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序二

卷第四十 宋學士文集 序二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觀槿齋藏明正德刊本
目録五

宋學士文集序

翰林學士金華宋公景濂自少以文雄一時人不逺數千里

求之殆徧扵中國四夷矣其居家𠩄作者曰潜溪集其在

朝𠩄作者曰翰𫟍集潜溪集凡若干卷故翰林承旨歐陽文

公爲之序而翰𫟍集復萃記序碑銘表傳雜說𨤲爲前後續

别四集云余甞讀而好之浩乎莫窮其𠩄至乃撫卷而歎曰

文章經國之要也豈直一藝而巳㢤而與時升降其變不一

在唐則宗昌黎韓子在宋則宗廬𨹧歐陽子韓子之文祖扵

孟子而歐陽子之文又祖扵韓子皆𠩄謂傑出扵千百者也

在元則宗蜀虞文靖公金華黄文獻公亦若韓子之在唐歐

陽子之在宋矣然文靖公之放言極論縱横無窮其氣𦦨莫

敢迫而獻文公之不失凖繩卑不可𨺚而髙不可抑也公起

⿰糹⿱𢆶匹之自五經子史靡不通䆒其造理也精其攷事也愽

故𤼵之扵文章悉鏟近習之陋學者復翕然宗之 國朝龍

興遂以布衣登侍従之選歴十餘年凡奉  詔撰述莫不

曲盡其體勒之金石播諸筦絃寔與虞黄二公相後先巳雖

然虞黄二公属重熈累洽𠩄以黼黻一代之盛者爲易今

國家文運方興之時将昭武功而宣文徳以新四方之觀聽

使知

大明之超軼三五豈不爲難乎大抵先秦兩漢以來聖人之

經汨扵諸子道固晦而未明也故各騁異同之說以誇耀一

世恒病其駁而不純及宋周程朱子大𤼵其閟是非邪正奚

趐黑白之形而後之立言者由是求合於道亦旣無𡚁矣又

惜蓄之無源而徒剽𥨸陳腐皮離蔓衍之爲工孰知其去古

益逺而益抗不亦悲夫嗚呼公之文可謂至純矣正聲勁氣

充塞宇宙星辰河漢山川草木風雨雷電鬼神變化龍跳虎

躍雖極瑰詭竒絶之觀惡𠯁以喻耶昔公之揔脩元史也余

獲預編纂之列熟其議論觀其儀矩非一日矣故知公爲深

而推公爲重輙爲之說如此尚俟知言者於後而非謏其𠩄

好云洪武八年𡻕在乙卯冬十有一月既望將佐仕𭅺國子

助教檇李貝瓊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