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志第十七 符瑞上 宋書
志第十八 符瑞中
志第十九 符瑞下 

麒麟者,仁獸也。牡曰麒,牝曰麟。不刳胎剖卵則至。麕身而牛尾,狼項而一角,黃色而馬足。含仁而戴義,音中鍾呂,步中規矩,不踐生蟲,不折生草,不食不義,不飲洿池,不入坑穽,不行羅網。明王動靜有儀則見。牡鳴曰逝聖,牝鳴曰歸和,春鳴曰扶幼,夏鳴曰養綏。

漢武帝元狩元年十年,行幸雍,祠五畤,獲白麟。

漢武帝太始二年三月,獲白麟。

漢章帝元和二年以來,至章和元年,凡三年,麒麟五十一見郡國。

漢安帝延光三年七月,麒麟見潁川陽翟。

延光三年八月戊子,麒麟見潁川陽翟。

延光四年正月壬午,麒麟見東郡濮陽。

漢獻帝延康元年,麒麟十見郡國。

吳孫權赤烏元年八月,武昌言麒麟見。又白麟見建業。

晉武帝泰始元年十二月,麒麟見南郡枝江。

晉武帝咸寧五年二月甲午,白麟見平原鬲縣。

咸寧五年九月甲午,麒麟見河南陽城。

晉武帝太康元年四月,白麟見頓丘。

晉愍帝建興二年九月丙戌,麒麟見襄平,州刺史崔毖以聞。

晉元帝太興元年正月戊子,麒麟見豫章。

晉成帝咸和八年五月己巳,麒麟見遼東。

鳳凰者,仁鳥也。不刳胎剖卵則至。或翔或集。雄曰鳳,雌曰凰。蛇頭燕頷,龜背鼈腹,鶴頸鷄喙,鴻前魚尾,青首駢翼,鷺立而鴛鴦思。首戴德而背負仁,項荷義而膺抱信,足履正而尾繫武。小音中鍾,大音中鼓。延頸奮翼,五光備舉。興八風,降時雨,食有節,飲有儀,往有文,來有嘉,遊必擇地,飲不妄下。其鳴,雄曰「節節」,雌曰「足足」。晨鳴曰發明,晝鳴曰上朔,夕鳴曰歸昌,昏鳴曰固常,夜鳴曰保長。其樂也,徘徘徊徊,雍雍喈喈。唯鳳皇為能究萬物,通天祉,象百狀,達王道,率五音,成九德,備文武,正下國。故得鳳之象,一則過之,二則翔之,三則集之,四則春秋居之,五則終身居之。

漢昭帝始元三年十月,鳳皇集東海,遣使祠其處。

漢宣帝本始元年五月,鳳皇集膠東。

本始四年五月,鳳皇集北海。

漢宣帝地節二年四月,鳳皇集魯,羣鳥從之。

漢宣帝元康元年三月,鳳皇集泰山、陳留。

元康四年,南郡獲威鳳。

漢宣帝神雀二年二月,鳳皇集京師,羣鳥從之以萬數。

神雀四年春,鳳皇集京師。

神雀四年十月,鳳皇十一集杜陵。

神雀四年十二月,鳳皇集上林。

漢宣帝甘露三年二月,鳳皇集新蔡,羣鳥四面行列,皆向鳳皇立,以萬數。

漢光武建武十七年十月,鳳皇五,高八九尺,毛羽五采,集潁川郡,羣鳥並從行列,蓋地數頃,留十七日乃去。

漢章帝元和二年以來,至章和元年,凡三年,鳳皇百三十九見郡國。

漢安帝延光三年二月,車駕東巡。其月戊子,鳳皇集濟南臺縣丞霍收舍樹上,賜臺長嶷帛十五匹,收二十匹,尉半之,吏卒人三匹;鳳皇所過亭部,無出今年田租;賜男子爵人二級。

延光三年十月壬午,鳳皇集京兆新豐西界槐樹。

漢桓帝建和元年十一月,[1]鳳皇見濟陰己氏。

漢靈帝光和四年秋,五色大鳥見新城,羣鳥隨之。民皆謂之鳳皇。

漢獻帝延康元年八月,石邑縣言鳳皇集。又郡國十三言鳳皇見。

吳孫權黃武五年七月,蒼梧言鳳皇見。

孫權黃龍元年四月,夏口、武昌並言鳳皇見。[2]

吳孫亮建興二年十一月,大鳥五見于春申。

吳孫晧建衡四年正月,西苑言鳳皇集。[3]

晉武帝泰始元年十二月,鳳皇見上黨高都。

泰始元年十二月,鳳皇二見河南山陽。

泰始元年十二月,鳳皇三見馮翊下邽。

晉穆帝升平四年二月辛亥,鳳皇將九子見鄖鄉之豐城。十二月甲子,又見豐城,眾鳥隨從。

升平五年四月己未,鳳皇集沔北,至于辛酉。百姓聚觀之。

宋武帝永初元年七月戊戌,鳳皇見會稽山陰。

文帝元嘉十四年三月丙申,大鳥二集秣陵民王顗園中李樹上,大如孔雀,頭足小高,毛羽鮮明,文采五色,聲音諧從,眾鳥如山雞者隨之,如行三十步頃,東南飛去。揚州刺史彭城王義康以聞。改鳥所集永昌里曰鳳皇里。

孝武帝孝建元年正月庚申,鳳皇見丹徒愒賢亭,雙鵠為引,眾鳥陪從。征虜將軍武昌王渾以聞。

神鳥者,赤神之精也,知音聲清濁和調者也。雖赤色而備五采,雞身,鳴中五音,肅肅雍雍。喜則鳴舞,樂處幽隱。風俗從則至。

漢宣帝五鳳三年三月辛丑,神鳥集長樂宮東闕樹上,[4]又飛下地,五采炳發,留十餘刻。

漢章帝元和中,神鳥見郡國。[5]

黃龍者,四龍之長也。不漉池而漁,德至淵泉,則黃龍游於池。能高能下,能細能大,能幽能冥,能短能長,乍存乍亡。

赤龍、河圖者,地之符也。王者德至淵泉,則河出龍圖。

漢惠帝二年正月癸酉,兩龍見蘭陵人家井中。

漢文帝十五年春,黃龍見成紀。

漢宣帝甘露元年四月,黃龍見新豐。

漢成帝鴻嘉元年冬,黃龍見真定。

漢成帝永始二年二月癸未,[6]黃龍見東萊。

漢光武建武十二年六月,黃龍見東阿。

漢章帝元和二年以來,[7]至章和元年,凡三年,黃龍四十四見郡國。

元和中,青龍見郡國。

元和中,白龍見郡國。

漢安帝延光元年八月辛卯,黃龍見九真。

延光三年九月辛亥,黃龍見濟南歷城。

延光三年十二月乙未,黃龍見琅邪諸縣。

延光四年正月壬午,黃龍二見東郡濮陽。

漢桓帝建和元年二月,黃龍見沛國譙。

漢桓帝元嘉二年八月,黃龍見濟陰句陽,又見金城允街。

漢桓帝永康元年八月,黃龍見巴郡。

漢獻帝延康元年三月,黃龍見譙。又郡國十三言黃龍見。

魏明帝青龍元年正月甲申,青龍見郟之摩陂井。帝親與羣臣共觀之,既而詔畫工圖寫,龍潛而不見。

魏明帝景初元年二月壬辰,山茌縣言黃龍見。[8]

魏少帝正元元年十月戊戌,黃龍見鄴井中。

魏少帝甘露元年正月辛丑,青龍見軹縣井中凡二。

甘露元年六月,青龍見元城縣界井中。

甘露二年二月,青龍見溫縣井中。

甘露三年八月甲戌,黃龍、青龍仍見頓丘、冠軍、陽夏縣井中。

甘露四年正月,黃龍二見寧陵縣井中。

魏元帝景元元年十二月甲申,黃龍見莘縣井中。[9]

景元三年二月,青龍見軹縣井中。

劉備未即位前,黃龍見武陽赤水,九日乃去。

吳孫權黃武元年三月,鄱陽言黃龍見。

吳孫權黃龍元年四月,夏口、武昌並言黃龍見。[10]權因此改元。作黃龍牙,常在軍中,進退視其所向,命胡綜為賦。

吳孫權赤烏五年三月,海鹽縣言黃龍見縣井中二。

赤烏十一年,雲陽言黃龍見。黃龍二又見武陵吳壽,光色炫燿。

吳孫休永安四年九月,布山言白龍見。[11]

永安五年七月,始新言黃龍見。

永安六年四月,泉陵言黃龍見。

晉武帝泰始元年十二月,青龍二見濟陰定陶。

泰始元年十二月,青龍見魏郡湯陰。

泰始元年十二月,黃龍見河南洛陽洛濱。

泰始元年十二月,白龍二見太原祁。

泰始二年七月壬午,黃龍見巴西閬中。

泰始三年四月戊午,有司奏:「張掖太守焦勝言,氐池縣大柳谷口青龍見。」[12]

晉武帝咸寧二年六月丙申,白龍二見于新興九原居民井中。

咸寧二年十月庚午,黃龍二見于漢嘉靈關。

咸寧二年十一月癸巳,白龍二見須度支部。[13]

咸寧五年十一月甲寅,青龍見京兆霸城。

晉武帝太康元年八月,白龍三見于永昌。[14]

太康三年閏四月己丑,[15]白龍二見濟南歷城。

太康五年正月癸卯,青龍二見武庫井中,帝親往觀之。

太康六年九月,白龍見京兆陰槃。

太康九年十二月戊申,青龍一見魯國公丘居民井中。

晉惠帝元康七年三月己酉朔,成臯縣獄有龍昇天。

宋武帝永初元年七月,青龍見義興陽羨。

永初元年八月,青龍二見南郡江陵。

文帝元嘉十三年九月己酉,會稽郡西南向曉,忽大光明,有青龍騰躍凌雲,久而後滅。吳興諸處並以其日同見光景。揚州刺史彭城王義康以聞。

元嘉二十一年十月己丑,永嘉永寧見黃龍自雲而下,太守臧藝以聞。

元嘉二十五年五月丁丑,黑龍見玄武湖北,苑丞王世宗以聞。

元嘉二十五年五月戊戌,黑龍見玄武湖東北隈,揚州野吏張立之以聞。

元嘉二十五年八月辛亥,黃龍見會稽,太守孟顗以聞。

元嘉二十五年,廣陵有龍自湖水中升天,百姓皆見。

孝武帝孝建二年七月癸丑,黃龍見石頭城外水濱,中護軍湘東王彧以聞。

孝建三年五月己未,龍見臨川郡,江州刺史東海王褘以聞。

孝武大明元年五月癸亥,黑龍見晉陵占石邨。改邨為津里。

靈龜者,神龜也。王者德澤湛清,漁獵山川從時則出。五色鮮明,三百歲游於蕖葉之上,三千歲常游於卷耳之上。知存亡,明於吉凶。禹卑宮室,靈龜見。

玄龜書者,天符也。王者德至淵泉,則雒出龜書。

魏文帝初,神龜出於靈池。

吳孫權時,靈龜出會稽章安。

魏元帝咸熙二年二月甲辰,朐䏰縣獲靈龜以獻。

晉長沙王乂坐同產兄楚王瑋事,徙封常山,後還復國。在常山穿井,入地四丈,得白玉方三四尺。玉下有大石,其中有龜長二尺餘,時人以為復國之祥。

宋文帝元嘉十九年四月戊申,白龜見吳興餘杭,太守文道恩以獻。

元嘉二十年四月辛卯,白龜見吳興餘杭,揚州刺史始興王濬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十月甲午,揚州刺史始興王濬獲白龜以獻。

孝武帝大明三年三月戊子,毛龜見宣城廣德,太守張辯以獻。

大明四年六月壬寅,車駕幸籍田,白龜見于千畝,尚書右僕射劉秀之以獻。

大明七年八月乙未,毛龜見新安王子鸞第,獲以獻。

明帝泰始二年八月丙辰朔,四眼龜見會稽,會稽太守巴陵王休若以獻。

泰始二年八月丙寅,六眼龜見東陽長山,文如爻卦,太守劉勰以獻。

泰始六年九月己巳,八眼龜見吳興故鄣,太守褚淵以獻。

明帝泰豫元年十月壬戌,義興陽羨縣獲毛龜,太守王蘊以獻。

龍馬者,仁馬也,河水之精。高八尺五寸,長頸有翼,傍有垂毛,鳴聲九哀。一作音。

騰黃者,神馬也。其色黃。王者德御四方則出。白馬朱鬣,王者任賢良則見。澤馬者,王者勞來百姓則至。夏馬駵,黑身白鬣尾,殷馬駱,白身黑鬣尾,周馬騂,赤身黑鬣尾。

漢章帝元和中,神馬見郡國。

晉懷帝永嘉六年二月壬子,神馬鳴南城門。

晉孝武帝太元十四年六月甲申朔,寧州刺史費統上言:「所統晉寧之滇池縣,舊有河水,周回二百餘里。六月二十八日辛亥,神馬二匹,一白一黑,忽出於河中,去岸百步。縣民董聰見之。」

白象者,人君自養有節則至。

宋文帝元嘉元年十二月丙辰,白象見零陵洮陽。

元嘉六年三月丁亥,白象見安成安復,江州刺史南譙王義宣以聞。

漢武帝元狩二年三月,南越獻馴象。

白狐,王者仁智則至。

晉成帝咸康八年七月,燕王慕容皝上言白狢見國內。

赤熊,佞人遠,姦猾息,則入國。

宋文帝元嘉二十年十二月,白熊見新安歙縣,太守到元度以獻。

九尾狐,文王得之,東夷歸焉。

漢章帝元和中,九尾狐見郡國。

魏文帝黃初元年十一月甲午,九尾狐見鄄城,又見譙。

白鹿,王者明惠及下則至。

漢章帝建初七年十月,車駕西巡,得白鹿於臨平觀。

漢章帝元和中,白鹿見郡國。

漢安帝延光三年六月辛未,白鹿見右扶風雍。

延光三年七月,白鹿見左馮翊。[16]

漢桓帝永興元年二月,白鹿見張掖。

魏文帝黃初元年,郡國十九言白鹿及白麋見。

晉武帝泰始八年十月,白鹿見扶風雍,州刺史嚴詢獲以獻。

晉武帝太康元年三月,白鹿見零陵泉陵。

太康元年五月甲辰,白鹿見天水西縣,太守劉辛獲以獻。

太康三年七月壬子,白鹿見零陵,零陵令蔣微獲以獻。

晉惠帝元康元年九月乙酉,白鹿見交趾武寧。

晉愍帝建武元年五月戊子,白鹿見高山縣。

晉元帝太興三年正月,白鹿二見豫章。

太興三年四月,白鹿見晉陵延陵。

晉元帝永昌元年九月,白鹿見江乘縣。

晉成帝咸和四年五月甲子,白鹿見零陵洮陽,獲以獻。

咸和四年七月壬寅,長沙郡邏吏黃光於南郡道遇白鹿,驅之不去,直來就光,追尋光三百餘步。光遂抱取,遣吏李堅奉獻。

咸和九年八月己未,白鹿見長沙臨湘。

晉成帝咸康二年七月,白鹿見豫章望蔡,太守桓景獲以獻。

晉孝武太元十六年三月癸酉,白鹿見豫章望蔡,獲以獻。

太元十八年五月辛酉,白鹿見江乘,江乘令田熙之獲以獻。

太元二十年九月丁丑,白鹿見巴陵清水山,荊州刺史殷仲堪以獻。

晉安帝隆安五年十一月,白鹿見長沙,荊州刺史桓玄以聞。

宋文帝元嘉五年七月丙戌,白鹿見東莞莒縣岣峨山,太守劉玄以聞。

元嘉九年正月,白鹿見南譙譙縣,豫州刺史長沙王義欣以獻。

元嘉十四年,白鹿見文鄉。

元嘉十七年五月甲午,白鹿見南汝陰宋縣,太守文道恩以獻。

元嘉二十年八月,白鹿見譙郡蘄縣,太守鄧琬以獻。

元嘉二十二年二月,白鹿見建康縣,揚州刺史始興王濬以聞。

元嘉二十二年二月辛未,白鹿見南康灨縣,南康相劉興祖以獻。

元嘉二十三年二月戊戌,白鹿見交州,交州刺史檀和之以獻。

元嘉二十三年六月丙辰,白鹿見彭城彭城縣,征北將軍衡陽王義季獲以獻。

元嘉二十七年二月壬辰朔,白鹿見濟陰,徐州刺史武陵王駿以聞。

元嘉二十九年八月癸酉,白鹿見鄱陽,南中郎將武陵王駿以獻。

元嘉三十年十一月壬午,白鹿見南琅邪,南琅邪太守王僧虔以獻。

元嘉三十年十一月癸亥,白鹿見武建郡,雍州刺史朱脩之以獻。

孝武帝孝建三年三月庚子,白鹿見臨川西豐縣。

孝武帝大明元年四月甲申,白鹿見南平。

大明二年四月己丑,白鹿見桂陽郴縣,湘州刺史山陽王休祐以獻。

大明三年正月癸巳,白鹿見南琅邪江乘,南徐州刺史劉延孫以獻。

大明三年三月辛卯,白鹿見廣陵新市,太守柳光宗以聞。

大明五年五月丙寅,白鹿見南東海丹徒,南徐州刺史劉延孫以獻。

大明八年六月甲子,白鹿見衡陽郡,湘州刺史江夏王世子伯禽以獻。

明帝泰始二年二月乙亥,白鹿見宣城,宣城太守劉韞以聞。

泰始五年二月己亥,白鹿見長沙,湘州刺史劉韞以獻。

泰始六年十二月乙未,白鹿見梁州,梁州刺史杜幼文以聞。

後廢帝元徽三年二月甲子,白鹿見鬱洲,青冀二州刺史、西海太守劉善明以獻。

三角獸,先王法度修則至。

一角獸,天下平一則至。

六足獸,王者謀及眾庶則至。

比肩獸,王者德及矜寡則至。

獬豸知曲直,獄訟平則至。

白虎,王者不暴虐,則白虎仁,不害物。

漢宣帝元康四年,南郡獲白虎。

漢章帝元和二年以來,至章和元年,凡三年,白虎二十九見郡國。

漢安帝延光三年八月戊子,白虎二見潁川陽翟。

漢獻帝延康元年四月丁巳,饒安縣言白虎見。又郡國二十七言白虎見。

吳孫權赤烏六年正月,新都言白虎見。

赤烏十一年五月,鄱陽言白虎仁。

晉武帝泰始元年十二月,白虎見河南陽翟。

泰始元年十二月,白虎見弘農陸渾。

泰始二年正月己亥,白虎見遼東樂浪。

泰始二年正月辛丑,白虎見天水西。

晉武帝咸寧三年二月乙丑,白虎見沛國。

晉武帝太康元年八月,白虎見永昌南罕。[17]

太康四年七月丙辰,白虎見建平北井。

太康十年十月丁酉,白虎見犍為。

晉成帝咸和八年五月己巳,白虎見新昌縣。

晉簡文帝咸安二年三月,白虎見豫章南昌縣西鄉石馬山前。

晉孝武太元十四年十一月辛亥,白虎見豫章郡。

太元十九年二月,行鞏令劉啟期言白虎頻見。

太元十九年二月,行溫令趙邳言白虎頻見。

晉安帝隆安五年十一月,襄陽言騶虞見於新野。

宋武帝永初元年八月癸巳,白虎見枝江。

少帝景平元年十月,白虎見桂陽耒陽。

文帝元嘉十九年十月,白虎見弋陽、期思二縣,南豫州刺史武陵王駿以聞。

元嘉二十五年二月己亥,白虎見武昌,武昌太守蔡興宗以聞。

元嘉二十五年十一月丁丑,白虎見蜀郡二,赤虎導前,益州刺史陸徽以聞。

元嘉二十六年四月戊戌,白虎見南琅邪半陽山,二虎隨從,太守王僧達以聞。

孝武孝建三年三月壬子,白虎見臨川西豐。 白狼,宣王得之而犬戎服。

白麞,王者刑罰理則至。

晉武帝咸寧元年四月丙戌、乙卯,白麞見琅邪,趙王倫以獻。

咸寧三年七月壬辰,白麞見魏郡。

晉武帝太康三年八月,白麞見梁國蒙,梁相解隆獲以獻。

太康五年九月己酉,白麞見義陽。

太康七年五月戊辰,白麞見汲郡。

晉成帝咸和九年五月癸酉,白麞見吳國吳縣,內史虞潭獲以獻。

晉穆帝永和元年八月,白麞見吳國吳縣西界包山,獲以獻。

永和八年十二月,白麞見丹陽永世,永世令徐該獲以獻。

永和十二年十一月庚午,白麞見梁郡,梁郡太守劉遂獲以獻。

晉安帝隆安五年十一月,白麞見荊州,荊州刺史桓玄以聞。

宋少帝景平元年五月癸未,白麞見義興陽羨,太守王準之獲以獻。

景平二年六月,白麞見南郡江陽,太守王華獻之太祖。太祖時入奉大統,以為休祥。

文帝元嘉五年四月乙巳,白麞見汝陽武津,[18]太守鄭據獲以獻。

元嘉十二年正月,白麞見東萊黃縣,青、冀州刺史王方回以獻。

元嘉十九年五月,山陽張休宗獲白麞,南兗州刺史臨川王義慶以獻。

元嘉二十年八月,白麞見江夏安陸,內史劉思考以獻。

元嘉二十五年二月己丑,白麞見淮南,太守王休獲以獻。

元嘉二十五年四月戊午,白麞見南琅邪,太守王遠獲以獻。

元嘉二十五年五月辛未朔,華林園白麞生二子皆白,園丞梅道念以聞。

元嘉二十六年五月丙戌,白麞見馬頭,豫州刺史南平王鑠以獻。

元嘉二十七年正月己丑,白麞見濟陰,徐州刺史武陵王駿以聞。

元嘉二十七年四月癸丑,華林園白麞生一白子,園丞梅道念以聞。

元嘉二十九年六月壬戌,白麞見晉陵暨陽,南徐州刺史始興王濬以獻。

孝武帝孝建三年六月癸巳,白麞見廣陵,南兗州以獻。

孝武帝大明元年七月丁丑,白麞見東萊曲城縣,獲以獻。

大明二年正月壬戌,白麞見山陽,山陽內史程天祚以獻。

大明二年二月辛丑,白麞見濟北,濟北太守殷孝祖以獻。

大明五年九月己巳,白麞見南陽,雍州刺史永嘉王子仁以獻。

大明六年四月戊辰,白麞見營陽,湘州刺史建安王休仁以獻。

大明七年正月庚寅,白麞見南陽,荊州刺史臨海王子頊以獻。

大明七年六月己巳,白麞見武陵臨沅,太守劉衍以獻。

大明七年九月癸未,白麞見南陽,雍州刺史劉秀之以獻。

明帝泰始三年五月癸酉,白麞見南東海丹徒,南徐州刺史桂陽王休範以獻。

泰始三年五月乙卯,白麞見北海都昌,青州刺史沈文秀以獻。

泰始五年正月癸卯,白麞見汝陰樓煩,豫州刺史劉勔以獻。

明帝泰豫元年十月壬戌,白麞見義興國山,太守王蘊以獻。

後廢帝元徽元年正月甲午,白麞見海陵寧海,海陵太守孫嗣之以獻。[19]

文帝元嘉二十三年五月甲寅,東宮隊白從陳超獲黑麞於肥如縣,皇太子以獻。

元嘉二十三年十月辛巳,東宮將魏榮獲青麞於秣陵。

元嘉十年十二月,營城縣民成公會之於廣陵高郵界獲白麞麂以獻。

孝武帝大明元年二月己亥,白麂見會稽諸暨縣,獲以獻。

銀麂,刑罰得共,[20]民不為非則至。

赤兔,王者德盛則至。

比翼鳥,王者德及高遠則至。

赤雀,周文王時銜丹書來至。

晉愍帝建興三年四月癸酉,赤雀見平州府舍。

宋文帝元嘉二十年五月,赤雀集南平郡府,內史臧綽以聞。

孝武帝孝建元年五月己亥,臨沂縣魯尚斯軍人於城上獲赤雀,太傅假黃鉞江夏王義恭以獻。

福草者,宗廟肅,則生宗廟之中。

蒼烏者,賢君修行孝慈於萬姓,不好殺生則來。

宋孝武帝大明元年五月丁丑,蒼烏見襄陽縣。

大明二年四月甲申,蒼烏見襄陽,雍州刺史王玄謨以獻。

甘露,王者德至大,和氣盛,則降。

栢受甘露,王者耆老見敬,則栢受甘露。

竹受甘露,王者尊賢愛老,不失細微,則竹葦受甘露。

漢宣帝元康元年三月,甘露降未央宮。

漢宣帝神雀二年二月,甘露降京師。

神雀四年春,甘露降京師。

漢宣帝五鳳二年正月,甘露降京師。

漢成帝元延四年三月,甘露降京師。

漢光武建武中元元年五月,郡國上甘露降。

漢明帝永平十七年正月戊子夜,[21]帝夢見光武帝、光烈皇后,夢中喜覺,悲不能寐。明旦上陵,百官、胡客悉會。太常丞上言,其日陵樹葉有甘露,帝令百官采甘露。帝自伏御牀,視太后莊器奩中物,流涕,敕易奩中脂澤之具。

永平十七年春,甘露仍降京師。

漢章帝元和中,甘露降郡國。

漢安帝延光三年四月丙戌,甘露下沛國豐。

延光三年七月,甘露下左馮翊頻陽。

漢桓帝延熹三年四月,甘露降上郡。

漢桓帝永康元年八月,甘露降巴郡。

魏文帝初,郡國三十七言甘露降。

魏少帝甘露元年五月,鄴及上洛並言甘露降。

魏元帝咸熙二年四月,南深澤縣言甘露降。

吳孫權黃武前,建業言甘露降。

黃武二年五月,曲阿言甘露降。

吳孫權嘉禾五年三月,武昌言甘露降於禮賓殿。[22]

吳孫權赤烏二年三月,零陵言甘露降。

赤烏九年四月,武昌言甘露降。

吳孫晧甘露元年四月,蔣陵言甘露降。

晉武帝泰始十年四月乙亥,甘露降西河離石。

晉武帝咸寧元年四月丙戌,甘露降張掖。

咸寧元年五月戊午,甘露降清河繹幕。

咸寧元年九月,甘露降太原晉陽。

咸寧二年五月戊子,甘露降玄菟郡治。

咸寧五年六月戊申,甘露降巴郡南充國。

晉武帝太康五年三月乙卯,甘露降東宮。

太康七年四月,甘露降京兆杜陵。

太康七年五月,甘露降魏郡鄴。

晉惠帝元康四年五月,甘露降樂陵郡。

晉愍帝建興元年六月,甘露降西平縣。

建興三年八月己未,甘露降新昌縣。

晉愍帝建武元年六月丁丑,甘露降壽春。

晉元帝太興三年四月,甘露降琅邪費。

晉明帝太寧二年正月,巴郡言甘露降。

晉成帝咸和四年四月,甘露降武昌郡閤前柳樹,太守詡以聞。

咸和六年三月,甘露降寧州城內北園榛桃樹,刺史以聞。

咸和七年四月癸巳,甘露降京邑,揚州刺史王導以聞。

咸和八年四月癸卯,甘露降廬江襄安縣蔣冑家。

咸和八年四月癸卯,甘露降宣城宛陵縣之須里。

咸和九年四月甲寅,甘露降吳國錢唐縣右鄉康巷之柳樹。

咸和九年十二月丙辰,甘露降建平陵。

咸和九年十二月丁巳,甘露降武平陵。

晉成帝咸康元年四月癸卯,甘露降西堂桃樹。

咸康二年三月甲戌,甘露降鬱林城內。

咸康二年四月,甘露降西堂,又降尚書都坐桃樹,又降會稽永興縣,眾官畢賀。戊午,甘露降會稽山陰縣,又降吳興武康縣。庚申,又降武康。

咸康三年四月戊午,甘露降殿後桃李樹。五月,甘露降義興陽羨縣柞樹,東西十四步,南北十五步。

咸康七年四月丙子,甘露降彭城王紘第內,眾官畢賀。

晉穆帝永和元年三月,甘露降廬江郡內桃李樹,太守永以聞。

永和五年十一月,太常劉邵上崇平陵令王昂即日奉行陵內,甘露降于玄宮前殿。

永和五年十二月己酉,甘露降丹陽湖熟縣西界劉敷墓松樹,縣令王恬以聞,眾官畢賀。

晉簡文帝咸安二年正月,甘露降隨郡灄陽縣界桑木,沾凝十餘里中。

晉孝武帝太元十二年八月,甘露降寧州界內,刺史費統以聞。

太元十五年閏月,甘露降永平陵。

太元十六年十一月庚午,甘露降句陽縣。

太元十七年二月,甘露降南海番禺縣楊樹。

晉安帝元興二年十月,甘露降武昌王成基家竹。

元興三年三月己卯,甘露降丹徒。

元興三年四月己酉,甘露降蘭臺。

宋武帝永初元年九月庚辰,甘露降丹徒峴山。[23]

永初元年十月庚午,甘露降興寧、永寧二陵,彌冠百餘里。

文帝元嘉三年閏正月己丑,甘露降吳興烏程,太守王韶之以聞。

元嘉四年五月辛巳,甘露降齊郡西安臨朐城。

元嘉四年十一月辛未朔,甘露降初寧陵。

元嘉四年十一月己丑,甘露降南海熙安,廣州刺史江桓以聞。

元嘉八年五月,甘露降南海番禺。

元嘉九年十一月壬子,甘露降初寧陵。

元嘉十一年八月甲辰,甘露降費縣之沙里,琅邪太守呂綽以聞。

元嘉十三年二月丁卯,甘露降上明巴山。

元嘉十三年二月,甘露降吳興武康董道益家園樹。[24]

元嘉十三年三月甲午,甘露降初寧陵。

元嘉十六年三月己卯,甘露降廣州城北門楊樹,刺史陸徽以聞。

元嘉十七年四月丁丑,甘露降廣陵永福里梁昌季家樹,南兗州刺史江夏王義恭以聞。

元嘉十七年,甘露降高平金鄉富民邨方三十里中。徐州刺史趙伯符以聞。

元嘉十七年十一月乙酉,甘露降樂游苑。

元嘉十八年五月甲申,甘露降丹陽秣陵衞將軍臨川王義慶園,揚州刺史始興王濬以聞。

元嘉十八年六月,甘露降廣陵廣陵孟玉秀家樹,南兗州刺史臨川王義慶以聞。

元嘉十九年五月丁卯,甘露降建康司徒參軍督護顧俊之宅竹柳。

元嘉十九年五月乙亥,甘露降馬頭濟陽宋慶之園樹,太守荀預以聞。

元嘉二十一年,甘露降益州府內梨李樹,刺史庾俊之以聞。

元嘉二十一年四月,甘露頻降樂遊苑。

元嘉二十一年四月,甘露降彭城綏輿里,徐州刺史臧質以聞。

元嘉二十一年四月,甘露降義陽平陽,太守龐秀之以聞。

元嘉二十二年十一月辛巳,甘露降南郡江陵方城里,荊州刺史南譙王義宣以聞。

元嘉二十二年十二月丁酉,甘露降長寧陵,陵令包誕以聞。

元嘉二十三年二月丁未,甘露降樂遊苑,苑丞張寶以聞。

元嘉二十三年九月丙子,甘露降長寧陵,陵令華林以聞。

元嘉二十三年十二月庚子,甘露降襄陽郡治,雍州刺史武陵王駿以聞。

元嘉二十三年十二月辛丑,甘露頻降樂遊苑,苑丞何道之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二月己亥、庚子,甘露頻降景陽山,山監張績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二月己亥、癸卯、三月丙辰,甘露頻降景陽山,華林園丞陳襲祖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三月甲寅,甘露降尋陽松滋,江州刺史廬陵王紹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四月癸未,甘露降尋陽松滋;丙申,又降江州城內桐樹;丁酉,又降城北數里之中,江州刺史廬陵王紹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七月乙卯,甘露降京師,揚州刺史始興王濬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七月,甘露降襄城治下无量寺,雍州刺史武陵王駿以聞。

元嘉二十四年十月甲午,甘露降魏興郡內,太守韋寧民以聞。

元嘉二十三年至二十四年十二月,甘露頻降,狀如細雪,京都及郡國處處皆然,不可稱紀。

元嘉二十五年十一月庚辰,甘露降南郡,荊州刺史南譙王義宣以聞。

元嘉二十五年十一月乙未,甘露降丹陽秣陵巖山。

元嘉二十六年三月壬午,甘露降景陽山,華林園丞梅道念以聞。

元嘉二十六年三月庚寅、癸巳,甘露頻降武昌,江州刺史廬陵王紹以聞。

元嘉二十六年四月甲辰、丙午、戊申,甘露頻降豫章南昌,太守劉思考以聞。

元嘉二十六年七月,甘露降南郡江陵,荊州刺史南譙王義宣以聞。

元嘉二十七年四月乙卯、丙辰、丁巳,甘露頻降豫章南昌。戊午午時,天氣清明,有綵霧映覆郡邑,甘露又自雲降。太守劉思考以聞。

元嘉二十七年五月甲戌,甘露降東海丹徒,南徐州刺史始興王濬以聞。

元嘉二十八年二月戊辰,甘露降鍾山延賢寺,揚州刺史廬陵王紹以聞。

元嘉二十八年二月壬午,甘露降徽音殿前果樹。

元嘉二十八年二月,甘露降合歡殿後香花諸草。

孝武帝孝建元年三月丙辰,甘露降華林園。

孝建二年三月己酉,甘露降丹陽秣陵中里路與之墓樹。

孝建二年三月辛亥,甘露降長寧陵松樹。

孝建二年三月,甘露降襄陽民家梨樹。

孝建二年三月戊午,甘露降丹陽秣陵尚書謝莊園竹林,莊以聞。

孝武帝大明元年四月癸卯,甘露降華林園桐樹。

大明三年三月己卯,甘露降樂游苑梅樹。

大明三年三月戊子,甘露降宣城郡舍,太守張辯以聞。

大明四年正月壬辰,甘露降初寧陵松樹。

大明四年二月丙申,甘露降長寧陵松樹。

大明四年二月乙巳,甘露降丹陽秣陵龍山,丹陽尹孔靈符以聞。

大明五年四月辛亥,甘露降吳興安吉,太守歷陽王子頊以聞。

大明五年四月乙卯,甘露降吳興烏程,太守歷陽王子頊以聞。

大明六年二月戊午,甘露降建康靈燿寺及諸苑園,及秣陵龍山,至于婁湖。是日,又降句容、江寧二縣。

大明七年三月丙申,甘露降尋陽松滋,太守劉矇以聞。

大明七年四月己未,甘露降荊州城內,刺史臨海王子頊以聞。

大明七年十二月辛丑朔,甘露降吳興烏程,令苟卞之以聞。

明帝泰始二年四月己未,甘露降上林苑,苑令徐承道以獻。

泰始二年四月庚申,甘露降華林園,園令臧延之以獻。

泰始二年五月己亥,甘露降丹陽秣陵縣舍齋前竹,丹陽尹王景文以獻。

泰始三年十一月庚申,甘露降晉陵,晉陵太守王蘊以聞。

泰始三年十一月癸亥,甘露降南東海丹徒建岡,徐州刺史桂陽王休範以聞。

泰始三年十二月壬午,甘露降崇寧陵,揚州刺史建安王休仁以聞。

後廢帝元徽四年十一月乙巳,甘露降吳興烏程,太守蕭惠明以聞。

順帝昇明二年十二月,甘露降建康禁中里。

昇明二年十一月,甘露降南東海武進彭山,太守謝朏以聞。

昇明二年十一月,甘露降吳興長城卞山,太守王奐以聞。

威香者,王者禮備則常生。


 志第十七 符瑞上 ↑返回頂部 志第十九 符瑞下 
  1. 漢桓帝建和元年十一月 「建和元年」各本並作「元嘉元年」,據後漢書桓帝紀改。
  2. 夏口武昌並言鳳皇見 「夏口」,三朝本作「舉口」,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作「樊口」。今據三國志吳志吳主權傳、元龜二0一改。
  3. 吳孫晧建衡四年正月西苑言鳳皇集 「建衡」各本並作「寶鼎」,據三國志吳志孫晧傳改。晧傳,晧改寶鼎四年為建衡元年。建衡之三年,西苑言鳳皇見,又改明年為鳳皇元年。
  4. 神鳥集長樂宮東闕樹上 「神鳥」漢書宣帝紀作「鸞鳥」。蓋沈約為齊明帝諱改。
  5. 神鳥見郡國 「神鳥」後漢書章帝紀作「鸞鳥」。蓋沈約為齊明帝諱改。
  6. 漢成帝永始二年二月癸未 各本並脫「二月」二字,據漢書成帝紀補。
  7. 漢章帝元和二年以來 各本並脫「和二」二字,據後漢書章帝紀補。
  8. 魏明帝景初元年二月壬辰山茌縣言黃龍見 按此條舊在「魏明帝青龍元年正月甲申」條之上。查青龍元年為公元二三三年,當在前;景初元年為公元二三七年,當在後。今訂正。
  9. 黃龍見莘縣井中 「莘縣」三國志魏志陳留王紀作「華陰縣」。
  10. 夏口武昌並言黃龍見 「夏口」三朝本作「舉口」。毛本作「舉兵」。北監本、殿本、局本、藝文類聚九九作「樊口」。今從三國志吳志吳主權傳、元龜二0一改。
  11. 布山言白龍見 「布山」各本並作「市山」,據三國志吳志孫休傳改。按布山,前漢縣,晉尚未廢。即今廣西貴縣治。時無縣名「市山」者。
  12. 氐池縣大柳谷口青龍見 「氐池縣」各本並作「玄池縣」,據晉書武帝紀改。按續漢書郡國志,張掖郡有氐池縣。
  13. 白龍二見須度支部 「須度支部」四字晉書武帝紀作「于梁國」。
  14. 白龍三見于永昌 各本並脫「于永昌」三字,據晉書武帝紀補。
  15. 太康三年閏四月己丑 各本並脫「四」字,據晉書武帝紀補。
  16. 白鹿見左馮翊 「左馮翊」後漢書安帝紀作「陽翟」。
  17. 白虎見永昌南罕 「南罕」疑「南涪」之誤。晉書地理志,益州永昌郡有南涪,無「南罕」。
  18. 白麞見汝陽武津 「汝陽」各本並作「汝南」,據本書州郡志,汝陽太守領武津令,今改正。
  19. 海陵太守孫嗣之以獻 「海陵」各本並作「寧海」。洪頤煊諸史考異云:「案州郡志,寧海令屬海陵太守,未嘗自立郡。」今據州郡志改。
  20. 刑罰得共 殿本考證云:「共疑作中」。
  21. 漢明帝永平十七年正月戊子夜 「正月」各本並作「五月」,據後漢書光烈陰皇后傳改。
  22. 吳孫權嘉禾五年三月武昌言甘露降於禮賓殿 按此條舊在「吳孫權赤烏二年」、「赤烏九年」二條之後。考嘉禾五年為公元二三六年,當在前;赤烏二年為公元二三九年,赤烏九年為公元二四六年,當在後。今訂正。
  23. 甘露降丹徒峴山 「峴山」各本並作「現山」,據元龜二0一改。按宋鮑照有從拜陵登京峴詩。
  24. 甘露降吳興武康董道益家園樹 「吳興」各本並作「吳縣」。按州郡志,吳興太守領武康令。今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