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九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十
卷二十一 

目录

卷二十(丙戌丁亥编辑

正月八日雪编辑

曉起群籟低,有物當簷壓。知是新春雪,來補去年臘。果然纖塵無,一白天地合。空花萬重墮,群玉兩山夾。更喜牆垣無,高下樓台雜。群窗皆玻璃,風拒景仍納。山沉亭立空,寺隱燈表塔。沙鳴冰溜和,竹拜松枝答。只恐斜陽來,銀海去狎恰。急披鶴氅衣,麻鞋滿山踏。

踏此兜羅綿,傾跌無不可。行則仙雲招,僕亦瓊瑤裹。離離珠彈冠,豔豔花沒踝。高枝屈復低,右幹拗而左。凍雀噤欲喑,深溝填且頗。可惜柴門關,天加白玉鎖。清絕竟無客,孤行惟有我。老梅情不禁,衝寒香一朵。

周曼亭屋後得泉索詩编辑

曼亭子,剪茅作堂,稯稯而居。槃散行汲,意不知所如。(一解)筮卦得《蒙》,曰山下出泉,在屋後不在屋前。(二解)五剽之土,如芬以脤。蹄通之維,掘之潺潺。果然臣之所居,廉讓之間。(三解)石兮磷磷,花兮灼灼。竹兮猗猗,柳兮嫋嫋。環泉以居,罔不咸若。(四解)飲此水者,心和體輕。生女美好男聰明。上池讓其甘,瑤池輸其清。呼桑欽、道元、陸羽來補圖,來著經。(五解)鄰人許由,手持一瓢。盍往觀乎?二里而遙。戲語曼亭子:天之所生,非汝所獨。吾家袁隗,為南陽守,命酈縣某月送甘穀水四十斛。(六解)

曼亭畫《牽衣圖》送兒出門,又索詩编辑

垂老別兒,人情可知。兒行次且,牽父之衣。(一解)父曰:嗟,予子行役,稻粱之謀。豈不爾思,勢不可留。吾不能為負劍辟咡,踦閭而語;又不能如影逐形,步步隨汝。(二解)乃染我筆,寫牽衣狀;乃擊我缶,聽而翁唱。願江水湯湯,兒行無恙。尚慎旃哉,有白髮倚門而望。(三解)不必陟岵,而開卷見父;不必趨庭,而如聞叮嚀。登思子之台兮,何月色之皚皚兮!讀《庭誥》之文兮,寧若此之清且真兮!(四解)

太守沈硯圃有雙松甚古,予乞其一而謝以詩编辑

黃山之松黃堂舞,終日松濤亂官鼓。先生本抱歲寒心,對此益增毛發古。山人一見驚且誇,稽首拜乞嘉樹嘉。先生贈松如贈劍,留其幹將賜莫邪。一盆舁至滿庭綠,瘦蛟崛強蒼龍伏。頗似當年我掛冠,帶得紅塵入幽谷。滿山梅竹避下風,嫌渠曾受大夫封。我獨摩頂戒剪伐,當作甘棠憶召公。

惆悵詞二月二十八日作(有序)编辑

周氏姬待年女也。畜養吳門,為友人索贈去。已而不安於室,仍以見還,則有身矣。為賦《惆悵詞》四章,仍歸友人。

無計奈花何,匆匆細馬馱。珠才還合浦,笛又送《回波》。草色長亭雨,鶯聲《子夜歌》。關心小楊柳,生就受風多。

東君太遊戲,一笑送春來。那料蘼蕪草,先含豆蔻胎。留仙裙宛轉,解珮月徘徊。到底《樓羅曆》,前生注幾回?

記否碧城坊,盈盈步畫堂。分箋教認字,剪鬌待成妝。蘭槳三江月,蓮燈五夜霜。今宵成底事,只剩縷金箱(姬留一箱)

老去江淹筆,飛花繞不休。尋春頻入夢,行樂轉生愁。落葉隨風去,垂楊逐水流(二姓)。平生惆悵事,強半在蘇州。

記得编辑

記得當年侍絳帷,春風楊柳共依依。一生不肯離花住,半醉常教踏月歸。東閣酒痕衣上在,西園燈影夢中違。如何白首傳經客,不及金堂燕子飛!

故人劉魯原起官甘肅,以《乘風破浪圖》屬題编辑

西涼地勢青天上,萬里長風沙作浪。劉侯將往索題圖,我未揮毫先惆悵。憶昔長安聽雨眠,彼此金鞍美少年。卷中須鬢何曾有?燈下杯盤尚宛然。揮手一為別,蒼茫事難說。大海幾回波,落花萬重雪。君拖墨綬領橫塘,予亦尋春返故鄉。同談往事燒紅燭,代發仙符捉鳳皇(事見《引鳳曲》)。此時面目圖中好,誰知人向圖中老!誤入桃源走逆風,船篷吹墮煙帆倒。卷浪重來氣轉雄,昆明劫後此心空。半生披發橫磨劍,竟掛崆峒第一峰。男兒愛聽《甘涼曲》,全家飽啖黃羊肉。會看西域起班超,那羨南朝有宗愨!三十年來一故人,《陽關》不唱已沾巾。況今真個陽關去,爭使歌成不斷魂。

賀熊滌齋先生重宴瓊林詩编辑

東風吹老大羅天,雁塔題名六十年。聽說瓊林傳盛事,一杯春酒待神仙。

晝錦堂前笑口開,自鐫金字上牙牌。關心八座榮封貴,爭及三朝進士佳!

蒲輪擬向帝城行,銅狄摩挲眼倍青。扶杖曲江風裏立,開元說與後生聽。

半披半曳舊宮袍,回首鈞天夢已遙。一個貞元老朝士,杏花相見也魂消。

小劫《華嚴》事渺茫,一場春夢比人長。宮娥有認先生者,定戴麻姑兩鬢霜。

小西湖畔水鱗鱗,照影休驚白髮身。笑問當年馬蹄疾,紅裙看殺是何人?

如此科名有幾公?熙朝人瑞許誰同!玉堂銀管三千筆,好寫恩榮國史中。

三百霓裳出上林,靈光南望白雲深。大中丞是年家子,寫到名箋笑不禁。(公長子巡撫浙江)

我亦瓊林折一枝,卅年未滿鬢先絲。他時倘有重來分,還乞先生數首詩。

題史閣部遺像(有序)编辑

像為蔣心餘太史所藏,並其臨危家書,都為一卷。書中勸夫人同死,托某某慰安太夫人。末云:「書至此,肝腸寸斷。」

每過梅花嶺,思公淚欲零。高山空仰止,到眼忽丹青。勝國衣冠古,孤臣鬢髮星。宛然文信國,獨立小朝廷。

已斷長淮臂,難揮落日戈。風雲方慘淡,天子正笙歌。四鎮調停苦,三軍涕淚多。至今圖畫上,如盼舊山河。

且喜家書在,銀鉤字數行。淒涼招命婦,宛轉托高堂。墨淡知和血,篇終說斷腸。當時濡筆際,光景莫思量。

太師留畫像,交付得歐公。展卷人如在,焚香禮未終。江雲千里外,心史百年中。怕向空堂卷,霜天起朔風。

送嵇拙修大宗伯入都编辑

尚書將還朝,招我遠為別。道是再見難,一面千金直。我聞茲言悲,恨不生羽翼。又恐相送時,離愁轉難抑。不如賦《驪歌》,遠寄數行墨。下言鄙人懷,上言君子德。如彼車上鈴,有聲在公側。

我昔罷詞科,落魄長安街。橫山趙夫子,向公稱我才。公道人亦好,非獨其文佳。春宵許移榻,秋月同銜杯。獎借公卿間,掖我登蓬萊。贈以雙南金,資我走風埃。人生出身處,沒齒難忘懷。況乃大賢人,重疊加栽培?知恩心不老,報恩身已衰。豈徒我身衰,公霜亦盈腮。當時兩年少,朱顏如嬰孩。誰知三十年,風輪不停催!耿耿前情重,茫茫後會乖。雪涕向公詢,可有來生來。

中天一卿月,皎潔紫微旁。海內數正人,錯落群生望。公為大宗伯,豐采冠岩廊。今將行赴都,如鳳升朝陽。宰相公家官,於漢為平當。節鉞公家物,於唐為讚皇。平生以識重,自許非尋常。當茲明良會,努力賡虞唐。玉性既縝栗,金心益老蒼。末路日以慎,晚節日以香。賤子甘丘壑,無能效匡襄。但見年穀豐,知公調陰陽。


平生授經者,公家一郎君。其時甫七歲,朝夕與我親。小字呼熹官,翩然獨角麟。果然入玉堂,高步青天雲。聞其好學甚,手不離《典》、《墳》。古人於文字,所重在傳薪。我自掛冠來,著述窮朝昏。於詩兼唐宋,於文極漢秦。《六經》多創解,百氏有討論。八十一家中,頗樹一幟新。惜哉韶光逝,傳者無其人。未免思公子,吾意欲云云。王筠讀沈賦,李漢編韓文。庶幾師友事,垂輝映千春。待渠趨庭時,公為語殷勤。

過丹陽船凍不行,悶而有作编辑

北風吹水水成石,波濤無聲兩槳直。天公欺人行不得,將船封入水晶域。長篙巨斧難摧堅,鑿之空空如下天。千檣柴立萬口唱,《公無渡河》聲接連。既無焦家丸,又無蜀井火;疐前既不能,跋後又不可。望見東方一角紅,知有朝陽來救我。

答望山公見寄编辑

兩年不聽《簫韶》響,千里吹來老鳳聲。三十六章珠一串,人間天上兩關情。

傳聞扈蹕侍君王,手挽強弓射白狼。惹得從圍三百騎,一齊驚看老平章。

敕賜平泉草木新,知公一到倍精神。千紅萬紫來如海,半是君恩半是春。

升平無事早朝歸,定脫朝衫坐釣磯。可覺青山圖畫裏,旁邊少個野鷗飛。

記否西園夜氣清,商量文史坐三更。婆娑元老飄蕭客,相對常如兩學生。

淮浦依依送別秋,高軒臨去怕回頭。至今幾點彭宣淚,灑向黃河尚北流。

滄桑人事二年中,欲說頻教眼欲紅。惟有棲霞老松樹,平安如舊只思公。

柴門久不受人敲,今日傳箋馬又驕。留著門前馬蹄跡,鄰翁看見也魂消。

寄梅岑编辑

衰年送少年,後會渺雲煙。況我升堂客,如君幾個賢?長河青雀舫,細雨菊花天。彼此臨歧淚,痕留絳帳邊。

開眼無餘子,甘心師老夫。鳳凰毛自異,才子貌尤都。立雪瓊枝映,看花鳩杖扶。六年談笑處,佳話滿江湖。

別來勤學否,落筆有千秋。白髮高堂望,蒼生我輩憂。宮花待誰插,閬苑及春遊。莫負相期意,人間第一流。

荀令香才遠,蕭樓跡已陳。門關流水響,苔鎖落花春。每過頻回首,相思倍愴神。幾生修得到,天性少情人。

秋懷编辑

西風吹我作衰翁,瓦上清霜鬢上同。惆悵空階看落葉,樓台一半夕陽中。

落日空山何處行,猢猻贈與一枝藤。平生不說維摩法,為覓黃花去訪僧。

荷葉披披剩半塘,自尋紅樹步斜陽。誰知垂柳風流性,轉比高梧耐得霜!

客至编辑

看山終日踏雲立,忽聞竹外叩門急。手整衣冠出見賓,鞋底還粘幾黃葉。

厭聽人詢得子無,些些小事莫關渠。逍遙公有兒孫累,未必雲煙得自如。

除夕讀蔣苕生編修詩,即仿其體奉題三首编辑

除夕袁子歌不止,聲如爆竹震人耳。老親驚疑小妻視,案上一編蔣太史。問我胡為愛若此,我道其詩竟莫比。白虹一道當空起,千流萬轉仍繞指。走入先生輔頰裏,片片蓮花開舌底。其大難摹幻難擬,天之蒼蒼海彌彌。前有蛟龍後虎兕,長繩三丈走若矢。縱得七尋橫九趾,倒拔鯨牙曳牛尾。五十三參智慧理,七十四變女媧體,都來供給管城使。遇小敵怯大敵喜,四海才人鼓聲死。先生大笑吾戲耳,眼前拈來說便是。非杜非韓亦非李,卿胡愕眙不敢睨?可惜老夫年衰矣,旗鼓相當顙有泚。但歎奇才世有幾,如仲達按孔明壘。長安公卿半委靡,不解鈞天聽宮徵。許其掉頭歸田里,鍾山腳下寄妻子,與餘相交情妮妮。果然四海習鑿齒,自信當如丁敬禮。轉笑當時陳無己,渾身只拍西江水。願讀千遍書千紙,明日元辰大利市,心香供奉從隗始。

仰天但見有日月,搖筆便知無古今。宣尼果然用《韶》樂,未必敷衍笙鏞音。俗儒沴沴界唐宋,未入華胥先作夢。先生有意喚醒之,矯枉張弓力太重。滄溟數子見即嗔,新城一翁頭更痛。我道不如掩其朝代名姓只論詩,能合吾意吾取之。優孟果能歌《白雪》,滄浪童子皆吾師。否則《三百篇》中嚼蠟者,聖人雖取吾不知。籲嗟乎!昆侖、太華山自高,終日孤踞殊寂寥,其下瀟湘、武夷亦足供遊遨。

高君年少眼光好,能以纆牽律詩老。卷中丹書如蠶眠,抉摘瑕疵存異寶。曹瞞困周郎,為少節制師。歐公畏後生,正恐某在斯。高君已獻潢汙芹,賤子更進芻蕘言。勸君莫愛惜,欲表孤花先剪葉;勸君須愛惜,千餅黃金一點墨。西施亂頭粗服故自佳,何不襐飾嚴妝更增色?泥沙雜下誇黃河,何如大海無塵、但見珊瑚木難萬怪相惶惑?俎豆終須刻苦爭,至味還從蘊釀得。君不見太清之中一微滓,世間竟有離婁子;又不見戟叉弓刀弄畢十八門,不如老僧寸鐵能殺人!

编辑

白髮悄無語,青山忽自低。愁來如有路,慣在夕陽西。

相逢行贈徐椒林编辑

酒杯愛共荊軻把,唾壺慣招處仲打。徐公三十恥讀書,原是長安殺人者。殺人何處敢橫行?白日青天紫禁城。輕生如作暫時別,放歸不感金吾情。金吾邏騎欺少年,書券逼取青樓錢。公聞命召某某至,一重門入一重閉。彘肩在盆酒在尊,老拳如椎八十斤,請擇於斯一任君。鼠子侁侁驚且奔,懾服三日聲猶吞。君不見徐次子,報仇甘為呂母死;又不見徐元直,被髮堊面曾作賊?家風如此傳雄豪,可肯毛錐換寶刀!千金贈與狡童馬(趙四官),一麾出看廬江濤。廬江高城風蕩蕩,排衙權作千夫長。朝編史論挾風霜,暮品丹青寄蕭爽。湖海元龍氣已降,旁人猶惱次公狂。公乃笑吃吃,替人惜眼光。空看周處當官日,不見朱雲年少場。握手秦淮交肺腑,僧房小住聽鍾鼓。腦後偷將鐵彈看,燈前戲拔蛇矛舞。強予踏濕遊倡家,矗矗新樓大道斜。一片香心消不得,滿山代種幽蘭花(蒙惠春蘭千本)。吁嗟乎!相逢遲,相識早,世上英雄原不少,袁絲袁絲可惜老!

二月十六日蘇州信來,道孀女病危,余買舟往視,至丹陽聞訃编辑

哭婿才揩眼未乾,又教哭女淚闌干。半年合巹三生了,千里呼爺一面難。獨活草生原命薄,未亡人去轉心安。只憐白髮無兒叟,再喪文姬影更單。

廿歲成孀四載餘,輕塵短夢萬緣虛。登樓無復迎爺笑,理篋空存寄母書。雙槳歸遲猶懊惱,九原永訣竟何如!從今齊女門前路,一慟長回墨子車。

路上憶園中梅花编辑

今年春色費相思,小別梅花看女兒。一路月明風定處,輸他寒雀占高枝。

曲檻疏籬小苑東,花應深惜主人翁。萬重香雪連雲起,爭不開窗坐上風?

再哭芷亭方伯编辑

方伯葬後,盜發塚取衾絞含珠。其家適負官課未償,山陰令獲盜,即以其贓充抵。}宿草青青久失群,佳城鬱鬱聽傳聞。摸金竟有曹瞞尉,上表誰修卞壺墳!

底事長眠偏覺曉,想真九死不忘君。玉魚銀雁輸官庫,還策屍臣未了勳。

謝苕生校定拙集编辑

自愛詩如百煉金,多君辛苦賜神針。姓名敢作千秋想,得失先安一寸心。天上月高花照影,海邊弦絕水知音。如何六代江山大,夢裏空存二鳥吟。(苕生夢贈予詩,有「三春花鳥都陳跡,六代江山兩寓公」之句。)

永公子竹岩吳門花燭詩编辑

公子三春打槳忙,秦樓甥館在橫塘。遙知一路簫聲好,先有紅雲護女床。

靈簫墨會本天親,空谷寒山正好春。珍重玉台雙管筆,吳宮花草待詩人。

鏡檻珠簾十二重,畫眉分得讀書功。海棠紅雨酴蘼雪,人在濃香淺夢中。

金字書銜玉篆牌,三公門第五雲開。幸虧郎有天人貌,多少吳娘看婿來。

丹青曾寫兩雲鬟,紅袖添香共倚闌。今日月宮真個到,嫦娥不是畫中看。

紅豆同吟未一年,香車小別水如烟。南來倘有文鱗便,寄我房中曲一篇。

(下缺)

 卷十九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