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宗實錄/卷80

Template:本條目需要加入句度

 宋太宗實錄/卷79 宋太宗實錄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八十
 
起至道三年正月,盡山陵

至道三年春正月编辑

丙寅,朔,上不受朝,羣臣詣閤門拜表稱賀。

丁卯、癸酉,並輟視朝,以 孝章皇后啓櫕并發引故也。羣臣詣閤奉慰。

丙子,以户部侍郎温中 舒禮部侍郎王化基並守本官参知政事給事中李 惟清同知樞密院事以給事中参知政事張洎為刑 部侍郎

己卯,上元節,京城張燈。 上幸乾元門楼,宴從官,夜分而罷。

戊子, 孝章皇后神主還京宰相率 百官拜迎於順天門外

己丑,刑部侍郎張洎卒。洎,滁陽人,少有俊才慱通墳典李景日舉進士及第解褐 上元尉遷校書郎景長子燕王冀卒有司謚武宣洎 獻議駮正詞理精當擢拜監察衘史自以論事稱㫖 遂率意弹撃不避權貴大臣游簡言等共嫉之會景 避地豫章留其子煜居守即共薦洎掌煜記室不得 從未幾景䘚於豫章煜襲位擢為工部員外郎試知 制誥滿歲為禮部負外郎知制誥累遷中書舍人清 輝殿學士参預機密恩寵第一洎故字師黯煜令字 偕仁常以字呼之清輝殿在後苑中煜爱之不令旦 夕離左右故授以内殿之職中外之務一以咨之每 兄弟宴飲宫中作妓樂洎獨得預宫城東北隅賜以 大第為寫書萬餘卷别創書堂煜自科著之常至其 第召見妻子慰撫賜予甚厚洎尤好建議每所規畫 煜未即行必稱疾不起煜以手扎開釋之始復視事 及王師圍城踰年城危甚洎每勸煜勿降廣言符命 指引玄象無變金湯之固未易取也旦夕當引退願 勿憂又言一旦有不虞當先死社稷既而城陷洎携 妻子及金玉重寳自便門入止宫中與摳密使陳喬 同升閣将俱死既至喬自經氣絶洎乃下見煜曰臣 與喬同掌機務今日國亡當俱死念主入朝誰辯明 主所以不死爾将有以報也歸朝 太祖召見責之 曰汝教煜不降使至今日因出帛書示之乃王師圍 城煜遣洎草徵上江救兵蠟丸中詔書也洎頓首請 罪曰臣之所為也犬各吠非其主此其一爾他尚多 今得死臣之分也詞色不變 太祖初欲殺之及是 喜拜太子中允 上即位以文雅選直舍人院未幾 使高麗復命改户部員外郎出知相貝二州頗簡慢 部内不治轉運使田錫言其狀徵還洎求見廷辯 上以其儒生不復責以吏事詔不問以本官知譯經 院改兵部員外郎禮部户部二郎中選為太僕少卿 拜右諫議大夫判大理寺俄充史館修撰判集賢院 事 上令以儒行篇刻於版賜近臣及新及第貢舉 人洎上表稱述敷引前代以媚 上上以其該慱命 丞相奨諭数月擢拜中書舍人充翰林學士洎性便 佞能伺候人主意博涉經史多知典故每 上有所 著述及賜近臣詩什洎必上表廣徵引以将順其美 與蘓易簡同在翰林数月尤不恊及易簡秉政洎旦 夕攻之既而昜簡罷以洎為給事中参知政事與冦 凖同列先是凖知吏部選事洎掌考功為吏部官屬 凖年少新進氣鋭思欲老儒附已以自大洎夙夜坐 曹視事每冠帶候凖于省門揖而退不交一談凖益 重之因召與語洎捷給善持論多為凖規畫凖心伏 遂兄事之極口誇洎於 上漸欲進用又知其在江 表日多讒毁良善李煜殺中書舍人潘佑洎嘗預謀 心疑之待詔尹熙古吳郢皆江東人洎常善待之 上一夕召熙古等侍書禁中因問以佑得罪故熙古 言煜忿佑諫説太直爾非洎也自是洗然遂擢用盖 凖推挽之也旣同秉大政凖亦忌之洎奉事凖愈謹 政事一决於凖洎無所参預專修時政記甘言䛕詞 以自媚於 上會議靈州事不稱㫖恐懼欲自固權 寵上已嫉凖專恣恩寵衰替洎慮一旦同罷免因 奏事大言寇凖退後多誹謗上凖但色變不敢自 辯 上由是大惡凖旬日罷未幾洎被病家居滿百 日力疾請對方拜踣於 上前明日表解職優詔不 允後月餘改刑部侍郎罷知政事捧詔嗚咽疾遂亟 後十餘日卒年六十四 上聞之軫悼特贈本曹尚 書賻禭賵贈加等以其二子皆為六品正員官。洎風 儀灑落文彩清麗兼通禅寂虛無之理終日清談亹 亹可聼尤險詖好攻人之短舊事李煜及煜歸朝甚 貧洎猶丐索之煜以銀頮面器與洎洎怒不得金者 時潘慎修掌煜記室洎疑慎修教煜素與慎修善自 是亦稍踈之煜子仲㝢雅好蒲慱飲宴洎因切諫之 仲㝢謝過後数月人有言仲㝢蒲慱如故洎遂與之 絶及仲㝢死郢州歸葬京師洎亦不赴吊與張佖議 事不恊遂為讎隙始父事佖既而不拜尤善事黄門 宦官在翰林日引唐故事奏内供奉官藍敏貞為翰 林學士使内侍裴愈副之上覧奏謂曰此唐室弊 政疑貳大臣處處以中人監之朕方恢復古道安肯 踵此覆轍卿言過也洎慙而退洎自江東歸朝廷故 舊無登其門者性鄙恡雖親戚無所及常與故散騎 常侍徐鉉厚善心重之因議事小不恊遂絶然手寫 鉉文章訪求其筆札藏於篋笥甚於珍玩此其異也 庚寅以都官郎中沈繼宗為淮南轉運使工部郎中 知制誥胡旦兼史館修撰辛夘以侍衛親軍馬步軍 都虞候傅潜為延州路兵馬都部署殿前都虞候王 昭逺為靈州路兵馬都部署西京作坊使石普為関 右河西巡撿户部使張鑑調發陕西諸州軍糧工部 郎中知制誥張秉祠部郎中知制誥馮起翰林侍讀 起居舍人吕文仲推節催督之

二月编辑

丙申,朔,以許州司馬盧文翰為工部員外郎同 句當陜西轉運事丁酉孝章皇后祔别廟羣臣皆詣 閤奉慰庚子靈州行營言敗李繼遷萬餘衆斬首二 千級獲鞍馬鎧甲数千計繼遷單騎遁走羣臣稱賀

辛丑, 上不豫,止於便殿决事。

甲辰,詔曰朕獲主萬 邦于兹二紀囹圄之際專務於盡心肖翹之微常憂 其失所矧畿甸之富庶而輦轂之浩穣方春陽和之 時品物鬯茂禁繋猶衆狴犴未空雖多辟之所招在 好生而斯切議獄緩死宜順於天常宥過眚災聿遵 於時令自至道三年二月九日已前應京畿繫囚死 罪並降從流流已下並放戊午詔文武百官並於崇 政殿起居自 皇太子親王及諸軍校分為七班。先 是, 上不豫不御前殿猶孜孜視政事延見羣臣無 有厭怠至是以文武班列衆多久坐罷倦而有是詔

壬戌,大食、賓同朧國各遣使朝貢。以右諫議大夫雷有終為給事中知并州。是月,以 上不豫, 皇太子、諸王及文武羣臣、宦内諸司使、諸軍将校各於佛寺齋居會祈福。

三月编辑

乙丑,朔,永興軍節度使田重進卒重進范陽人 形質奇偉有武力周顯德中應幕為卒太祖時統 禁軍以重進隸麾下從征淮南有戦功又從 太 祖北征會陳撟軍變重進以翊戴功遷御馬軍使累 遷控鶴指揮使領瀼州刺史 上即位擢為天武左 廂都指揮使領瀼州圑練使改侍衛步軍都虞候豊 州觀察使從攻太原部攻城南面會劉繼元降録其 功依前領豊州刺史充天德軍節度使侍衛步軍都 指揮使未幾河大决滑州房村發卒数萬人命重進 護其役既而河塞改邠州刺史静難軍節度使領軍 職如故王師北征以重進為飛狐路兵馬都部署大 破虜擒其将大鵬翼監軍馬贇副将何萬通并契丹 渤海三千餘人斬首数千級獲鞍馬鎧甲数萬追北 四十餘里下飛狐靈丘数城乘勝取蔚州會曹彬不 利重進以所部護送蔚州官吏士庶凱旋以功改涇 州刺史彰化軍節度使充侍衛親軍馬步軍都虞候 出為定州兵馬都部署端拱初改真定尹成德軍節 度使移京兆尹永興軍度使至是卒年六十九輟視 朝両日贈侍中重進扑愿不知書 上在藩邸時日 憐其忠勇嘗令給以酒灸重進不肯受使者云 晋 王以賜汝汝安敢拒重進曰我但知有陛下不知 晋主是何人也卒不受上知而嘉其質直無他腸 故終始委遇又以長夀縣主適其子守信以寵之丙 寅以慎州觀察使桑賛知貝州考功員外郎張素為 荆湖南路轉運使丁卯以工部侍郎張雍知京兆府 占城國遣使朝貢庚午以懷州圑練副使宋太初為 工部郎中知梓州癸酉環慶路行营言護送輜重已 入靈州

丁亥,出麥豆穂数十以示近臣 上曰今歳 多稼豊茂数倍常年引手而言其苗過膝桑拓甚盛 蠶績必有大所獲喜動顔色

壬辰,不視朝。

癸已,追班於萬歳殿,宣制曰:「朕聞两曜麗天,不能逃虧昊之数;四時成歳,無以逾代謝之期。知冥運之有終乃達人 之大觀朕以凉德君臨萬邦二紀于兹庶政咸乂爰 從春首憂劳遘災雖藥石之載加奈沉綿而愈劇以 至大漸弗寤弗興 皇太子克茂温文夙彰孝爱自 處前星之位彌光主鬯之賢嗣守丕圖必符昌運宜 于柩前即 皇帝位尔其任賢去邪克遵于往誥布 德施惠深念于蒸民更賴中外藎臣文武多士一心 恊佐共致雍熙諸軍賞給並取嗣君處分表紀以日 易月山陵制度務從儉約應在外臣僚不得擅離治 所只于本處舉哀於戲有生必死品物之大端送往 事居前哲之明訓,克搆鴻業,吾無恨焉!」是日, 上崩於萬歳殿, 太子即 皇帝位。

甲午,小殮。

丁酉,百官成服遂大殮。翰林學士承㫖吏部侍郎宋白上議曰 臣聞明一合道曰皇德象天地曰帝聦明文思行也 堯舜禹湯謚也王者膺圖受暦應天順人美盛德而 試諸難騰英聲而節一惠生有尊號終受大名垂諸 簡編如掲日月伏惟 大行皇帝允恭克讓豁逹神 武千年誕聖彤雲紫氣之祥五行鍾秀日角龍顔之 表純孝因心奉 宣祖而尊嚴父雍睦悌長翊 太 祖以肇興王始者姫室下衰梁王在位謳謌獄訟去 周歸 宋王于出征帝出言邁三靈改卜百姓與能 陳撟有切諫之言京邑無敚攘之患市不易肆遂登 皇極佐聖之功大也乃荒魯邦乃建元侯内緫熊羆 肅清禁衛龍潜邸第晦九五之跡鳯德尹京洽億兆 之心洎奄有四海為天下君大寳曰位其命惟新 改元太平符守文之代於鑠軍政叶下武之時應運 之期至也蕞爾汾晋結援林胡逆節亂常両朝三 紀勞人動衆堅不可拔 帝赫斯怒定議親征矢石 齊攻金湯不守折鐵易于摧枯渠魁倐已銜璧與民 更始惠如春陽本封 晋王終定厥土受天之命光 也漳泉入覲混同文軌抗越獻地一統寰區無思不 服無逺弗届占城于闐之封大食賓同之國獻琛奉 贄府無虛月白鸚紫鵲之異神麟丹鳯之靈嘉禾連 理史不絶書中孚之信及也經緯天地克定禍亂政 之大者必躬親之高臺講武臨軒選士英儒贍聞之 鴻慱骨騰肉飛之俊傑天下英雄落吾彀中外之峻 級待以清華不十数年有登廊廟而定疆場者知臣 之精鍳也幽有鬼神明有礼樂墜典聿修無文咸秩 五展南郊之儀一議東封之礼耤田勸農御搂肆赦 釋老之教崇奉為先名山大川靈蹤勝境仁祠仙宇 經之營之致恭之誠廣也求賢審官化民成俗為政 以德惟刑恤哉置詳刑之曹下考課之令菅蒯不棄 涇渭分流時無遺才吏皆守法興廢繼絶矜孤振寡 視民如子使無盗乎水旱思艱食為憂幽遐念籲天 無所増加使額勤恤人隐納隍之言逺也俯仰山谷 詳定隐淪修史氏之職改班秩之稱著治化之書貞 觀之風也紀他山之石開元之事也弧矢以威天下 善射通神藥石以救齊人仙方填委樂正雅頌無相 奪倫幸太學以談經召儒臣而侍讀卑宫室則斷彫 為樸減尊稱則法天崇道開理撿以登聞升便殿而 崇政立儲定社稷之本清心希大庭之妙治世之規 備也在宥天下二十有二年王澤深矣機務詳矣臣 下之歸尊至矣黎甿之受賜多矣越書契以無倫盡 帝王之能事還淳反古如指諸掌泥金檢玉方卜近 期而鼎成龍至 聖駕上僊萬方縞素九域遏密下 臣奉詔擬議徽烈丕揚耿光追惟古始巢燧之際載 籍未備神黄已還声明有章若乃兼商周之質文緫 唐漢之雄盛乃聖乃神乃武乃文叙全功與全德實 映後而輝前也旁稽礼文恭按謚典應變無方不疾 而速得不謂之神乎施為于民財成萬物得不謂之 聖乎萬邦作憲帝德廣運得不謂之文乎保犬定功 奄有九域得不謂之武乎太法太初前志謂太上立 德宗以宗德禮經有宗祀配天惟千齡應運之君為 百代不遷之主請上尊謚曰 神功聖德文武皇帝 廟號 太宗

八月编辑

己未,以 大行皇帝謚冊告于南郊。

庚申,告于萬歳殿,冊曰:「哀子嗣皇帝臣謹再拜稽 首言曰臣聞天地之大莫能形容神聖之功無所擬 議然則圓方之象必取于彊名堯舜之稱盖從乎節 惠伏惟 大行皇帝承天立極執象臨人其生也感 大電之精其出也應真人之運聲身為其律度道德 作其藩籬若日月之明無幽不燭如江海之量無 大不容爰自暦在躬大横叶繇舊疆來復盡有江吳 戎輅親征旋平汾晋皆出於睿斷遣以聖謀繋象 不能賾其微鬼神不能窺其奥是以緫宇宙于掌握 得英雄于彀中宅諸夏以制四維坐明堂而覲羣后 髽首貫胷之類接武于藁街景星甘露之祥疊書于 冊府在宥天下二十年當是時也靈臺偃伯象闕懸 書甌脱彌嚴縣道率化物無疵癘歳有順成積粟 腐于太倉豊財溢乎内帑材官劍客皆六郡之豪分 閫登壇盡萬人之敵自歴代已來未有若斯之盛者 也於是賜民酺飲展礼耤田被衮冕於泰壇躬俎豆 於清廟幸成均而視學屢覩横經紀延閤以垂文嘗 紆睿思若乃生知多藝天縱聦明洒草隸之華得琴 碁之絶擅弧矢之妙洞玄釋之微皆作世揩模出人 意表豈力學之能及實振古之未聞大哉邈乎不可 得而論矣然猶日慎一日雖休勿休温顔以盡下情 虛已以延讜議一夫不獲納隍之慮每深萬邦有罪 在予之責尤切至若省去徽號漢后之不言聖也杜 絶田獵玄元之慮發狂也屏藻井之飾夏禹之卑宫 念黄沙之抂成湯之祝網也有一於此猶謂之聖況 兼是数者乎方将鳴鑾東夏檢玉介丘而天禍忽臨 仙駕長往羣臣咽絶願贖以身萬姓克窮如丧厥考 頋惟寡昧䖍奉丕圖荒疚哀迷懼不克荷今因山俯 畢同軌咸臻敢薦大名爰稽載籍詢慱士禮官之公 議叶宰衡庶尹之輿情定謚于南郊得請於 上帝 謹遣攝太尉右傼射兼門下侍郎平章事臣吕端奉 寳冊謹上尊謚曰: 『神功聖德文武皇帝』,廟號 『太宗』。」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