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詞一百七首 (錄七十首)

宮詞一百七首(錄七十首)
作者:朱權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列朝詩集/乾下

(胡人不能揚舲,海人不能驟驥,所處之地非也。大概宮詞之作,出於帝王宮女之口吻,務在親睹其事,則敘事得其真矣。予生長於深宮之中,豈無以述乎?雖不盡便娟之體,其傳染寫真之意間有所似,可謂把鏡自照,不亦媸乎?乃以百篇敘其事,未知識者為何如耶。永樂戊子五月,臞仙題。)

閶闔雲深鎖建章,曈昽旭日射神光。
紫宸肅肅開黃道,萬歲聲聲拜玉皇。

樓閣崔嵬起碧霄,微聞仙樂奏簫《韶》。
天風吹落宮人耳,知是彤庭正早朝。

才開雉扇見宸鑾,天樂催朝盡女官。
寶駕中天臨百辟,五雲深處仰龍顏。

太平有象樂時雍,刁斗聲間罷夜烽。
從此宮中無事日,《南風》惟奏五弦桐。

宵旰常存為國心,大庭決政每親臨。
退朝鎮日憑綈几,御筆常書丹扆箴。

天雞初報五更籌,萬戶簾旌控玉鉤。
合殿報傳妃子過,御香先到鳳墀頭。

銀潢斗轉掛疏欞,翡翠窗紗夜未扃。
三弄琴聲彈大雅,一簾明月到中庭。

忽聞天外玉簫聲,花下聽來獨自行。
三十六宮秋一色,不知何處月偏明。

(永樂間,上寵幸高麗賢妃權氏秾粹,善吹簫,宮中爭效之。故臞仙《宮詞》有「天外玉簫」及「美人猶自學吹簫」之句,王司彩《宮詞》亦云「贏得君王留步輦,玉簫嘹亮月明中」,皆紀實也。)

鈞天叠奏昆明池,桃花春暖魚龍嬉。
殘妝洗作胭脂水,流出宮墻汙燕泥。

十二銀屏十二峰,一峰一個繡芙蓉。
東風吹醒陽臺夢,人在珠簾第幾重。

宮花著雨漸應稀,柳絮因風不肯飛。
恰似太真春睡重,玉容嬌惰不勝衣。

昨夜梅花漏蚤春,和香和月弄精神。
休教玉笛三更奏,驚起含章夢里人。

暖日烘晴淑氣嘉,春風先發上林花。
鶯朋燕友時相得,似識東城帝子家。

霽天旭日敞金扉,和氣氤氳滿禁闈。
寶殿晝長簾幕靜,牡丹花下蝶交飛。

翡翠空間雲母屏,宮娥夜坐數流螢。
月華淡淡清無暑,笑把瑤笙學鳳鳴。

太液池中翻翠荷,小娃學唱采蓮歌。
畫船不系垂楊下,盡日隨風漾碧波。

一點芳心足未休,兩般心事上眉頭。
楊花不逐風前舞,偏趁遊絲系舊愁。

溶溶庭院梨花月,風靜時聞笑語妍。
今夜婕妤猶帶酒,秋千蹴破柳間煙。

寶妝蟬鬢軃金翹,露下銅盤月影遙。
春思逼人眠未穩,閒開棋局度清宵。

秋來處處搗衣聲,小院梧桐月正明。
促織絮寒霜氣白,隔墻誰弄紫鸞笙。

學畫娥眉弄晚妝,嬌羞無語暗思量。
新來未識龍顏面,偷揭珠簾看上皇。

鎮日無人獨掩門,梨花月上又黃昏。
空餘孤枕不成寐,撥碎琵琶彈淚痕。

曲闌開遍紫薇花,曉日曈昽映彩霞。
幾處笙歌鳴別院,不知聖禦在誰家。

玉闌干外木犀開,應是西風昨夜來。
宮女不知清露重,折花偷插鳳凰釵。

海棠亭上月華明,一夜東風酒半酲。
隔簾鸚鵡學人語,恰似君王喚小名。

屈指顰眉嘆歲華,總將心事付琵琶。
不堪彈到關心處,蝴蝶雙飛上鬢花。

庭梧秋薄夜生寒,誰把箜篌別調彈。
睡覺滿身花影亂,池塘風定月團團。

小院飛花春晝長,竹陰移午上琴床。
等閑不鼓《求凰操》,怕使六宮人斷腸。

自蒙君寵到昭陽,衣袖猶聞寶串香。
半倚朱門久凝睇,和愁和月待昏黃。

深院日長瑤草生,重門不見幸車行。
落花為怨東風急,一夜春歸到帝京。

柳色偏承雨露恩,也將青眼暗窺人。
可憐不解東風意,仍把柔條綰舊春。

杏雨紛紛滿徑迷,穿簾燕補落花泥。
銜將春色歸巢去,辜負鶯兒枝上啼。

自入長安帝子家,一年一見紫薇花。
花開花落年年事,不管愁人鬢又華。

擁衾欹枕暗傷心,起坐窗前弄玉琴。
曾使君王痛憐惜,曲中猶寫《白頭吟》。

重重簾幕掩流蘇,花下相攜倒玉壺。
報道停斟半含醉,踉蹌起舞倩人扶。

寒蟬泣露曳秋聲,楊柳枝頭淡月明。
半掩籠門怕關上,今宵猶恐幸車行。

池塘驟雨打新荷,點點如珠似淚多。
縱把金針穿不得,幾回搔首奈愁何。

夜半蘭房春守宮,龍膏香浥紫金筒。
封綃一點春無已,幾度花開不減紅。

素梅有意為誰香,故出宮墻作淡妝。
昨夜夢魂清入骨,覺來斜月到椒房。

幽花竹下自芬芳,旋摘瓊葩帶露香。
收拾風光妒春色,六宮從此學新妝。

庭樹團團作翠陰,夜涼清話坐更深。
無端感起閑愁思,彈到梅花月滿琴。

魫魚窗冷夜迢迢,海嶠雲飛月色遙。
宮漏已沈參倒影,美人猶自學吹簫。

懶把金針繡鳳凰,睡窗絨縷暗留香。
支頤半晌心如醉,倚遍闌干待晚妝。

彩勝雙雙鬪鳳釵,薄羅金縷燕花牌。
宮中先得陽和氣,知是春從天上來。

重簾不卷下瓊鉤,戶戶迎風雪打頭。
時有笑聲來別院,故知宮女笑藏鬮。

一夜瑤花滿禁階,曉來旭日映西齋。
宮人團雪作獅子,笑把冰簪當玉釵。

歌扇金書御製詩,桃花風軟鷓鴣枝。
舞回體態嬌無力,絕勝當年喚雪兒。

金碧團屏面面開,琴書盈几列平臺。
晚涼偷把瓊簫弄,忽報鑾輿聖駕來。

雕檐蟾魄度罘罳,蛛網呈祥墜喜絲。
知是昭陽有恩澤,燈花昨夜結紅芝。

寒蛩唧唧草間鳴,喚出新秋無限情。
霜露滿天紅葉老,有人愁聽搗衣聲。

旋研花露試新妝,惹得遊蜂上下狂。
羞把香紈撲蝴蝶,對人佯整薄羅裳。

一自承恩入建章,為憐妾貌侍君王。
殿頭自此書名字,日日聯班近御床。

新選昭儀進御來,女官爭簇上平臺。
宮中未識他名姓,都把花名作字猜。

宮女新傳御製詞,人人爭唱鬪歌時。
嬌嗔不識伊州譜,錯把腔兒念作詩。

小立東風半掩門,楊花撲面也親人。
妾心已作沾泥絮,不化浮萍到水濱。

銀漢沈沈玉漏遲,一鉤斜月上花枝。
恰似徐熙新扇面,美人歡笑共題詩。

寂寂重門夜泬寥,天風時送禦香飄。
三十六宮秋月白,美人花下教吹簫。

赴宴歸來酒正酣,半嗔半喜又羞慚。
向人佯笑不成語,推卷羅衫理玉簪。

掬面東風酒暈濃,頻將羅扇掩羞容。
擡頭只恐君王見,佯把金針花下縫。

效顰常鎖遠山愁,蹙損東風翠黛羞。
笑貼鬢鈿雙玉燕,一天秋思上眉頭。

誰剪吳江一幅綃,巧裁宮樣縷金袍。
妖嬈偏稱腰肢小,每向龍墀侍早朝。

沈沈庭院夜如何,坐看黃姑織女過。
月下偶然應識面,誰知人世有嫦娥。

上苑尋芳挹翠華,東風先到帝王家。
宮娥不識春歸去,爭插庭前芍藥花。

近來嬌怯不勝衣,瘦損春風玉一圍。
落盡海棠春又暮,綠楊枝上燕於飛。

遠山凝翠疊青螺,秋水芙蓉映碧波。
門外晚晴無限意,梧桐葉落已無多。

金蓮步步響回廊,未到先聞寶串香。
知是六宮妃子至,殿前嘹亮奏笙簧。

月奩金鏡綺窗寒,雲母屏開五色鸞。
寶篆有香椒壁靜,一簾紅雨杏花殘。

翠盤金縷絳紗籠,銀燭熒煌照漢宮。
應制草詞書細字,燈花報喜吐殷紅。

禁城春色又將過,歲月於人奈老何。
不向鏡中添白髮,玉顏猶勝舊時多。

輦路飛花滿翠陰,數年無復幸車臨。
獨有海棠枝上月,幾番圓缺到如今。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