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宋朝宰輔編年録序 (佚名)

《宋朝宰輔編年録》序 南宋
1257年

永嘉徐常博自眀,作《宋朝宰輔編年録》,其子永陽邑大夫居誼,刋之于梓,謁序于予,予曰:「宰輔者,安危治亂之所寄也。」漢四百年,稱蕭、曹、丙、魏;唐三百年,稱房、杜、姚、宋,豈不戞戞乎其難矣哉!國朝自建隆以至嘉祐,趙韓王普、李公昉、宋公琪、張公齊賢、呂公䝉正、呂公端、李公沆、向公敏中、畢公士安、㓂公凖、李公廸、王公旦、王公曾、晏公殊、杜公衍、富公弼、文潞公彦博、韓忠獻王琦,又何其彬彬然盛也。中間不幸而王安石相,姦庸相繼——庸則陳升之、吳充、韓綘;姦則王珪、蔡確、韓縝。元祐更化,幸而有司馬文正公光、呂正獻公公著、范忠宣公純仁數人,又不幸而章子厚相,姦兇復相繼,蔡京過于章子厚,王黼過于蔡京,若曾布、趙挺之、何執中、劉正夫、余深、鄭居中,㣲不及子厚、京、黼,造禍者姦,成禍者庸,禍極于吳敏、何㮚輩,而不可制矣!若二人者、又姦庸相半者也。嗟夫!人耶?天耶?天將開建隆以来之治,故名臣相項背;天将兆靖康之禍,故姦兇接武。李公忠定綱言驗于䟽水,功驗于圍城,髙皇帝以其為命世之英而相之,不越七十有五日,間之者黃濳善也。忠定,昭武人;濳善,亦昭武人。並生而並相,豈非天乎?濳善罷,忠定亦竟不得志。趙公鼎、張公浚,忠定之亞也,相皆不得久,而久于其位者,秦檜也。忠定、張、趙,金所惡也;檜,金所喜也。其久其近,天意可知矣!自後相有可稱者,陳公康伯、陳公俊卿、趙公汝愚而已,中興而後,又何其太寥落耶?𠈁胄之徒,則世目以為京、檜者也,賢者則不得久,而𠈁胄之徒皆得久于其位,此豈人耶?予甞論三代而上,伊、傅、周、召皆以儒者相,大儒如孔子,不過攝相而已,孔子而後,以儒得相者,惟司馬文正公,豈非盛哉!然亦不得久,向若神宗以所以待安石者,早相司馬公及程公顥,天下豈不被儒相之福耶?論皇宋宰輔者,每為之三太息。常博之為是録也,于美惡皆不沒其實,賢于世之類書多矣。

寳祐五年五月 日,龍圗閣學士。朝奉大夫、新知西外宗正事趙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