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02

 卷一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
卷三 

卷二(已未辛酉编辑

○釋褐编辑

學著宮袍體未安,藍衫轉覺脫時難。呼僮好向空箱疊,留作他年故舊看。

○臚唱编辑

一聲臚唱九天聞,最是三珠樹出群。我愧牧之名第五,也隨太史看祥雲。宴罷瓊林有所思,曲江風裏立多時。杏花一色春如海,他日淩霄那幾枝?

○瓊林曲编辑

三月長安桃李春,一條軟繡天街新。漢朝覆試端門日,唐代題名雁塔辰。官柳慣迎新貴馬,杏花偏拂少年人。幾隊霓裳行簇簇,瓊林苑裏春波綠。未耀頭銜七尺光,已辭墨水三升辱。舊僕重談上學時,新知各寫《同年錄》。此時意氣似雷顛,此際連鑣渺列仙。雕泬翠娥崔彖載,牙牌金字李琪鐫。明知過眼原如夢,爭奈當場欲上天。天家待士有恩光,高唱三雍賜六漿。湯餅紅綾色奪月,御廚瓊粒影浮霜。鳥和仙樂碧簫脆,露滴玉缸天酒香。不到月宮遊,那識嫦娥好?不奪錦標歸,誰信驪龍巧?寄語燈窗苦誌人,人生此處來宜早。歸時兩鬢不簪花,簾幕低遮油壁車。糟糠未娶恰曾聘,莫誤朝官選婿家。

○入翰林编辑

弱水蓬山路幾重,今朝身到蕊珠宮。尚無秘省書教讀,已見名箋字不同。斑管潤生紅藥雨,錦袍香散玉堂風。國恩豈是文章報,況復文章尚未工。

○乞假歸娶留別諸同年编辑

還鄉非耀錦衣鮮,為賦《房中樂》一篇。慚愧少年貧裏過,玉堂春在洞房先。

暫辭鴛鷺舊班行,且逐簫聲引鳳皇。忙殺蘭台一枝筆,半修眉史半催妝。

兒時釣弋武林城,此去書窗月尚明。只恐香閨纓絡動,轉疑鈴索響西清。

多感群仙送暮雲,真珠密字贈紛紛。明年定步花磚早,代聽雞鳴有細君。

○到家编辑

遠望蓬門樹彩竿,舉家相見問平安。同欣閬苑榮歸早,尚說長安得信難。壁上泥金經雨淡,窗前梅柳帶春寒。嬌癡小妹憐兄貴,教把宮袍著與看。

○催粧编辑

春明池上綠衣郎,曾被紅裙看欲狂。今日月宮真個到,金蓮圍住合歡床。

荊釵微綠布裙紅,自檢青箱有愧容。只好告身親手寫,替卿端正紫泥封。

○題果亭编辑

小照紅蕉翻虛廊,碧苔覆陰地。濛濛圓景沉,淡淡孤霞繼。幽人倚文石,衝襟托遐寄。旁侍水精奴,左立鸞台婢。各抱綠綺琴,含情如有睇。竹涼月影生,蓮動水香至。為問秋正清,金絲可彈未?

○隴上作编辑

憶昔童孫小,曾蒙大母憐。勝衣先取抱,弱冠尚同眠。髻影紅燈下,書聲白髮前。倚嬌頻索果,逃學免施鞭。敬奉先生饌,親裝稚子綿。掌珠真護惜,軒鶴望騰。行樂常扶背,看花屢撫肩。親鄰驚寵極,姊妹妒恩偏。玉陛臚傳夕,秋風榜發天。望兒終有日,道我見無年。渺渺言猶在,悠悠歲幾遷。果然宮錦服,來拜墓門煙。返哺心雖急,含飴夢已捐。恩難酬白骨,淚可到黃泉。宿草翻殘照,秋山泣杜鵑。今宵華表月,莫向隴頭圓!

○題蔣元葵進士藏書樓编辑

傳家何者多為貴?數士之富以書對。三間高樓如水涼,得書一卷樓皆香。我友蔣元葵,聚書書如雲。連名未請宰相署,四庫已作蘭台分。常言聚書如鬥寶,郎嬛所有安可少?牛弘數五厄,聞之最懊惱。莫使淹中稷下有人來,舉手未翻先了了。我言藏書如藏嬌,毋使韓女怨曠空病腰。與其橫陳高庋手不觸,不如世充沉水秦皇燒。物在天地間,有散亦有聚。惟有書藏胸臆間,鬼難風災吹不去。我不願騎赤鯉登天門,但願化作白蟫遊此處。君聞且笑且點頭,手書金筌招客遊。不讀崔儦五千卷,莫登弘景三層樓。

○哭德山公编辑

公姓金,諱鉷,巡撫廣西,入都為司寇,被劾掛冠。歿後,授河南布政使。枚弱冠受知薦鴻博入都,事載《文集•神道碑》。

都門秋色滿靈旗,易水風寒石獸危。海內正人朝野惜,平生知己古今悲。村荒軟碧餘煙柳,星折中台看尾箕。銅柱功名銀管筆,襄陽還有峴山碑。

一紙黃麻照日開,千年白骨已蒿萊。朝廷不信陽城死,河北空傳寇準來。臣力盡時無別恨,君恩深處有餘哀。西山九曲峰前水,嗚咽墳頭日幾回。

萬里呈身一少年,公然表薦九重天。方欣賈誼登前席,遽作羊曇哭逝川。雪夜宮袍親手賜,桂林詩句向人傳。而今回首都成夢,問字無由到九泉。

○送裘叔度同年歸覲编辑

長安十月朔風勁,我昔假歸君乃更。玉堂官冷不厭寒,有意欲與冰雪競。憶昔詞科報罷餘,相逢市上各躊躇。遲我十年骰子選,與君一旦天門趨。笑餘聱牙習蝌蚪,略解婁羅偏上口。說怪群驚鬼董狐,圍棋共飽李毒手。阿兄五月茂州來,酣嬉夜夜傾醇酒。釵掛臣衣宋玉留,帽加瓶上元孚走。長安百貨日沸騰,每逢廟市月八九。天地燦爛聲嗷嘈,爾我蹴踏混儕偶。手招廉賈喝牢盆,目眩黃鍾嗟瓦缶。阜陽女兒名采玉,當筵一曲歌《楊柳》。今日臨邛負弩迎,可還杜牧尋春否?西江曾記當年來,廬山落日金盤開。將軍老樹色黯黯,仙人石洞光皚皚。君行寒月歸已晚,河僵石瘦梅應胎。明年花發臨江渡,畫眉聲裏來時路。有妻宛爾香驄馱,有母皤然板輿護。宮錦朝縈淡蕩煙,玉鞭晚浥淋漓露。莫遣吾曹鄙吝生,空歌叔度來何暮!

○許賓穆閣學以吊喪被劾南歸编辑

素車縱吊張常侍,道廣何傷陳仲弓。一日蜉蝣搖大樹,百年長劍掛崆峒。江湖歲月君恩重,宦海波濤士論公。惆悵送行春正半,落花消息雨聲中。

○贈歌者許雲亭编辑

皮弦金柱小琵琶,上巳浮橋阿子家。引得周郎屢回顧,長安春在《一枝花》。

霓裳曾已列仙班,天上重來解珮環。應是玉皇憐絕藝,特留一闋在人間。

○秋夕偕元敬符訪堇浦編修编辑

早秋日落涼風發,車行轆轆隨驢腳。主人開門一笑迎,官冷身閑衫不著。日暮難得屠門肉,相逢暫食公孫粥。主人聚書如聚米,望來兩眼清如水。老樹高涵露氣中,微燈淡照空床裏。回頭同憶兩年前,烝栗堆盤雪滿肩。於今重入延秋宅,溽暑風輕蟲在壁。翰林讜論更瀾翻,公子新詩轉清絕。柝聲四起心茫然,披衣起行各欲還。出門重與故人約,莫教秋月空嬋娟。

○送虞山少宰從駕熱河编辑

秋氣肅肅邊塞來,草枯萬里鷹眼開。君王射獵順時令,從臣應須文武材。我師早歲參機密,氣作祥雲心捧日。侍郎古稱執戟官,吏部世推大手筆。詔書昨下明光宮,姓名首列行圍中。牙旗錯落關山道,羽衛飄搖閶闔風。本朝幅員邁前古,熱河早辟天王土。百花匝地錦成堆,六月空山霜倒舞。大軍畢集車煌煌,千山萬山獵火光。健兒擊獸如擊賊,將軍挽弓爭挽強。平沙列幕風雲壯,二十八宿羅貂帳。大荒浩浩麒麟來,飛毛灑雪三千丈。我師眉目秀若神,色映塞外生清春。筆光直掩陸渾火,博物能知貳負臣。左射騶虞右狸首,再拜賡歌祈萬壽。天子親為插彤弓,玈矢千條鬯一卣。長河日落秋風起,寶劍光寒射眸子。北望燕山似斷雲,茫茫一氣清如水。歸來輜重各紛紛,掃盡欃槍見碧氛。起家不愧輕車尉,執法無嫌神策軍。賜第平台高列屋,開筵把酒看黃菊。後堂弦管應許聞,樂府新歌《出塞曲》。

○吳昆田、金質夫、裘叔度夏日小集露台,得雨字编辑

青陽裁辭春,赤煒方孕暑。來蓬萊仙,共作鶯花主。《宵雅》既肄三,象戲或格五。子玉勿過菜,茅容但炊黍。兩兩露台登,飄飄風裳舉。簾影飛綠波,酒面點紅雨。密樹入雲生,飛禽出煙語。佳期勿言歸,月色淡如許。

○送劉斯和翰林改官山右编辑

唐時開元輕外職,班生內行如登仙。未幾祐甫作員外,乞為別駕心怡然。朝臣俸薄難自給,方鎮入相稱罷權。歙州刺史嫌降晚,護軍初入心悁悁。豈知官制無今古,或清或要難周全。翰林百篇史不載,循吏一事民能傳。河東天子股肱郡,有詔置吏需名賢。翰林劉君初入覲,命駕五馬驅蒲鞭。君拜表辭臣母老,請歌《華黍》歸弄田。為我冷官壯顏色,求者不得君真偏。枳棘鸑教棲鸞鳳,風霜正值飛鷹鸇。此行強飯莫強酒,從來割錦如割鮮。官趨官拜皆官耳,尊卑於我無懵焉。歐公勸人讀文案,儒者存心慎勉旃。君從赤緊報課最,鵬摶依舊升雲天。但笑弘農太守入都日,莫教我輩傳觀一大錢。

○少年行编辑

春花不紅不如草,少年不美不如老。誰家玉貌馬上郎,狹路相逢都道好。金貂之冠紫綺裘,起家身襲富平侯。與余握手銅龍樓,衣香一過三年留。阿兄侍中郎,阿弟都護府,果然才調兼文武。華堂隸事一百六,郊外射虎九十五。公孫丞相殿上來,得邀一語心顏開。星河沉沉夜漏緊,貪看月明不肯寢。強拉金吾開九門,一杯酒寄相思人。吁嗟乎!男兒結客女嫁夫,只有江東孫伯符。

○代少年答编辑

結客只結孫伯符,買奴只買馮子都。男兒作健貴年少,安用草《玄》吃吃楊大夫。承君贈我詩,報君知己恩。三千匹絹裁百褌,八百里駁供一飧,猶覺寸心耿耿難具言。聞君歸娶婦,送君西南走。珍珠掛車頭,珊瑚絡馬首。忽把金鞭指君口,逢人但道李元忠,海內英雄都置酒。更有書數行,憑君傳四方。四方有人願相見,先取菱花自照面。

○為保井公題《搖鞭圖》编辑

廣陵城中花十里,龍樓鳳閣參天起。婆羅爭舞《踏搖娘》,琵琶唱斷《安公子》。公子煙花最擅場,起家三十侍中郎。羊侃箏人誇爪甲,夏王車馬鬬重攔。東方日出烏啼早,美人爭試絲桐好。漏水能知夜短長,海棠留得春多少。白馬紫遊韁,來遊大路旁。初看《小垂手》,再彈《陌上桑》。聽來天上《回波樂》,誰是吳兒木石腸!一聲鞭響垂楊處,人如蝴蝶花邊去。不聞小海扣歌舷,但見斜陽滿高樹。豪竹哀絲盡不歡,請君少駐再盤桓。誰知望斷樓頭婦,西北浮雲總不還。

○鼠齧戲作编辑

二十九夜,鼠齧於床。氣矜之隆,視人若亡。予誓執之,空拳怒張。銜枚用兵,弗驚其走。突如其來,一鼠在手。或曰放焉:「相鼠有齒。鋌而走險,急則噬子。」予貪弗釋,將扼其尻。果然拒捕,齕指血漂。陣傷而退,鼠乃脫逃。嗟予小子,拒諫自雄。為惡不卒,為善不終。劫昏乘黑,侮懦避凶。適可而止,奚至技窮。戲為歌詩,以儆厥躬。

○宋徽宗玉璽歌(有序)编辑

鄭殿揚得玉璽二:一曰「大觀珍彖」,刻最深,玉粹白微滯,疑蝕於火,依今尺博一寸五分;一曰「秘府珍玩」,刻稍淺,沁如碎瘢,博一寸七分。俱螭龍紐。按《宋史》大觀二年,帝御大慶殿受八寶云云。然則二璽之為徽宗無疑也。不能得,不能忘,付之一歌。

鄭君古之符璽郎,珍玩珍彖家獨藏。朱文深入半寸許,螭龍蟠紐牙須張。通天犀劃太華雪,碧桃紅灑麻姑霜。千金難仿今刀鑿,一見如逢古帝王。憶昔道君全盛日,金裝玉軸紛捃摭。銅篆親成《博古圖》,法書聚作《大觀帖》。黃楊春滿絳霄宮,花鳥餘閑召玉工。牙牌親遞劉妃手,畫譜新翻艮嶽風。澄心堂紙真珠絹,都在雙螭品定中。一朝兵掃汴城灰,帝去冰天璽不隨。紅羅裹罷三重盝,秋月寒生八寶輝。可憐玉石無情物,不念官家手澤垂。於今流落眼前過,千金難買愁無那。仙籙煙消寶篆存,燈檠土朽冬青大。幾度摩挲意倍憐,宣和遺事想當年。勝逢白髮深宮女,同說紅羊小劫天。

○題金正希先生畫《達摩圖》编辑

正希先生發清興,雲藍剪紙如圓鏡。畫作達摩面壁形,高坐枯龜呼不應。泥金鉤發蠆尾拳,側筆裁衣蟬翼勁。人疑道子以墨戲,或道無功將佛佞。以指喻馬隔兩塵,援儒入墨殊非稱。誰知先生畫佛即畫心,直是誠通非貌敬!事惟詣極方參玄,思不出神難入聖。當其為文慘淡時,天外心歸功未竟。顏淵專精能坐忘,維摩憔悴常示病。絕無意想結空花,那有風泉攪清聽?眉毫禿盡腸欲流,三才萬象同參證。較彼蒲團枯坐人,禪理文心果誰勝?寫靜者相示眾人,教用思功先練性。碧山煙去月才明,秋水風停波自定。文人學佛即升天,才子談禪多上乘。我為增題墨數行,勝補雲堂一聲磬。

○春寒编辑

重裘逢二月,袖手步芳林。殘雪有餘色,百花無競心。踏青苔影薄,禁火客愁深。傾耳碧溪畔,黃鸝遲好音。

漫訝楊花落,誰知是雪飛!窺欄蝴蝶靜,出郭酒人稀。寒食名原稱,東風力太微。殘冬如未了,難著五銖衣。

嘉靖四年编辑

世間老物無不有,嘉靖四年一罌酒。罌面泥封字數行:光祿中丞人某某。罌高三尺酒一尺,逃盡酒魂存酒魄。想見當年議禮時,爛醉鈞天無醒客。膩如膠漆丹如霞,香氣能開十里花。酒人欲飲不敢飲,未染一指先千嗟。我最畏飲勇忽賈,仙仙願逐化人舞。三杯吞盡兩朝春,心腹腎腸一齊古。

○新燕篇编辑

涎涎燕,年年二月來相見。雙足能傳塞上書,紅襟還帶前年線。前年人去漁陽道,今日烏啼白門曉。同是天涯飄泊身,滿屋落花泥不掃。燕語何喃喃,一雙訴畫梁:「曾棲執戟明光殿,曾伴邯鄲大道倡。幾處空床憐蕩子,幾番故國吊斜陽。飛來飛去流年度,惟有君家貧似故。竹聲時遇卷簾人,山色自青春雨路。」燕兮燕兮休啄矢,主人與汝長居此。莫嫌茅屋兩三間,且學烏生八九子。

○西施编辑

吳王亡國為傾城,越女如花受重名。妾自承恩人報怨,捧心常覺不分明。

笙歌剛送采蓮舟,重卷珠簾倚畫樓。生就蛾眉顰更好,美人只合一生愁。

○文君编辑

宵行事學君王後,識曲心同漢武皇。含淚自尋《封禪》草,遺書翻亂女兒箱。

○二喬编辑

國亡家破名公女,同嫁英雄美少年。絕色易逢佳偶少,聽他夫婿自家憐。

吳絳仙编辑

家家竹葉引羊車,一个仙娥管蠹魚;
可惜竟無書諫獵,六宮罔喚女相如!


潘妃编辑

玉釵生自劈楞伽,尼子歸來步步花;
爭不荊條加苦手,教人好好作官家。


張麗華编辑

景陽門外一生鐘,喚起宮娥夢正濃;
底事軍中書告急,亂堆床下不開封。

結綺樓邊花怨春,清溪柵上月傷神;
可憐褒姒逢君子,都是周南傳裏人。


孫夫人编辑

刀光如雪洞房秋,信有人間作婿愁;
燭影搖紅郎半醉,合歡床上夢荊州。


玉環编辑

五百袈裟回相寺,一支玉尺有前因;
緣何四海風塵日,錯怪楊家善女人。

可惜雲容出地運,不將讕語訴人知;
唐書新書分明在,那有金錢洗祿兒。


王才人编辑

花明柳暗出宮門,玉貌時時類至尊;
笑語百官休誤認,天容英武妾溫存。

身逐寒雲落葉飛,三千宮女淚沾衣;
山陵風雪黃昏雨,髮髴珠袍從獵歸。


小周后编辑

芳草萋萋故國秋,江南烟雨十三樓;
夢中忘記家山破,猶與君王並輦遊。

流珠一曲記何曾,命婦班中恨不勝;
輸與皇蛾先去好,柔儀殿上望昭陵。


上官婉兒编辑

論定詩人兩首詩,簪花人作大宗師。
至今頭白衡文者,若個聰明似女兒?


意有所得輙書數句编辑

巳來即為無,未來或為有;欲知古人事,便如昨日酒。
一日復一日,流光何匆匆;幸而天下人,光陰與我同。

形為萬卷累,亦非達士懷;不聞古神仙,識字居蓬萊。
書堆三萬卷,轉使我意乖;束之良可惜,讀之不能該。
吾欲法祖龍,一舉為灰埃;終日仰屋梁,不樂胡為哉?

燕王有名馬,在廄四十載;忽然騎不前,敵國果先敗。
王命圖馬形,圖成而馬死;馬意名巳留,可以沒吾齒。
嗚呼士君子,彼馬尚如此。

落筆不經意,動乃成蘇韓;將文用韻耳,揮霍非所難。
須知此兩賢,騷壇別樹幡;白象或可駕,朱絲未容彈。
畢竟詩人詩,刻苦鏤心肝!


題錢璵沙編修峯青草堂圖

秘書遺意訪湘靈,手帶離騷過洞庭;
漢水澹含三楚白,君山分作幾船青。
風謠到處書斑竹,烟景歸來上畫屏;
此日草堂秋似雪,雲璈蕭瑟共誰聽?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