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隼高墉賦(以「君子藏器待時」為韻)

射隼高墉賦(以「君子藏器待時」為韻)
作者:武少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13

羽族紛紛,彼飛隼兮獨勁捷而莫群。心耿介以騰踴,毳斑斕而被文。擊每依於素節,翔亦致於青雲。匪全身以自愛,寧有齒而見焚。貫矢落庭,既垂名於孔宣父;搏鳩陷網,又伏罪於信陵君。今也何時,輕乎所履。伊廣甸不遊,乃高墉爰止。信非位乎是蹈,宜賈害而鬻死。吾嚐問術於列禦寇,學藝於熊渠子。爾或舍諸,吾斯過矣。我矢惟良,我弓未藏。度中而發,於何不臧。矧專精而致用,奚得失之難量哉?於是正色斂容,凝心定誌;睨目引滿,注矢神萃。驚弦駭括,將辟易以翻飛。裂臆洞胸,已披離而迸墜。觀彼隼之貽戚,諒吾人之會意。故君子周而不比,用則擇地。無苟進以躡高位,無躁求以享厚利。智昧於是,安往而免夫顛躓。然則懷貪怙力者怨所聚,材小任崇者覆可待。故聖人明彖象以立言,懸日月而不改。或有人兮,修其詞,遇其時。三覆射隼之兆,載質射隼之期。幸寸長而罔貴,冀一聞而在斯。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