐歳屢臻,五兵不試;符瑞昭應,書軌大同。顧惟沖人何能致此,蓋玄穹之所降鑒, 宗社之所儲休。所以躬事禋燔,告謝 天地,文物以之。大備聲明,於是孔昭。六變升聞,百神降假。純嘏之錫,豈獨在予?思與萬邦,同兹大慶。宜改紀元之號,仍覃作解之恩。可大赦天下,改「太平興國九年」爲「雍熙元年」。自雍熙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昧爽已前,應天下繫囚,除故殺人并十惡罪至死及官典犯枉法贓不赦外,其餘罪無輕重咸赦除之。内外馬歩諸軍將卒並等第賞給,文武前任、見任官、諸軍將校致仕官並與加恩。禁軍指揮使已上未有功臣者,特賜功臣。諸道、州、府民户少欠太平興國八年終已前夏秋稅物及義倉并賑貸、斛㪷並與除。放文武常參官及内外諸司使副、禁軍都虞候已上、諸道行軍副使、藩方馬歩軍都指揮使父、母、妻未有官封者,並與官封,亡殁者亦與封贈。文資常參官衣緋緑及二十年者,許於吏部投牒以名聞。諸處配流徒役人内有曾任職官,已經恩放還者,委所司條奏。貶官未量移者,與量移;已量移者,與復;已復資者,量與叙用。諸處征討將校殁於王事者,自副兵馬使已上,並與贈官;有親的子、弟、孫,並與録用。諸處監管場務虧失官物及人户増起、課額自後不敷者,應舟船沈没及遭水火損敗錢帛、西川諸州鹽井煎煉不及者,昇、杭州等見有積欠係官地基錢物等,特與除放。两浙先欠淮海國王回圗質庫錢鹽等,應自開寶七年以後舒、掦、泉、福、歙等州被江南燒爇却斛㪷故,涪陵王先於在京及諸州借過省倉庫錢帛斛㪷,見勒元借人填納者,河東管内僞命日於人户上舊率配錢物及江南舊日於興國軍人户上白配供軍茶貨等,並特與除放。應江南、两浙、湖南、嶺南人户見有丁身錢起,今後並以年二十成丁、六十入老其未成丁巳入老者及身有廢疾,並與放免。應郊廟諸司職掌及行事官,並與加恩。欠一選者,令銓司注擬;欠两選已上者,減一選。應自前亡命軍人及草寇聚集之處,限詔到两月並令於所在陳首;限滿不首,即論其罪,諸道進奏。使前資官等赴 郊廟陪位者,並與加恩。西川、廣南、荆湖、江浙、漳泉發遣到僞命官吏等,如正身亡殁,其骨肉一任歸還,應諸抵法人及殁於貶所者,並許骨肉歸葬。

癸酉,詔曰:『建州進士楊億,年方髫齓,富有文華。召試於前,筆不停綴。詞體優贍,粲然可觀。言念俊奇,宜加秩序。噫進不巳,砥礪彌堅。越景絶塵,一日千里。予有望于汝也,可特授將仕郎守袐書省正字。』億,建州浦城人,刑部郎中徽之從孫也,年十一,能屬文,援筆立成。 上聞其名,乃詔江南轉運使張去華,就加考試。去華試以詩、賦、文論,咸有可觀;送至闕,引對便殿,神采俊爽,占對閑雅。 上出詩賦題試之,億援筆頃刻而成,詞采靡麗,上大嗟賞,因謂宰相曰:『童蒙敏慧,未嘗有如此者!』宋琪等奏曰:『陛下好文獎善,故異人間出。』 上曰:『可與一官,留於京師,時召之令賦詩於前,以釋心耳。』故有是命,襄州言襄賜縣百姓劉昉五世同居、長幼百口内無異爨,詔旌表門閭,常稅外免其他役。

十二月编辑

庚辰,楚王元佐陳王元佑、 韓王眞宗舊名、冀王元儁、益王元傑,各加食邑一千户。以太師尚書令兼中書令、淮海國王錢俶爲漢南國王,改賜『寧江鎮國崇文耀武宣德守道功臣』。以刑部尚書、平章事宋琪爲門下侍郎、昭文館大學士;工部尚書、平章事李昉爲中書侍郎、監修國史。左諫議大夫、參知政事吕蒙正、李至皆爲給事中參知政事如故。宣徽南院使兼樞密副使柴禹錫進封平陽郡侯。右諫議大夫同簽署樞密院事張齊賢、王沔並加左諫議大夫。自藩鎮及内外文武官並進秩有差,以丁卯詔書加恩故也。

癸未,詔京城耆老百歳已上者凡百許人至長春殿, 上親慰撫之。老人皆言『自五代已來,未有如今日之盛也』。賜束帛、衣服、茶荈以遣之。

乙酉,詔曰:『王者賜酺推恩,與衆共樂,所以表昇平之盛事,契億兆之歡心。 累朝已來,此事久廢,蓋逢多故,莫舉舊章。今四海混同,萬民康泰,嚴禋始畢,慶澤均行。宜從士庶之情,共慶休明之運。可賜大酺三日』。酺飲,起自秦法,『三人已上會飲則罰金』。故因事賜酺,吏民得會飲,過則禁之。魏晉之後,無聞焉。唐景雲、開元、天寶間,曾舉行之。至是,郊禋始畢,大慶溥洽,故有是詔。 上因謂宰相曰:『朕讀《唐書》,見睿宗已後,賜酺或連夜至七日、九日,亦或彌月,無乃太甚乎?娯樂不可過度三日,爲得宜矣。玄宗令三百里内刺史、縣令,各率音樂集都下,亦勞擾之甚也!』

丙戍,月犯昴。以少府監段思恭爲右諫議大夫,袐書少監郭䞇爲左諫議大夫。

丁亥,詔曰:『敦本抑末,教化於是興行;抵璧捐珠,浮靡於焉止息。朕祗承丕構,緬慕古風,思欲崇尚儉朴,革去澆競,却難得之奇貨,復大化之淳源。宜自我先,以率天下。其嶺南諸州採珠場,罷之。』

己丑,以左領軍衞大將軍致仕,孫守彬爲右屯衞將軍。

壬辰,制曰:『王者祗膺寶圖,奉若天命,必在詳求淑哲,所以翊宣風敎。故姬周之盛,本自姜任之烈;虞舜之聖,亦資皇英之助。蓋化行於内,而陰教以孚;位正於中,而人倫以叙。始於宫閫,迨于家邦。前典具存,敢忘脩舉。隴西李氏,柔嘉維則,和順積中,茂慶著於侯藩,盛則傳於勲閥。清芬桂郁,睿問川流。明惠成於自然,仁孝本於天賦。頃自作嬪,帝室毓德。椒塗象服,垂風光昭。令則關雎播美,已著樂章。内理肅而九御有倫,婦道著而六宫承式。服阿保之箴誡,知臣下之勤勞。固已績茂公桑[1],道光彤管[2]。而造舟之禮,未加於徽命;厭翟之貴,未正於中宫。豈所謂昭德垂訓、嗣世繼統者乎?宜考舊章,煥兹縟禮,法軒星而踐位,配皇極以爲尊。可立爲皇后,有司擇日備禮冊命。』

甲午, 駕幸城北水磑。回,召近臣宴於後苑。

丙申,大酺,自丹鳯樓至朱雀門,張樂,遷四市貨殖、五方士女大會,作山車、旱船,往來御道,爲魚龍曼延之戯。又集開封府諸縣及諸軍樂人,列於御街,音樂雜發,觀者隘道。 上御樓臨視,召羣臣宴飲,畿甸耆老,列坐其下,賜之酒食。

丁酉,賜文武常參官詣尚書省宴飲。 上賜詩二首,特降中使宣㫖,曰:『今日卿等宴會,恐未盡歡。可更賜來日宴樂。』於是三日,羣臣獻歌、詩、頌、賦,稱美者數十人,並宣付史館。

庚子,以濟州刺史陳廷山爲光州刺史。

壬寅,以氊毯使張延景爲尚食使。

癸卬,麟州防禦使李克文爲博州防禦使。

甲辰,雨雪。先是,上謂宰相曰:『今冬天氣和暖,開春恐有疫癘。今郊禮酺宴之後,若得三五寸雪,大佳。』至是,陰雲四合,積雪盈尺。

太宗皇帝實録 卷第三十一

書寫人 李奇 初對 吕興宗  覆對 霍良弼

註釋编辑

  1. 公桑,指天子、諸侯的桑田。
  2. 彤管, 一種紅管的筆,古代皇宮內的女史,以此記錄后妃的事蹟。以紅色表赤心公正。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