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賔録 (四庫全書本)/卷01

實賔録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實賔録卷一      宋 馬永易 撰木皇
  太昊位居東方以含養造化叶于木德號曰木皇
  太平天子二則
  唐王逺知得道於陶隠居髙祖之龍潛也逺知甞宻傳符命太宗平王世充與房𤣥齡㣲服以謁之逺知迎謂曰此中有聖人得非秦王乎太宗因以實告逺知曰方作太平天子願自惜也
  唐明皇為皇孫時嘗於朝堂叱武攸暨曰朝堂我家朝堂汝安得恣蜂蠆而狼顧耶則天聞而驚異之曰此兒器槩當為吾家太平天子
  明主
  魏朱靈為袁紹將太祖之征陶謙紹使靈督三營助太祖戰有功紹遣諸將各罷歸靈曰吾觀人多矣若曹公者此乃真明主也今已遇復何之遂留不去
  撥亂主
  唐竇抗太穆皇后之姪也初煬帝遣抗出靈武逴䕶長城聞髙祖已定京師喜曰此吾家婿豁達有大度真撥亂主也
  銅馬帝
  漢光武與銅馬賊大戰於蒲陽悉破䧏之故關西號光武為銅馬帝
  白版天子
  東晉渡江初失傳國璽故北方人謂晉為白版天子
  無愁天子
  北齊㓜主髙恒失道每災異冦盜不自貶損唯諸處設齋以此為修德初瑯琊王舉兵反告者誤云厙狄伏連反帝曰此必仁威也又斛律光死後諸武官舉髙思好堪大將軍帝曰思好喜反皆如所言遂自以䇿無遺算乃益驕恣盛為無愁之曲自彈胡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數人間謂之無愁天子
  和事天子
  唐中宗景龍二年詔突厥娑葛為金河郡王而其部闕啜忠節賂宗楚客等罷之娑葛怨將兵患邉監察御史崔琬廷奏楚客與紀處訥專威福有無君心納境外交為國取怨楚客弟晉卿專徇贓私驕恣䟦扈並請收付獄三司推鞫故事大臣為御史對仗彈劾必趨出立朝堂待罪楚客乃厲色大言性忠鯁為琬誣詆中宗不能窮也詔琬與楚客處訥約為兄弟兩解之故世謂帝為和事天子
  西王東王
  魯昭公二十三年南宫極震萇𢎞曰周之亡也其三川震今西王之大臣亦震天弃之矣東王必大克註云子朝在王城故謂西王敬王居狄泉在王城之東故曰東王
  賢王
  後漢沛獻王輔光武子也矜嚴有法度在國謹節始終如一稱為賢王
  夥渉為王
  漢陳勝字夥涉少時常與人傭耕輟耕之隴上悵然甚久曰茍富貴無相忘傭者笑之後勝為王傭耕者聞之乃之陳叩宫門門吏令不肯通勝出遮道而呼涉乃召見載與歸入宫見殿屋帷帳客曰夥涉之為王沈沈者楚人謂多為夥故天下傳之夥涉為王夥音禍沈沈宫室深邃之貌沈長含反按史記前漢書皆稱陳勝字涉此書獨云字夥涉似因下文夥涉一語而誤今姑仍其舊又史記云夥頤涉之為王沉沉者較班書多一頤字附記於此
  洛生王
  後周宗室莒莊公洛生少任俠好施愛士北州賢俊皆與之逰而才能多出其下及葛榮破鮮于修理以洛生為漁陽王時人皆呼為洛生王
  小鄭王
  唐鄭惠王元懿髙祖子既薨長子璥嗣璥子察言生二子曰自仙䎖自仙生夷簡䎖生宗閔璥弟琳生擇言擇言生勉宗閔夷簡位宰相時稱小鄭王後亦曰鄭惠王後以别太祖子鄭王亮云
  佞王
  後魏宗室元順性謇諤淡於營利為侍中嘗鯁言正議俄為城陽王徽所間出為太常卿後為吏部尚書兼右僕射與城陽王徽同日拜職舎人鄭儼於止車門外先謁徽後拜順順怒曰卿是佞人當拜佞王我是直人不受曲拜儼深媿謝
  三王五則
  漢文三王叙傳云孝文三王代孝二梁謂代孝王參梁孝王武梁懐王揖
  漢淮南厲王髙帝少子也以罪失國後文帝以厲王三子分王淮南故地安為淮南王賜為衡山王勃為濟北王吳王濞遺諸侯書曰淮南三王怨入骨髓欲壹有所出久矣又鄒陽上吳王書云淮南三王之心思墳墓漢武帝同日封皇子閎為齊王旦為燕王胥為廣陵王史記列為三王世家云
  後漢馮異既平朱鮪諸將勸光武即帝位光武召異問四方動靜異曰三王反畔更始敗亡天下無主宗廟之憂在於大王宜從衆議上為社稷下為百姓註云三王謂張卬為淮陽王廖湛為穰王胡商為隨王更始欲殺三王遂勒兵掠東西市入戰宫中更始大敗
  後魏宗室濟南王彧少有才學與從兄安豐王延明中山王熙並以宗室博古文學齊名時人莫能定其優劣尚書郎范陽盧道將謂吏部郎清河崔休曰三人才學雖並優美然安豐少於造次中山皂白太多未若濟南風流寛雅時人為之語曰三王荆楚琳瑯未若濟南備員方彧姿制閑雅吐發流靡琅琊王誦有名人也見之未嘗不心醉忘疲
  五王二則
  晉大安之際童謡曰五馬泛渡江一馬化為龍及王室淪覆元帝與西陽汝南南頓彭城五王獲濟而帝竟登天位焉
  齊竟陵王蕭子良狀云大春屈己於五王君大降節於憲后註云後漢井丹字大春建武末沛王輔等五王居北宫皆好賔客更遣請丹不能致信陽侯隂就光烈皇后弟也以外戚貴盛詭説五王求錢千萬約能致丹别使人要刼之丹不得已既至就故為設麥飯葱菜之食丹推去之曰君侯能供甘㫖故來相遇何其薄乎更致盛饌乃食君大荀恁字憲后東平憲王蒼也
  八王
  晉汝南王亮楚王瑋趙王倫齊王冏長沙王義成都王頴河間王顒東海王越自惠帝失政骨肉諸王乃搆釁詩所謂誰生厲階至今為梗其八王之謂矣向使八王之中一藩翳頼如梁王之禦大敵朱虚之除大憝則外冦焉敢憑陵内難奚由竊發
  麻膏相公
  唐崔𦙍字垂休宰相慎由子也喜隂計附離權强其外自處若簡重而中險譎可畏五拜相權傾天下人改呼油為麻膏以避其父諱而天下之人號𦙍為麻膏相公
  三九相公
  鄭畋年十九赴舉凡十九年登第又十九年入相時號三九相公
  白沙相公
  李愚所居暴雨一庭俱為白沙及薨得地於白沙里時號白沙相公
  曲子相公
  五代晉和凝少年時好為曲子詞布於汴洛洎入相專托人收拾焚毁不暇然相國厚重有德終為豔詞玷之契丹入夷門號為曲子相公
  十八學士
  唐太宗武德四年為天䇿上將軍冦亂稍平乃鄉儒宫城西作文學館收聘賢才於是下教以杜如晦房喬于志寧蘇世長薛收禇亮姚思亷陸德明孔頴達李𤣥道李守素虞世南蔡允恭顔相時許敬宗薛元敬蓋文達蘇勉並以本官為學士收卒復以劉孝孫補之凡分三畨逓宿於閣下悉給珍膳每暇日訪以政事討論墳籍𣙜略前載無常禮之間命閻立本圖象褚亮為之贊題名字爵里號十八學士藏之書府以彰禮賢之重方是時在選中者天下慕向謂之登瀛洲云
  青錢學士
  唐張鷟八以制舉中甲科四參選判䇿為銓府最考功員外郎騫味道稱鷟文詞猶青銅錢萬選而萬中時號為青錢學士
  輕薄祭酒
  齊孔廣字淹源以才學知名美容止善吐納王儉張緒咸美之儉常云廣來使人廢簿領拒不須來來則莫聽去緒時為國子祭酒數巾車詣之每嘆曰孔廣使吾成輕薄祭酒
  軟餅中丞
  偽蜀韋嘏唐相貽範之子仕孟昶時歴御史中丞性多依違時號為軟餅中丞
  李御史
  北齊李行之為齊郡太守帶青州長史任城王敬憚之州人號曰李御史
  縮葱御史
  唐侯思止懶不治事遷左臺御史嘗命作籠餅謂膳者曰與我縮葱作之故時號縮葱御史
  呈身御史
  唐韋澳貫之子也方靜寡慾御史中丞髙元裕與其兄温善欲薦用之諷澳謁已温歸以告澳不答温曰元裕端士若輕之耶澳曰然恐無呈身御史
  緑袍員外 侏儒郎中
  唐鄧元挺辨㨗時兵部侍郎韋慎形容極短時人弄為侏儒元挺初得員外已後郎中員外俱來㸔韋慎曰慎以庸鄙濫任郎官公以髙才更作緑袍員外鄧即報云緑袍員外何由及侏儒郎中衆皆大笑
  何需郎中
  唐進士何需亮自外州至訪其從叔誤造郎中趙需宅自云同房㑹冬至需欲家宴謂需亮云既是同房便令入宴姑娣妹妻子盡在焉需亮饌畢徐出乃細察之何氏之子也需大笑需亮嵗餘不敢出京城時號趙為何需郎中
  判詩博士
  五代王仁裕少不知書因夢吞五色小石無數遂有文章敏速甚異於人與賔酬和不問多少韻數立命筆和送題云走筆猶自矜謂人曰某官詩輙已批囬漢丞相兵部尚書李濤素滑稽戯目之為判詩博士
  王門下彈琴博士
  唐左拾遺魏光乗目袁輝為王門下彈琴博士
  白馬從事
  後漢淳于臨等聚數千人屯灊山揚州牧歐陽歙遣兵不能克帝議欲討之廬江人陳衆為從事白歙請得諭降臨於是乗單車駕白馬徃説降之灊山人共生為立祠號白馬從事
  南廊承㫖
  五代江南林仁肇建陽人兄仁翰為福州王延羲内兒謂之南廊承㫖
  軺車督郵
  漢許慶字子伯家貧為督郵乗牛車鄉里號為軺車督郵
  黄車使者
  漢虞初武帝時以方士侍郎乗馬衣黄衣號黄車使者為周説九百四十三篇其説以周書為本
  花鳥使
  唐吕向為集賢校理時𤣥宗嵗遣使采擇天下姝好内之後宫號花鳥使向奏美人賦以諷帝善之
  可喜進馬
  唐李瑒字思貞任東宫進馬美姿儀治章服孝敬號為可喜進馬
  東中郎將二則
  後漢末有四中郎將皆帥師征伐董卓為東中郎將蔣濟字子通文帝即位為東中郎將
  外軍校尉
  唐則天時左史東方虬身長衫短骨面麤眉目郎中張元一目為外軍校尉
  蠻府參軍
  晉郝隆為桓公南蠻參軍三月三日㑹作詩不成者罸酒二升隆初以不能罸酒飲畢攬筆作一句云娵隅躍清池桓問娵隅是何物答曰蠻名魚為娵隅桓公曰作詩何以蠻語隆曰千里投公始得蠻府參軍那得不蠻語
  青衫外郎
  太牢乃元和中青衫外郎爾穆宗世因承和薦不三二年位兼將相原註牛羊日厯謂牛僧孺云
  著緋進士
  唐杜昇宣猷之子也自右拾遺賜緋却擢進士復拜拾遺時號著緋進士朝廷榮之
  無解進士
  唐相令狐綯子滈招權納賄不㧞解而就試天下號無解進士
  進士中進士
  吳㳺恭㓜聰悟為辭章士大夫稱之時選舉避宰相崔𦙍家諱恭以姓犯其嫌名累年不第乾寧中禮部侍郎獨孤損擢為上第唐末貢舉多請託時謂恭及殷文圭為進士中進士
  國師二則
  漢王莽以劉歆為國師歆後自殺更以訢為國師後魏劉延明隠居酒泉教授為業𫎇遜禮待月致羊酒牧犍尊為國師親自致拜命官屬以下皆北靣受業
  太尉
  唐蕭遘初為右拾遺與韋保衡聨第而遘姿㝢秀偉意氣孤峻常慕李德裕為人保衡才下諸儒靳薄之不甚齒獨呼遘太尉保衡憾焉及保衡為相摭遘罪繇起居舎人斥播州司馬舊傳云遘志操不羣自比李德裕同年皆戯呼為太尉
  小太尉
  唐李晟官至太尉其子愬亦贈太尉時杜牧題永崇西平王宅太尉愬院詩云天下無雙將關西第一雄授符黄石老學劍白猿翁矯矯雲長勇恂恂郤縠風家呼小太尉國號大凉公半夜龍驤去中原虎穴空隴西兵十萬嗣子握琱弓註愬與弟聽皆封凉國公故曰大凉公也
  執虎子
  魏蘇則為侍中舊儀侍中親省起居故俗謂之執虎子始則同郡吉茂由是時仕甫歴縣令遷為冗散茂見則嘲之曰仕進不止執虎子則笑曰我誠不能效汝蹇蹇驅鹿車馳也
  枯松太保
  偽蜀王宗裕建之宗屬善遁甲從平東川諸將爭功宗裕獨立於枯松下未嘗自伐人皆服其謙謂漢有大樹將軍號宗裕為枯松太保
  大樹將軍
  漢馮異拜偏將軍從破王郎封應侯為人謙退不伐行與諸將相逢輙引車避道進止皆有表識軍中號為整齊諸將並坐論功異常獨屏樹下軍中號曰大樹將軍
  真將軍
  漢文帝命周亞夫為將軍屯兵細栁上自勞軍至中營亞夫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請以軍禮見天子為動容式車使人稱謝而去既出軍門羣臣皆驚文帝曰嗟乎此真將軍矣
  飛將軍
  漢李廣才氣天下無雙出獵見草中石以為虎而射之中石矢沒視之石也拜右北平太守在郡匈奴號曰漢飛將軍避之數嵗不入界
  飛將
  唐太原李克用既平黄巢楊復光㨗布曰克用殺賊無非手刄入陣率以身先可謂雄才得名飛將
  疾雷將
  唐鄭畋為鳳翔節度使時冦盜充斥四方多故畋選鋭卒號疾雷將
  賢將二則
  唐李晟封西平王史臣曰西平器偉材雄見義能勇聽受不疑忠於事君長於應變誠一代之賢將也
  張孝忠佐李晟赴難收京師河北蝗民饑死如積土孝忠與其下同粗淡日膳豆腊而已人服其儉推為賢將
  健將
  晉陶侃初擊杜弢時周顗為荆州刺史先鎮潯水城賊掠其良口侃部將朱伺救之賊退保泠口侃謂諸將曰此賊必更步鄉武昌吾宜還城晝夜三日行可至卿等誰能忍饑餓鬭邪部將吳寄曰要欲十日忍饑晝當擊賊夜分捕魚足以相濟侃曰卿健將也賊果増兵來攻侃使朱伺等逆賊大破之
  神將二則
  唐常衮為馬璘神道碑曰以忠才而親重有綘侯之遇也以簡質而倚愛有吳漢之信也所謂國之神將朝之藎臣
  梁冦彦卿身長八尺隆凖方面事太祖皆如㫖太祖甚重之賜以所乗愛馬一丈烏太祖圍鳯翔彦卿為排陣使乗馬馳突陣前太祖目之曰真神將也
  三驍將
  五代蜀王宗滌為將好謀得衆所向克㨗與王宗賀宗恪相善時稱三驍將
  佳將
  吳賀逵輕財貴義膽烈過人有征戰之勞弟景馭衆嚴而有恩兵器精飾為當時冠絶皆有令名為佳將
  武原將
  齊周山圖年十五六氣力已絶衆宋元嘉二十七年魏軍至𤓰步臺符取健兒山圖應募領白衣隊主軍功加振武原將魏軍稱其勇呼為武原將
  名將
  郝玭為原州刺史在邉積三十年每討賊不持糗糧取之於敵獲虜必刳剔而歸其屍敵大畏道其名以怖啼兒贊普常等玭身鑄金象令於國曰得生玭者以金玭償之朝廷畏失名將徙為慶州刺史
  厭新將軍
  後漢宗室茂泗州王歙之從父弟初漢兵之起茂自號劉失職續漢志云劉失職聚衆京宻間稱厭新將軍
  良二千石
  魏自太祖迄於咸熙魏郡太守吳瓘清河太守任燠京兆太守顔裴𢎞農太守令狐邵濟南相孔義或哀矜折獄或推誠惠愛或治身清白或擿姦發伏咸為良二千石
  薄德二千石
  晉許𤣥度停都一月劉尹無日不徃乃嘆曰卿復少時不去使我為薄德二千石
  賢刺史
  五代南唐劉仁贍為黄州刺史仁贍聰敏長於吏事親總簿書更革蠧𡚁人皆稱為賢刺史
  鐺脚刺史
  唐薛大鼎為滄州刺史時鄭德本為瀛州賈敦頤為冀州皆有治名故河北稱鐺脚刺史白居易任蘇州寄賈常州崔湖州詩曰愧無鐺脚政徒忝犬牙鄰盖取諸此
  癩兒刺史
  後魏崔暹為瀛州刺史貪暴安忍州人患之常出獵州北單騎至村問汲水婦人曰崔瀛州如何答曰百姓何罪得癩兒刺史如此暹黙然而去
  十司戸
  唐咸通中韋保衡路巖作相除不附已者十司戸崔沆循州續繡州蕭遘播州崔彦融雷州髙湘髙州張顔播州李既勤州杜裔休端州鄭彦時原本缺州李藻費州内繡州雷州播州三人不回
  八司馬
  元和初黜八司馬韋執誼崔州韓太䖍州栁宗元永州劉禹錫朗州韓曄饒州凌準連州程异栁州見玉泉子中漏一人以實録考之時王伾貶開州司馬意王伾其一也
  十指揮使
  五代楚劉言為朗州留後先是南唐命邉鎬率師入長沙盡俘馬氏之族歸於金陵江南召言入覲言不行因令副使王逵行軍司馬何景真指揮使張放蒲公益朱全琇宇文瓊周行逢彭方和潘叔嗣張文表等號十指揮使同率兵攻湖南逐鎬奔江南復馬氏境土有之
  健令
  五代後蜀李正逺同光中董璋以為鹽亭通泉射洪等令時兩川連横羣盜尤盛正逺所在擒捕當時號為健令
  神宰
  唐張楚金道源族孫也與兄越石皆舉進士州欲獨薦楚金固辭請俱罷都督李勣嘆曰士求才行者也既能讓何嫌皆取乎乃並薦之歴虞鄉令畧無留事號為神宰
  名宰
  唐杜黄裳贊曰子貢孔堂髙弟而貨殖韓安國漢名宰而恣貪黄裳亦以受餉見疵至於忠烈嶤然則不可掩已又云蕭昕始薦張鎬來瑱在禮部擢杜黄裳髙郢裴垍其後髙興布衣不數年位將相瑱為將有威名黄裳等相繼輔政並為名宰云
  能吏
  李叔明為洛陽令招徠遺民號為能吏
  良守
  崔攸少有風槩為東郡太守省民兵役郡内感之大學舊在城内攸移置城南閒敞處親自説經當時學者莫不勸勉號為良守
  良吏
  李濬拜虢潞二州刺史所歴皆以誠信待物稱為良吏周魴事晉為梁州刺史既在襄陽務農訓卒勤於採納威風既著逺近悦服智勇過人為中興良吏
  九州伯 五湖長
  晉桓𤣥温之子也二十三始拜太子洗馬時議謂温有不臣之迹故折𤣥兄弟俱為素官太元末出補義興太守鬱鬱不得志嘗登髙望震澤嘆曰父為九州伯兒為五湖長棄官歸國
  尉佗
  漢南粤王趙佗初為龍川令南海尉任囂病且死召佗語曰畨禺負山險阻可為國郡中長吏亡足與謀者故召公告之即被佗書行南海尉事後號為尉佗
  良史九則
  魯宣公二年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法不隠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為法受惡惜也越境乃免
  魯昭公十二年楚左史倚相趨過王謂子革曰是良史也
  漢班固論曰司馬遷班固父子其言史官載籍之作大義粲然著矣議者咸稱二子有良史之才
  魏劉邵建安中為計吏詣許太史上言正旦當日蝕時或云當廢朝邵曰梓慎禆竈古之良史猶占水火錯失天時禮記諸侯旅見天子及門不得終禮者四日蝕在一然則聖人垂制不為變豫廢朝禮者或灾銷異伏或推述謬悞也荀彧善其言勑朝㑹如舊日不蝕
  晉孫盛字安國篤學不倦著魏氏春秋晉陽秋詞直理正咸稱良史史臣曰安國有良史之才而所著之書惜非正典
  晉干寳著晉記其書簡畧直而能婉咸稱良史
  晉華嶠有才學撰後漢書世稱為良史
  齊永明中太子與湘東王書曰時有效謝康樂鴻臚亦頗有感焉何者謝君吐言天㧞出於自然時有不拘是其糟粕裴史乃良史之才無篇什之美
  唐陳叔達答王績書曰薛記及賢兄芮城常悲魏周無史各著春秋近更研覽真良史也
  四時仕宦
  唐傅游藝初由合宫主簿再遷左補闕時人號為四時仕宦言一年自青而緑及於朱紫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