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訓
作者:柳玭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16

夫門第高者,可畏不可恃。可畏者,立身行已,一事有墜先訓,則罪大於他人,雖生可以苟取名位,死何以見祖先於地下?不可恃者,門高則自驕,族盛則人之所嫉,實藝懿行,人未必信,纖瑕微累,十手爭指矣。所以承世胄者,修己不得不懇,為學不得不堅。夫人生世,以己無能而望他人用,以己無善而望他人愛。無狀則曰我不遇時,時不急賢,亦繇農夫鹵莽種之,而怨天澤之不潤。雖欲弗餒,其可得乎?予幼聞先訓,講論家法,立身以孝悌為基,以恭默為本,以畏忮為務,以勤儉為法,以交結為末事,以棄義為凶人。肥家以忍順,保友以簡敬。百行備疑,身之未周。三緘密慮,言之或失。廣記如不及,求名如儻來。去吝與驕,庶幾減過。蒞官則潔已省事,而後可以言守法,守法而後言養人。直不近禍,廉不沽名。廩祿雖微,不可易黎之膏血。榎楚雖用,不可恣褊狹之胸襟。憂與福不偕,潔與富不並。比見家門子孫,其先正直當官,耿介特立,不畏強禦。及其衰也,唯好犯上,更無他能。如其先遜順處已,和柔保身,以遠悔尢。及其衰也,但有暗劣,莫知所宗。此際幾微,非賢不達。夫壞名災己,辱先喪家,其失尢大者五,宜深誌之。其一,自求安逸,靡甘淡泊。苟利於已,不恤人言。其二,不知儒術,不悅古道。懵前經而不恥,論當世而解頤。身既寡知,惡人有學。其三,勝己者厭之,佞己者悅之。唯樂戲譚,莫思古道。聞人之善嫉之,聞人之惡揚之。浸漬頗僻,銷刓德義。簪裾徒在,廝養何殊。其四,崇好慢遊,耽嗜麹蘖。以銜杯為高致,以勸事為俗流。習之易荒,覺已難悔。其五,急於名宦,昵近權要。一資半級,雖或得之,眾怒群猜,鮮有存者。茲五不韙,甚於痤疽。痤疽則砭石可瘳,五失則巫醫莫及。前賢炯誡,方冊具存。近代覆車,聞見相接。夫中人以下,修辭力學者,則躁進患失,思展其用。審命知退者,則業荒文蕪,一不足采。唯上智則研其慮,博其聞,堅其習,精其業。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苟異於斯,豈為君子!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