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编辑

金沙潘子大生前年有《讀史津逮》之刻,余既僭為之序矣。一日者,其弟長吉手一編示予曰:「此予所輯有宋一代人物掌故,名為《宋稗》者也。」予受而讀之,大約探未見之書,聚可喜之事。事以類分,類復年次。大者,幹城名教;精者,裨益身心;微者、淺者,亦可以增廣見聞,資助嗢噱,誠有令人愛玩而忘倦者。《宋史》庸穢蕪冗,極為不堪,有明巨公,如歸震川、湯臨川諸先生,皆有志更定而未見成書,學者憾焉。今得長吉此編,如饑年嘉穀,屬厭飽滿。學者亦何幸乎!予因語長吉:「禮義悅心,芻豢悅口,生人之所同,然而君秘之枕中,猶香積天廚之富,而一人獨飫之也。仁者顧如是耶?」長吉曰:「公之同好,吾志也。子其為我一言識之。」抑予聞有《明稗》一書。誠得好事者並行之,如車之兩輪,人之聯璧,不更快人意哉!後之有事於宋明兩代之史者,必將取材於二編也,故書以俟之。

康熙己酉清和月上浣湖上李漁笠翁撰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