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 容齋隨筆
卷三
卷四 

目录

進士試題编辑

唐穆宗長慶元年,禮部侍郎錢徽知舉,放進士鄭朗等三十三人,後以段文昌言其不公,詔中書舍人王起、知制誥白居易重試,駁放盧公亮等十人,貶徽江州刺史。白公集有奏狀論此事,大略云:伏料自欲重試進士以來,論奏者甚眾。蓋以禮部試進士,例許用書策,兼得通宵。得通宵則思慮必周,用書冊則文字不錯。昨重試之日,書策不容一字,木燭只許兩條,迫促驚忙,幸皆成就,若比禮部所試事校不同。及駁放公亮等敕文,以為《孤竹管賦》出於《周禮》正經,閱其程試之文,多是不知本末。乃知唐試進士許挾書及見燭如此。

國朝淳化三年,太宗試進士,出《卮言日出賦》題,孫何等不知所出,相率扣殿檻乞上指示之,上為陳大義。景德二年,御試《天道猶張弓賦》。後禮部貢院言,近年進士惟鈔略古今文賦,懷挾入試,昨者御試以正經命題,多懵所出,則知題目不示以出處也。大中祥符元年,試禮部進士,內出《清明象天賦》等題,仍錄題解,摹印以示之。至景祐元年,始詔御藥院,禦試日進士題目,具經史所出,摹印給之,更不許上請。

儒人論佛書编辑

韓文公《送文暢序》言,儒人不當舉浮屠之說以告僧。其語云:「文暢,浮屠也,如欲聞浮屠之說,當自就其師而問之,何故謁吾徒而來請也?」元微之作《永福寺石壁記》云:「佛書之妙奧,僧當為予言,予不當為僧言。」二公之語,可謂至當。

和歸去來编辑

今人好和《歸去來辭》,予最敬晁以道所言。其《答李持國書》云:「足下愛淵明所賦《歸去來辭》,遂同東坡先生和之,仆所未喻也。建中靖國間,東坡和《歸去來》,初至京師,其門下賓客從而和者數人,皆自謂得意也,陶淵明紛然一日滿人目前矣。參寥忽以所和篇示予,率同賦,予謝之曰:『童子無居位,先生無並行,與吾師共推東坡一人於淵明間可也。』參寥即索其文,袖之出,吳音曰:『罪過公,悔不先與公話。』今輒以厚於參寥者為子言。」昔大宋相公謂陶公《歸去來》是南北文章之絕唱,五經之鼓吹。近時繪畫《歸去來》者,皆作大聖變,和其辭者,如即事遣興小詩,皆不得正中者也。

四海一也编辑

海一而已,地之勢西北高而東南下,所謂東、北、南三海,其實一也。北至於青、滄,則云北海,南至於交、廣,則云南海,東漸吳、越,則云東海,無由有所謂西海者。《詩》、《書》、《禮經》所載四海,蓋引類而言之。《漢·西域傳》所云蒲昌海,疑亦渟居一澤爾。班超遣甘英往條支,臨大海,蓋即南海之西云。

李太白编辑

世俗多言李太白在當塗采石,因醉泛舟於江,見月影俯而取之,遂溺死,故其地有捉月臺。予案李陽冰作太白《草堂集序》云:「陽冰試弦歌於當塗,公疾亟,草稿萬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簡,俾為序。」又李華作《太白墓誌》亦云:「賦《臨終歌》而卒。」乃知俗傳良不足信,蓋與謂杜子美因食白酒牛炙而死者同也。

太白雪讒编辑

李太白以布衣入翰林,既而不得官。《唐史》言高力士以脫靴為恥,摘其詩以激楊貴妃,為妃所沮止。今集中有《雪讒詩》一章,大率載婦人淫亂敗國,其略云:「彼婦人之猖狂,不如鵲之強強。彼婦人之淫昏,不如鶉之奔奔。坦蕩君子,無悅簧言。」又云:「妲己滅紂,褒女惑周。漢祖呂氏,食其在傍。秦皇太后,枿亦淫荒。螮蝀作昏,遂掩太陽。萬乘尚爾,匹夫何傷。詞殫意窮,心切理直。如或妄談,昊天是殛。」予味此詩,豈非貴妃與祿山淫亂,而白曾發其奸乎?不然,則「飛燕在昭陽」之句,何足深怨也?

冉有問衛君编辑

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說者皆評較蒯聵、輒之是非,多至數百言,惟王逢原以十字蔽之,曰:「賢兄弟讓,知惡父子爭矣。」最為簡妙。蓋夷、齊以兄弟讓國,而夫子賢之,則不與衛君以父子爭國可知矣。晁以道亦有是語,而結意不同。尹彥明之說與逢原同。唯楊中立云:「世之說者,以謂善兄弟之讓,則惡父子之爭可知,失其旨矣。」其意為不可曉。

商頌编辑

宋自微子至戴公,禮樂廢壞。正考甫得《商頌》十二篇於周之太師,後又亡其七,至孔子時所存才五篇爾。宋,商王之後也,於先代之詩如是,則其它可知。夫子所謂「商禮吾能言之,宋不足證也」。蓋有嘆於此。杞以夏後之裔,至於用夷禮,尚何有於文獻哉?郯國小於杞、宋,少昊氏遠於夏、商,而鳳鳥名官,郯子枚數不忘,曰:「吾祖也,我知之。」其亦賢矣。

俗語有所本编辑

俗語謂「錢一貫有畸」,曰千一、千二;「米一石有畸」,曰石一、石二;「長一丈有畸」,曰丈一、丈二之類。按《考工記》:「殳長尋有四尺。」註云:「八尺曰尋,殳長丈二。」《史記·張儀傳》,尺一之檄。漢淮南王安書雲,丈一之組。《匈奴傳》,尺一牘。《後漢》,尺一詔書。唐城南去天尺五之類。然則亦有所本云。

鄱陽學编辑

鄱陽學在城外東湖之北,相傳以為范文正公作郡守時所創。予考國史,范公以景祐三年乙亥歲四月知饒州,四年十二月,詔自今須藩鎮乃得立學,他州勿聽,是月,范公移潤州。《余襄公集》有《饒州新建州學記》,實起於慶曆五年乙酉歲,其郡守曰都官員外郎張君,其略云:先是郡先聖祠宮棟宇隳剝,前守亦嘗相土,而未遑締治,於是即其基於東湖之北偏而經營之。浮梁人金君卿郎中作《郡學莊田記》云:「慶曆四年春,詔郡國立學,時守都官副郎張侯譚始營之,明年學成。」與余公記合。范公在饒時,延君卿置館舍,使公有意建學,記中豈無一言及之?蓋是時公既為執政,去郡十年矣。所謂前守相土者不知為何人?

國忌休務编辑

《刑統》載唐大和七年,敕:「準令,國忌日唯禁飲酒舉樂,至於科罰人吏,都無明文。但緣其日不合釐務,官曹即不得決斷刑獄,其小小笞責,在禮律固無所妨。起今以後,縱有此類,臺府更不要舉奏。」《舊唐書》載此事,因御史臺奏均王傅王堪男國忌日於私第科決作人,故降此詔。蓋唐世國忌休務,正與私忌義等,故雖刑獄亦不決斷,謂之不合釐務者此也。今在京百司,唯雙忌作假,以其拜跪多,又晝漏已數刻,若單忌獨三省歸休耳,百司坐曹決獄與常日亡異,視古誼為不同。元微之詩云:「縛遣推囚名御史,狼藉囚徒滿田地,明日不推緣國忌。」又可證也。

漢昭順二帝编辑

漢昭帝年十四,能察霍光之忠,知燕王上書之詐,誅桑弘羊、上官桀,後世稱其明。然和帝時,竇憲兄弟專權,太后臨朝,共圖殺害。帝陰知其謀,而與內外臣僚莫由親接,獨知中常侍鄭眾不事豪黨,遂與定議誅憲,時亦年十四,其剛決不下昭帝,但範史發明不出,故後世無稱焉。順帝時,梁商為大將軍輔政,商以小黃門曹節用事於中,遣子冀與交友,而宦官忌其寵,反欲害之。中常侍張逵、蘧政、楊定等與左右連謀,共譖商及中常侍曹騰、孟賁,雲欲議廢立,請收商等案罪。帝曰:「大將軍父子我所親,騰、賁我所愛,必無是,但汝曹共妒之耳。」逵等知言不用,遂出矯詔收縛騰、賁,帝震怒,收逵等殺之,此事尤與昭帝相類。霍光忠於國,而為子禹覆其宗,梁商忠於國,而為子冀覆其宗,又相似。但順帝復以政付冀,其明非昭帝比,故不為人所稱。

三女后之賢编辑

王莽女為漢平帝后,自劉氏之廢,常稱疾不朝會。莽敬憚傷哀,欲嫁之,后不肯,及莽敗,后曰:「何面目以見漢家。」自投火中而死。

楊堅女為周宣帝后,知其父有異圖,意頗不平,形於言色,及禪位,憤惋逾甚。堅內甚愧之,欲奪其志,后誓不許,乃止。

李昪女為吳太子璉妃,昪既篡吳,封為永興公主,妃聞人呼公主,則流涕而辭。

三女之事略同,可畏而仰,彼為其父者,安所置愧乎?

賢父兄子弟编辑

宋謝晦為右衛將軍,權遇已重,自彭城還都迎家,賓客輻湊。兄瞻驚駭曰:「汝名位未多,而人歸趣乃爾,此豈門戶之福邪?」乃以籬隔門庭,曰:「吾不忍見此。」又言於宋公嵒,特乞降黜,以保衰門。及晦立佐命功,瞻意憂懼,遇病,不療而卒。晦果覆其宗。

顏竣於孝武有功貴重,其父延之常語之曰:「吾平生不喜見要人,今不幸見汝。」嘗早詣竣,見賓客盈門,竣尚未起,延之怒曰:「汝出糞土之中,升雲霞之上,遽驕傲如此,其能久乎?」竣竟為孝武所誅。延之、瞻可謂賢父兄矣。

隋高颎拜為僕射,其母戒之曰:「汝富貴已極,但有一斫頭爾!」颎由是常恐禍變,及罷免為民,歡然無恨色,後亦不免為煬帝所誅。唐潘孟陽為侍郎,年未四十,母曰:「以爾之材而位丞郎,使吾憂之。」嚴武卒,母哭曰:「而今而後,吾知免為官婢。」

三者可謂賢母矣。


褚淵助蕭道成篡宋為齊,淵從弟炤謂淵子賁曰:「不知汝家司空將一家物與一家,亦復何謂?」及淵為司徒,炤嘆曰:「門戶不幸,乃復有今日之拜。」淵卒,世子賁恥其父失節,服除遂不仕,以爵與其弟,屏居終身。

齊王晏助明帝奪國,從弟思遠曰:「兄將來何以自立?若及此引決,猶可保全門戶。」及拜驃騎將軍,集會子弟,謂思遠兄思微曰:「隆昌之末,阿戎勸吾自裁,若從其語,豈有今日?」思遠曰:「如阿戎所見,今猶未晚也。」晏嘆曰:「世乃有勸人死者!」晏果為明帝所誅。

炤、賁、思遠,可謂賢子弟矣。

蔡君謨帖编辑

蔡君謨一帖云:「襄昔之為諫臣,與今之為詞臣,一也。為諫臣有言責,世人自見疏,今無是焉,世人見親,襄之於人,未始異之,而人之觀故有以異也。」觀此帖,乃知昔時居臺諫者為人所疏如此。今則反是,方為此官時,其門揮汗成雨,一徙它局,可張爵羅,風俗媮薄甚矣。又有送荔枝與昭文相公一帖云:「襄再拜,宿來伏惟臺候起居萬福。閩中荔枝,唯陳家紫號為第一,輒獻左右,以伸野芹之誠,幸賜收納,謹奉手狀上聞不宣。襄上昭文相公閤下。」是時,侍從與宰相往還,其禮蓋如是,今之不情苛禮,籲可厭哉!

親王與從官往還编辑

神宗有御筆一紙,乃為潁王時封還李受門狀者,狀云:「右諫議大夫、天章閣待制兼侍講李受起居皇子大王。」而其外封題曰:「臺銜回納。」下云:「皇子忠武軍節度使、檢校太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柱國潁王名謹封。」名乃親書,其後受之子覆以黃,繳進,故藏於顯謨閣。先公得之於燕,始知國朝故事,親王與從官往還公禮如此。

三傳記事编辑

秦穆公襲鄭,晉納邾捷菑。《三傳》所書略相似。

左氏》書秦事曰:

「杞子自鄭告秦曰:『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出師。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

公羊》曰:

「秦伯將襲鄭,百里子與蹇叔子諫曰:『千里而襲人,未有不亡者也。』秦伯怒曰:『若爾之年者,宰上之木拱矣,爾曷知!』師出,百里子與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曰:『爾即死,必於殽嵚巖,吾將屍爾焉。』子揖師而行,百里子與蹇叔子從其子而哭之。秦伯怒曰:『爾曷為哭吾師?』對曰:『臣非敢哭君師,哭臣之子也。』」

穀梁》曰:

「秦伯將襲鄭,百里子與蹇叔子諫曰:『千里而襲人,未有不亡者也。』秦伯曰:『子之冢木已拱矣,何知?』師行,百里子與蹇叔子送其子而戒子曰:『女死,必於殽之巖灊之下,我將屍女於是。』師行,百里子與蹇叔子隨其子而哭之,秦伯怒曰:『何為哭吾師也!』二子曰:『非敢哭師也,哭吾子也,我老矣,彼不死,則我死矣。』」

其書邾事,《左氏》曰:

「邾文公元妃齊姜生定公,二妃晉姬生捷菑。文公卒,邾人立定公。捷菑奔晉,晉趙盾以諸侯之師八百乘納之。邾人辭曰:『齊出玃且長。』宣子曰:『辭順而弗從,不祥。』乃還。」

《公羊》曰:

「晉郤缺帥師,革車八百乘,以納接菑於邾婁,力沛然若有餘而納之,邾婁人辭曰:『接菑,晉出也,玃且,齊出也。子以其指則接菑也四,玃且也六,子以大國壓之,則未知齊、晉孰有之也。貴則皆貴矣,雖然,玃且也長。』郤缺曰:『非吾力不能納也,義實不爾克也。』引師而去之。」

《穀梁》曰:

「長轂五百乘,綿地千里,過宋、鄭、滕、薛,敻入千乘之國,欲變人之主,至城下,然後知,何知之晚也!捷菑,晉出也,玃且,齊出也。玃且,正也,捷菑,不正也。」

予謂秦之事,《穀梁》紆餘有味;邾之事,《左氏》語簡而切。欲為文記事者,當以是觀之。

張嘉貞编辑

唐張嘉貞為并州長史、天兵軍使,明皇欲相之,而忘其名,詔中書侍郎韋抗曰:「朕嘗記其風操,今為北方大將,張姓而復名,卿為我思之。」抗曰:「非張齊丘乎?今為朔方節度使。」帝即使作詔以為相,夜閱大臣表疏,得嘉貞所獻,遂相之。議者謂明皇欲大用人,而鹵莽若是,非得嘉貞表疏,則誤相齊丘矣。予考其事大為不然。案開元八年,嘉貞為相,而齊丘以天寶八載始為朔方節度,相去三十年,安得如上所雲者?又是時明皇臨御未久,方厲精為治,不應置相而不審其名位,蓋鄭處誨所著《明皇雜錄》妄載其事,史家誤采之也,《資治通鑒》棄不取雲。

張九齡作牛公碑编辑

張九齡為相,明皇欲以涼州都督牛仙客為尚書,執不可,曰:「仙客河湟一使典耳,擢自胥史,目不知書,陛下必用仙客,臣實恥之。」帝不悅,因是遂罷相。觀九齡集中,有《贈涇州刺史牛公碑》,蓋仙客之父,譽之甚至,云:「福善莫大於有後,仙客為國之良,用商君耕戰之國,修充國羌胡之具,出言可復,所計而然,邊捍長城,主恩前席。」正稱其在涼州時,與所諫止尚書事亦才一年,然則與仙客非有夙嫌,特為公家忠計耳。

唐人告命编辑

唐人重告命,故顏魯公自書告身,今猶有存者。韋述《集賢註記》,記一事尤著,漫載於此:開元二十三年七月,制加皇子榮王已下官爵,令宰相及朝官工書者,就集賢院寫告身以進,於是宰相張九齡、裴耀卿、李林甫,朝士蕭太師嵩、李尚書暠、崔少保琳、陳黃門希烈、嚴中書挺之、張兵部均、韋太常陟、褚諫議庭誨等十三人,各寫一通,裝縹進內,上大悅,賜三相絹各三百匹,余官各二百匹。以《唐書》考之,是時,十三王並授開府儀同三司,詔詣東宮、尚書省,上日百官集送,有司供張設樂,悉拜王府官屬,而不書此事。

典章輕廢编辑

典章故事,有一時廢革遂不可復者。

牧守銅魚之制,新除刺史給左魚,到州取州庫右魚合契。周顯德六年,詔以「特降制書,何假符契?」遂廢之。

唐兩省官上事宰臣,送上,四相共坐一榻,各據一隅,謂之押角。晉天福五年敕廢之。

 卷二 ↑返回頂部 卷四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