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將仕郎思野陳公墓誌銘

將仕郎思野陳公墓誌銘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7

楚舊尹陳子汝道,嘗以其親將仕郎思野公一傳一誌銘,請於春與鍾子伯敬,春諾傳,伯敬諾銘。迨汝道使使來徵,而伯敬先數月死。予傷其負也,因輟傳而從誌,以終友信焉。誌曰:

公諱爻,字可效,復野公季子。年十二孤,失學為縣掾,事古公文炳、張公進思。入京三考,貼辦歸會稽,有同姓冒公名為奸,當除名,古公、張公適為京官,辨之力,訊官不可。已而指貼辦擅離職役,亦當除名,蜀人韓公固為吏部,雪其冤,捕同姓冒名者。且吏貼辦,非擅離職役,名因得不除。久之,謁選為桐城典史,遷石浦巡簡以歸。及汝道為武昌令,迎養武昌。久之又歸而卒,卒於萬曆之己未,距嘉靖癸巳生日,年八十有七。其配沈孺人,先一年卒,亦八十有七,合葬於西山。子治安、治本、治策,安即汝道。

嗚呼!讀汝道之狀,可謂不以所賤事親矣。夫世所賤者,掾吏小官也;汝道所賤者,辱人穢行也。苟世之子孫,有能以科名文章揚其親如汝道者,談至先世為公門掾,為卑卑無所比數之官,則不欲盡其辭,有人問及之,則面發熱,若問者以此相譏病;而至其先世集詬、好貨財、戕賊人以行媚,反若可安焉,誰謂是人孝者?汝道述思野公,獨於一考再考三考、桐城典史、昆山石浦巡簡津津然談之如科目,縷悉之如高官要地,子若孫益榮增華,如得美蔭。考其實,勤廉長厚,自立無苟之地,稱為當世賢者有餘,吾以知汝道真能愛其親且尊也。

凡他掾吏入京國,意欲何為?不過取千萬如寄;公三年間躬躬黽黽,不囊一錢。在桐城時,太守蒲陽唐公重之,拉與上計。途次,貸公八金,入都還公,公徑受之無猜也。官昆山,昆山張給事家獲山木盜。公私念歲荒民苦,特拾山下殘枝,非盜也。呼之久不至,至則言曰「欲賣女充所司用」。公曰:「吾所司,自書記至兵卒,無需錢者,可無賣女否?」曰:「如此又安用賣女!」其人竟得不坐。公介心亮節,難可舉述,而予以為卻金還金,不賤窮丐,公生平總如是,但當傳此一二,使人想見古人之意而已。太守之八金可以取償,可以尉取償,可於上計時取償,無他患;而給事家之盜殘枝者可釋,可以巡司官釋,則天下舉安不難也。嗚呼!當汝道之時,恐已有不然者矣,予故三致意焉,以賀公之遭。

銘曰:賢者乎,抱關擊柝;長者乎,寶廉居約。吾何忍不誌公墓乎,亡友所諾。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