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山集/卷01

莊昶

五言编辑

柳塘春意编辑

萬物吾一身,著眼無不是。
大程方少年,曾點亦狂士。
真樂本忘言,一笑乃深契。
還知萬栁中,春塘雨方霽。

梅花巻编辑

老矣孤山中,那復他料理。
惟兹太極心,點綴寒梅幾。
暗香疎影詩,戲劇乃如此。
安得無極翁,共此無極旨。

江湖勝覽巻编辑

滄溟水一漚,天地一芥子。
我問具眼人,此眼何處使。
從今打撲破,此眼吾眼耳。

雪梅编辑

太極圖偶封,天地若混沌。
不知滕六誰,乃打無極諢。
安得邵堯夫,閒與一究竟。

題竹编辑

獨坐湘江潯,見此叢篁幽。
風雨日暝晦,萬雀聲啁啾。
垂垂正結實,恐為鵷鶵謀。
豈無九苞羽,飛下十二樓。
延竚久不見,此意良悠悠。
我因王者瑞,極意垂鴻猷。
採之欲往食,道路阻且修。
問之在何所,乃古西康州。
西康有西伯,已矣三千秋。
至尊應昌運,致此能無憂。
清時一再睹,咄哉何所求。

送白沙先生門人容彦昭陳秉常回南海次韻编辑

君子久不見,一書凡幾月。
開門見髙徒,儀形宛相接。
可久亦可大,自抱賢人業。
束書不可覊,含情送歸楫。

橘潭和杜韻编辑

攖寧何處所,天地此溪堂。
世物如凋瘵,醫門有棟梁。
寒泉真自冽,老橘故須香。
水晚留蒼翠,花深到淼茫。
淨回真本色,定有碧圓光。
實好垂垂大,根靈故故長。
緑非懸宿雨,黄豈弄秋霜。
沆瀣仙漿裏,方書聖道傍。
野夫長老病,白首幾低昂。
多謝扶持力,殘生豈敢忘。

沃洲山為新昌石秉殷賦编辑

我聞沃洲山,渺絶如仙洲。
仙洲不可到,夢想空自遒。
清風為我御,白雲為我輈。
欲憑萬古心,窮此天地幽。
何時沃洲仙,與我相綢繆。
振衣鰲峰岡,濯足津溪流。
把畫庖犧圖,開巻大禹疇。
六經不得志,萬古重刪修。
悠悠天壤間,邈矣吾何求。

養菴為永興馬貞夫元題编辑

北嶽霜雪幹,玉漢强千尋。
南溟珊瑚枝,玄宫極幽深。
應誰見毫末,積效踰山岑。
撫巻得玩頤,隠几亦觀心。
辭琢豈金玉,受厲須黄金。
無寐月自生,無覺日自沉。
回首人間世,坐騖復行吟。
枵然舍予琴,誰哉賞此音。

七言古詩编辑

題蒙泉葡萄巻编辑

古今萬妙真無窮,飛走動植皆化工。
葡萄楊栁幾千卉,堯夫老眼觀物中。
蒙泉學士燕山傑,平生邵學王天悅。
白頭一覩甘州英,老癢欲搔搔未得。
濡毫大呌掃不停,墨花一放三千城。
須臾萬紙各飛動,纍纍總是皇極精。
相馬無將九方處,不向驪黃論形似。
要知花栁過前川,閒弄程家真意思。

和石翁贈鄭通政雲山吟编辑

雲蒼蒼水悠悠青,山萬古人白頭華。
山老母一渇睡天,地枕席今未收塵。
纓自濯已堪喜敝,屣既脫何足留河。
圖鳳鳥至不至仲,尼已沒無人愁嗟。
乎仲尼已沒無人,愁乾坤誰解生民。
憂羲文堯禹正今,日千年治道還西。

與竹泉道士编辑

燕城道士馮竹泉,定山風雨來相過。
向人兩眼如兩星,頭上笠子五尺大。
開門握手延入坐,須家詩書攜一箇。
自言仙道亦頗佳,老死人間已除破。
古今詞翰豈易得,吾子髙名吾所慕。
盧老神丹我解傳,老杜長篇子須作。
嗚呼道士吾與汝,黑髪紅顔何用那。
痛惟老父雙膝拳,日夜髙牀五年臥。
倉公俞附竟何人,仰首蒼天淚交墮。
刀圭相乞倘不辭,嘔出吾心吾亦可。

雪蓬為盛行之作编辑

雪蓬老人瘦且清,前身想只梅花精。
墨梅一寫幾千萬,雞林交趾知其名。
南京小兒不曉事,相逢盡喚梅先生。
一蓬有屋鳳城裏,土脊茅簷竹椽子。
蝸牛半角祗藏頭,我為量之剛丈許。
不題偃月晝錦堂,扁作雪蓬聊爾耳。
北風大雪五尺深,無限傍人愁壓死。
老人髙坐方掀髯,大呌狂歌對兒女。
大兒捧筆婦捧觴,一醉梅花三百紙。
籬邊竹樹往往佳,萬箇弓弰千鼠尾。
忽然幾處鼎石根,便是懸崖活梅樹。
此時天趣不可當,誰人肯許同清狂。
花光補之己非敵,當時空有王元章。
定山先生無一好,雪蓬老人當笑倒。
只有區區觀物亭,半庭茂叔牕前草。

定山歌用杜韻编辑

定山不與靈山白,萬古江淮一峯碧。
青天作蓋擁層巔,北斗當空掛巖石。
我今借此一榻雲,欲與希夷華山敵。
豪來得句不肯眠,醉筆一揮千丈壁。

定山泉歌和杜韻编辑

此泉門外不可斷,日日來過如相依。
小扶藜杖看清濁,老人雨後鋤園歸。
遊人一見詎敢唾,白鷺偶來何忍飛。
耳聾眼暗與世惡,此泉磊落人間稀。

木石圖為許志完作编辑

定山破袖無尺大,東歸袖取蓬萊峯。
峯頭老禿幾千樹,槎牙萬古撐長空。
箕山老人不曉事,問余欲向青天住。
醉中見許不作難,袖中滾滾傾天地。
老人覩此造化權,返卻而走心茫然。
忽然江海一平地,千仭萬仭飛蒼煙。
錦樹蒼峯不須買,草閣秋崖明月在。
白頭得此當有知,還我東坡袖中海。

蒼松為許志完作编辑

箕山老人松樹圖,開巻凌亂千人呼。
畢宏已老更誰手,南京老盛天下無。
此松畫本得何處,元是公家掛瓢樹。
虯髯偃蹇老鐵蟠,雷雨蒼龍未騰去。
嗚呼此樹百錬鋼,數千萬變氷與霜。
忠臣義士我所拜,山中萬古文天祥。

和司馬提學倡和詩韻编辑

來教和王尚文司諌見懐之作奉和一章兼呈司諫编辑

江山契合膠漆凝,君子小人炭與氷。
兩公投分忽京國,一洗世間桃李色。
同心契合真斷金,老眼乾坤誰並得。
一公海月照木難,一公天馬辭塵鞍。
青天英爽總髙興,白日坐收千古暝。
與人同善真我思,古今四海皆相知。

來教謂尚文再和只有梅花知之句甚動野夫尋梅之興復和一章昶亦奉和請教编辑

凍雲四劃天地凝,一口嚼碎萬里氷。
借天欲賞梅花國,天許先生無吝色。
白頭中坐太極圏,醉點萬花歸未得。
天心子半知者難,一枝笑撚隨歸鞍。
乾坤萬古有真興,夢中說夢空癡暝。
定山老我徒爾思,此樂惟許先生知。

來教謂尋梅之約已訂然不知此中梅易得否李貞伯和章雖有相尋不難之句然亦約莫之言耳故更和一章問尚文土人云昶為貞伯解圍遂亦不揣和奉一章然亦不知更為約莫之言否也编辑

江山雪冷凍欲凝,梅花萬壑藏深氷。
數枝何處更江國,淡影無香亦無色。
看花須看花未開,公欲尋梅尋便得。
徒然約莫尋本難,白頭爛醉空吟鞍。
李君平生亦清興,未始歸途日空暝。
公才自出人所思,那得李君真不知。

來教謂從者云此地故少梅追念舊樂悵然興懐復和一章昶亦奉和一章以答従者编辑

人間一理萬物凝,夏蟲底用多疑氷。
我曾爛賞萬花國,每謂乾坤總形色。
梅花肯欲為公尋,江北江南皆可得。
指燈為火諒不難,不然枉跨城東鞍。
萬紫千紅總佳興,影響前頭路空暝。
髙齋獨坐幾深思,此意我知公亦知。

來教謂尚文尋梅詩比類精絶思致深逺但微近相褻不可為訓更和一章為老梅寫懐請教亦不知老梅之懐果如此否也编辑

草牕萬物生意凝,梅花豈憚霜與氷。
平生不解作傾國,古淡只隨真本色。
春風自許先羣芳,豈是羣芳同未得。
古今何許真賞難,風花蕩滿青驄鞍。
萬紫千紅總佳興,老眼梅花肯孤暝。
乾坤此意君且思,物各付物誰大知。

來教謂陳師召太常久稽和章以此見促昶亦以太常非久稽者以全取勝故耳故揣太常之意亦奉和一章编辑

詩壇四野凍雲凝,重兵十萬屯堅氷。
梅花相遇幾敵國,戰酣落日天無色。
相持不勝不肯休,不是老梅禁不得。
太常先生豈和難,手持巨槊横吟鞍。
養威自待有餘興,一鼓坐收天地暝。
詩家老将須更思,仁者無敵何人知。

來教謂尋梅告勞且將移梅一章昶以移梅尋梅難易何如亦以一章奉和编辑

折膠萬里爭嚴凝,瘦笻拄斷江南氷。
尋梅約到羅浮國,瘦馬疲童總難色。
先生乃謂尋頗勞,豈若移梅兩相得。
移梅恐比尋更難,天機吹到春風鞍。
風光聊遣適吾興,肯被梅花惱春暝。
有無難易何足思,乾坤禮樂先生知。

承不鄙見賜諸作命和登巻敢逐一依韻請教不勝愧感更和一章编辑

深山破屋苔已凝,敲門忽枉清玉氷。
問之何來自京國,清詩潤澈珊瑚色。
梅花句句太極圖,合是濂溪乃吟得。
老夫奉和不敢難,詩肩出聳驢背鞍。
短才無學更無興,信口風花醉初暝。
無他意義公莫思,野老山歌吾自知。

和愳庵先生定山石编辑

乾坤何物非鴻造,竒妙極為千古好。
愳庵天挺觀物豪,老腳溪山無不造。
定山此石絶竒古,地秘天藏得深奧。
萬形吐露總天機,呈怪爭雄各軒閙。
迴身菌縮龍屈蟠,仰首獰猙虎蹲嘯。
鴻濛自判各付與,髙者巉空下深潦。
流形彼此固已安,誰復歡忻與悲悼。
世人劍首吹吷然,渾沌那知有真竅。
愳庵覽此萬丈竒,撫掌隂陽叫真妙。
笑拈水火土一揮,天地精靈愈輝耀。
雨風雷露交相形,日月星辰炫髙照。
庖羲畫裏春熙熙,皇極眼中天浩浩。
縱觀萬古我何人,也一掀髯與公笑。

題通伯先生山水畫编辑

乾坤萬物吾一體,此意人間幾山水。
平生畫者知未知,一幅煙雲春萬里。
蒼然蔚然神莫涯,動者植者妙何擬。
平溪欲靜蒼天留,白雲忽散青山起。
世人看盡只是畫,眼底誰能會斯理。
愳庵天挺觀物豪,天地斯人能有幾。
鳶飛魚躍忽滿前,正契吾心妙斯旨。
三十六宮徧掛之,一日一宮春煦煦。
明月天心舞邵雍,春草庭前夢周子。
先生不鄙癡老翁,持向定山拈一語。
老翁髙坐溪雲亭,春在千巖正紅紫。
笑將此畫聊捲之,更與先生看真此。

泉山為新安吳以魁作编辑

結吾廬兮山麓濯,吾足兮泉央邈斯。
人兮何為隨吾道,兮行藏知聖人兮。
在上慕洗耳兮虞,唐泉有魚兮活活。
山有木兮蒼蒼慨,箕潁兮不見聊自。
適兮徜徉如有我,兮夢卜胡斯世兮。

松石歌為周禮作编辑

老翁夢攜東海來,袖中猶帶鴻濛胎。
天蓬亭下一點綴,歘然散作三蓬萊。
中峰聳抜極天巧,旁有三峯更竒峭。
蘇家父子俱下風,勾曲三茅猶老草。
層巒起伏意不窮,更從竒處著兩松。
雲煙幾筆天幾峯,天然李白金芙蓉。
老翁此手無他妙,能將松石供談笑。
王維馬逺絶古今,老筆雖工猶未到。
老翁老翁須天生,前身只是松石精。
呵呵一醉白雲裏,笑將松石呼翁名。
老翁謂我假松石,但呼周禮名自實。
嗚呼老翁言最直,乾坤夢幻人豈識。
狂夫此語休過劈,老翁作山假與真。

祈晴有感為滁陽曽太守作编辑

隂陽升降真何如,正蒙欲著吾無書。
胸中不飽龍眠馬,老夫敢望張橫渠。
環滁太守溫如玉,古人黃憲今張黻。
祈晴大手西臺文,千古為公剛一讀。
空山破屋縣青燈,天地至誠當果靈。
程氏遺書蠧魚裏,呼兒夜半尋金縢。

馬逺畫刪去楊妹子題愳庵以余為俗编辑

平生看畫真糢糊,一字不識之與無。
家藏古筆雖馬逺,兩行細字其誰乎。
愳庵先生畫中傑,一見心神便飛越。
憑陵大叫尋品題,俗眼謂余那認得。
九臯看馬將無同,豈在牡牝玄黃中。
看畫且須論畫外,婦人軟語徒匆匆。
牝雞晨鳴家國醜,老夫此眼真俗否。

題玉川畫编辑

江西老丁天造深,一樹一石皆有法。
忽然得此竒人圖,天下良工吾久瞎。
皴如馬逺翻老蒼,勢比董源還峭抜。
芾乎維乎空有名,誰能寫此水兩峽。
中間兀坐忽兩翁,白髪溪風若飄颯。
一人古貌而古裳,一人不巾而不襪。
欣然欲問此老誰,老丁已死誰能答。
我聞古亦有至人,非聖非愚亦非達。
茫乎蒙乎無所取,一兮混兮而不雜。
婁巻羶行已笑虞,非仁非義似嗤發。
世間萬事只土塊,何物斗筲堪用伐。
伊人石戸豈其徒,不然亦是王與齧。
子州支父當佳哉,壺丘子林那易得。
世人固不知此流,許由巢父徒髙節。
吮癰舐痔術已工,侈然秣馬丹其轍。
痴奴老僕誇豪雄,達士先生殊不屑。
此波已倒雖莫收,鈍牛未死猶堪策。
老丁老丁爾何人,世上小兒真豕虱。

瓊林宴歸圖编辑

永清有僕雙赤足,手持一畫剛五幅。
自雲此是瓊林圖,一幅主公真面目。
瓊林宴罷醉歸來,十里香塵馬蹄速。
一日看盡長安花,栁汁宮袍春正緑。
望中隠隠宮闕深,萬片綵雲人一笏。
人間萬事豈足榮,進士出身良可録。
進士出身良可録,臺閣阿衡俱此卜。
從容一代真明良,萬古朝堂正都咈。
人臣為報當何如,盛治豈容前史獨。
願言一拜各勉旃,稷契臯夔幸毋惑。

夏太常畫貓编辑

花竹蒙茸太湖畔,細細東風春欲轉。
老貍明月睡正酣,玉漏無聲夜將半。
乾坤萬物理不誣,買魚底用深相呼。
人間坐鎮自雅俗,翻盆倒甕何時無。
君不見一菜誰甘,論藜藿猛虎在山。

鍾欽禮畫牛编辑

東風渺渺平原緑,幾鼻浮江春帶犢。
短蓑耕罷一犂歸,數畝山陂雨初足。
薄田我亦耕定山,六角未能終日閒。
一笑還尋飲牛處,夕陽疎栁前溪灣。
君不見江山萬古,驅牛様用則耕田。

題劉侍御畫编辑

東之太古英老眼,庖羲畫文字六經。
前心了不須讀山,川流峙鳶魚中看。
畫得此將無同李,成馬夏何足數此。
心直欲窺鴻蒙乾,坤此巻忽披看數。
點青山正濃淡眼,中何處俗與真一。
笑天機俱爛漫世,人見畫空茫然安。
知畫外無真傳先,生萬古有真趣白。
頭還我羲皇天古,文篆籀藏科斗我。
羡東之不容口尚,書宅裏聞劇談天。
地斯人世何有人,間一黙歸玄元老。
夫更欲觀無言手,持此巻已一月病。

溪雲水碓短歌行编辑

山中水碓活水中,
老夫起坐觀無窮。
源頭活水不用借,
活水自舂無日夜。

題畫鳳编辑

余往來濟寧見姚,江蔡公懋成其老。
練其洞達甚可人,意至磚河又得見。
其兄懋隣真可謂,翩翩兩鳳凰也懋。
成以呂邦振此畫,索題余以為聖人。
出則鳳凰麒麟皆,在郊藪遂書以為。

鳳凰非聖世不生,非竹實不食非梧。
桐不鳴比之為太,華為滄溟應之為。
文明得之為干戈,息為天下太平古。
今四海誰與盟姚,江兩蔡當代英乾。
坤到處有髙名畫,中呂紀稱兩京回。
頭天地須此評翩,翩兩鳳凰忽爾飛。
丹青偶然見者無,不驚皆言摹擬真。
絶精嗚呼皆言摹,擬真絶精吾於兩。
蔡心忽傾虞廷老,鳳快一覩簫韶天。
地終九成岐山萬,古更忽此文王一。
怒西周興舜有二,十八相武王曰予。
有亂臣十人其世,瑞其數寧皆可以。
為麒麟為鳳凰為,慶雲為景星方今。
堯舜正在上樂和,禮備刑更清嗟夫。
姚江蔡氏兩夫子,慎勿負所學孤朝。

題海陽謝氏族譜後编辑

海陽謝氏譜牒存,萬古世系稱名門。
至今不絶乃如綫,祖武繩繩還子孫。
南雍上舎真文胄,人物元為謝家秀。
不知苖裔果出誰,想只東山謝安後。
欲將孝悌油然興,逺尋族譜蘇氏亭。
表章且此求大作,誰為天下名公卿。
咀嚼鶯花老牙痛,天地一丸吾自弄。
人生萬事須勉為,文字他人空借重。
君不見仲尼譜系,果亦真乾坤萬古。

誠齋巻编辑

聖賢一脈傳無窮,誰家燈火西牕紅。
韋編斷盡蠧魚走,中庸豈在書版中。
於穆此天吾一理,周孔羲文長不死。
此齋一過一悚然,白髪披披已垂耳。
為堯為舜無古今,天人分數誰復深。
莫怪不知楊萬里,草廬文字子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