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郎率家僮出畋判

對中郎率家僮出畋判 唐
作者:闕名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976

〈中郎高牟,率家僮出畋,晚歸滋水。長因醉使酒嗬止,雲違敕出畋。牟云:「今既斷酒,豈宜帶酒忿?」競詣金吾。〉

高牟早承亭育,夙效款誠,背牛加之絕壤,奉鷹揚之峻秩。屬以葉下黃山,草腓丹浦,曆飛熊之舊徑,徇逐兔之荒遊。既而獲已多乎,言指灞陵之路;日雲暮矣,果逢醉尉之嗬。類寬饒之發狂,焉知去就;同季布之飲酒,豈辨尊卑?既蚌鷸而相持,乃齊楚之俱失。則獵雖有禁,文不係於蕃官;酒乃停沽,限未拘於自飲。若其因酒入罪,豈非釀具招刑?以獵為違,則是移轅獲戾。彼此俱無本罪,論告皆失正途,既詣金吾之司,須寘玉條之典。但告雖不當,狀匪構虛,不可從敕反科,宜以不應寘罪,待知官陰,方定刑名。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