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宋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五 宋學士文集 卷第二十六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觀槿齋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二十七

宋學士文集卷第二十六    翰𫟍續集卷之六

  阿育王山廣利禪寺大千禪師照公石墳碑文

西方聖人示現世間百億三昧無非度門而禪定之實爲

之錧鎋蓋覺性圓朗本来充滿包三界而不礙窮萬刼而不

昏非渉善惡了無顯晦巖栖澗飲之士能泯諸塵刹那之頃

證入一實境界光明殊勝與虚空同體不起不滅所以其教

熾然常盛而不衰有能知之而又能遵行之者其我大千師

乎師諱慧照大千其字也永嘉麻氏子麻號積慶之家冝生

上士父均母黄氏旣誕育師寳之勝摩尼珠師自童年亦駿

利倍常堅欲入道聞人誦習契經合𤓰諦𦗟年十五徃依沙

門了定于縣之瑞光院了定師従兄也長老良公知為法噐

即鬀落為弟子明年禀持犯於處之天寕蟬蛻萬縁誓究大

不思議事首謁晦機熈公於杭之凈慈未

以石林鞏公世嫡提唱扵蘇之薦嚴師杖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徃謁東嶼問曰東

奔西走將欲何爲師曰特来參禮爾東嶼曰天無四壁地絶

八荒汝於何地措足耶師抵掌於几而退東嶼知其夙有所

悟尋復召至反覆勘辦師如冝僚擲丸飛舞空中東嶼甚嘉

之遂留執侍左右師以爲心法旣通不閱脩多羅蔵無以闡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正教聳人天之聽乃主蔵室於郡之萬壽及東嶼遷净慈

邀師分座以表儀四衆巳而無言宣公主温之江心𧰟師髙

行招復師至䖏之如凈慈天暦戊辰出世樂清之明慶㩀師

子坐集諸僧伽而誨之曰佛法欲得現前莫存知觧縛禪㸔

教未免皆爲障礙何如一物不立而起居自在乎所以德山

之棒臨濟之喝亦有甚不得巳爾聞者說繹而去至正乙未

遷四明之寳陀先是寺以搆訟而廢師以訟興在乎辯難太

迫一處

人衣冠甚偉飛空而來僧作禮問之神人曰我従阿育玉山

來欲請大千師赴供耳未㡬行宣政院署師住是山識者以

為玄應師旣至羣疑景附逺衆響臻師亦憫大法陵夷孳孳

誘掖不遺餘力甞埀三關語以驗參學其一曰山中猛虎以

肉為命何故不食其子其二曰虚空無向背何縁有南北東

西其三曰飲乳等四大海水積骨如毗富羅山何者是汝㝡

𥘉父母此苐三關㝡為峻切惜未有契其機者居九年退於

妙喜泉上築室曰夢庵因自號為夢世叟掩𨵿獨䖏凝塵滿

席不顧也洪武癸丑十月朔召門弟子曰吾將西歸汝軰有

在外者宜趣其還越七日属後事於住持約之𥙿公沐浴更

衣索𥿄書記書已恬然化㓕在菩提位中歴七十夏示人間壽相

八十五年經三日用茶毗法焚之牙齒眼睛及數珠不壊餘

成設 羅五色爛然約之因造四偈賛之且竭力為治䘮事

云師三坐道塲有語録若干卷行世凡一燈所傳一雨所(⿰氵閠)

雖淺深有殊各得分願弟子某等(⿱艹石)干人得法上首某某等(⿱艹石)

干人是年十二月九日塟靈骨於夢庵之後者至大也師智

度冲深機神坦邁晝則凝坐夜則兼修凈業真積力乆至於

三際不住𮗜𮗚湛然非言辭之可擬議且服用儉約不如恒僧

雖不與時俗低昻賢士大夫知其誠實不事矯飾多傾心為

外護其遇學徒亦以真率或以事忤之而聲色不變動出語

質朴不尚葩藻而指意超於言外名聞燕都帝師𬒳以佛德

圓明廣濟之號師畧不少動于中𥘉横川珙公入滅之年師

始生及其受業又同在瑞光至於歿也又同住阿育王山君

子或異之嗟夫禪定之宗至宋李而敝膠滯局促無以振㧞

精明使直趍於𮗜路横川當斯時宻受天目法印持降魔杵

樹眞正幢升堂入室者不翅受靈山之所付囑佛法號為中

興横 之同門有石林者奮興實角立東西其幹化機西來

之道扵斯為盛師盖石林之諸孫也故其死生之際光明盛

大有如此者豈無自而然哉某雖不敏毎以文辭為佛事今

因文妥之請故歴序師之行業勒諸琬琰而復繫之以銘用

勸方來⿰糹⿱𢆶匹師而興起焉者世當有其人乎銘曰

萬縁紛紜逐物而競SKchar以攝之實惟禪定禪定斯何言辭罔宣

浮翳盡歛月輪在天𥘉分一燈千𦦨交映如百錬餘金色逾

勝師之挺生銳思絶塵萬里只尺欲趍頓門片簡雖微中具

全体瞥爾觸之凡情盡死従抵碩師勇决其𥝠振迅奮擲𩔖

獅子兒出世為人澍大𠂀雨法雷轟轟震驚百里海岸孤

潮音吐吞與此大法殊流同源神人飛空持䟽來謁孰知玄

(⿱艹石)合符節彼舎利羅寳塔晝扃𦔳我發機靈光晶熒翩然

西歸趺坐而㓕示不壊相火中珠結生死之𨵿鮮執其樞坦

然弗惑如人歸廬前脩漸遐後武思厲不有昭之遺則淪墜

太史著銘勒石山樊 空有盡師道永存

  風樹亭詩有序

風樹亭者嘉禾潘孝子之所建也孝子之親殁毎對人言輙

嗚咽流涕然無以寓其罔極之思取韓詩外傳樹欲静而風

不止之言表其墓亭嗚呼孝子之意至是為可悲矣夫人孰

不欲飬其親匕則不子待也所以昔者臯魚立泣而死者孔

子蓋傷之也憫之也以其志為可悲而無所用其力也嗚呼

若孝子者念匕不忘乎茲其亦知沒齒慕親之道哉為之詩

山有嘉樹油然發榮豈不欲静風撓之鳴我思我親顔貌日

改子欲飬之親不子待嗚呼噫𡃰我懐孔悲山髙海深孰堪

喻之内而九蔵外而四体皆親之枝同一根柢根既撥矣而

枝獨存夙夜哀號莫逹九原白楊瀟匕泉扃夜閟我親我思

得無蕉萃親不可見音容是求求之不得血淚交流作亭墓

隅是曰風樹仰之瞻之心焉孔瘁  右詩八章章四句

  書虞宗齊

常熟虞宗齊字思訓世居芝溪在勝國時祖安澤任德清尹

故號宦家暨入

國朝以郷師統諸閭長坐法當死縣録其父德良與兄某下

獄宗齊𥝠自念此渉科繇事誰當正坐之父春秋髙萬萬無

就逮之理兄為冢嗣宗祀攸繫且無子吾幸有子儻得代父

兄含咲入九泉矣即詣吏自白曰宗齊精力彊凡官中事身

專任之不自意䧟于刑辟父若兄誠不知也吏不疑按章訊

之一一引伏嶽案具斬之東市容貌不少變時洪武辛亥

六月也宗齊之年甫二十又二云

史官曰子者親体之分也形雖殊其氣則通痒痾疾痛其有

不切者哉辟諸木焉本實旣撥枝葉未有不害者故宗齊之

代父死非異也理之當然也嗚呼然則然矣世之臨患難

固有舎父而逃者其視宗齊果為何如哉(⿱艹石)宗齊者知有親

不知有身従容就義絶 㡬㣲不足之色可謂特立而弗愧

者矣嗚呼四海之内孰非人子哉

  題危雲林訓子詩後

古之人教子多發為聲詩何哉蓋詩縁性情優柔諷詠而入

人也㝡深韓昌𥠖之子符讀書城南甞作詩送之曲盡其意

至今讀者猶蹶然興起豈曰小𥙷之哉雲林先生危公冢

字於幰自檢討奉常遷佐薊州先生時辭嶺北行省左丞

獨居房山聞於幰将之官賦四言詩一章勉之嗚呼先生之

詩固無愧於昌𥠖而符能讀父書䇿名南宮今於幰以明經

擢進士苐君子亦𥨸謂似之或言古今人不相及者其果可

信歟雖然先生所作於脩已治人之道反覆備至是有𨵿名

教甚大不特可施於訓子而巳其視誘之利禄而以惜居諸

為念者又為何如哉知言之士必能辨之

  送趙彦亨之官和陽詩并序

呉興趙彦君亨魏國文敏公従孫也通周易至正乙已試藝

江浙郷闈𫉬與薦送值元改物遂退隠林壑

國朝文治大興濠梁侯公彦良以中書參知政事出守呉興

力舉教授郡庠彦亨以飬親辭侯公移鎭山東已而入覲以

爲彦亨之材誠不能多致復言於銓曹選爲楚府紀善乆之

調同知和州事將行予酌酒謂之曰彦亨以故家文獻自藩

府出佐方州有民人社稷之重蚤夜冝孳孳自厲有不待予

言其欲言者自識彦亨已数月矣因纂脩 囯史之冗凡

四聖𫝊心之秘諸家異同之辯欲求彦亨發之卒未能得而

彦亨以别告嗚呼古語有云爲政易而講學難予於彦亨又

烏可已於辭乎序而詩之情在其中矣詩曰

倬彼魏公文獻之家經畬秋實藝𫟍春華旣質以熈復𧰟而

葩遺澤所𬒳英名載加弓治有傳詩禮與聞匪資竹素盍䇿

文勛如提健槊去衝中軍勇盖萬夫氣摩青雲 書得貢淡

墨新題材評龍虎星應璧奎理將奮迅事或不齊海桑變幻

岩穴幽棲

大明麗天萬国咸臣蒐羅智哲逮及𨼆淪上名楚邸接跡朝

紳無善不紀有道必陳睠茲和陽瀕于大江

帝龯𥘉涖天威孔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旣混寰區視此沛豐建侯擇佐維俊

及良竭子素藴攄子逺猷照嫗民隠靈承天休薄言我𥝠起

與子謀十翼多奥九師焉求子今有行孰析其精别𥚑徒牽

離觴重傾泱泱中流揺揺去旌瞻望弗及實勞我情

  清齋偈并序

義中勝禪師結室於中天竺取契經語名之曰清齋詞林宗

工各出新意侈張而斧藻之意亦至矣全室翁同雲巢丈人

以義中證脩近道必欲得予言予學日墜何𠯁以與此然而

清齋者香嚴妙悟之所義中旣𧰟其名則法其道亦宜也不

然何取於清哉無相居士爲說偈曰

中竺有虚室八牎皆洞然觸目無礙者有境皆攝入煙霞草

木石鳥獸昆蟲等以至世間事何物不可狀此以何因縁獨

名為清齋纎塵了不生正以清浄故昔有一童子甞居清淨

室㝠寂於至道見焚沉水香由是作思惟香雖根於水非火

則不發火縦能燎原熾然不可遏苟非遘香木香氣從何起

因知木為自煙火乃為他自他共和合無因能行空觀兹四

相義幻有即空相四大所合成其法亦復然又况木火聚烟

氣未曽升鼻𮗚已先通縁我有鼻故香乃従鼻入我若無鼻

時墻壁瓦礫等瓦礫與墻壁未聞知有香皆由自性起不假

外物故又况二物者斯須即變㓕唯存灰 -- 灰 燼餘欲求是香者

去來杳無跡畢竟性空故吾性本來空雖空無不攝不落有

無間妙香無去來因兹悟宻圓發明無漏果得證香嚴號二

十五玄聖各說最𥘉事成道由圓通七大十八界各各有所

入乆近雖 異偏圓或二殊其教已開𩔰偏行即圓融悟理

旣一同誰復分逺近聖性無不通順𨒫皆方便主伴實相濟

後先了不别敷演真實義普度有情衆聞者當悟省勝師取

契經掲名其齋居當行無上道真證圓通智(⿱艹石)外而不内如

龜毛兔角欲見不可得居士說偈巳忽見清齋東爛然大月

輪躍出瀛海中光明悉照燭清澈無纎翳持為作證明表此

清浄法

  日本硯銘

夷而華四海一家此非文明之化邪

  送部使者張君之官山西憲府序

天地正氣絪緼輪囷不折不回行乎太虚在物受之則為觧

廌為屈軼在人受之則為剛烈之士剛烈之士貴𫝑莫能加

威力不能變參乎氣化𨵿乎治體其重於物又不翅千百焉

嗚呼正邪不兩立正氣伸則邪沴廓清矣我

國家始建囯江左輙従秦元之請立按察司設官分職彈劾

百僚所以伸正氣也迄今埀二十年憲度益嚴遴官益精有

(⿱艹石)山西憲僉張君孟兼尤號稱職者也孟兼性鯁亮不善為

依阿人有曲必靣白之雖慚沮羞縮不暇顧然亦無它腸當

良朋盍簮酒酣耳𤍠抵掌𥬇談𮌎中森然芒角必盡吐出乃

已其氣衮衮不衰名上

中朝選教胃子乆之迁南宫奉常奉常南宫掌禮儀郊祀之

事無以攄其耿耿及今出持使節知孟兼者讙曰孟兼行㢤

民生休戚無不得言吾見軺車夕至而封章朝上也貪賕舞

法吏吾見望風畏讋觧印綬而避去也民𡨚之不伸戾氣欝

結吾見渙然而氷釋也孟兼行㢤雖然鷙鳥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不如威

鳯之𡄸𡄸狄猊之𭛌𭛌不如祥麟之容容刑法之堂堂不如

徳化之雍雍人不務徳則巳茍有徳焉又何檢壬之不革行

㢤檢壬革行正氣之復正道之行也孟兼盍於此而留意㢤

吾鄕先逹自宋以來繡衣持斧赫赫見稱于時 凡六七人

嗣芳猷而⿰糹⿱𢆶匹遐𮜿𥨸於孟兼望之孟兼行矣孟兼精於古文

辭前御史中丞劉公極稱道之尤深名理之學其與李證應

奉徃復論性書上徹

九重之聽蒙   召對左掖門士林以為光榮云

  勑賜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榮禄大夫柱國淮安侯

  華君神道碑銘

自古以來人臣事君始終一心以上承明徳所以保勲烈於

不刋熈令譽於無窮此丹書所謂敬勝怠者吉是也其或遭

時擾攘攀龍鱗而附鳳翼自赴於功名之㑹一旦封重爵享

厚禄志盈氣驕唯欲之是從遂致壊法亂政盖有其𥘉而鮮

克有終此丹書所謂怠勝敬者㓕是也嗚呼敬怠之間善惡

之所由分禍福之所由繫臣某於淮安侯之事不能無深感

焉侯諱雲龍字某姓華氏安豊人世為農家圖譜䘮不知其

先世遷移之詳三代皆以侯貴累膺贈典曽大父六二府君

中奉大夫北平等䖏行中書省參知政事妣王氏夫人 父

七二府君資善大夫北平等䖏行中書省左丞妣韋氏夫人

考子中榮禄大夫北平等䖏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妣陳氏夫

人侯生二十年元季兵亂挈家避難倀倀無所之皇帝龍興

臨濠四方豪傑荷戈雲從侯上謁轅門命爲帳前小校當是

時人心旣歸踴躍用命   上帥大軍取滁州元戍将遁

去和與滁接壌聞之䘮膽⿰糹⿱𢆶匹復取之遂大招舟師渡大江太

平父老望旌旗迎降侯後先從征由千戸進鎮撫陞萬夫長

曽未㡬何

上攻金陵下之侯擒元將李將軍授揔管之職尋隨諸將取

廣德洊擢綂軍元帥偽漢陳友諒㩀九江爲都時侵我邉陲

𡻕庚子傾國而東䧟姑熟直犯我龍江   上授諸将方

畧設伏于險赤幟一揮伏甲盡出大敗偽漢兵侯亦有𦔳戰

功後三年友諒弗悛舊惡攻圍我江西   上親帥六師

徃討友諒恐退入彭蠡湖 大軍遇相持四十餘日其大戰

凡三友諒受矢斃于舟中龍江彭蠡二役侯在行中復以功

陞豹韜衛指揮使⿰糹⿱𢆶匹從伐荆州又同征江北郡縣而㤗州髙

郵淮安次苐平轉淮安衛指揮使就留鎭之呉元年丁未大

将軍徐逹奉  詔征中原侯復在行中齊魯旣定河南之

民簞食壼漿以迎王師暨入燕元君棄都而逃立北平等䖏

行中書省授侯鎮國上将軍僉大都督府事分府北平拜資

善大夫燕王府左相兼北平行省參知政事及天下大定論

功行賞加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之號官榮禄大夫勲柱

國爵封淮安侯食禄一千五百石前職如故尋兼燕山衛都

揮使時北平新入職方非勲舊大臣不足以厭服之  上

以侯為鄰郡子且恩遇之深不趐骨肉至親必能為  囯

宣力故特託以方面重任豈期侯昧於理動違邦憲㩀元丞

相脫脫大第居之凢元宫 榻鳯䄄及金玉寳噐非人臣可

僣者皆用之弗疑巳而以其第髙曠菑害屡生復役戰疲之

士創殘之民唯新室是圖奢麗過制特甚此猶可也先是元

故都破其逹官之女多與我師為婚媾㓜主尚竄沙漠諜者

因𠋣之傎我事情   上明照數千里外屢勑中書移文

北平凢舊仕於元者悉遣發江南毋使為民患害侯皆廢格

不行及至征虜副将軍李文忠北征𫉬間諜數人始知故䆠

之家有官兵馬司者相率構姦偽作文榜𣣔為變托姦人以

為巡邏之職将焉禦冦此非侯之過歟   上猶念其功

忍寘于法趣中書令其盡遣侯仍弗之聴   上怒詔

内官徃歴指其主名諭之侯始不得已奉  詔侯自是益

怠於政日従事歌舞燕飲遂得嬴疾疾寖   上召還

南京以洪武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卒享年四十又三娶繆氏

累封淮安夫人子二人長曰忠次曰𨵿住女一人以七月十

日塟京城之西石灰 -- 灰 山之陽上親御翰墨製文 通遣中官

致奠焉惟侯奮起戎行出遇

真人乘六龍御天従征四方粗著勞效𥘉無獨建竒功駿烈

照耀人之耳目然而封以大郡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侯爵寵恩之加不為不

重矣柰何靡恩𥙷報狥欲敗度絶無憂國恤民之心乃知徃

古韓彭之流佑功自專卒至夷㓕皆其自取焉爾所頼

聖天子推天覆地載之量保全功臣唯恐有毫髮不至故侯

得令終于家享榮名歿世豈非幸歟故事生封侯者沒必加

之以公於是  勑塟以侯禮𦕅示簿罰可謂仁之至義之

盡者也臣濂奉 勑撰神道之碑稽諸天理之正察乎人心

之公不敢用昔人誌墓常法特取春秋直筆褒貶之義勒文

穹碑以為千萬世人臣之勸戒云銘曰

人臣事君𠔃猶如事天寅畏是将𠔃終日乾乾慎終如始𠔃

SKchar敢弗䖍一或怠逸𠔃明命在前侯起戎行𠔃有力如虎逢

時繹騷𠔃擇歸   真主四征弗庭𠔃無役弗與斬将搴

旗𠔃所向披靡   帝用嘉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𠔃龍 日殷䟽以侯爵𠔃

作鎮北藩兵民二柄𠔃付之旬宣鞠躬盡瘁𠔃冝報  國

恩胡酲爾心𠔃動違國憲僣侈是崇𠔃群生胥怨峻宇雕墻

𠔃朝夕沉湎是非倒置𠔃大分莫辨

皇仁如天𠔃覆之幬之録其勛庸𠔃崇之君恩固弘𠔃臣行

或𧇊生弗為善𠔃死其忸怩春秋直茟𠔃善惡莫掩萬世取

法𠔃納人于檢墓門有石𠔃可比琬琰史臣勒文𠔃以示褒

  恭䟦

  御製勑文下方

皇帝臨御之七載益弘敷教治優老禮賢孳孳如弗及時則

(⿱艹石)翰林學士承𭥍臣同春秋七十猶以文學在侍従論思

之列其意以為幸逢

有道之君何忍去之休致之請乆而不敢發   上見同

皓首蒼顔與白面少年旅進旅退於班行中惻然憐之八月

甲辰特降致仕之  命續杜期年且官其一子魯  召

同入賜坐従容慰勞之夜漏下十刻始𠡠内官扶掖而還乙

已   上親製文一篇以賜同仰瞻  天藻之華無任

欣躍既奉表詣  殿庭稱謝又以副墨勒諸眞珉昭示悠

乆臣濂聞之君臣遇合自古為難非道之符契情之感孚鮮

有善始而善終者今同年雖耄拳拳恋  闕之心皦如出

日忠欵自将不替徃𥘉   上憫其衰暮不欲煩之以事

令優㳺田里以終天年   恩數便蕃視昔有加上下之

間可謂兩盡其道猗歟盛㢤昔宋孫宣公奭自翰林侍講學

士乞致其事仁宗甞賜詩一首詞臣尚載之簡𠕋至今以為

羙談矧我   皇上睿思天成神文炳煥其功侔造化經

緯圖書足以昭明政體用風厲四方詩云乎哉是将傳之億

萬斯年永永無斁而同之名氏在奎壁光芒之中亦因是不

朽誠千載之一逢也傳曰王言如𢇁其出如綸天下之士聞

之有不皷舞而淬礪者乎臣職在  囯史謹巳備載日暦

復因同之請恭書于下方云是月癸丑翰林侍  講學士

知  制誥同脩  囯史兼  太子賛善大夫臣金華

宋濂恭䟦

  神仙宅碑

䖏士之州並城三里𠩄有山曰少微山之下有𮗚曰紫虚𮗚

之南一𡶶巉然挺出曰眉巖西南諸山拱挹周衛而二水蜿

蜒起伏來匯其下登髙望之萬象呈露儼(⿱艹石)天開圖𦘕不知

者以為真⿺辶𦮔壼員嶠之絶景也宋南度後仙翁章思㢘自遂

紫極夀光宫來隠𮗚中⿺辶𦮔首垢面日𥘉升輙東向吐納凝

然澄坐乆之絶粒唯日飲水一盂形神分合人莫測其變幻

乾道丙戌冬沭浴坐蜕肌膚柔(⿰氵閠)如生弟子瘞諸眉岩下後

有見於濤江之濵手携一舄飄飄然遡風而行衆異其事啓

棺視之唯𨾏履存焉先是主𮗚事者甞作亭墓前壊於風雨

道士王有大日徘SKchar其間悵然有上清笙鶴之思歸與其師

梁惟適謀自墓左開曲徑一千餘尺直至巖顛誅榛剪荆造

祠宇七楹間名之曰神仙宅中祠䖏士星及仙翁諸像東室

曰芸香蔵書其中西室曰橘樂為娯賔奕棊之所宅之前二

石岩㧞起其蟠(⿱艹石)龍其踞(⿱艹石)虎各搆亭其上左曰來鶴右曰

留舄而山之景愈勝矣經始於至正丙午春正月某甲子落

成於其年夏六月甲寅賛其功者楊一寜王性存也惟適復

捐 --捐SKchar(⿱艹石)干畝𡻕𭣣其入度子弟世守之介同郡呉府録事

呉從善微予為之記予聞括之名山上直少微天文家𠩄謂

䖏士之星也靈輝下燭凝粹敷和脩錬者居之去滓穢而来

清虚雖曰内功之加要亦山川淑靈𠩄助為多也今以紫

言之徧㳺海内名山招白鶴而翩然化去豈無盧仲璠者乎

道遇至人授以㳺戯翰墨之法卒吹鐡笛與之同徃豈無徐

虗寂者乎不止仙翁一人而巳且琳宫秘舘無䖏無之何少

微𠩄照而超然霞舉之士至三人焉當有不言而喻者矣仙

翁靈迹固不可不表見于世自非惟適父子篤志玄學孰肯

一顧於寒煙衰草之墟㢤化荒曠而為居䖏功亦大矣脩

之士當世⿰糹⿱𢆶匹之俾勿壊可也嗚呼塵坌膠葛予不知秋𩬊之

𬒳肩安得攀仙翁之逸駕共吸沆瀣於寥陽之上耶惟適䴡

水人宋户部尚書汝嘉諸孫有大青田人亦簮纓家能文辭

及𨽻書皆髙士云系之以詩曰

少微之星燁燁埀芒降魄名山充欝沛𩃎結為靈和其中含

黄覔之無形發休吐祥孰其尸之有道之士来㴠清寜度世

不死皦出東方其大如簁我啄其精以洗吾髓錬虚凝真惚

(⿱艹石)神冠劍既藏神㳺江濱豈伊幻化身外有身出入河嶽

下上星辰靈蹤猶存木老亭仆芳草離離誰復來顧有巋者

士父子同慕皓鶴不来馳情雲輅乃陟 椒乃建瓊宫羽蓋

飈輪庶或一逢靈風泠然白月正中⿰氵𡨋涬無際遐思何窮况

乎遥瞩境與心㑹羣峰攅藍二水縈𢃄萬象粲然如列珠具

一歗間夐超物外巖巖者山匪仙不名不有玄搆SKchar棲其

靈水火有鼎龍虎有經疇非采真浮㳺黄庭神君捧劍鬼

持㦸呵衛弗祥固此仙宅法古為碑麟廽鳯翼太史勒辭式

昭罔極









宋學士文集卷第二十六   翰𫟍續集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