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四 寶慶四明志 巻五 巻六

  欽定四庫全書
  寳慶四明志巻五
  宋 羅濬 撰
  郡志五
  敘賦上
  明州在唐嵗貢猶及淡菜蚶蛤之屬自海抵京師道役凡四十三萬人孔戣元稹相繼奏罷之錢氏奄有吳越内事奢侈外事貢獻下至雞魚卵鷇必家至而户取鞭笞日繁民不堪命皇朝盡削錢氏白配之目官賦頓輕而身丁錢猶未悉除考覈户口莫盛於天禧少耗於元豐而復盛於乾道開禧盡蠲身丁錢户口益滋而考覈不必詳矣雖然所蠲之細未救所歛之多夫豈得巳者以古㑹稽三縣之地為今大藩量入為出亦既戞戞支移折變之法經畫措置之方官與民必相體其庶幾乎戸口
  太宗皇帝朝
  主一萬八百七十八户
  客一萬六千八百三户
  天禧中
  主總一十萬四千七百二十五户計二十五萬六千五百七十六口
  客總三萬一千三百四十七户計七萬四千四百一十三口
  元豐中
  主五萬七千八百七十四户
  客五萬七千三百三十四户
  政和六年
  主總九萬四千五百七十四户計二十一萬三千七百九十一口
  客總二萬九千一百一十八户計五萬一千七百五十四口
  乾道四年
  主一十萬四千七百二十五户計二十五萬六千五百七十六口
  客三萬一千三百四十七户計七萬四千四百一十三口
  夏税
  正稅咸平三年户部計度合支殿前諸軍及府界諸色人春冬衣用絹綿絁布數百萬匹兩始牒諸路轉運司據轄下州軍出產物帛等處就近計度於夏秋稅錢物力科折凖備輦運上京自此始以夏秋合納錢米利折絹綿數目并於夏稅送納
  絹二萬七千三百六十匹二丈九尺三寸九分九釐紬六千九百七十七匹二丈六寸六分八釐
  綿一十三萬七千九百四十三兩七錢四分一釐
  和買太中祥符三年河北運使李士衡言本路嵗給諸軍帛十十萬民間罕有緡錢常豫假於豪民出倍稱之息及期輸賦之外先償逋負以是工機之利愈薄請令有司豫給帛錢俾及時輸送則民獲利而官亦足用從之仍令優給其直大槩出產紬絹州軍蠶熟絲賤紬絹貨費不行民間困乏每於嵗首先出官錢貸借民户𠉀蠶熟收紬絹王旭行之穎州李士衡行之陜西二方既以為利遂推行之天下此所以謂之和買也天聖二年詔今後豫支紬絹錢並取人户情願其不出產州軍不得一例抑配是時兩浙惟温州以非土產不曽抛降越州諸縣争認多數惟嵊縣知縣以官與民市久必為害獨不肯承民皆怨之其後國家用度寖廣和買更不給錢而輸官者並照舊額温州嵊縣獨免明州納絹之額則加於正稅者半矣
  絹三萬五百六匹
  紬九千九百匹
  舊志成於乾道五年載正稅絹八千二百九匹和買絹二萬二千四百二十七匹認發臨安府和買絹八千七十九匹准衣絹二千七百匹總為絹四萬一千四百一十五匹正稅紬四百二十二匹和買紬九千九百匹准衣紬三千三百匹總為紬一萬三千六百二十二匹正稅綿一十一萬兩今以准衣及認發臨安府和買通在數内為絹五萬七千八百六十六匹二丈九尺三寸九分九釐紬一萬六千八百七十七匹二丈六寸六分八釐綿一十三萬七千九百四十三兩七錢四分一釐加於舊者多矣
  折變初以夏秋稅錢科折紬絹綿又以紬絹綿折納錢謂之折帛錢或折納麥價直分數増減不常亭户以二稅之地煎煑則有折鹽麥帛亦有折糯夫是之謂折變
  折帛錢
  正稅絹三千二百七十三匹每匹折錢七貫文計二萬二千九百一十一貫文
  紬二千九百七十八匹每匹折錢七貫文計二萬八百四十六貫文
  綿五萬五千兩每兩折錢四百文計二萬二千貫文
  和買絹九千一百五十二匹每匹折錢六貫五百文計五萬九千四百八十八貫文
  紬七千九百二十匹每匹折錢六貫五百文計五萬一千四百八十貫文
  折麥元額於上三等户科出絹八百四十二匹二丈一尺一寸紬二百七十八匹一丈六尺七寸綿六千一百六十四兩一錢七分一釐折納正義小麥五千二百九十碩八斗四升六合六勺六抄嘉定十四年二月一十一日承轉運司牒承尚書省劄子備下臣僚奏請將兩浙州軍合納麥糯各減十分之二寳慶元年十二月又凖省劄行下臣僚奏乞將麥糯再減半科折尋申省部併前數通行減半
  絹四百二十一匹一丈五寸五分
  紬一百三十九匹八尺三寸五分
  綿三千八十二兩八分五釐
  以上三項通折
  正麥二千四百四碩九斗三升三勺内出豁免敷史丞相府及餘府第五百二十二碩六斗二升四合四抄實收正麥一千八百八十二石三斗六合二勺六抄
  義倉麥二百四十碩四斗九升三合三抄
  亭户折鹽係通判西㕔催解轉運司
  絹五百六十一匹一丈三尺五分五釐
  紬一百七十九匹三丈四尺一寸三分
  綿三千一百六十七兩二錢九分二釐
  蠲免定海縣
  絹一百六匹淳熙十年七月初四日凖轉運司牒凖尚書省劄子兩浙轉運司狀明州定海縣清泉鄉民貧稅重昨來本州據本縣知縣報乞將清泉鄉第四等第五等二稅量減内有夏稅絹一百六匹係是上供之數六月十九日三省同奉聖㫖可將合發上供絹一百六匹特與蠲免
  實催本色
  絹四萬四千三百五十三匹五尺九寸九分四釐又係昌國縣續増圍田及餘縣虧紬増絹之數計増二十六匹八尺四寸七分八釐今實催四萬四千三百七十九匹一丈四尺二寸七分二釐内出豁事故絹一千六百五十匹
  紬五千六百六十匹二丈六尺一寸八分八釐虧一匹七尺八寸三分八釐入絹額今實催五千六百五十九匹一丈八尺三寸五分
  綿七萬六千六百九十三兩五錢九分九釐
  秋稅
  苗米正額一十一萬二千六百九十七碩三斗二升三合七勺元額一十一萬二千六百四十一碩二斗二升二合七勺續添昌國縣新收人户圍田米五十六碩
  折變
  糯九千五百四十八碩二斗四升八合折除苗米九千七百一十二碩八斗七升三合元額一萬九千九十六碩四斗九升六合嘉定十四年指揮減二分寳慶元年十二月指揮又減三分通減一半定今額内又出豁免敷史丞相府諸府第糯米一千九百三十二碩四升二合止收七千六百一十六碩二斗六合
  亭户折鹽二千五百九十八碩一斗九升二合元籍二千四百九十一碩四升九合三勺係通判西㕔拘催折錢起解轉運司寳慶元年㑹計拘催起解數各縣續増亭户米一百七碩一斗四升二合七勺
  實催本色一十萬五百五十碩八斗八升三合七勺内豁除諸縣事故米二千五百三十五碩止收九萬八千一十五碩八斗八升三合七勺
  糟醋附
  國初有都酒務官既自𣙜亦許民般酤又募民能分其利即官給要契許酤於二十里外而嵗輸其直今坊場課利錢是也時酒課盡入係省州用仰足於此慶厯二年祠部員外郎王琪請増酒價以其錢起發上供利端始開熙寧元豐以後買撲名錢入於常平酒價荐増又悉樁管州益苦匱乃増收買撲净利錢而諸庫並復設明州祖額在城及奉化慈溪定海小溪五務嵗為錢止八萬三千一百五十四貫而巳熙寧十年祖額之外買撲錢又計二萬五千四百七十九貫有竒紹興元年創比較務六年創户部贍軍庫展轉増價曩由漕司樁管移用者盡入經總制司而其它分𨽻名色益多凡賣到錢例留五分有竒循環充本四分有竒分𨽻諸司今分𨽻既多留本率不及四分分之餘又有贍軍起發七分酒息錢酒之餘又有糟酵錢取糟醸醋則納糟本錢而又納醋息錢此邦糴買視它州獨貴儻善措置嵗收本錢已幸否則併與本錢失之惟分𨽻起發之額不可虧爾
  都酒比較贍軍三省務内省務三外省務四則例每賣到一百貫本府收三十九貫六百四十二文本柄在内其餘分𨽻經總制司四十二貫三百九十四文糴本司一十五貫一百八十二文移用司二貫七百八十二文
  本柄錢五萬八千四十貫八百九十八文逐年米麥豆紬價錢不等今以寳慶三年價數計之
  糯米九千六百八十五碩三斗六升五合每碩錢三貫九百九十文計三萬八千六百四十四貫六百七文
  麯麥二千二百八十八碩三斗九升八合七勺每碩三貫六百文計八千二百三十八貫二百三十六文
  夫食物料等錢一萬一千一百五十八貫五十五文
  造麯七百三十九貫九十文
  造生煑酒六千七百九十五貫九百五十文袋紬一百五匹每匹四貫文計四百二十貫文篐缸打竈二百貫文
  官吏茶湯賃屋夫直年計放刀品嘗饒賞糜費酒様輕空滲漏監官般家從物等三千三貫一十五文
  收息錢六萬二千九貫六百九文
  諸司六萬四百六十二貫二百三十二文
  本府一千五百四十七貫三百七十七文嵗於分𨽻諸司外又有起發七分酒息錢一萬五千三百九十六貫一百八十五文赴户部封樁庫而監官俸給又不與焉則本柄錢未有不虧者也
  糟錢熙寧六年七月諸酒務新收五分糟錢并出賣糟水錢之類不係省額錢並依量添酒錢法令提舉常平司拘管應副本務内諸般支用政和四年四月勅州縣見賣糟酵每斤只計一文三分或一文五分今每斤添作三文足每十斤仍加耗二斤除舊額錢係提舉司分撥外其所添錢專充直達綱支費宣和四年經制司措置官監酒務見賣糟價錢每斤添二文足應副移用靖康元年建炎二年十一月指揮酒務昨行經制量添費糟錢依舊拘收令糟酵錢充公用外於醋息錢内併撥分𨽻諸司錢
  醋息錢開寳六年酒務糟酵除係人户及公使庫買撲外如無人買撲官自造醋酤賣熙寧六年司農奏應官監醋務如公使庫願認納課利造醋沽費收錢貼助公使庫者聴政和二年臣僚言諸州公庫元豐以來除管納轉運司錢外所收息錢即别無立額之法葢以嵗賜遺利既有定數則於此稍加優假乃可使之應副支費近因貪吏作過始立定額然外郡公帑縁此用度不足未免積壓俸給拖欠行户錢物為𡚁尤甚欲望許依元豐舊制更不立額從之紹興令諸州公使庫賣醋息及糟麩糵生畜產價錢謂非抑配出賣者聴嵗額外支用舊例於都酒務撥糟酵造醋納糟本錢充經制直達二窠名其餘息錢歸公使庫今東西二醋庫納公使庫錢外以糟酵醋息錢併計之日共給經制錢一貫二百文糴本司錢八百文移用司錢六百文
  慈溪奉化小溪三務𨽻省場
  本柄錢一萬三千一百七十二貫七百六十七文寶慶三年為凖
  糯米二千三十五碩二斗三升每碩價錢三貫九百九十文計八千一百二十貫五百六十八文麯麥四百八十五碩四斗四升六合五勺每碩價錢三貫六百文計一千七百四十七貫六百七文夫食物料錢三千三百一貫二百五十八文造麯一百四十貫一文
  造生煑酒一千五百二十五貫九百八十七文袋紬二十六匹四丈一尺每匹價錢四貫文計錢一百七貫四百一十四文
  篐缸打竈四百三貫五百二十七文
  官吏廵脚夫食糜費輕空滲漏一千一百二十七貫六百六十三文
  收息錢一萬六千四百七十貫二百九十九文諸司一萬八千六百五十五貫五百六十文本府虧本柄錢二千一百八十五貫二百六十一文填納諸司外有起𤼵七分酒息錢總數見内省務注而監官俸給又不與焉
  生煑酒糟四百四十一貫一百二十四文
  經總制司一百一十貫二百五十八文
  移用司五十三貫五百一十六文
  本府二百八十六貫三百五十文
  定海務𨽻省場
  水軍庫抱認浄息一萬九千三百一十貫文元係省務差官監當支降本柄造賣繼因本縣屯駐水軍置立犒賞酒庫攙奪課利嗣秀王前守郡日申明朝廷省罷官監併令水軍承抱嵗納澤息二萬四千四百一十七貫五百八十文其後趂辦不敷紹興二年水軍申乞減價賣酒裁定今額均月解納
  諸司一萬四千六百八十三貫四百七十六文本府四千六百三十一貫九百八十八文
  林村下莊象山三務𨽻糴買場元係民户買撲紹興間榜賣無人入價本州申明朝廷自行承抱省部續差官監當
  本柄錢一萬六千二百二十二貫五百五文以寳慶三年為凖
  糯米三千一十二碩二斗二升三合二勺每碩價錢三貫九百九十文計九千八百七十五貫五百三十文
  麯麥五百九十七碩四斗二升四合八勺每碩價錢三貫六百文計二千一百五十貫七百二十九文
  夫食物料四千一百九十六貫二百四十六文造麯一百五十九貫七百八十七文
  造生煑酒一千六百八十七貫八百一十八文袋紬三十四匹九尺每匹價錢四貫計一百三十六貫七百四十八文
  篐缸打竈三百六十七貫三百二十九文官吏巡脚夫食糜費輕空滲漏一千八百四十四貫五百六十四文
  收息錢一萬六千三百七貫九百四文
  諸司九千二百二十三貫八百六文經總制司一千七百六十一貫一百八十六文内藏正名及七分寛剰四千一百三十八貫七百八十一文五分浄利二百二十四貫四百九十三文糴本一千一百三十八貫八百四十文移用一百六十貫五百六文本府七千八十四貫九十九文三務内象山一務元係截撥糯米與夫食物料糜費等貴納浄息本柄少而息多故總而計之其息優於省務除通判聴收諸司錢外三務又納本府糟錢六百三十九貫七百三十二文本府實計嵗收錢七千七百二十三貫八百三十一文
  諸縣人户買撲坊場錢三萬一千五百七十一貫九百六十五文
  常平司二萬五千九百一十六貫一百四十九文本府五千六百五十五貫八百十六文外有鄞縣北渡店元係小溪子店嵗納本府錢三百三十六貫文不在此數
  奉化定海象山三縣醋息錢一千二百貫文𨽻公使庫香泉庫
  人户抱認浄息錢六萬九千貫文乾道二年守張津措置於城外創庫官給本柄造酒差使臣一員監賣應副細民酤飲不許入城攙奪省課嵗收息錢添助官兵俸料支遣無分𨽻諸司繼而得不償費改差人吏管幹以淳熙十二年最髙錢額計拘趂息錢六萬二千八百二十六貫二十四文省續又酤賣不行遂令人户抵產立息承抱嵗納浄息錢四萬餘貫嘉定五年承抱人張良卿等以低價行使官㑹違背指揮籍沒家產復從官酤次年提刑程覃來攝郡事分差吏人管幹於時所籍之資已厚酒具色色仰成程又刷諸庫羨餘以附益之酒課頓増嵗收息錢七萬二千緡八年遂申朝省專一存留七萬緡在庫循環充本大率給米麯本錢五千則責息三千循習既久執為定例有司惟知嵗收息錢七萬二千緡而不知吏軰發賣不行暗折本錢十餘年來公私交以為病且所差之吏不立界限甲敗則使乙承之乙敗則使丙承之於是闔府之吏半為縲囚而所謂七萬緡本錢者已虧其半矣寳慶二年春守胡榘視事僚屬上下首言其弊乃為斟酌減息錢一分如本錢五千止責息二千所差管幹吏人以半年為界吏雖樂其寛而半年之間收息錢及數其本錢仍虧僚屬乃入劄獻計謂官酤取贏終不若民自為之之便糴買制造因時視宜里社通融為費巳約一也執役者非其子弟即其僕厮無傭賃之費二也家人婦子更相檢柅無耗蠧之姦三也工精業熟醒造得法費省而味勝四也洞達人情諳知風土發賣亦易五也委官吏則一切反是胡公既熟究弊源次年冬乃下令聴人戸承抱減舊息額三千緡舊納息以錢一分㑹子三分今又計以錢㑹中半入納貸之本錢二萬緡仍以元酒具渥舍盡給之期朞年悉償本錢不再給而息必按月而輸公私兩便實經久可行之法
  西門庫一萬四千七百四十一貫六百三十三文江東庫一萬一千三百八十七貫三百三十三文鹽倉門庫九千五百五十六貫三百三十三文東渡門庫八千一十三貫一百三十三文
  鄞江門庫七千四百三十五貫二百六十八文南門庫七千四百三十五貫二百六十八文新門庫六千九百五貫文
  北門庫三千五百二十六貫三十二文
  慈福庫在府禁界内慈福寺前元賣省務酒日納見錢三貫省乾道三年下莊酒務借撥地界賣本務酒續有人戸陳皋等陳乞承抱一界三年日納錢八百文紹興三年復歸省務後縁江東香泉酒庫連界就勒江東管庫人翟寅承抱日納息錢三貫省不理為香泉課額亦不理為省務課額周璿替翟寅依舊承抱嘉定五年周璿因行使官㑹違秤提指揮籍沒家財本府差官監管江東庫其慈福庫係進士陳鉌承抱日納息錢三貫五百省六年人戸盧煥王永年顧鑄陸至陳至周廣滕祖栁淵程清九名連狀承抱日納四貫五百文省錢㑹各半給厯與鄞縣尉催納十二年轉運司備據夏尚忠狀元保任程清等分抱慈福庫酤賣不行乞減價錢與減免五百文日以四貫錢㑹為額
  醅酒庫剏於端平三年制帥大卿趙與𥲅任内都庫在府東門舊叅議衙西庫在紅蓮閣徙河利橋給本錢一十萬日收息錢七分半留本庫用備糴買二分半入府庫用助郡計淳祐元年制帥大資余天錫合兩庫為一增留本錢二十萬日拘息錢四千貫四年八月制帥殿撰趙綸再令組算增留本錢三十萬逐日免發本錢止收息錢一千五百貫㑹十七界内見錢二十八貫足扺四百貫五年九月制帥集撰顔公頤仲究弊更式將所收錢除一千五百貫解府充息三十貫貼換見錢外餘不問多寡封留府庫𠉀糴買稟支仍委提督官司户黄縉刋定式載於石
  商稅並以寳慶元年為凖
  嵗有豐歉物有盛衰出其途者有衆寡故征歛亦有盈縮慶元司征尤視海舶之至否稅額不可豫定姑以中數記之放免解魚蚶蛤鰕等及本府所產生果蘿蔔芋子稅錢因依附見於下嘉定六年六月六日尚書省劄子浙東提刑兼權慶元府程覃申照對被㫖暫攝郡事凡有民瘼靡不究心竊見慶元府乃瀕海之地田業既少往往以興販鮮魚為生城市小民以挑賣生果度日理宜優恤巳出榜市曹關津曉示除淹鹽魚鰕等及外處所販柑橘橄㰖之屬收稅外所有鮮魚蚶蛤鰕等及本府所產生果悉免本府在城收稅其諸司合分𨽻錢以嘉定五年一全年收數約計六千餘貫錢㑹照則例分撥諸司合得三千貫今來除放前項六千餘貫外又别自措置三千貫先次分𨽻諸司一年合得錢數訖仍預樁六千餘貫充嘉定七年八年分撥之數所有嘉定九年以後上項稅錢乞將本府見管城外香泉酒庫毎日所收息錢日撥㑹子樁辦將來分𨽻諸司照得上項錢係是錢㑹中半分𨽻所屬欲乞朝廷劄下本府全用㑹子偃還諸司所有外邑合經由收稅去處並不在今來在城市所放之數伏望劄下本府永久為例右巳批送户部從所申事理施行仍行下諸司照㑹外今劄付慶元府照㑹凖此自是稅額不登吏猶求贏於蘿蔔芋子等類嵗收稅錢二百九十五貫文並縁為姦者擾民太甚尚書胡榘守郡寳慶二年九月鏤榜曉諭悉行除免其合納諸司額並以本府錢撥填
  分𨽻則例
  商稅錢一百貫文
  本府共得四十八貫四百六十二文
  諸司共得五十一貫五百三十八文
  正錢七十六貫九百二十三文
  一分錢七貫六百九十二文歸總制司
  九分錢六十九貫二百三十一文又十分之六分四十一貫五百三十九文歸係省
  四分二十七貫六百九十二文歸糴本司
  増收二十三貫七十七文
  三分六貫九百二十三文歸軍期
  七分一十六貫一百五十四文歸總制司
  頭子錢五貫六百文
  諸司五貫四百五文
  經制二貫八百五文
  總制二貫文
  移用司五百五十文
  提刑司公使五十文
  本府公使一百九十五文
  都稅院額三萬五千六百六十二貫四百七十五文諸司一萬九千二百九十六貫三百九十一文本府一萬六千三百六十六貫八十四文
  諸門引鋪一萬九百一十二貫五文
  西門引鋪一千七百二十六貫六百七十三文南門引鋪二千六百三十六貫六百六十七文沈店引鋪二千一百九十七貫五十六文
  宋招橋引鋪九百六十貫六百五十七文
  望春橋引鋪七百四十八貫七百四十二文
  江東引鋪二千六百四十二貫二百一十文
  諸司五千九百四貫三百一十文
  本府五千七貫六百九十五文
  奉化慈溪定海小溪石碶寳幢澥浦七稅場四萬五百三十貫文
  諸司二萬一千一百七十貫八百二十三文
  本府一萬九千三百五十九貫一百七十七文又自嘉定六年以來澥浦場添認本府錢三百五十貫文實共收一萬九千七百九貫一百七十七文
  鄞縣舊有大嵩横溪兩稅場奉化縣舊有公塘白杜兩稅場嵗共計額錢五千六百餘貫並係人户買撲認納官司既逺征歛無度重為民害慶元四年守鄭興裔申朝省廢罷












  寳慶四明志巻五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寶慶四明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