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總目 定盦文集 補
清 龔自珍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吳氏刊本
支那古德遺書序

定盦文集補          仁和龔自珍璱人饌

蒙古字類表序

蒙古文字爲

國書之祖大海烏巴什未奉

詔時

國初所用所謂無圏點檔桉者也又爲準部託忒之祖託忒十

五頭皆畧仿蒙古無圏點而末筆直下波方闊者也

國書有聯字一體佛典謂之滿字蒙古無之乃皆單行佛家謂

之半字準部亦無之也然則蒙古之字曷可不勒成一書以備

外史今以波多寡爲次序不以天地人物爲類

欽定三合音淸文鑑之載蒙古字以明聲也西域同文志之附

載蒙古書撮舉天地人物相比乃借蒙古字形以明西字形也

是表之作乃明以專形也若夫蒙古喇嘛所諷唐古忒諸經有

見於今中國大藏本者如大湼槃之△字又隋章安頂師强音之以伊

又華嚴經實义難陀本有四畫相如髻形杵形華形等又各經

皆有字卍字等居然符合今故標撮一二聊資考證此方僧

言聲在空中是無常法未久則變形在實處其變尙遲又言有

有聲而無形者此土空圏記是也有有形而無聲者室利靺瑳

相之屬是也洵智者之論矣

蒙古氏族表及在京氏族表總序

浩繁乎欽吉思汗之子孫恭讀

高宗皇帝上諭有之日三代而降惟元系至今未絕御製文辨

史家偁奇渥温氏誤也驗以蒙古語定帝姓爲博爾吉吉特氏

元史各姓氏皆驗以今蒙古語定爲瓜爾佳赫舍哩鄂通等如

干氏古今聲轉實則一也其未見元史者在蒙古最顯著則有

喀喇沁土黙待之爲烏梁海氏在厄魯特最顯著則有杜爾伯

特準噶爾之爲綽羅斯氏餘如部氏其四衛拉特三有氏惟土

爾扈特無有蓋三姓之先皆以地爲氏今鉤索羣書定爲恭博

必塔氏外至額濟內河土爾扈特亦同氏⿰氵𠔏

太祖

太宗統有諸部大小君長先後絡附天聰九年始議定設蒙古

固山額眞八員如滿洲都統蒙古梅勒章京入員如滿洲副都

順治元年諸部扈 駕入關百七十年來按旗界處鬰爲功

宗其官至一品爵至民公者登進土科者列於表而以某氏原

出某部分疏其下八旗各一表

蒙古册降表序

康𤋮二年始詔禯官查 國朝公主之下嫁外藩者給予謚號

於是追諡

太宗文皇帝朝噶爾思所尙主曰端獻長公主追諡

世祖章皇帝朝噶爾瑪索諾所尙主曰端順長公主禮臣定例

閱十二年凡外藩王妃郡主未册封者理藩院會禮部貝題遣

使册封皆以三四五品滿員往夷攷前史漢唐有國之年降主

遠嫁謂之和昏其外藩遣子入侍則曰盛事此皆孱弱不洽於

遠我 聖朝以中外爲一家四十九旗中匪但開國佐命之勲

媲於內臣亦且世世有甥舅之戚宿衞內庭宴賚如諸王其額

駙專爵班次在民公下侯伯上而京師府第城中相望或别賜

海淀宅內務府掌湯沐禮官攷儀品工部司製造出則奉暖轎

朱輪車皆金黄雲綺之蓋紅雲綺之幃垂金黃雲綺之幨引之

以絳繡曲柄之蓋寶相華之⿰糹㪚黑雲綺角之纛孔雀之扇行朱

髦七尺香草之仗綴珠龍首之立爪易偁帝妹詩美王姬綦威

嚴矣今以 國朝公主之適外藩者謹依玉牃詮次其諡號而

以外藩福晉郡主之荷册封者貂冠毳袜之倫綴於後爲一表

曰哈屯者視福晉曰格格者視郡主也

上淸眞人碑書後

余平生不憙道書亦不願見道士以其勦用佛書門面語而歸

墟只在長生其術至淺易宜其無瓌文淵義也獨於六朝諸道

家若郭景純葛稚川陶隱居一流及北朝之鄭道昭則又心憙

之以其有飄颻放曠之樂遠師莊周列禦寇近亦不失王輔嗣

一輩遺意也豈得與五斗米弟子竝論而竝輕之邪至唐而又

一變唐之道家最近劉向所錄房中家唐世武曌楊玉環皆爲

女道士而至眞公主奉張眞人爲尊師一代妃主凡爲女道士

可攷於傳記者四十餘人其無攷者雜見於詩人風刺之作魚

元機李冶輩應之於下韓愈所謂雲囱霧閣事窈窕李商隱又

有絳節飄摇空國來一首尤爲妖治皆有唐一代道家支流之

不可問者也因跋上淸眞人碑忽然感此牽連記姑蘇女士阿

箾侍附記

秦泰山刻石殘字跋尾

自珍曰阮公言是也史記實有闕文又有倒文與石刻不符前

年於王侍郞紹蘭齋中獲見北宋拓碣石秦刻文與史記絶異

呵是文寶只解鈔史記非解造秦刻作僞亦須學問耳

SKchar2存詩曰若將一字比一星二十八宿中添伐豈料未及五

十年人間又少十九字邪可爲浩歎自珍贅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