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文章判

對文章判
作者:康子元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51

〈鄭景才學高邁,郡牧使求其文章,景扶醉揮毫,書於幾上,令使者寫之而去。法司以為失禮,欲科傲慢罪,縣令以文同宿構,堪為薦舉。〉

鄭景學邁八千,自高天爵;郡牧賢求五百,式賁人文。而磥磈無拘,忽醉廚中之酒;崩騰有作,便題幾上之文。使者操觚,寫而旋去;法司執憲,訊以剛來。雖疾惡之誠,初疑可爾;而優賢之道,良或未然。邑宰政尚儒風,事符茅茹。以為詞同宿構,無慚孫綽之金;德應敷敭,堪薦郤詵之玉。眷茲兩議,須遵一理。昔嗣宗酩酊,曾不寘以科條;今鄭景含毫,何遽繩於傲慢?請輟埋桐之事,微申樹李之風。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