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 小倉山房詩集
卷十
卷十一 

目录

卷十(甲戌编辑

立春前一日與徐鳳木、朱草衣集孟亭溪上草堂,限「春」字编辑

一個溪堂六酒人,先春一日共尋春。羹調小婦粗俱妙,月近元宵舊復新。風作半琴鳴竹外,燈分雙蕊鬬花身。明朝擬踏銀橋市,各戴華陽自製巾。

買梅编辑

為買梅花手自栽,朝衫典盡向蒼苔。笑他絕代高人格,不等黃金也不來。

種梅编辑

十丈春山帶雪量,一枝短襯一枝長。安排要得橫斜致,閑與園丁話夕陽。

看梅编辑

最朝東處枝先發,漸有蜂來雪大飄。同是看梅誰仔細?主人暮暮復朝朝。

才走半梢如白龍,忽抽千朵春雲濃。三更以後看不見,明月一重霜一重。

一般玉露總無私,山北山南分早遲。恰使人心憐舊雨,最開多是隔年枝。

山空養慣高情性,春早長留好歲華。恰惱一林香太遠,教人尋得著吾家。

二月朔日孟亭、筠軒先後探梅,得「探」字编辑

山人無佳懷,花開如生男。眾客具羊酒,開時紛來探。去者將呼車,來者初停驂。去為來者留,一客化為三。巡簷嗅曆曆,繞樹睨眈眈。二月初東風,春心猶包含。一林香破口,幾點珠明簪。梅花如大繭,賓主如春蠶。裹入萬株煙,昵語何喃喃。花開未及白,人飲未及酣。留此飽看眼,待月南山南。

折梅编辑

為惜繁枝手自分,剪刀搖動萬重雲。折來細想無人贈,還供書窗我伴君。

侍兒心性愛風華,爭采仙雲鬢上加。自卷一雙蝴蝶袖,忍寒先仰最高花。

白衣山人畫梅歌贈李晴江编辑

山人著衣好著白,衣裳也學梅花色。人奪山人七品官,天與山人一枝筆。筆花墨浪層層起,搖動春光千萬里。半空月鬥夜明珠,滿山露滴瑤池水。倒拖斜刷雜亂寫,白雲觸手如奔馬。孤幹長招天地風,香心不死冰霜下。隨園二月中,梅蕊初離離。春風開一樹,山人畫一枝。春風不如兩手速,萬樹不如一紙奇。風殘花落春已去,山人腕力猶淋漓。君不見:君家鄴侯作貴官,如梅入鼎調鹹酸;又不見:君家拾遺履帝闥,人如望梅先止渴?於今北海不作泰山守,青蓮流放夜郎沙。白髮千丈頭欲禿,海風萬里歸無家。傲骨鬱作梅樹根,奇才散作梅樹花。自然龍蛇拗怒風雨走,要與筆勢爭槎丫。山人聞之笑口哆,不覺解衣磅礴裸,更畫一張來贈我。

菩提場古梅歌限「大」字,與蘭坡學士作编辑

從來廟古樹必怪,竟有梅花塞廟大。南都兩寺大者三,菩提一株毋乃太。有如人形共七尺,忽然丈六金身在。三寸之珠十圍玉,此物豈合存塵界?勃勃擎將雨雪飛,童童欲把扶桑蓋。一白光搖大殿明,半開影壓僧房隘。孤根入地花入天,身在寺中香在外。我生愛梅如愛色,得此傾國癢搔疥。初疑導從萬玉妃,水晶宮闕搖環珮。又疑白象散天花,牟尼珠子穿旌旆。睽睽萬目摩青柯,喋喋方言議根派。老僧古貌長眉青,問樹疑年默不對。但說前朝焦狀元,曾坐梅窗拊梅背。我聞其言彈兩指,劫灰陣陣飛衣帶。幾行青史後梅成,幾堆白骨先梅壞。梅花無情春有情,年年二月開無賴。長陪仙鶴記堯年,未了人間香火債。花氣烝為十里雲,繁枝布施千人戴。勸汝莫矜橫斜影,江南城小身為礙;愁汝狂吹清冷香,諸佛聞之鼻破戒。人生眼界那有窮,物拔其尤意殊快。笑我隨園二十弓,年年種梅如種菜。不妨無事有其心,老衲大窮將汝賣。巨靈雙手掘梅根,駱駝萬匹拉梅載。移植千枝萬枝中,諸峰忽壓當頭岱。逝將聘汝力不能,行且尋君一而再。諸公借我禮佛頭,且對此梅三百拜。

贈張芸墅司馬兼寄梅六公子编辑

清商弦未絕,春蠶餌絲成。孤鳳棲高岡,青鸞從之鳴。江南春二月,芳草綠已盈。椓門者誰子,禪纚飄瓊纓。贈我園客繭,風裳曳華星;示我《國風》篇,大雅扶正聲。曰予亟求友,神聽慕和平。雙丸不獨曜,八駿難孤行。琴彈鍾子期,詩歌蘇子卿。寸心相冥合,千春有餘情。

昔君遊南海,作吏越王台。蜑子吹簫送,珠娘打槳陪。振衣忽高蹈,白華易小草。來尋鹿皮翁,共作商山老。君家謝朓樓,我家安石裏。同有白髮親,清霜照人子。君年四十六,我年三十九。兄弟指其口,此中宜飲酒。

入門烏畢逋,出門雞腷膊。下山魚脫淵,上山雉登木。訪古到瓦官,探幽登靈谷。微雨過深夜,山容赴朝旭。得杖手足輕,有書證據足。(芸墅攜《名山記》)高塔勞遠?,破碑苦深目。對酒雲數片,落花燈一屋。五嶽行未遍,六朝跡已熟。可惜吳市門,不及呼梅福。歸來春悄然,苔色上深竹。

我與梅華谿,結交在長安。其時諸公子,朝顏如渥丹。六郎最嬌小,初茁黃金蘭。今年隨君來,七尺青琅玕。感郎新詩好,念我舊雨寒。九原不可作,萬事同波瀾。此日足可惜,來日苦大難。君歸往茂陵,遺稿訪凋殘。

佳期日未宴,僕夫告將去。敬亭山上雲,匪我留能住。我有一樽酒,淡泊如春露。獨飲難為歡,群飲亦不豫。惟與素心人,朝夕領其趣。前有張邴嘗,後有羊求與。君來船莫遲,君去船莫遽。長恐飲酒時,正是思君處。

將抵淮矣忽為大風所尼,泊深港作詩编辑

我作長淮行,誤呼龍頭艋。重如曳牛尾,難如拗象頸。自知淮王山,十日不得領。亡何廣陵濤,徐徐似汲綆。微衝青山煙,淡搖楊柳影。篙工喜而呼,胡奴笑且騁。主人請起起,抵淮在俄頃。釣徒辭煙波,漫郎理笭箵。指妾書卷收,催僕行李整。自謂即誕登,待飯亦不肯。忽然白氣升,惡風破萬嶺。海水沸沃焦,鯨魚拔滄溟。墜波有跕鳶,蕩舟無完皿。鼇斬帝益怒,瓦飛鼓更猛。澹台璧欲爭,椒丘劍空挺。襟披胸可穿,沙射目且瞑。刻舟同縮屋,劃地類畫餅。方期主遇巷,何圖坎入井。有如食蟛蜞,正美喉復哽。又如望神女,臨御忽已屏。曩行尚恐遲,今泊更愁冷。大笑風浪天,萬事與此等。

甲子秋攜陶姬至淮,今一星終矣,重有泛舟之役,憮然成詠编辑

春燈無夢不悠揚,舊曲重彈《陌上桑》。雙槳桃根乘月渡,十年錦瑟似人長。卷簾釵影橫江小,過眼風花逐水涼。華發自悲成底事,添丁嬌女字平陽。

哭程荔江编辑

一年一渡長淮水,每渡淮時一醉君。今日河山重對酒,當年麈尾已淩雲。千盤珍阜生前散,萬古交情笛裏分。愁唱山松《行路曲》,哀蟬落葉夜深聞。

長眠人已閉幽宮,我是襄王憶夢中。交甫珮貽雙角白,夏侯簾卷四枝紅乙丑過淮,見贈漢玉羊角鈕,四姬出拜)。琴書剩局諸兒小,春雨飄燈萬化空。腸斷鶯花三月暮,高陽池館又東風。

黃河秋決,聞陝督尹公移節清江,寄呈四首编辑

孤鳳身高易惹風,年年旌節類飄蓬。時當清晏誰聽策?事到艱難始借公。《瓠子》三秋歌向北,玄圭一錫水朝東。相傳迎得司空馬,流出桃花已不同。

帝把公當砥柱看,故教赤手障狂瀾。麈談立止黃流濁,犀照應愁水府寒。上策漢廷推賈讓,遺編唐代重韋丹。華山使者嗟河伯,使我軍中少一韓。

何處江南非舊遊,兩堤官柳識行騶。廿年故吏知誰在,一局殘棋代客收。玄女九天留玉牒,深宮雙箸夾金甌。從今穩上黃麻閣,莫再亭名不繫舟(制府有亭,號不繫舟。)

有人黃犢學躬耕,師友關心夢獨驚。細雨春搖芳草軟,孤花寒耐夕陽明。謝安須鬢愁來白,疏傅家山老更清。十畝水田三頃竹,知公且自羨門生。

到清江再呈四首(並序)编辑

枚遁跡隨園,塵思久斷。公手書招之,令沈凡民苦加規戒。類慈母之投杼,誤聞蜚語;如良醫之下藥,未切脈情。恐愛之過深而知之轉淺,率爾言志,請學仲由。

自愛青溪水最清,忽聞老鳳喚流鶯。商量江上新行李,檢點人間舊姓名。殷浩何妨束高閣,龐公久已事躬耕。夔龍簫管巢由唱,請自分途慶太平。

一笛斜陽萬木飛,中年哀樂雪飄衣。水邊花淡春將暮,山裏梁空燕獨歸。卓氏酒壚三月斷,鄂君翠被十年違。如何野草鴛鴦夢,尚有襄王說是非。

每望旌旗灑淚痕,當初薦表苦推袁。想傳衣缽終無分,賴有文章好報恩。書卷一編常按日,梅花三百自成村。他年李泌金鑾殿,莫說陽城尚在門。

接得郇公五色箋,敢辭雙槳木蘭船!蒼生望淺人難起,絳帳情深月再圓。白下孤雲芳草渡,龍門高浪夕陽天。可憐桃李青青樹,虛領春風十六年。

留別荷芳書院四首编辑

尚書官舍即平泉,手辟清江十畝煙。池水綠添春雨後,門生來在百花前。吟詩白傅貪風月,問字侯芭感歲年。三日勾留千度醉,爭教賦別不潸然。

《驪歌》一曲柳千行,荷葉離離尚未芳。四面鶯聲啼暮雨,半竿帆影過低牆。籬笆門小花能護,歌舞台高水自涼。看取君恩最深處,碑亭無數臥斜陽(園多高相國《紀恩碑》)

拓開粉壁換窗櫺,收得春光入戶庭。古樹獨當人面立,遠山遙隔竹簾青。箭抽金仆穿楊試,曲按銀箏帶水聽。莫道夜深風轉緊,要吹斜月上孤亭。

諸郎個個似瓊枝,握手風前有所思。折柳自澆臨去酒,攀花難問再來期。鳥緣戀樹啼偏苦,雲是還山見更遲。記取高陽池館地,江煙江雨一題詩。

尹公和詩编辑

敢云景物似平泉,聊趁公餘坐晚煙。千里人過袁浦畔,一聲歌到綠楊邊。青燈夜雨添新夢,畫舫秦淮感昔年。莫謂邇來清興減,偷閑同醉落花前。

曾記山房字幾行,重遊舊地感荷芳。花殘豈盡因春雨,樹老仍多傍短牆。把酒卻逢新漲滿,開窗共納北風涼。林園賓主知誰是,一片蛙聲送夕陽。

半窗斜月透疏櫺,草滿階除竹滿庭。老去一身隨處好,年來兩眼為誰青?琴彈古調原難賞,詩帶離聲轉怕聽。怪底野心留不住,小桃源內有山亭。

臨歧攀折路旁枝,手跡還留去後思。黃鳥鳴餘添別恨,牡丹開罷計歸期。孤帆短棹隨風遠,落日閑雲出岫遲。羨煞村居耽嘯詠,可能頻寄見懷詩?

寄聰娘编辑

花開時節不離君,花落琴河手暫分。二十四橋楊柳岸,春愁頻觸杜司勳。

黃驄陌上怨啼烏,家有春山似畫圖。三日不棲雙燕子,櫻桃花淡繡簾孤。

畜鷺鷥编辑

白鷺不受馴,遙天飛積素。與我兩忘機,霜衣振微步。側睇幽人,如作魚兒捕。淡交既目成,頭白當如故。釣鮮輒先供,瀹泉必手具。瘦竹表秋清,孤花寒日暮。立斷小亭風,淡月滴微露。

闌鶴编辑

海人貽雙鶴,攜入秋山來。鶴自適野性,人能增遠懷。所嫌園無垣,羽翼恐當垂。千年雖來歸,而我安在哉!取彼青竹竿,編為三重籬。風月有疆界,去來無是非。不徑而不竇,朝夕舞僛僛。語汝青田翁,莫嫌鸞翮铩。漢有陳孟公,留客投其轄。

憎鹿编辑

名士非不佳,太癖難入坐。養鹿亦如之,虛名受實禍。呦呦噤其口,嶷嶷恃厥角。未荒樹剝膚,非蠹書大嚼。昌黎厭蝦蟆,柳州憎王孫。主人援此例,呼之為「惡賓」。

養松鼠编辑

曾讀《尸子》書,松鼠不知堂。茲鼠何為者,依人為狖糧。物小有仁心,銜指如恐傷。身學慶忌捷,拱敬丈人老。煙寒樹影停,月白松花曉。突如其來如,竹竿青嫋嫋。

惜兔编辑

缺如慕容氏,白如玉衡星。姮娥不收拾,長須奔空庭。爰爰性無毒,趯時多驚。玉雪忽墜地,委化未分明。望月不動杵,守株空復情。解臏潑寒酒,遺毛上管城。為誰空搗藥,不能學長生。

淮上乞魚門盆松,得松而歸编辑

青青盆中松,愔愔魚門子。一言贈故人,蒼龍渡淮水。其時松正花,帶花遠行路。粉落半船白,香動春江暮。入園未浹旬,翠蓋先百草。水聲淮北遙,山色江南好。

以松與蘭坡學士易柏,學士不可编辑

人意難屬厭,機心生草木。換松如換馬,望柏如望蜀。賴有柏主人,搖手稱不可。得失一老兵,而忘我為我。君既寶鼠璞,僕亦享敝帚。落日一樣秋,歲寒兩家酒。

題程廣川《載鶴圖》,送姚小坡牧景州编辑

官清如鶴清,官行鶴亦行。一船官鶴雜,官吟鶴能答。鶴軒官不乘,官艙鶴轉據。今夜月明時,抱鶴宿何處。

誰能為此圖?補蘿沈東陽。墨妙追昔賢,其人鬚眉蒼。頹年感遠離,涕下沾衣裳。矧我佐麾下,恩好隆中腸。兒時羊酒地,南部煙花場。三春幽夢醒,萬斛西風涼。回首長相思,如何不盡觴。

行行已有日,轆轆來車輪。不忍別吾園,況此園中人。園中人愧鶴,不能傍君身。鬥酒為君辭,長歌與君訣。寒雨厚青苔,明燈散黃葉。呼童掃落花,莫掃君行跡。

任處泉太守在山陰得陸放翁快閣故址,自倡七律四章,托石帆學士代徵和者编辑

石帆學士寄雙魚,代索廬山九錫書。洛下久推白傅達,鑒湖兼得陸家居。百年剡曲秋風後,二月蘭亭春水初。遙想牆東避世者,幾枝花插短轅車。

四首詩箋寫百通,恍傳仙語出山中。魯連黠似黃鷂子,琴客騎須赤鯇公。溪上苧蘿西子月,竹間窗戶宋朝風。問君亭畔三更雪,可遇梅花似放翁。

楊憑宅子香山住,蕭復園亭王縉求。自古文章傳勝跡,幾人宦海得閑遊!迎賓先取靈蓍筮,服食多從《本草》搜。盡此煙雲銷歲月,幾間草屋亦千秋。

少年也有巢由在,三十休官尚道遲。勾漏郡中頻采藥,麒麟閣上只吟詩。青松各據雲千尺,野鶩同憐水一池。為訂西溪戴安道,山陰明月是心期。

仿曹子建《送白馬王》體六首,送香亭弟之壽春编辑

鶺鴒鳴高樹,阿弟歌上堂。將適今壽春,言辭古建康。五月觸徂暑,大火熹炎光。有淚各無言,含情且盡觴。秋豆未落萁,荊花方成行。緣何明月來,照汝不在旁。

在旁無兄弟,胡不留征輪?輪蹄鳴轆轆,中心難具陳。無祿及介推,履蹻勸蘇秦。元瑜甫弱冠,仲宣初從軍。未行愁汝貧,既行愁汝身。負米慰白髮,加餐健青春。

(下缺)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