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七 宋書卷九十八
列傳第五十八
作者:沈約 南朝梁
卷五十九

氐胡

编辑

略陽清水氐楊氏,秦、漢以來,世居隴右,為豪族。漢獻帝建安中,有楊騰者,為部落大帥。騰子駒,勇健多計略,始徙仇池。仇池地方百頃,因以百頃為號,四面斗絕,高平地方二十餘里,羊腸蟠道,三十六回。山上豐水泉,煮土成鹽。駒後有名千萬者,魏拜為百頃氐王。千萬子孫名飛龍,漸強盛,晉武假征西將軍,[1]還居略陽。無子,養外甥令狐氏子為子,名戊搜。[2]晉惠帝元康六年,避齊萬年之亂,率部落四千家,還保百頃,自號輔國將軍、右賢王。關中人士奔流者多依之,戊搜延納撫接,欲去者則衞護資遣之。愍帝以為驃騎將軍、左賢王。時南陽王保在上邽,又以戊搜子難敵為征南將軍。建興五年,戊搜卒,難敵襲位。與堅頭分部曲,[3]難敵號左賢王,屯下辯,堅頭號右賢王,屯河池。元帝太興四年,劉曜伐難敵,與堅頭俱奔晉壽,臣於李雄,曜退,復還仇池。

成帝咸和九年,難敵卒,子毅立,自號使持節、龍驤將軍、左賢王、下辯公。以堅頭子槃為使持節、冠軍將軍、右賢王、河池公。咸康元年,遣使稱蕃於晉,以毅為征南,槃征東將軍。三年,毅族兄初襲殺毅,并有其眾,自立為仇池公,臣於石虎。後遣使稱蕃於穆帝。永和三年,以初為使持節、征南將軍、雍州刺史、平羌校尉、仇池公。初子國為鎮東將軍、武都太守。十年,改封初天水公。十一年,毅小弟宋奴使姑子梁式王因侍直手刃殺初,初子國率左右誅式王及宋奴,[4]復自立。征西將軍桓溫表國為鎮北將軍、秦州刺史、平羌校尉,國子安為振威將軍、武都太守。十二年,國從父楊俊復殺國自立,安奔苻生,俊遣使歸順。昇平三年,以俊為平西將軍、平羌校尉、仇池公。四年,俊卒,子世立,復以為冠軍將軍、平羌校尉、武都太守、仇池公。海西公太和三年,遷征西將軍、秦州刺史,以世弟統為寧東將軍、武都太守。五年,世卒,統廢世子纂自立。纂一名德,聚黨殺統,遣使詣簡文帝自陳,復以纂為平羌校尉、秦州刺史、仇池公。咸安元年,苻堅遣楊安、苻雅等討纂克之,徙其民於關中,空百頃之地。纂後為楊安所殺。

宋奴之死也,二子佛奴、佛狗奔逃關中,苻堅以佛奴為右將軍,佛狗為撫夷護軍。後以女妻佛奴子定,以定為尚書、領軍將軍。孝武帝太元八年,苻堅敗於淮南,關中擾亂,定盡力奉堅。堅死,乃將家奔隴右,徙治歷城,城在西縣界,去仇池百二十里。置倉儲於百頃。招合夷、晉,得千餘家,自號龍驤將軍、平羌校尉、仇池公,稱蕃於晉孝武帝,孝武帝即以其自號假之。求割天水之西縣、武都之上祿為仇池郡,見許。十五年,又以定為輔國將軍、秦州刺史,定已自署征西將軍。又進持節、都督隴右諸軍事、輔國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校尉、刺史如故。其年,進平天水略陽郡,遂有秦州之地,自號隴西王。[5]至十九年,攻隴西虜乞佛乾歸,定軍敗見殺。無子,佛狗子盛先為監國,守仇池,襲位,自號使持節、征西將軍、秦州刺史、平羌校尉、仇池公。諡定為武王。分諸四山氐、羌為二十部護軍,各為鎮戍,不置郡縣。安帝隆安三年,遣使稱蕃,奉獻方物。安帝以盛為輔國將軍、平羌校尉、仇池公。元興三年,桓玄輔晉,進盛平北將軍、涼州刺史、西戎校尉。義熙元年,姚興伐盛,盛懼,遣子難當為質。興遣將王敏攻城,因梁州別駕呂瑩,求救於盛,盛遣軍次濜口,敏退。[6]以盛為都督隴右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時益州刺史毛璩討桓玄所置梁州刺史桓希,敗走,漢中空虛,盛遣兄子平南將軍撫守漢中。三年,又假盛使持節、北秦州刺史。盛又遣將苻宣行梁州刺史代撫。九年,梁州刺史索邈鎮南城,宣乃還。[7]高祖踐阼,進盛車騎大將軍,加侍中。永初三年,改封武都王,以長子玄為武都王世子,加號前將軍,難當為冠軍將軍,撫為安南將軍。盛嗣位三十年,太祖元嘉二年六月卒,時年六十二,私諡曰惠文王。

玄字黃眉,自號使持節、都督隴右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平羌校尉、秦州刺史、武都王。雖為蕃臣,猶奉義熙之號。善待士,為流、舊所懷。安南將軍撫有文武智略,玄不能容,三年,因其子殺人,并誅之。太祖即以玄為使持節、征西將軍、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8]乃改義熙之號,奉元嘉正朔。初,盛謂玄曰:「吾年已老,當為晉臣,汝善事宋帝。」故玄奉焉。追贈盛驃騎大將軍,餘如故。六年六月,玄卒,私諡曰孝昭王。

弟難當廢玄子保宗一名羌奴而自立,號使持節、都督雍涼諸軍事、秦州刺史、平羌校尉、武都王。太祖以為冠軍將軍、秦州刺史、武都王。九年,進號征西將軍,加持節、都督、校尉之號。難當拜保宗為鎮南將軍,鎮宕昌,以次子順為鎮東將軍、秦州刺史,守上邽。保宗謀襲難當,事泄,收繫之。先是,四方流民有許穆之、郝恢之二人投難當,並改姓為司馬。穆之自云名飛龍,恢之自云名康之,云是晉室近戚。康之尋為人所殺。十年,難當以益州刺史劉道濟失蜀土人情,以兵力資飛龍,使入蜀為寇,道濟擊斬之。時梁州刺史甄法護刑法不理,太祖遣刺史蕭思話代任。難當因思話未至,法護將下,[9]舉兵襲梁州,破白馬,獲晉昌太守張範。法護遣參軍魯安期、沈法慧等拒之,並各奔退。難當又遣建忠將軍趙進攻葭萌,獲晉壽太守范延朗。其年十一月,法護委鎮奔洋川,難當遂有漢中之地。以氐苻粟持為梁州刺史,又以其凶悍殺之,以司馬趙溫代為梁州。十年正月,思話使司馬蕭承之先驅進討,所向剋捷,遂平梁州,事在思話傳。四月,難當遣使奉表謝罪,曰:

臣聞生成之德,含氣同係,而榮悴殊塗,遭遇異兆,至於恩降自然,誠無答謝。夫以狂聖道隔,猶存克念之誠,況君親莫二,不期自感者哉。每思自竭,奉遵光訓,丹誠未諒,大謗已臻。梁州刺史甄法護誣臣遣司馬飛龍擾亂西蜀,諸所譖引,言非一事,長塗萬里,無路自明,風塵之聲,日有滋甚。與其逆生,寧就清滅,文武同憤,制不自由。遣參軍姚道賢齎書詣梁州刺史蕭思話,尋續又遣詣臺歸罪。道賢至西城,為守兵所殺,行李蔽擁,日月莫照。法護恇擾,望風奔逃,臣即回軍,秋毫無犯,權留少守,以俟會通。其後數旬,官軍尋至,守兵單弱,懼不自免,續遣輕兵,共相迎接。值秦流民,懷土及本,行將既旋,不容禁制,由臣約防無素,以致斯闕。
臣本歷代守蕃,世荷殊寵,王化始基,順天委命,要名期義,不在今日,豈可假託妖妄,毀敗成功,如此之形,灼然易見,仰恃聖明,必垂鑒察。但臣微心不達,迹違忠順,至乃聲聞朝庭,勞煩師旅,負辱之深,罪當誅責。遠隔遐荒,告謝無地,謹遣兼長史齊亮聽命有司,并奉送所授第十一符策,伏待天旨。

太祖以其邊裔,下詔曰:「楊難當表如此,悔謝前愆,可特恕宥,并特還章節。」

十二年,難當釋保宗,遣鎮童亭,[10]保宗奔,[11]索虜主拓跋燾以為都督隴西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平羌校尉、南秦王,遣襲上邽,難當子順失守退,以為雍州刺史,守下辯。十三年三月,難當自立為大秦王,號年曰建義,立妻為王后,世子為太子,置百官,具擬天朝,然猶奉朝庭,貢獻不絕。十七年,其國大旱,多災異,降大秦王復為武都王。

十八年十月,傾國南寇,規有蜀土,慮漢中軍出,遣建忠將軍苻沖出東洛以防之。梁州刺史劉真道擊斬沖。[12]十一月,難當剋葭萌,獲晉壽太守申坦,遂圍涪城,巴西太守劉道錫嬰城固守,[13]難當攻之十餘日,不剋,乃還。十九年正月,太祖遣龍驤將軍裴方明、太子左積弩將軍劉康祖、後軍參軍梁坦甲士三千人,又發荊、雍二州兵討難當,受劉真道節度。五月,方明等至漢中,長驅而進。真道到武興,攻偽建忠將軍苻隆,剋之。安西參軍韋俊、建武將軍姜道盛別向下辯,真道又遣司馬夏侯穆季西取白水,難當子雍州刺史順、建忠將軍楊亮拒之,並望風奔走。閏月,方明至蘭臯,難當鎮北將軍苻義德、建節將軍苻弘祖萬餘人列陣拒戰,方明擊破之,斬弘祖,殺二千餘人,義德遁去。天水任愈之率部曲歸順。難當世子撫軍大將軍和據修城,方明又遣軍率愈之攻和,大破之。於是難當將妻子奔索虜,死于虜中。安西參軍魯尚期追難當出寒峽,[14]生禽建節將軍楊保熾、安昌侯楊虎頭。初,難當遣第二子虎為鎮南將軍、益州刺史,守陰平。聞父走,逃還,至下辯。方明使子肅之要之,生禽虎,傳送京師,斬于建康市。仇池平。

以輔國司馬胡崇之為龍驤將軍、秦州刺史、平羌校尉,守仇池。索虜拓跋燾遣安西大將軍吐奚弼、平北將軍拓跋齊等二萬人邀崇之。二十年二月,崇之至濁水,去仇池八十里,遇齊等,戰敗沒,餘眾奔還漢中。

三月,前鎮東司馬苻達、征西從事中郎任朏等舉義,立保宗弟文德為主。拓跋齊聞兵起遁走,達追擊斬齊,[15]因據白崖,分平諸戍。文德自號使持節、都督秦河涼三州諸軍事、征西大將軍、秦河涼三州牧、平羌校尉、仇池公,遣露板馳告朝廷。太祖詔曰:「近者校尉仇池公表虜縱逸,寇竊仇池,將士挫傷,民萌塗炭,眷言四顧,矜慨在懷。楊文德世篤忠順,誠感家國,糾率義徒,奄殄凶醜,鋒旗所向,殲潰無遺,氛祲澄清,蕃境寧一,念功惟事,良有欣嘉。便可遣使慰勞,宣示朝旨,并勑梁州刺史申坦隨宜應援。」又詔曰:「顯錄勳効,蓋惟國典,施賞務速,無或踰時。楊文德志氣果到,文武兼全,乘機潛奮,殊功仍集,告捷歸誠,獻俘萬里,朝無暫土,樹難自肅,休烈昭著,朕甚嘉焉。楊氏世祖西勞,方忠累葉,[16]宜紹先緒,膺受寵榮。可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北秦雍二州諸軍事、征西大將軍、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任朏祖父岐,伯父祚,父綜,並仕楊氏,為諮議從事中郎。朏有志幹,文德以為左司馬。

文德既受朝命,進戍茄蘆城。二十五年,為索虜所攻,奔于漢中。時世祖鎮襄陽,執文德歸之于京師,以失守,免官,削爵土。二十七年,王師北討,起文德為輔國將軍,率軍自漢中西入,搖動汧、隴。文德宗人楊高率陰平、平武羣氐,據唐魯橋以距文德,文德水陸俱攻,大破之,眾並奔散。高遁走奔羌,文德追之至黎卬嶺,高單身投羌仇阿弱家,追斬之,陰平、平武悉平。又遣文德伐啖提氐,不剋,梁州刺史劉秀之執送荊州,使文德從祖兄頭戍茄蘆。荊州刺史南郡王義宣反,文德不同見殺,世祖追贈征虜將軍、秦州刺史。

孝建二年,以保宗子元和為征虜將軍,以頭為輔國將軍。元和既楊氏正統,羣氐欲相宗推,年小才弱,不能綏御所部,頭母妻子弟並為索虜所執,頭至誠奉順,無所顧懷。朝廷既不正元和號位,部落未有定主,雍州刺史王玄謨上表曰:[17]「被勑令臣遣使與楊元和、楊頭相聞,并致信餉。既遣中軍行參軍呂智宗齎書并信等,亦自遣使隨智宗。及頭語智宗,頃破家為國,母妻子弟并墜沒虜中,不顧孝道,陳力邊捍,竭忠盡誠,未為朝廷所識。若以元和承統,宜授王爵;若以其年小未堪大任,則應別有所委。頃來公私紛紜,華、戎交構,皆此之由。臣伏尋頭元嘉以來,實有忠誠於國,棄親遺愛,誠在可嘉。氐、羌負遠,又與虜咫尺,急之則反,緩之則怨。觀頭使人言語,不敢便望仇池公,所希政在西秦州假節而已。如臣愚見,蕃捍漢川,使無虜患,頭實有力,四千戶荒州,殆不足吝。元和小弱,若未可專委,復數年之後,必堪嗣業,用之不難。若才用不稱,則應歸頭。若茄蘆不守,漢川亦無立理。」上不許。其後立元和為武都王,治白水,不能自立,復走奔索虜。

元和從弟僧嗣,復自立,還戍茄蘆,以為寧朔將軍、仇池太守。太宗泰始二年,詔曰:「僧嗣遠守西疆,世篤忠款,宜加旌顯,以甄義概。可冠軍將軍、北秦州刺史、武都王,太守如故。」三年,加持節、都督北秦雍二州諸軍事,進號征西將軍、校尉,刺史如故。僧嗣卒,從弟文度復自立。泰豫元年,以為龍驤將軍、略陽太守,封武都王,又改龍驤為寧朔將軍。後廢帝元徽四年,加督北秦州諸軍事、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將軍如故。文度遣弟龍驤將軍文弘伐仇池,[18]破戍兵於蘭臯。順帝昇明元年,詔曰:「茂賞有章,實昭國度,疇庸斯炳,載宣史冊。督北秦州諸軍事、寧朔將軍、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文度門乘輝寵,世榮邊邑,忠果既亮,才勁兼彰。龍驤將軍楊文弘肅協成規,躬提桴鼓,申稜百頃,席卷蘭臯,功烈之美,並足嘉歎,宜膺爵授,以酬勳緒。文度可使持節、都督北秦雍二州諸軍事、征西將軍,刺史、校尉悉如故。文弘輔國將軍、略陽太守。」其年,虜破茄蘆,文度見殺,追贈本官,加散騎常侍。以文弘督北秦州諸軍事、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襲封武都王,將軍如故。退治武興。

编辑

大且渠蒙遜,張掖臨松盧水胡人也。匈奴有左且渠、右且渠之官,蒙遜之先為此職,羌之酋豪曰大,故且渠以位為氏,而以大冠之。世居盧水為酋豪。蒙遜高祖暉仲歸,曾祖遮,皆雄健有勇名。祖祁復延,封狄地王。[19]父法弘襲爵,苻氏以為中田護軍。

蒙遜代父領部曲,有勇略,多計數,為諸胡所推服。呂光自王於涼州,使蒙遜自領營人配箱直,又以蒙遜叔父羅仇為西平太守。[20]安帝隆安三年春,呂光遣子鎮東將軍纂率羅仇伐枹罕虜乞佛乾歸,為乾歸所敗,光委罪羅仇,殺之。四月,蒙遜求還葬羅仇,因聚萬餘人叛光,殺臨松護軍,屯金山。五月,光揮纂擊破蒙遜,蒙遜將六七人,逃山中,[21]家戶悉亡散。時蒙遜兄男成將兵西守晉昌,聞蒙遜反,引軍還,殺酒泉太守疊滕,[22]推建康太守段業為主。業自號龍驤大將軍、涼州牧、建康公,以男成為輔國將軍。男成及晉昌太守王德圍張掖,剋之,業因據張掖。蒙遜率部曲投業,業以蒙遜為鎮西將軍、臨池太守,[23]王德為酒泉太守。尋又以蒙遜領張掖太守。三年四月,業使蒙遜將萬人攻光弟子純於西郡,經旬不剋,乃引水灌城,窘急乞降,執之以歸。時王德叛業,自稱河州刺史,業使蒙遜西討,德焚城,將部曲走投晉昌太守唐瑤,蒙遜追德至沙頭,大破之,虜其妻子部落而還。轉西安太守,將軍如故。四年五月,蒙遜與男成謀殺業,男成不許,蒙遜反譖男成於業,業殺男成。蒙遜乃謂其部曲曰:「段公無道,枉殺輔國。吾為輔國報讎。」遂舉兵攻張掖,殺段業,自稱車騎大將軍,[24]建號永安元年

是月,敦煌太守李暠亦起兵,自號冠軍大將軍、西胡校尉、沙州刺史,太守如故。稱庚子元年。與蒙遜相抗。其冬,暠遣唐瑤及鷹揚將軍宋繇攻酒泉,獲太守大且渠益生,蒙遜從叔也。

呂光死,子纂立,元年,為從弟隆所篡。姚興攻涼州,隆稱臣請降,蒙遜亦遣使詣興,興以為鎮西將軍、沙州刺史、西海侯。二年二月,蒙遜與西平虜禿髮傉檀共攻涼州,為隆所破。十月,傉檀復攻隆,三年三月,隆以蒙遜、傉檀交逼,遣弟超詣姚興求迎。七月,興遣將齊難迎隆,隆說難伐蒙遜,蒙遜懼,遣弟為質,獻寶貨於難,乃止,以武衞將軍王尚行涼州刺史而還。

義熙元年正月,李暠改稱大將軍、大都督、涼州牧、護羌校尉、涼公;五月,移據酒泉。姚興假傉檀涼州刺史,代王尚屯姑臧。二年九月,蒙遜襲李暠,至安彌,去城六十里,暠乃覺。引軍出戰,大敗,退還,閉城自守,蒙遜亦歸。六年,蒙遜攻破傉檀,傉檀走屯樂都。武威人焦朗入姑臧,自號驃騎大將軍,臣于李暠。八年,蒙遜攻焦朗,殺之。[25]據姑臧,自號大都督、大將軍、河西王,改稱玄始元年,立子正德為世子。

十三年五月,李暠死,子歆立。六月,歆伐蒙遜,至建康,蒙遜拒之,歆退走,追到西支澗,[26]蒙遜大敗,死者四千餘人,乃收餘眾,增築建康城,置兵戍而還。

十四年,蒙遜遣使詣晉,奉表稱蕃,以蒙遜為涼州刺史。高祖踐阼,以歆為使持節、都督高昌敦煌晉昌酒泉西海玉門堪泉七郡諸軍事、護羌校尉、征西大將軍、酒泉公。

永初元年七月,蒙遜東略浩舋,李歆乘虛攻張掖,蒙遜回軍西歸,歆退走,追至臨澤,斬歆兄弟三人,進攻酒泉,剋之。歆弟敦煌太守恂據郡,自稱大將軍。十月,蒙遜遣世子正德攻恂,不下。三年正月,蒙遜自往築長堤引水灌城,數十日,又不下。三月,恂武衞將軍宋承、廣武將軍張弘舉城降,[27]恂自殺,李氏由是遂亡。於是鄯善王比龍入朝,西域三十六國皆稱臣貢獻。

高祖以蒙遜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涼州諸軍事、鎮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涼州刺史、張掖公。

十二月,晉昌太守唐契反,復遣正德攻契。景平元年三月,克之,契奔伊吾。

八月,芮芮來抄,蒙遜遣正德距之,正德輕騎進戰,軍敗見殺。乃以次子興國為世子。

是歲,進蒙遜侍中、都督涼秦河沙四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西夷校尉、涼州牧,河西王,開府、持節如故。

太祖元嘉元年,枹罕虜乞佛熾槃出貂渠谷攻河西白草嶺,臨松郡皆沒,執蒙遜從弟成都、從子日蹄、頗羅等而去。[28]

三年,改驃騎為車騎。世子興國遣使奉表,請周易及子集諸書,太祖並賜之,合四百七十五卷。蒙遜又就司徒王弘求搜神記,弘寫與之。

六年,蒙遜征枹罕,時乞佛熾槃死矣,子茂蔓大破蒙遜,生禽興國,殺三千餘人。蒙遜贖興國,送穀三十萬斛,竟不遣。蒙遜乃立興國母弟菩提為世子,朝廷未知也。七年,以興國為冠軍將軍、河西王世子。其年夏四月,西虜赫連定為索虜拓跋燾所破,奔上邽。十一月,茂蔓聞定敗,將家戶及興國東征,欲移居上邽。八年正月至南安,定率眾禦茂蔓,大破之,殺茂蔓,執興國而還。四月,定避拓跋燾,欲渡河西擊蒙遜。五月,率部曲至治城峽口,渡河,濟未半,為吐谷渾慕璝所邀,見獲,興國被創數日死。

九年,以菩提為冠軍將軍、河西王世子。十年四月,蒙遜卒,時年六十六。私諡曰武宣王。菩提年幼,蒙遜第三子茂虔時為酒泉太守,[29]眾議推茂虔為主,襲蒙遜位號。十一年,茂虔上表曰:「臣聞功以濟物為高,非竹帛無以述德,名以當實為美,非諡號無以休終。先臣蒙遜西復涼城,澤憺崐裔,芟夷羣暴,清灑區夏。暨運鍾有道,備大宋之宗臣,爵班九服,享惟永之丕祚,功名昭著,剋固貞節。考終由正,而請名之路無階,懿跡雖弘,而述敍之美有缺。臣子痛感,咸用不安。謹案諡法,剋定禍亂曰武,善聞周達曰宣。先臣廓清河外,勳光天府,標牓稱迹,實兼斯義。輒上諡為武宣王。若允天聽,垂之史筆,則幽顯荷榮,始終無恨。」詔曰:「使持節、侍中、都督秦河沙涼四州諸軍事、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領護匈奴中郎將、西夷校尉、涼州牧河西王蒙遜,才兼文武,勳濟西服,爰自萬里,款誠夙著,方仗忠果,翼宣遠略,奄至薨隕,悽悼于懷。便遣使弔祭,并加顯諡。嗣子茂虔,纂戎前軌,乃心彌彰,宜蒙寵授,紹茲蕃業。可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涼秦河沙四州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西夷校尉、涼州刺史、河西王。」

河西人趙𢾺善歷算。十四年,茂虔奉表獻方物,并獻周生子十三卷,時務論十二卷,三國總略二十卷,俗問十一卷,十三州志十卷,文檢六卷,四科傳四卷,燉煌實錄十卷,涼書十卷,漢皇德傳二十五卷,亡典七卷,魏駮九卷,謝艾集八卷,古今字二卷,乘丘先生三卷,[30]周髀一卷,皇帝王歷三合紀一卷,趙𢾺傳并甲寅元歷一卷,孔子讚一卷,合一百五十四卷。茂虔又求晉、趙起居注諸雜書數十件,太祖賜之。

十六年閏八月,拓跋燾攻涼州,茂虔兄子萬年為虜內應,茂虔見執。茂虔弟安彌縣侯無諱先為征西將軍、沙州刺史、都督建康以西諸軍事、酒泉太守,第六弟武興縣侯儀德為征東將軍、秦州刺史、都督丹嶺以西諸軍事、張掖太守。[31]燾既獲茂虔,遣軍擊儀德,棄城奔無諱。於是無諱、儀德擁家戶西就從弟敦煌太守唐兒。燾使將守武威、酒泉、張掖而還。十七年正月,無諱使唐兒守敦煌,自與儀德伐酒泉,三月,剋之。攻張掖、臨松,得四萬餘戶,還據酒泉。十八年五月,唐兒反,無諱留從弟天周守酒泉,復與儀德討唐兒。唐兒將萬餘人出戰,大敗,執唐兒殺之,復據敦煌。七月,拓跋燾遣軍圍酒泉。十月,城中饑,萬餘口皆餓死,天周殺妻以食戰士,食盡,城乃陷,執天周至平城,殺之。于時虜兵甚盛,無諱眾饑,懼不自立,欲引眾西行。十一月,遣弟安周五千人伐鄯善,堅守不下。十九年四月,無諱自率萬餘家棄敦煌,西就安周,未至而鄯善王比龍將四千餘家走,因據鄯善。初,唐契自晉昌奔伊吾,是年攻高昌,高昌城主闞爽告急。[32]八月,無諱留從子豐周守鄯善,自將家戶赴之。未至,而芮芮遣軍救高昌,殺唐契,部曲奔無諱。九月,無諱遣將衞尞夜襲高昌,[33]爽奔芮芮,無諱復據高昌。

遣常侍氾儁奉表使京師,獻方物。太祖詔曰:「往年狡虜縱逸,侵害涼土,西河王茂虔遂至不守,淪陷寇逆,累世著誠,以為矜悼。次弟無諱克紹遺業,保據方隅,外結鄰國,內輯民庶,係心闕庭,踐修貢職,宜加朝命,以褒篤勳。可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涼河沙三州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西夷校尉、涼州刺史、河西王。」

無諱卒,弟安周立。二十一年,詔曰:「故征西大將軍、河西王無諱弟安周,才略沈到,世篤忠欵,統承遺業,民眾歸懷。雖亡士喪師,孤立異所,而能招率殘寡,攘寇自今,宜加榮授,垂軌先烈。可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涼河沙三州諸軍事、領西域戊己校尉、涼州刺史、河西王。」世祖大明三年,安周奉獻方物。

【論】编辑

史臣曰:氐藉世業之資,胡因倔起之眾,結根百頃,跨有河西,雖戎夷猾夏,自擅荒服,而財力雄富,頗尚禮文。楊氏兵精地險,境接華漢,伺隙邊關,首鼠疆埸,遂西入白馬,東出黃金,乘晉壽之捷,構圍涪之釁,規吞黑水,志傾井絡,紀、郢之勢方危,樊、鄧之心屢駭。天子聽朝不怡,有懷辛、李之將,而齊之宣皇,率偏旅數百,定命先驅,推鋒直指,勢踰風電,雲徹席卷,致屆南城,逐北追奔,全勝萬里,敵人皆裹骨輿屍,越至險而自竄,其餘皆膏身山野,委骸川澤。既而裴、劉二將,藉其威聲,故使濁水靡旗,蘭臯失嶮,氐族轉徙奔亡,遺燼不滅者若綖,梁土獲乂,以迄于今。由此而言,功烈可謂盛矣。

校勘記编辑

  1. 晉武假征西將軍 「征西將軍」魏書氐傳、通典邊防典作「平西將軍」。
  2. 名戊搜 「戊搜」,魏書氐傳、通典邊防典作「茂搜」。
  3. 與堅頭分部曲 據魏書氐傳,堅頭,難敵弟。
  4. 初子國率左右誅式王及宋奴 各本並脫「初」字,據魏書氐傳補。
  5. 自號隴西王 各本並脫「隴」字,據魏書氐傳、晉書前秦載記補。
  6. 興遣將王敏攻城因梁州別駕呂瑩求救於盛盛遣軍次濜口敏退 據晉書姚興載記:「晉義熙二年,平北將軍、梁州督護苻宣入漢中,興梁州別駕呂瑩、漢中徐逸、席難起兵應宣,求救於楊盛。盛遣軍臨濜口,南梁州刺史王敏退守武興。」通鑑晉安帝義熙三年:「氐王楊盛以平北將軍苻宣為梁州督護,將兵入漢中,秦梁州別駕呂瑩等起兵應之。刺史王敏攻之,瑩等求援於盛。盛遣軍臨濜口,敏退屯武興。」可證宋書氐傳此段文有脫譌。
  7. 宣乃還 北監本、毛本作「宣」,三朝本、殿本、局本作「寧」。按上文作「苻宣」,晉書姚興載記、通鑑亦作「苻宣」。作「宣」是,今訂正。
  8. 太祖即以玄為使持節征西將軍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 「太祖」各本並作「明帝」。龔道耕蛛隱廬日箋云:「此段並述元嘉中事,明帝當作太祖。」按龔說是,今改正。
  9. 法護將下 「將」字下各本並衍「軍」字,據通鑑宋元嘉十年刪。
  10. 難當釋保宗遣鎮童亭 「童亭」魏書氐傳、通鑑作「董亭」。水經渭水注:「涇谷水又東北歷董亭下。楊難當使兄子保宗鎮董亭,即此亭也。」
  11. 保宗奔 「奔」字下疑脫「索虜」二字。
  12. 梁州刺史劉真道擊斬沖 「劉真道」各本並作「劉道真」,據本書劉懷肅傳真道附傳乙正。下出並改。
  13. 巴西太守劉道錫嬰城固守 「劉道錫」各本並作「劉道銀」,據建康實錄、通鑑宋元嘉十八年改。按劉道錫見本書卷六五劉道產傳。
  14. 安西參軍魯尚期追難當出寒峽 「寒峽」水經漾水注作「塞峽」。
  15. 達追擊斬齊 通鑑考異云:「後魏河間公齊傳云:『文德求援於宋,宋遣房亮之、苻昭、啖龍等帥眾助文德,斬龍,禽亮之,氐遂平,以功拜內都大官,卒。』然則宋書誤也。」
  16. 楊氏世祖西勞方忠累葉 張森楷校勘記云:「疑當作『楊氏世祖西方,勞忠累葉。』」
  17. 雍州刺史王玄謨上表曰 各本並脫「玄」字,據通鑑宋孝武帝孝建二年補。
  18. 文度遣弟龍驤將軍文弘伐仇池 「文弘」魏書本紀作「楊黽」,氐傳作「楊鼠」。蓋魏獻文帝名弘,魏史臣避諱改之。
  19. 封狄地王 晉書載記作「北地王」。
  20. 又以蒙遜叔父羅仇為西平太守 「叔父」晉書載記作「伯父」。
  21. 蒙遜將六七人逃山中 各本並脫「蒙遜」二字,據通鑑晉安帝隆安元年補。
  22. 殺酒泉太守疊滕 「疊滕」晉書載記、通鑑作「壘澄」。
  23. 業以蒙遜為鎮西將軍臨池太守 「臨池太守」晉書載記、通鑑晉安帝隆安二年作「臨池侯」。
  24. 自稱車騎大將軍 御覽一二四引十六國春秋北涼錄作「大將軍、涼州牧」。晉書載記作「使持節、大都督、大將軍、涼州牧、張掖公」。並無「車騎大將軍」之稱。
  25. 蒙遜攻焦朗殺之 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晉書云攻朗,克而宥之。與此傳不同。」
  26. 追到西支澗 「澗」各本並作「間」,據魏書盧水胡沮渠蒙遜傳、晉書載記改正。「西支」魏書晉書作「解支」,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解當作鮮,鮮西聲相近也。」
  27. 恂武衞將軍宋承廣武將軍張弘舉城降 各本並脫「張」字,據晉書涼武昭王傳補。
  28. 執蒙遜從弟成都從子日蹄頗羅等而去 「日蹄」通鑑宋文帝元嘉二年作「白蹄」。
  29. 蒙遜第三子茂虔時為酒泉太守 「茂虔」御覽一二四引十六國春秋北涼錄、晉書載記同宋書。魏書通鑑作牧健。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茂虔,北史作牧犍。茂牧聲相近,犍與虔同音。」
  30. 乘丘先生三卷 「乘丘」元龜二三二作「桑丘」。隋書經籍志雜家:「梁有桑丘先生書二卷,晉征南軍師楊偉撰,亡。」章宗源考證云:「案宋書大且渠蒙遜傳『乘丘先生』,即此『桑丘先生』也。生下當有書字。」
  31. 第六弟武興縣侯儀德為征東將軍秦州刺史都督丹嶺以西諸軍事張掖太守 「儀德」魏書、通鑑作「宜得」。
  32. 高昌城主闞爽告急 「闞」各本並作「闕」,據北史改。北史西域傳:「太武時,有闞爽者,自為高昌太守。」其後闞伯周為高昌王。
  33. 無諱遣將衞尞夜襲高昌 「衞尞」魏書作「衞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