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二 小倉山房詩集
卷十三
卷十四 

目录

卷十三(丁丑编辑

聞叔度少宰復命軍營,寄懷一首编辑

嘗羞隨陸不能武,今見終軍能係虜。萬里馳歸草奏箋,白門夾道看裘五。裘五裘五貧賤交,長安市上同遊遨。一朝致身青雲上,華嶽峰高少依傍。人驚儒者亦知兵,我怪西江還出將。聖朝神武滅高昌,車鼻窮酋遠遁藏。馬謖已誅君巘死,朝廷未免憂邊防。侍郎慷慨臣請行,十奏九合軍中情。王修侍從解機變,崔浩胸中盡甲兵。繡衣玉斧南薰殿,詔許千官設華餞。親解金袍賜狄公,戎裝強換書生面。一路龍沙持絳節,交河馬踏層冰裂。刁斗聲飛瀚海雲,刀光涼動天山雪。元帥靴邊問主安,三軍傾耳聽籌策。屈指婁闌首可傳,班超生入玉門關。將銅柱全收地,獻得金人好祭天。城南少婦寄征袍,堂上萱花露正高。誰知天外揮長劍,依舊歸心折大刀。男兒讀史長歎息,貂蟬每借兜鍪力。健士奚須枉拍張,詞臣已見歌《敕勒》。天恩朝夕下明堂,玈矢彤弓寵未央。聽說阜陽女兒隊,添唱《從軍》樂府章(謂采玉)

仿劍南小體詩编辑

春日山居事事宜,閉門行樂少人知。亭移舊料功成早,樹換新泥葉發遲。禿筆管仍裝麈尾,斷琴弦更拗花枝。年來悟得忘名意,除卻風懷不詠詩。

春影離離過畫廊,送春人與蝶俱忙。歌聲隔苑聽尤好,花氣隨風到始香。稚女鳴環爭白蒐,旁妻蠲忿種青棠。消除長日知何事,只有傾心美索郎。

朝煙暮雨倦登臨,閑倚危樓憶古今。螻蟻尚存封建法,圍棋時見井田心。山花受月紅成白,池水如人淺不深。中散春愁無著處,幽蘭開處去彈琴。

題李後主百尺樓编辑

黃花水小雨潺潺,南國樓台夕照間。如此長江被量去,當年還唱《念家山》。

檀槽金屑小琵琶,姊妹承恩似趙家。聽到流珠歌舊曲,一時腸斷六宮花。

保儀不愧女相如,手掌牙簽萬萬餘。爭奈焚如學蕭繹,國亡遷怒到圖書。

草草南朝一夢過,潺潺春雨奈愁何。官家賴有重瞳子,洗面終朝眼淚多。

藥號牽機出禁宮,此人又似不相容。《檀來》歌罷江山穩,只合全家哭世宗。

六道戈船出上遊,香孩兒太不風流。關心臥榻鼾聲地,轉忘燕雲十六州。

金字《心經》手自焚,命燈竿斷九霄雲。無情最是西天佛,送過蕭梁又送君。

千年故國水雲涼,樂府歌殘曲數行。父老營齋妃薦福,何如文士弔斜陽。

舟中作编辑

有雨行偏速,無江渡轉難。行藏須自主,莫認相風竿。

喜晤同年程聘三少司馬编辑

揚州斜日白門煙,兩度班荊意黯然。司馬宦情談酒後,故人顏色老江邊。

應劉同調升沉異,元白無兒彼此憐。

努力青宮勤啟沃,斥蒿風味繼前賢。

贈沈南蘋畫師(有序)编辑

吳興沈南蘋畫名藉甚。雍正間,日本國王持倭牌聘往,居其國三年,授弟子若干。老病辭歸,國王況施累萬。同舟人受簿錄之累,南蘋傾所有以償。至家竟不名一錢。

東陽隱侯畫筆好,聲名太大九州小。片紙能開異國春,鶴書遠賁東夷島。東夷之國日本強,晉唐書畫多收藏。倭人字乞蕭夫子,行賈詩歌白侍郎。將軍重幣聘高賢,高士乘舟去若仙。眼驚紅日初生處,畫到中華以外天。天風吹下三千里,行盡魚頭見魚尾。斫取扶桑作管城,揮毫更進羊皮紙。紫貝千雙國主恩,鮫珠十斛門生禮。蠅點屏風墨未幹,方諸拾淚寫牛欄。奇花增入《宣和譜》,怪石常橫粉本看。三年重作還鄉夢,侏亻離亻禁佅歌相送。金壓蕭雲行李遲,船因陸賈歸裝重。同舟人欠水衡錢,羽化銀杯意灑然。元振萬金揮手盡,長康廚內空雲煙。還家身世兩蕭條,流落江湖酒一瓢。遊子青衫餘兩袖,畫師白髮老三朝。人生意境何逼仄,盛名坎珣如一轍。但使文傳《黑水碑》,奚須家住黃金穴。春來日日鳥船通,猶道夷王遣問恭。七十二島依然在,只隔人間海一重。

題陳古漁詩卷编辑

新詩一卷勝方幹,當作《楞伽》靜夜看。孔翠屏開花爛漫,清商琴老調高寒。地當六代悲歌易,胸有千秋下筆難。我學王戎留贈語,森森更願束長竿。

王卿華挽辭(諱復旦,杭州人,丙辰孝廉,侍御公文潛之子,會試不第,縊死長安)编辑

琅琊公子少年日,平康意氣東阿筆。玉貌朝看鷲嶺雲,金鞭夜醉西湖月。西湖有客正垂髫,杵臼相逢遽定交。雙聲笑徹煙霄上,把袂詩歌碧樹高。蕭郎騎馬走京華,公子秋風桂亦花。此際煙波人萬里,此時別緒字如麻。流星馬遞泥金紙,大父歡呼阿父喜。寸厚家書拆忽驚,當頭祇說袁才子。袁安躡蹻撲燕塵,乞火先投御史門。鴻博已傳韓愈罷,棲身誰念趙岐貧?果然屋好烏亦好,先把牛心啖逸少。延譽真同許子將,少年我愧蕭淵藻。大被常教氣類親,風懷共取明燈照。朝朝索米向長安,身賤由來作客難。子鵝殘炙垂涎處,苦賜翳桑幾頓餐。可憐客路暫逢君,君又還家我失群。借馬送行秋夜月,含愁極目楚天雲。曾將阮籍窮途淚,痛灑羊欣白練裙。明年身忝到蓬萊,驄馬門前玉笛哀。華屋誰知一朝變,滄桑從此萬重來。八十封翁扶櫬歸,孤兒一隊繞船悲。鍾君阿鶩無人嫁,仲郢烏台有雀飛。王郎再應公車試,往日繁華如隔世。落第羞看紅杏花,還鄉怕挽青絲轡。誰雲生死見交情,任昉兒郎局已成。不學王孫依鮑氏,甘心慶父抗經。三更孤燕空梁墜,萬里書燈鬼火青。城南婦作刀頭夢,易水風吹變徵聲。白骨天涯蔓草寒,招魂誰唱《念家山》!回頭酒綠燈紅事,盡作輕塵短夢看。記儂奔走江南道,兩度逢君覺君老。路遠偏教得信遲,官卑只恨酬恩少。二十年來鬢未霜,哭君三世淚沾裳。寢門一奠知何日?金穀園空宿草荒。

哭沈補蘿编辑

八法書亡索幼安,《蘭亭》雖在酒壚寒。欲知太古先看面,從未朝天盡作官。垂死交情秋握手,半生家難老傳餐(公貌奇古,七攝縣令,從未入都,老病寄膳以終。)。誰云遺墨千年貴,我是同時得已難。

傷心張耳鬢如絲,曾見夷門大會時。四海耆英今日盡,三朝遺事夕陽知。風摧漢代靈光殿,名重蕭梁老婢師。最晚逢君偏早別,淚痕空灑白楊枝。

題故人畫(有序)编辑

晴江明府畫梅絕奇。怛化後,人藏者輒屬予加墨,以晴江之好予也。再來參戎與晴江同姓,甚歡。丙子秋,引例來請,值予病痁,庋置高閣。主人疑予忘之矣。今年夏五,展卷見梅花,如見宿草。與其上求巫陽,不若招魂於紙上,為書一律,質生者,質死者,並質之梅花。

幾番怕見晴江畫,今日重看淚又傾。十四幅梅春萬點,一千年事鶴三更。高人魂過山河冷,上界花輸筆墨清。聽說根盤共仙李,暗香疏影盡交情。

春草编辑

江城三月草煙綿,有客憑闌感歲年。雪後人歸春滿地,馬頭風起影搖天。清明細雨長亭路,畫角斜陽南浦船。欲采蘼蕪歌《水調》,幾回愁過大隄邊。

誰家牧笛下牛羊,踏到蓑城舉國狂。一片綠成蝴蝶路,幾叢眠作酒人床。印來羅襪春痕軟,望去裙腰別恨長。記得斑騅嘶暮雨,青袍今已誤蕭郎。

黃驄一曲《豔陽歌》,撩亂春愁起碧波。寂寂鳥啼新院落,萋萋人感舊山河。根高自占風雲早,物賤偏沾雨露多。莫怪已芟生轉密,此身原要托烟蘿。

玉鉤斜月冷黃鸝,渺渺寒蕪夕照西。青入窮沙頒曆日,繡完平野失春泥。三生蓬海騷人老,六代雲山燕子低。說與東風合惆悵,剪刀雖好葉難齊。

十二瑤階也托根,野心祇是厭紅塵。開花自笑無名字,采藥時逢有異人。恍惚池塘尋舊夢,分明書帶認前身。年來似勸夭桃隱,遮住漁郎不問津。

栽培不仗主人翁,自立斜陽自偃風。空苑盡教隨意綠,落花借與滿身紅。千般甘苦嘗難盡,一局輸贏鬬易終。我欲踏青何處好?琴河西畔板橋東。

詠錢编辑

誰開九府製泉刀,從此黃標又紫標。千古帝王留字去,萬般人事讓兄驕。椒房手跡傳唐代,《堯廟碑》陰記漢朝。莫說仙家最清冷,也須金液上丹霄。

不須薇蕨說高風,到底夷齊是命窮。剪紙賄能通鬼國,博梟天尚借劉翁。杖頭有處春堪買,坐上無時酒欲空。怎怪南唐癡長老,《心經》一卷寫當中。

人生薪水尋常事,動輒煩君我亦愁。解用何嘗非俊物,不談未必定清流。空勞姹女千回數,屢見銅山一夕休。擬把婆心向天奏,九州添設富民侯。

牙籌且莫惱王戎,《本草》嘗來味更濃。五福富登《洪範傳》,六官人愛大司農。分明輪廓無方寸,頃刻風波有萬重。怪我緣慳君欲去,只須臨別少從容(張燕公有《錢本草碑》。)

五銖衣薄稱閑身,綰罷銅符早閉門。萬選盡憑詞賦力,半文不受祖宗恩。搖空撲滿心原淡,獨飲廉泉體自尊。記得清明分白打,「開元」兩字最消魂。

風吹荇葉滿池斜,老去持籌敢自誇。早買名山非壟斷,不騎仙鶴也豪華。富徒慳守貧何異,來得分明去亦嘉。我有青蚨飛處好,半尋煙水半尋花。

錢稼軒少司空奉命棲霞畫山,過訪隨園编辑

司空工作畫,聖主教看山。感舊懷殘客,穿雲到此間。高軒紅雨染,空谷白駒閒。帶我煙霞去,仍歸侍從班。

梅雨编辑

梅子黃時雨,潺潺最不同。慣來人意外,偏灑日光中。滑徑愁芒履,空堂躍水蟲。采蓮差可喜,處處畫船通。

題柳如是畫像编辑

生綃一幅紅妝影,玉貌珠冠方繡領。眼波如月照人間,欲奪鸞篦須絕頂。懷刺黃門悔誤投,遺珠草草尚書收。《黨人碑》上無雙士,夫婿班中第二流。絳雲樓閣起三層,紅豆花枝枯復生。斑管自稱詩弟子,佛香同事古先生。勾欄院大朝廷小,紅粉情多青史輕。扁舟同過黃天蕩,梁家有個青樓樣。金鼓親提妾亦能,爭奈江南不出將。一朝九廟煙塵起,手握刀繩勸公死:百年此際盍歸乎?萬論從今都定矣。可惜尚書壽正長,丹青讓與柳枝娘。

靜坐编辑

靜坐西溪上,春風白日斜。吹來香氣雜,不辨是何花。

寄徵士薛一瓢编辑

南海有隱士,疑是青城君。道姓稱黃石,問家指白雲。精心通九略,逸氣橫三軍。棄其孫與子,孤處空江濆。獨攜天台女,飄飄金霞裙。梅花開玉窗,眾仙時一醺。我亦虱其間,芳訊聞氤氳。無端自謫落,從茲仙凡分。風車不可馭,玄理無由聞。何時青鳥來,同驂鸞鶴群。

妹夫胡書巢作宰什方,遠貽川絹,感而成詠,用答高情编辑

一紙家書萬里情,八年人老杜鵑聲。胡威贈絹知蠶好,薛女題箋想政清。署外山光雍齒廟,馬頭月色錦官城。韋莊詩集韋皋業,珍重郎君蜀道行。

讀《王荊公傳》编辑

青苗幾葉起風塵,孤負皋夔自待身。底事經神有緣法,《周官》偏誤姓王人?

齒痛编辑

百年過四旬,老狀一齊赴。但願無所苦,聾盲任所付。惟茲齒兩行,朝夕待汝哺。相鼠尚有牙,飛鳥豈無嗉。編排三十二,落落晨星布。隊缺眾乃搖,左移右不固。忽弱一個焉,墳起血沮洳。臨食輒三歎,呼郤每百度。投梭嘯益悲,漱石礪如鋸。似屐入門折,為牛孺子僕。玄謨眉不伸,丞相茵屢吐。類灸十重艾,勝飲三斗醋。說士不覺甘,啖名亦無趣。讕語便聱牙,反唇如有訴。徒搖子公指,愁對亞夫箸。《噬嗑》為己占,大烹向人妬。臲卼起復行,呻吟朝至暮。五漿三飯時,隙罅難調護。狼藉小稊稗,如入大盈庫。已困楚人鉗,復作黨人捕。急命大老嫗,發難學晁錯。金簪為戈矛,冰麝為俞跗。蠕蠕黃頭蟲,擒出竟無數。客容既甚猛,尸汝猶可怖。譬如漢宦官,雖誅國已蠹。次日嚼復嚼,痛止齦恰腐。又如買臣妻,苦留終欲去。欲去未去間,勃谿終日怒。咄哉汝朽骨,無情心不恕。我雖仗汝餐,汝亦得我助。弱冠啖紅綾,韶光不汝誤。有時拈花笑,莞爾將汝露。談天吐玉屑,觀畫設寒具。似我作居停,將子亦毋斁。胡為憎酸鹹,瓜葛全不顧。三餐自作孽,四十已見惡。其餘編貝公,效尤更可慮。勸齒學宰相,伴食且餐素。毋學小丈夫,悻悻不肯住。更學古君子,絕交須念故。毋學暴富兒,登時棄瓦注。叩汝一千回,賜汝三日酺。吾將鳴天鼓,更請黃帝鑄。

偶然作编辑

三寸鼠鬚筆,千秋爭名家。譬如一鮒魚,而祝穀百車。參軍圖作佛,毋乃願太奢。可奈日與月,已如赴壑蛇。傳名無竹帛,成仙無丹砂。賴此文字間,著作為生涯。後人就知我,卑卑已可嗟。萬一再蹉跎,輪回可恃耶。

山居無所事,遁木復遁土。東聽繩繩築,西聞丁丁斧。三百有六旬,所費亦難數。戚裏憐我貧,切切相規阻。豈知君子心,此中固有主。未能議明堂,為國造區宇。又無廈萬間,寒士同安堵。就此蝸牛廬,結構且楚楚。起伏寓文心,疏密占隊伍。栽花如養民,建亭似開府。可惜錢刀空,英雄難用武。始知諸葛公,糧盡退軍苦。

讀書不手記,一過無分毫。得句忽然忘,逐之如追逃。見書如見色,未近已心動。只恐橫陳多,後庭曠者眾。所以某日觀,手自識其腦。能著幾緉屐,此意亦苦惱。

身無活人權,不憂溺與饑;身無劾人權,莫談是與非。當時石戶農,牽羊海上遁。耿耿方寸間,隱隱萬言論。願揖眾皋夔,待儂見堯舜。

顏回無宣尼,一瓢何足算?宰相三十年,雖庸有列傳。君子愛其名,名權非我擅。但看「十七史」,遜我者大半。

太上貴道德,其次務施報。惟其本此心,所以有忠孝。快哉孔聖人,報怨稱直道。英雄萬念灰,此意終了了。矧吾少也賤,恩仇豈雲少。逝者已如斯,前途惟有老。再拜漂母祠,涕泣傷懷抱。

開卷見古人,開門見今人。古人骨已朽,情性與我親。今人乃我類,嚼蠟聞語言。寧與木石居,不與俗子俱。欲見何代人,但翻何代書。

平生多嗜欲,所憎惟樗蒱。酒味與絲竹,勉強相支吾。其餘玩好類,目擊心已慕。忽忽四十年,味盡返吾素。惟茲文字業,兀兀尚朝暮。晨起望書堂,身如渴猊赴。高歌古人作,心覺蛾眉妬。自問子胡然,不能言其故。

憶昔垂髫年,讀書葵巷中。先生出見客,弟子偷餘工。聞客有科名,仰之如華嵩。家人多窺探,嘖嘖羨其容。於今二十年,都成可憐蟲。孝廉難糊口,進士愁飄蓬。酒味減京口,米價增江東。貴爵而尚齒,吾將笑周公。

(下缺)

 卷十二 ↑返回頂部 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