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宛陵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六目録 宛陵先生集 卷第二十六
宋 梅堯臣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七目録

宛陵先生集卷第二十六

        宋宛陵梅堯臣聖俞著

   李廷老自蔡州見訪云明日便歸鄭

故人夜相過秉燭爲開席車馬立在門罇酒豈

暇索亹亹别後言怱怱恨將適旣去暝色合不

可見行跡

   墨竹

許有盧娘能畵竹重抹細拖神且速如將石上

蕭蕭枝生向筆間天意足戰葉斜尖㸃映間透

𫝑虛粘斷還續粉節中心豈可知淡墨分明在

君目

   江寧李諌議

滄江石頭下沄沄瀉天東寒潮日夕至不與廢

興同陛下始封地氣𧰼常鬱葱六代有舊跡物

景付與公切莫負山水可追王謝風

   方在許昌幕内弟滁州謝判官有書邀

   余詩送近聞歐陽永叔移守此郡爲我

   寄聲也

從事滁陽去寄音苦求詩吾詩固少愛唯爾太

守知不敢輙所拒勉勉作此辭山城本寂寞物

色同淮夷淮俗舊輕僄未識遠愽宜無將麟在

郊便欲等文貍爾去事太守當矯庸庸爲伊人

道義富嘗立天子墀我軰在蟻垤難謂太華卑

又若㳺蹄涔安見滄海涯况扵爾實親吿爾爾

勿疑

   送胥裴二子廻馬上作

陰陰雪雲低㳺子去將懶豈惟逰子倦疲馬行

亦欵送罷我獨還廻看鴈爲伴念此日暮時寂

寞閉竹舘

   𥘉冬夜坐憶桐城山行

我昔吏桐鄕窮山使屢躡路險獨後來心危常

自怯下顧雲容容前溪未可渉半崕風䬃然驚

鳥爭墮葉修蔓不知名丹寶坼在莢林端野䑕

飛緣挽一何捷馬行聞虎氣竪耳鼻息𣣲遂投

山家宿駭汗衣尚浹歸來撫童僕前事語妻妾

吾妻常有言艱勤壯時業安慕終日閒咲媚看

婦靨自是甘努力于今無所懾老大官雖暇失

偶淚滿𥈤書之空自知城上鼓三疊

   和平叔道傍竹

野田有修竹叢踈飽扵霜下上乏佳禽左右雜

枯桑豈無行路子行路猒榛荒忽見此翠色徘

徊未能忘車馬去何疾廻顧隔山岡

   荅裴如晦

懷我歌我辭乃知行子倦音雖彼妙發想若此

可見歌竟夜燈靑野窓鳴濕霰髣髴聞孤鴻飛

急應有羡

   夜酌趙侯家聞合流曹光道詣府遂訪

   之一夕縱談明日光道赴本任邀余詩

   送因叙其言以贈焉

方與舊將飮談兵燈燭前聞有故交至心喜輙

論邊跨馬踏明月徃見競畱連且共語岀處子

懷予乆然男兒太平時功業未可先故當守詩

書道義躋古賢苟復不得用卷以放林泉吾藴

誠若此柰何貧所纒仕宦偶同郡文字可以傳

行行志茲語𦕼用樂永年

   暮雪

暮雪止復落暗積如避人平明視庭中物物各

巳新草木一變妍枯槁忘其眞隨風來無迹高

下得以均采薇歌卒章霏霏霑車輸今豈無是

作勞苦不足陳

   西湖對雪

獨玩湖中雪移舟水凍灣寒塘起孤鴈危𣗳失

前山著物偏能積衝風不礙還無慙子猷興都

盡剡溪間

   依韻和資政侍郎雪後書事

風旗冷落偏欺酒衆樹芳菲欲並梅人意不知

南畝望只驚鴻鴈向川來

   王龍圖知江陵

捧詔岀荆州天心寄遠憂行車踐殘雪寒色犯

輕裘祖軷山川闊歌驪道路愁吏迎多越乗兵

衛粲吳鈎地與蠻溪接江通漢水流風宜橘林

賦俗尙竹枝謳樽爼思疇日烟雲感舊㳺終當

勞侍從寧乆渚宮畱

   依韻和通判太愽雪後招飮二首

雪晴何所樂樂趣在杯中况復君家美雕盤膾

縷紅

邀飮奏醴醪案杯烹蟹螯吾非獨醒者莫誦楚

人騷

   依韻和資政侍郎雪後登看山亭

湖上晴烟凍未收湖中佳景可遲畱更臨危樹

看群岫雪色嵐光向酒浮

   雪中通判家飮廻時一卒彈胡琴

朔風聲滿枯桑枝陰雲不定蛟龍歸凍禽聚立

高樹時密雲萬里增寒威訪君畱連舉酒巵胡

琴奏罷歡巳微小駒跨去沒四蹄飄花凌亂霑

人衣醉月遠望天地迷何暇更問孤鴻飛茅屋

豈無單且饑平明共賀麥壠肥

   雪後資政侍郎西湖宴集偶書

潭心不凍處鴈鶩自相依積雪正無際因風忽

起飛初驚如避弋復下信忘機偶得從公飮𦕼

書此景歸

   近有謝師厚寄襄陽柑子乃吳人所謂

   緑橘耳今王德言遺姑蘇者十枚此眞

   物也因以詩荅

荆州持大橘亦自名黄柑忽得洞庭美氣味何

可參遂生吳洲思恨不羽翼南

   運使劉察院因按歷歸西京拜省

在昔志四海所遇非一途朝以言悟主夕卽被

金朱于茲亦未幾用直升雲衢臺分東西屬御

史從子除天馬日千里豈並局促駒朔北遏亂

萌襃嘉賜璽書乃衣漢使繡威譽傾國都借問

世上榮萬國與此殊明朝歸洛陽𦕼且餞高車

亭堠况非遠春郊無疾驅

   余之親家有女子能㸃酥爲詩并花果

   麟鳯等物一皆妙絶其家持以爲歲日

   辛盤之助余䘮偶兒女服未除不作歲

   因轉贈通判通判有詩見荅故走筆酬

   之

翦竹纒金大扵掌紅縷龜紋挑作網⿰王𤔫㸃

探春詩玉刻小書題在牓名花雜果能眩眞祥

獸珍禽得非廣礧落男兒不足爲女工餘思𦕼

可賞

   元日

昔遇風雪時孤舟泊吳埭江潮未應浦盡室坐

相對行庖得海物醎酸何𤨏碎乆作北州人食

此欣巳再是時值新歲慶拜乃唯内草率具盤

餐約略施粉黛舉杯更獻酬各爾祝鮐背咀橘

齒病酸目巳驚老態豈意未幾年中路苦失配

嘉辰衆所喜悲淚我何耐曩歡今巳哀日月不

可頼前視四十春空期此身在世事都猒聞讀

書未忍退過目雖巳忘寧捨心乆愛何當徃京

口竹里翦荒穢行歌樂暮節薪菽𠂀自刈

   通判遺新柳

園柳發新荑官居雪尚壅君喜持報春衰意非

舊勇芳菲卽可挿予髪慙種種

   送孫曼卿鏁㕔赴舉

舊果豈非好截樹接新枝欲變明年花曾不根

本移屈彼自然性曰茲山水卑子才寶艷富从

爲人所推固當升高科我送作此詩

   依韻和劉察院送客𢌞過潩水馬上有

   作

車騎踏春堤翛然思如濯望驄人自避解凍魚

方樂拏流古樹根跨岸枯薪彴烟雲淡淡天嫩

緑生叢薄

   不知夢

夢中不知夢但謂平常時相與共笑言焉問乆

别離有贈若有得及覺已失之人生在世間何

異夢𥧌爲

   郟城道中

行行溪水邊鏡碧不可唾安知有沫流草木多

偃卧潭鳥瞥復沒灘沙淨如簸不獨荆州民居

險頸癭大

   汝州後池聽水

春水泉脉動分嵓臨澗源津津岀石齒泠泠縈

竹根猶和野雲翠復落郡池喧心靜意自適不

知朝市煩

   春鳩

鳴鳩識陰晦聒聒䳄逐雄鵲巢汝得共可蔽雨

與風春物况不晚杏蕚巳半紅試看池舘間燕

雀隨西東

   畱别汝守王待制仲儀

來時柳未芽去見杏吐蕚相歡無幾日節候巳

非昨邂逅二十年三遇三暌索會合信難常焉

用計踈數

   夢覺

夕夢多夢之覺來遂成憶憶子生平時事徃無

一得信若此夢𥧌豈不見顏色復存來吿言言

虛音匪黙是覺曷爲眞覺夢可以惑

   汝州

主人少聽我爲言風𡈽殊美哉靣有顙生此頸

若壺噫號無冬夏歲禱無嗟吁只憐郡池上不

異山林居

   逢牧

國馬一何多來牧郊甸𥘉大群幾百雜小群數

十驅或聚如闘蟻或散如驚烏或踐麥無根或

囓樹無膚牧卒殊不顧抱鞭人民墟欲酒與之

飮欲食與之餔日暮卒醉飽枕鞭當路隅茫茫

非其𡈽誰念有官租

   寄滁州歐陽永叔

昔讀韋公集固多滁州詞爛熳寫風𡈽下上窮

幽奇君今得此郡名與前人馳君才比江海浩

浩觀無涯下筆猶高㠶十幅美滿吹一舉一千

里只在頃刻時㝷常行舟艫傍岸撑牽疲有才

苟如此但恨不勇爲仲尼著春秋貶骨常苦笞

後世各有史善惡亦不遺君能切體𩔗鏡照嫫

與施直辭鬼膽懼微文姦魄悲不書兒女書不

作風月詩唯存先王㳒好醜無使疑安求一時

譽當期千載知此外有𠂀脆可以奉親慈山𬞞

采笋蕨野膳獵麏麋鱸膾古來美梟䏑今且推

夏果亦𤨏細一一舊頗窺圓尖剝水實青紅摘

林枝又足供宴樂聊與子所宜愼勿思北來我

言非狂癡洗慮當以淨洗垢當以脂此語同飮

食遠寄入君脾

   衛州通判趙中舍

我乆在河内頗知衛風俗沙田多種稻野飯殊

脫粟况聞别乘至佇望大河曲飮罷何以贈柔

條路傍緑

   資政王侍郎命賦梅花用芳字

許都二月杏𥘉盛公府後園梅亦芳因思江南

花最早開時不避雪與霜主人惜春春未晚遂

命官屬携壺觴酒行守吏摘花至素艷紫蕚繁

扵裝夭桃穠李不可比又况無此清淡香豈辭

盡醉對顏色頻嗅競粘鬚蘂黄何時結子助調

𪔂我心舊職不敢忘

   歐陽永叔寄琅琊山李陽冰篆十八字

   并永叔詩一首欲予繼作因成十四韻

   奉荅

我坐許昌塵𡈽中山翠泉聲違眼耳公雖被謫

守滁陽日少郡事窮山水東南有風西北來忽

得書詩連數𥿄并寄陽冰古篆字字形矯矯龍

虵起其文乃只題姓名大曆六年春氣尾報云

篆無人知野僧好事爲公指公畱嵓下乆徘

徊公剔莓苔汲泉洗㸃畫雖然未苦訛霜侵風

剝多皴理公疑鳥迹踏蒼崕山祇愛惜將有以

雲藏至今不近俗月伴古源清且泚此石公知

石不知公與前人定知巳墨模幾幅許傳玩譬

扵玦玉終可喜况復爲詩刻其下句奇字峻驚

鬼何當少得從公㳺爲公揮筆寧非美

   依韻荅范天民

古今冠佩立朝人多作北山松下塵我愛蟠桃

種來乆開花結子不由春

   樊推官勸予止酒

少年好飮酒飮酒人少過今旣齒髪衰好飮飮

不多每飮輙嘔泄安得六府和朝酲頭不舉屋

室如盤渦取樂反得病衛生理則那予欲從此

止但畏人譏訶樊子亦能勸苦口無所阿乃知

止爲是不止將如何

   依韻和通判二月十五日雨中

仲春月旣望物候恰分中窓聽五更雨花開前

日風詩成止酒後病怯舉杯空短髪雖然黑心

如一老翁

   感春之際以病止酒水丘有簡云時雨

   乍晴物景鮮麗疑其未是止酒時因成

   短章奉荅

東風固無迹何處見春歸𡈽逐草心坼雨兼花

片飛雖憐柔甲長只恐艷條稀君但惜晴景休

言止酒非

  和永叔琅琊山六詠

   歸雲洞

洞深豈不有神物朝朝但見雲飛還雲收雨歇

草樹濕澗下流水空潺潺

   琅琊溪

枯藤垂溪水巳消溪水濺濺石間亂潭靜鳥呼

人渡時鳥驚人語來還散

   班春亭

林下鳩鳴坼晴杏田間水漫春溶溶使君固自

足風美時傍靑山去問農

   庻子泉

沙穴石竇無限泉此泉縁底名不滅庻子去來

多少年依舊清心共泉潔

   石屏路

㝷常畵屏多畵山何意此山還作屏峭排直上

幾千尺下有石路莓苔靑

   惠覺方丈

松門隱者我未識一見君詩如巳奭歲月任隨

人事遷此身不動雲生壁






宛陵先生集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