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宋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四

卷第六十三 宋學士文集 卷第六十四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觀槿齋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十五

宋學士文集卷第六十四     芝園續集卷第四

  汪先生墓銘

新安之㜈源有𨼆君子曰汪先生諱炎昶字茂逺學聖賢之

道不求聞於世年七十八以元重紀至元戊寅四月二十四

日終於家𥘉元既㓕宋宋太學生孫公嵩悲哀不自勝歸𨼆

海寜山中誓不與接發為賦詠以𭔃其無窮之思孫公同時

進士許公月卿亦入婺源山中製齊衰服服之以識其終身

哀宋之意此二公者皆新安之節義士先生受學於孫公而

與許公門人交友故自少慨然無仕進志先生壮時元有天

下巳乆宋之遺俗變且盡矣而先生衣冠動作語言禮度猶

宋人也後生小子去宋逺無從徴之見先生咸以為前代之

遺賢而先生亦曰吾古逸民也學者因稱之為古逸云先生

少凝重記憶不能過人然刻苦專䔍雖執七㩀枕不廢誦習

力乆思深該貫宏愽遂無所不覽要其歸宿精索於六經而

詳究於孔子孟軻曾參子思之言叅之以伊洛大儒傳注之

說𢇁析髪觧日攻月較不故求為異而亦不苟為同其所自

得既形於言雖不欲求人之知然人有辯其未至者必樂而

從之終其身未嘗自以為是也其教人履庭躋級具有條序

為文竒而不肆遇時觸物輙為詩以達其情婉切悽壮人傳

誦之蜀郡虞文靖公集巴西鄧文肅公文原皆盛稱其才而

先生志操之髙人莫之知也先生家貧事母能SKchar其樂母年

八十九先生亦老矣SKchar䕫祗肅進食奉水必躬親之母為忘

其貧先生将終整冠坐命家具䟽食少飡置筯戒諸子以𥙊

祠之禮言畢正身歛手而逝先生之曽祖諱冲祖諱天衢父

諱季安裔出於唐越國公華娶江氏生三男子曰淮深照乗

棠金照乗為弟禹玉後一女適詹某其孫男三人曰某某某

先生所著有四書集䟽蔵于家詩文凡若干卷先生卒時棠

金巳死淮琛貧未能塟命從子壡告於先生之門人趙君汸

請輯群行為状趙君以未塟辭既而淮琛亦卒後十九年至

正丙申某月日壡始買地塟先生於黄京山高路原又以為

請趙君乃為状屬余銘余諾之未𫉬為去塟之𡻕又二十四

年余欲銘先生墓而趙君之死亦巳乆矣於是撫几歎曰先

生之卒今始四十餘年而先生之子及門人知其事者皆巳

亡矣使復越四十年其能有知者乎為善者固冀人知巳然

有善而不聞於来世後死者之責也乃本先生之志為銘以

告世之知先生者銘曰

𦍤風荒荒海水赤矣宗社為墟将安即矣冠履倒植命之忒

矣高蹈避世舎道焉適矣彼夸者子群趨弱矣人之攸樂我

心戚矣為陵為淵孰失得矣嗚呼先生千載是式矣

  靈槐詩有序

四明史氏貴富光榮與南宋相終始非特人事也盖有天道

焉元有國百年史氏以忠信文學稱於時者甚衆而禄位弗

稱人事不冝然也是亦有天道焉元季兵辭槐生於史氏之

庭史氏里人曰是必有異既而槐死於馬里人又曰是必有

異未㡬槐果復生南園中里人曰前之異者徴巳徃後之異

者将来徴之史氏殆有顯者乎入

國朝史氏諸孫靖可以才見推為中書舎人出為泰州守遷

肇慶通判前之言者曰是其徴矣然而未也遂相與字槐曰

靈槐而歌咏之靖可嘗與余兒璲同官謂余冝賦詩嗚呼天

人之際逺矣觀於史氏又何其著明㢤詩曰

難諶惟帝厥命孔赫鑒于九有顯相有徳先宋九君既南而

微微不遂傾世臣毗之世臣之家鄮山之下嵗時来歸旗節

車馬馮軾而趨衮衣珮璜其綬伊何将相之章雄城渠渠黎

庻如雨相臣戾止耄倪咸喜豈無公侯孰能後昆三相二王

國存與存誰其尸之其徳有始既受多祜又有孫子鉅海湯

湯𦍤風荒𮎰不淪于危不顯其光孰云菑播而不有穫天将

昌之嘉徵𠃔灼崇堂有庭其左有槐匪植而生惟徳是培天

實培之或𢦤于人人力雖勞其能勝天南園膴膴有萌斯糵

其本如達靡有摧害始軋而卑忽㧞而穹其兆斯何冝卿冝

公明明

天子俊乂是使矧茲世家王公之嗣嗟爾君子天休汝𭙶何

以占之靈槐在庭

 元故樗巢䖏士儲君墓銘

冝興有䖏士儲君諱能謙字有大系出唐監察御史灮羲曽

祖進之祖時昇宋承信郎監鎮江税父文辟咸淳庚午鄉貢

進士䖏士在元不仕名其室為樗巢語其子曰余生無用于

世死必𣗳吾墓以樗所以志也至正四年六月某日年七十

有四而終䖏士生宋季少有能詩名尤愛黄文節公詩天未

明擁衾暗誦百餘篇聲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可𦗟其父進士君喜謂必以文

鳴至長能力學閎衍深愽靡所不窺然其於詩最工也事父

孝謹父𣳚居䘮哀四方士送⿱苑土者数千人直路之地百餘歩

草菜盡赭斥浮屠法不用閭里化之御子孫嚴而能教庭序

之間不聞譁咲聲諸生從之㳺越月踰旬輙異於人氣和色

荘望之者畏親之者悅人與䖏者脫然皆化交友有過正容

引大義折之不頋其喜怒故所友多善人力排異端作私論

二篇楮錢辯一篇文曰雜著者一十卷詩曰學歩邯鄲集者

十五卷樗巢集者一卷䖏士娶蔣氏宋潯州守仰祖支孫先

七月卒以䖏士卒之𡻕七月某日合⿱苑土蔵林里淡竹原先塋

之側子男四人皆通春秋學惟賢元綂乙亥取江浙第四名

文觧至正丁亥復選為第一上禮部不利用例任安定書院

山長惟志㢘州路𠍶學正惟仁常州路豊積庫副使惟德

國朝自常州府教授擢國子𦔳教階将仕佐郎女三人適同

蔣立本趙濟潘杲孫男十三人抑掓擈播揖撫拓SKchar搢授

掞揆振孫女五人長適蒋遵餘未行𥘉䖏士之⿱苑土諸子乞銘

于翰林學士危君素兵亂亡其序惟銘辭口熟以存於是危

君卒巳十有餘年惟徳與余同朝謂余𫉬友危君請𥙷之乃

序而繫以危君之銘銘曰

義興之區有墳渠渠其植惟樗卷懐弗舒與天為徒後之徴

者在其書

  故岐寧衛經歴熊府君墓銘

熊君伯頴卒其友之仕者為之請銘余曰君與余善且才而

文銘余所冝為後数年余致政歸衰老多病未暇具其事而

為之請銘者亦亡余曰噫余可負吾友耶乃按故所書為銘

君諱䁀字伯頴姓熊氏撫之臨川人世以尚書教授于鄉君

少有敏質年十八從父受經義通之每私較試輙冠其鄉人

鄉人推讓不敢與齒後六年為元至正七年領江西第九名

薦書上燕京就禮部試文彩燁然動人偕試者𥨸視執筆不

敢下衆咸以高第期君有司以君議論竒竟棄不取君絶不

為意曰第不第命也命可尤耶束書南歸當時名人若張文

穆公起嚴余忠宣公𨶕李諭徳好文張承㫖翥危左丞素掲

秘書汯黄𦔳教哻皆重惜其去相率為文辭以餞君退而益

脩其業十一年江西行中書省檄為吉安路龍溪書院山長

龍谿故有田屬他邑前山長乆不理浸侵之君至問吏吒曰

國家置田以飬士田亡士将安食即檄所治徴索既具弟子

貟𨽻業如令月旦望玄端深衣㩀席講說程其良否而奨督

之無頼徒陳小峯縱其子寜為直學握出内之柄每與山長

抗禮君按法黜之小峯噤不能吐氣以死郡守妻䘮遇兵亂

其子撤山長座将遷柩明倫堂上柩至門君叱止舁者寘諸

别室復欲以浮屠祝屍浮屠方以鈴鈸至君怒撞壞之曰此

吾孔子堂豈浮屠廬耶亟屏去勿汚我守聞嘉嘆君而以書

謝曰先生教我厚甚時江西冦漸起所在擾潰不可為職諸

郡師守知君練籌畧徃徃延問軍政君亦以拯民自任悉心

力為之計贑郡帥全普庵撒里尤噐君命君擇險隘為守禦

備君於皇恐大蓼諸灘設坑穽建砦栅搆屋三千餘間結民

兵自守由是贑獨完於他郡戍将三人坐𢧐敗将加誅君為

救觧岀之㑹當大比他郡多以兵廢君獨請全舉行觀者以

為異事吉安𡻕凶全與吉安守有隟禁吉民勿入糴民啼號

于道君争曰盗之起者為饑寒所迫也今使君閉糴将開盗

門脫吉民事亟生變贑能獨全乎全悟即罷前令君周旋兵

間委曲為民皆此𩔗十三年郡多君前績便冝擢君贑縣尹

貟外置君耻之辭不受未㡬以父䘮歸服除兵部尚書黄昭

江西㢘訪使吴當總兵出閩關辟君叅謀君事君為昭畫䇿

甚詳㑹昭與當罷兵柄䇿不行二十一年陳友諒僣號於九

江用黄昭觧觀等薦以君為太常卿俾守令踵門起君堅臥

不赴既而

國朝兵入江西武順寜河王鄧愈聞君賢下令徧索君强起

揖王軍門王與君論事合大喜𦤺帳中日夜咨以事一軍驚

讙以爲主将得師君見王寛𥙿誠大将材遂委身從之不去

賛王取撫州兵不血刃賊酋鄧克明夜遁二十二年

皇上親将兵入豫章州郡望風欵附九江亦下君得 詔見

慰勞甚至二十三年丁母夫人憂後三年以大臣薦徴至南

京奉 㫖偕諸儒摭古昔嘉言善行作公子書以訓貴戚子

弟書成賜襲衣白金㑹𥘉平浙西授湖州府徳清縣丞君招

輯綏懐除剔宿蠧創三皇孔子廟建官吏𪠘署到官数月事

治政平錢鶴臯反嘉興聲摇徳清民皆逃散君堅坐鎮之錢

不敢入吴元年

上将正位宸極召儀禮儀除中書考功愽士㝷遷起居注承

詔捜括故事可懲勸者書新宫廂壁時   上精求禮樂

之事嘗召翰林學士朱𦫵等陳樂噐于庭   上擊磬命

升辯五音升對忤 㫖   上大怒欲寘諸法君從容論

觧之   上曰升每謂審音頋不辯宫徴何耶君對曰石

音難辯自古而然唐虞惟后䕫能和磬聲書曰於予擊石拊

石百獸率舞   上曰任此竪儒治樂樂何繇和君具言

樂之和由人所𦤺人君能𦤺中和則萬民和萬物和而樂音

和矣   上怒乃觧𥼶升不問升既出謝曰非熊君吾屬

幾殆舎人耿忠奉使囬奏廣信郡縣官多違法前所陳茶稅

失實時新行赦  上怒趣中書遣御史徃㢘状丞相李韓

公善長諫不𦗟御史巳受詔丞相復諌不從君與給事中尹

正諌曰朝SKchar新立将布大信於四方今肆赦之後復以細故

而煩御史按問既失信且䙝 國威   上良乆乃曰止

其追御史母徃   上詔浙西民輸糧京師浙西 小不

可浙江率五石𦤺一石民甚苦之君叩頭曰國家都金陵以

浙西為根本而⿺辶䖏困之農作方興而㒒㒒於道路苟一年不

得耕害不淺矣   上悅是日即詔罷之明年改元洪武

上即皇帝位凡創制更革之典君多預聞   上遇君厚

毎字稱而不名立浙江提刑按察司以君為僉事階奉議大

夫君分部台温二郡經方氏𥨸㩀之後全乖人道争訟以数

百計君悉理其曲直而奏断之凡威取田宅者歸業主得半

直者中分之兩造無驗者籍之官豪胥猾隷六百餘户悉屏

之别郡偽官悍将二百人其暴如乕狼君出竒計𦘕刮種𩔖

遷扵江淮間民始安枕方氏居黄巖雖嘗簿錄其家珠玉犀

象金繒蔵於姻家者動以萬計君皆搜索送諸官温有邪師

曰大明教造飾殿堂甚侈民之無業者咸歸之君以其𥌒俗

眩世且名犯 國號奏毀之官𣳚其産而驅其衆為農其地

多倡家中朝使者以事至多挾倡飲有司罷於供應君下永

嘉令籍倡户数千械送之京按使者以法鉤連其他贓罪杖

流之偽萬户金甲奪三人妻其夫訟則更為娶婦君至三夫

皆訴君論金棄市各以其婦歸之平陽軍校掠農妻五年君

攝其妻至軍校恐抱二兒泣曰妻去兒孰與飬願公憐我君

命寘兒妻側兒避不肯近君曰此非其子詐也詰之果鄰家

子罪校如律而断其妻還于農於是軍中所掠婦数百皆相

告語夜遣去一營㡬空平陽州吏目杜乙SKchar財甚考滿人亰

謁御史中丞劉基基詰謁故杜惶駭不能對⿺辶䖏命執訊之杜

自陳在州時歛民白金三十兩又受楊某金置殺人罪不問

守與佐皆相搆為姦有 㫖下君鞫之同知以下吏皆服罪

獨知州梅鎰SKchar辯不巳民数百遮司門外争知州信無辜

将𦗟之吏白曰今奉 詔按獄而𥼶知州不治情則得矣如

身受故出何君𠕂進民詢之辭不變歎曰法以誅罪吾敢身

畏譴而誅無罪人乎𥼶鎰以情聞上可其奏台臨海王叅理

妹有姿色許適𡹴縣竺氏其内兄方敏覘其将嫁夜率衆刼

至家逼為妻王詣永嘉矦朱亮祖訟事下邑方賄吏欲傳輕

典君知有賄急逮吏治之吏具状竟𦤺方死罪而歸女竺氏

兵克黄巖時州民乗亂報𬽦殺一家十餘人永嘉矦受辭令

州捕鞫州𥘉附假守捕殺人者十二人獄既成吏受賕𥼶之

詭以死聞縦其餘黨不問君録囚㢘得十二人尚頌繫東郭

民家即𭣣掠問状抵官吏以𧷢罪捕餘黨誅之黄巖官署毀

于兵官寓尼寺中并儲糧其間君視糧過寺尼数人来謁皆

羙少年也問孰為主者則方氏女弟也君大驚跽州守通判

以下切責之令逐尼歸俗而以寺入官州有宋杜清獻公墓

杜氏有田若干畆入僧寺儲其租以奉祀僧挾與方氏連奪

田以為巳有復墾田侵墓下墓且蝕其孫囬以書聞君執僧

寘諸獄瘦殺之追田與囬且令州立祠刻石以旌之寜海强

民陳徳仲以憾支觧黎異異妻屡訴無為白之者君受之一

夕省黎事有青蛙立案上君曰蛙非黎異乎果異則止勿動

吾復爾寃蛙果如君言明日逮陳誅之縣民馮輔卿至正中

為亂與方氏連兵既而方氏追殺之且殁其貲産而餘田百

餘畒其豪奴吴自取之輔卿妻杜囚服迎拜馬前訴奴君為

治奴罪奏以田還之台地産塩塩賤而米貴時官賣塩一斤

責米二十五合反貴扵米数倍復輸於杭路險不可舟車民

病欲死君上封事乞民得償錢民𫉬免轉輸之勞凡事之未

便者君皆為奏之兩郡民灑然如更生始兩郡旱公所至輙

雨民曰此熊使君雨也是年秋始立按察司於山東擇其人

行新政   上曰無如熊䁀矣遂仍前階改山東開治濟

南濟南元有㢘訪司𠫊事壮麗甲諸道䑓檄君居之時汪丞

相廣洋以叅政建行省其中僚吏請君以䑓檄曰省而復之

君曰官在政事何如耳豈以公署之麗耶城北有SKchar陋室君

就其中治事丞相聞君言戒其屬曰此真憲官也吾等慎母

犯之山東為齊魯之域其民敦檏少訟君鎮之以静而以保

民為先時河北甫定濟南宿重兵兵肆暴侵民莫敢與較君

移牒指揮司禁之黠軍数縱火刼人一家火則一市財皆殫

君既申火禁督邑令庀火具為保伍相赴援復懸書通衢戢

士卒士不戢坐所轄将火患頓息偏将有受部兵一繒者君

𭣣問連其黨獄之諸将大駭挾日出于庭数以黷貨罪准律

贖金而縱之諸将又大喜由是莫敢横恣東平矦韓政鎮濟

寜奉 㫖按籍選壮强為兵東平東昌濟寜三郡民皆驚散

将為變君急飛書行部僉事段明徳説韓矦止之分遣官屬

招輯俾復業越三月民始定州縣官多失㢘平君隂風跡数

十軰悉如法論罷之六郡肅清齊河有强盗刼啇人布千疋

縣求盗逸去吏索之村中遇王氏婦不得於姑出走吏見其

色動執訊之婦曰我王六家人也吏因考箠使其誣服為盗

訛為王六家兒且指平人三十餘人榜掠無完膚問王氏夫

安在衆不勝苦詐云巳殺之沈於河矣追所刼布及屍無一

是者獄巳具君盡得其情而王氏之夫故在君坐官吏以法

而悉遣之君患官好𦤺訟乃令郡若縣各置二暦日著所治

獄訟錢粟之績一留郡縣一上之憲府逓更迭易月按暦而

鈎考之凡所為事莫敢𨼆者後遵以為式大明律𥘉頒吏莫

能通君日坐堂上立六曹吏堂下條授之與之辯析俾各通

其法名聲赫然著聞凡疑獄皆質焉

上嘗SKchar稱曰聞熊䁀為政得體朕甚嘉之二年十月臺臣奏

山東憲司缺副使   上曰朕得之矣詔陞君為之三年

四月封建 親王擇王府臣僚   上御奉天殿丞相以

下咸侍   上首問曰山東副使熊䁀稱是選乎衆皆曰

賢   上大書君姓字于几復問禮部尚書崔亮曰䁀何

如對曰䁀誠賢   上曰朕固以為足任也遂驛召君五

月拜晋王相府右傅階中奉大夫㑹有事于方丘君受告導

駕既齋宿習射𫟍中百官鴈行入   上勑近臣以弓矢

授君射君文臣素不諳習一發中鵠   上喜勺湩飲以

賜明日又射   上詔君至榻前俯身御弓矢為射容以

教君君跪受弓左執之右手指一矢鞬二矢向鵠三發連三

中   上嘉勞乆之将遣之國   上御端門君及秦

王相鄭乆成等以次𭕒坐   上敷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治國之道逾數千

言反覆奨諭甚至君等皆叩首謝賜食而退乘傳至晋陽議

建王都城命工入山度材木治瓦甓四年大興衆築城作王

宫君夙夜不SKchar十月奉相府賀生辰表詣闕至則 車駕将

𦍒臨濠 勑從行數𬒳召問 恩寵有加九月辭於臨濠

上𠋣馬詔以䖏将帥間協和之道且曰汝不善𮪍勿庸自来

君還㑹徙沿𫟪襍羗萬餘入内地䕶卒弗嚴道辭奔散太

傅徐魏公逹發兵擒殱之事聞 詔使詰責叅政曹興等併

免君官左遷大同衛知事五年召還六月除晋王相府叅軍

以尚書授 玉復奉 詔兼授 秦王經翰林學士承

㫖宋濂時兼 太子賛善大夫復薦君說書  皇太子前

君於書最深每以帝王心法之要陳之  太子二王雅加

愛重明年   上御文華堂召君問曰秦漢以来諸侯王

不肖者幾何君謝未攷遂命之蘇州覈糧長罪状君至擇其

尤虐民者杖徙之鳳陽事畢復入王府七年三月

上御西苑復以諸侯王事為問君復謝未遑改刑部主事奪

叅軍所受俸八年正月授岐寜衛經歴賜白金五十兩錢萬

二千文   上復念君在𫟪良苦遣使持手詔諭君詔

上所親製辭意甚厚有狐裘纊𫀆毳㒝之賜時朶兒只把雖

䧏而持兩端君上書萬餘言言状其畧謂西涼岐寜漢唐内

地不可棄朶兒只把非有歸向之誠特假我聲援脅服鄰邦

為自安計朝廷冝思制之之道急之則必席卷而遁雖得其

地而無民緩之則恐羽冀既成而䟦扈冝稍給種糧撫其遺

民以安衆心而以良将叅守之則朶兒只把特匹夫耳又将

安徃   上覽書曰人謂熊䁀迂闊今不迂也九年四月

乃徴君還次西涼府打班驛遇朶兒只把叛兵擁君北行君

力争不從遂與中使趙某等皆遇害時六月二十三日也壽

五十有五後数日亂兵就擒𫉬君所佩囊中公牘始知君卒

跡其骸骨⿱苑土于某地西凉衛以聞

上感悼遣使吊𥙊命臨川恤其家其子某以某年月日至某

地以其骨歸以某年月日塟于某山君學有應世材内行尤

脩飾仲弟渙為開封府延津縣上簿受誣以𧷢罷官死妻子

漂流無依貧不能償其𧷢之半君以巳俸代償之𦤺其妻子

于家諸姑適俞氏夫與子俱䘮無所於食君延飬之終其身

䘮塟之禮無𨷂者與人交誠檏不欺臨事善断故居官必有

名曾祖某祖某父某俱通經術母某氏有賢行娶某氏男若

干人女(⿱艹石)干人𥘉君将之𡵨寜子某来見京師君口授所行

事俾書之且曰我死生未可必或死我無累汝者當今惟翰

林宋先生文可傳我嘗𫉬先生知汝以此拜乞銘先生必憐

汝𦍒為我銘我無憾矣嗚呼余言豈足恃耶而君惓惓若斯

尤可哀也銘曰

天祐

皇明以民授之必生其人俾左右之啓 國之𥘉俊才如雲

其心之貞𠃔惟熊君執筆載言侍

帝黼扆從容論奏爛然可紀豈徒能言亦見于行繡衣直指

以蘇南氓獮强剗穢洗濯積垢南氓稽首君我父母君車自

南民望于東

帝曰汝来唯民之從齊魯千里厥土薉荒君居二年化為畊

帝謂相臣䁀也可恃不負吾民寜負吾子維晋巨國維傅大

臣将終任之命則孔屯既入授經復出治戎狐裘毳衣唯

帝念功封論𫟪事其䇿甚偉欲召用君君則道死

天子聖神用無遺才天困其逢賢者所哀生有事功殁多子

孫銘圗其傳以示千祀

  元故資政大夫江南諸道行御史䑓侍御史周府君慕

  銘

公諱伯𤦺字伯温姓周氏饒之鄱陽人其先居汝南宋靖康

未有諱泰者與宗人益國文忠公必大之父從高宗南徙實

公之始遷祖曽大父諱灼鄉貢進士大父諱垕咸淳十年

士某官元累贈正議大夫禮部尚書護軍追封鄱陽郡矦父

諱應極有文學仕元歴翰林集賢兩院待制出同知也州路

總管府事累贈翰林侍讀學士中奉大夫上護軍追封鄱陽

郡公曾祖母某氏追封鄱陽郡夫人母上官氏追封鄱陽郡

太夫人公生十一年而侍郡公㳺燕京十五𥙷國子生事吴

文正公𪷁鄧文肅公文原虞文靖公集于司業愽士座下作

野菊賦禮部尚書元文敏公明善稱之輙有名後五年積分

如格陞上舎生又五年丁郡公憂泰定二年用江浙行中書

省都事劉君𦤺薦之京師禁林名卿咸欲辟公自佐公以大

母春秋高不就十二月授将仕郞廣州路南海縣主簿天暦

元年赴南海南海民𡻕轉輸秋稅于韶縣官督視之𭶑民賂

憲府掾竄名佐吏籍来監稅大斛入小斛出𥨸具贏以自利

及至韶徃徃不能登数督視官𬒳箠繫移檄重徴於民民負

荷𥙷輸徃來道路者半載官與民交病之忌SKchar烕莫敢問者

乆公至捕竄名者寘諸法不欲其跡入縣門令民多寡相資

自輸于韶不遣一吏而稅先期以辦民樂稱便麥全等十一

人以私鬻舶貨繫獄舊官求其賄不得誣為强盗論死公讞

囚察其𡨚遇赦出之二年以祖母䘮觧官歸大府不許趣還

會夷獠反檄公捕至百餘人至順元年移攝畨禺縣無籍吏

五百人㩀縣㗖民惡少年七十人並縁為姦利公断遣之一

縣肅然不敢出聲語縣獄遂空巳而江西行中書省漕糧八

萬石于慶逺命公䕶其行公由肇慶臨封道廣西越梧潯象

桞諸州水陸四千餘里譏防周慎升斗不耗二年返南海治

妖僧獄出所誣平民二十二人是年秋受代去三年七月除

太府監照磨兼管勾承發架閣階從仕𭅺元綂二年入太府

公慎簿書歛散之法稽覈詳宻貪吏相吊太府之長以聞于

上洊賜衣幣明年重紀至元復有狐裘鞍轡之賜其冬以翰

林學士張文穆公起巖歐陽文公玄薦遷徵事郎翰林國史

院編脩官預脩泰定帝寜宗實録后妃功臣列傳六年上進

四月陞翰林脩撰承務郎同知制誥兼國史編脩如故扈從

滦陽屡草詔命賜文綺者四六月奉詔代祀孔于於曲阜九

月還都十月追加明宗尊號進寳𠕋公奉𠡠篆寳文未幾親

祠太廟公與執事賜衣三襲至正元年正月詔書宣文閣榜

擢授經𭅺兼經筵譯文官階儒林𭅺十月奉勑開宫學於玉

德殿西室授宿衛官及翰林學士承㫖和尚等二十五人經

中貴人傳㫖命受經生北面行弟子禮太官設饌光禄進酒

SKchar公卿皆陪坐時人榮之十一月講大雅文王詩於明仁

殿有貂裘之賜明年四月詔引和尚等講書賜中綂楮幣一

百定自是特命乗驛從駕盖異数也三年正月陞宣文閣鑒

書愽士兼經筵官明年九月復兼授經郎五年正月進說虞

書政在飬民之言時河南山東大饑即詔發倉廪賑之後十

日復講旅SKchar方作亭䑓於上林亦詔輙工七月除崇文監丞

兼經筵官御史臺以嶺南有警奏除僉廣東道肅政㢘訪司

事進階朝散大夫賜四品服六年至官乗傳行海豐掲陽又

南至海陽程鄉興定長樂河源復東歴愽羅増城東莞又西

至肇慶德慶踰年而還周歴所部二千五百餘里罷斥官吏

穢不職者一百十人誅四十有八人釋獄之無辜者一百

十二人疑事不决者决之州縣之獄為之一空薦䖏士陳明

等六人于朝建豐湖白鶴二書院以祀蘇文忠公軾羅文質

公從彦明法度申教化嶺海稱治復上封事請於南海設科

塲以取兩廣之士置尉捕賊無以主簿兼而廢民政及他不

便者二十事八年三月仍前官遷福建閩海道未行使者以

翰林待制兼國史院編脩官召明年五月進所脩國史擢崇

文少監階亞中大夫同檢校書籍事兼經筵官賜三品服十

二月賜紫織金對衣一襲十年正月奉香幣及金織文神旙

代祀醫巫閭濟瀆北海南至㑹稽而還十一年考試天下士

拜翰林直學士太中大夫知制誥同脩國史兼經筵官賜金

織文對衣者二十二年四月改兵部侍郞㝷拜中䑓監察御

史御史用南士自公始公言弭盗用人等十事賜黄馬一八

月還燕都勾校百司刑政錢粟之籍紏劾者甚衆薦中外官

一百二十七人舉士二十五人謇謇不阿大臣皆嚴惮之十

三年四月中書奏改崇文太監兼經筵官階嘉議大夫詔奉

祀江海神循江淮道閩越抵南海南北幾及萬里明年竣事

遂丁母夫人之憂寓居姑蘇十五年中䑓以東南方亂起公

爲江東肅政㢘訪使公三以憂辭乃起移治於徽明年徙建

德又徙紹興又徙衢先是朝廷嘗虗兵部尚書位俟公道不

通乃改浙西肅政㢘訪使與江浙行省丞相逹識帖穆爾俱

守杭十七年丞相得承制行事假公參知政事時張士誠㩀

姑蘇未即順命廷議以重爵懐之公徃授太尉誥諭以大義

士誠稽首稱臣是年冬璽書至拜公為真仍賜金織文對衣

十八年丞相以漕粟事屬公公分僚屬治姑蘇十九年江浙

試進士公實臨考北士避兵江南者亦權冝取之或貧不能

上禮部白丞相以學官禄之七月丞相復承制授公行省左

丞分治于蘇二十年公運米十五萬石至燕都明年亦如之

九月使者航海以同知太常禮儀院事徴公謝病不能赴二

十三年真拜江浙行省左丞階資善大夫丞相自臨門趣公

公強起視事数日即引年𦤺政閉門而臥二十四年九月特

際資政大夫江南諸道行御史臺侍御史而時事巳不可為

公憂憤絶食幾死者数矣後三年

國朝禽士誠浙西平公稱病彌甚引歸鄱陽洪武二年六月

某日卒于家享年七十又二某年月日塟於某山之原公自

諸生起家禄食四十餘年居朝㝡膺眷注順帝常字稱之博

學能文辭大小篆尤名于世宮額寳文多公手書所著有堅

白居士集三十卷詩三十卷說文字原六書正偽共八卷翰

林志十卷蔵于家始娶江氏宋丞相文忠公萬里之曽孫後

娶錢氏興國路經歴天祐之女並封鄱陽郡夫人子男四人

宗仁台州路SKchar管府判官宗義國子生宗禮江浙行中書省

檢校官宗智兩浙轉運塩使司照磨宗禮宗智皆先卒孫男

四人某某某某𥘉公臥病姑蘇濂以總裁元史𬒳召見公于

逆旅公老思歸守臣㽞不遣濂為道

聖天子優禮舊臣之意俾𦤺公于家公歸遂卒元史雖為之

立傳恨不能知其詳今宗仁以門人謝徽状請銘故不復辭

而備著之使讀者可互見焉銘曰

維天上才咸䧏之𮕵豈以南北而有不同泰山徂徠有櫟有

楓江潭之間亦産栢松世之𥚹量偏曲不通互毀交𢦤戾乎

大中宋遷三吴多士景從或夷大難或奏駿功偉碩光明與

汴俱崇荆楚之西越蜀之東将相王矦皆人中雄SKchar不觀之

益國文忠起大江西輔相孝宗有文既宏厥德亦豐厥聲渢

渢銘于䁀鍾惟侍御史才贍而充古今雖殊後先比𨺚自為

小官摧屠姦凶持斧南巡嶺海為空歸服豸冠上逹帝聰風

節巍然與國齊終匪不能言時則弗容就其所為則巳顯融

我銘其封以焯其庸以悼其逢惟昧之攻以昭于無窮







宋學士文集卷第六十四     芝園續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