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24

 卷二十三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卷二十四(甲午、乙未)编辑

新正七日孔南溪太守來隨園,即事有贈编辑

春正東風柳正含,故人五馬忽停驂。關心宦海尋耆舊,屈指晨星只二三。九十慈親扶杖見,兩行稚女學庭參。同年直用家人禮,蔗味從來老最甘。

山裏房櫳九曲成,者番把手更同行。穿林白髮煙中語,帶雪紅梅水上迎。清福偶然歸小隱,交情如此亦前生。別君未盡思君意,聽我胥江打槳聲。

題陶太守《東井品泉圖》编辑

晉之土,五施平;晉之泉,洌以清。無人能取之,往往羸其瓶。(一解)東方千騎,忽來陶君。授舍興氓,童冠如雲。執經問難,簇簇相看。君為辟槃,知燥唇乾。(二解)乃取蓍筮,得卦之「井」。曰伯益所作,利民最永。鑿之拍之,勿短其綆。(三解)一朝窮源,萬斛滃然。且甘且鮮,照影跰躚。考唐人水部,三億三萬三千,無此一泉。(四解)皤皤父老,槃散行汲。粲粲門童,槃至講習。高梧之旁,碧峰之側。牽繩者僂,煮茗者啜。民曰「聖水」,士曰「教澤」。(五解)昔有束先生,請天三日甘雨零;今有陶刺史,掘地七丈得泉水。千秋兩賢人,先後濟其美。(六解)口傳懼訛,碑鐫懼磨。民愛云何?爰繪《井圖》,君子作歌。(七解)

同桂郎尋春儀征,泊舟燕子磯;有懷熊蔗泉觀察,賦詩卻寄编辑

六十明年屆,三春敢不遊!閑情拾芳草,打槳下真州。柳絮風初軟,桃花水亂流。日長人渡緩,蕭寺且勾留。

小字桂枝仙,錢郎劇可憐。肯歌周史曲,同泛鄂君船。挽手勝扶杖,吹簫屢拍肩。妙蓮花不染,恰是並頭眠。

燕子磯邊泊,黃公壚下過。摩挲舊碑碣,惆悵此山阿(山有尹文端公勒石詩。)。短鬢皤皤雪,長天渺渺波。江神如識我,應送好風多(同年裘文達公自言為燕子磯水神。)

江左熊觀察,當今白傅才。別來才兩日,相憶已千回。步月筇應健,看花眼可開(公病後,足跛目盲矣。)。瑤華托誰寄?仍遣玉人來(信托桂郎帶回。)

蘇州彭芝亭大司馬招飲西園,奉呈三首编辑

神仙豐骨鶴精神,天遣長扶大雅輪。七十高年雙黑鬢,兩朝元老一詩人。亭台點綴升平景,魚鳥追隨獨樂身。閑倚雕欄思往事,百花頭上有餘春(公丁未第一人。)

乞身疏廣久懸車,聖主頻頻問起居。立雪公卿千里至,趨庭仙佛一家俱(公次子官侍講,四子奉佛。)。龍門高比諸天上,鉛槧勤於未仕初。聽說鄉鄰齊側耳,書聲夜夜老尚書。

野人弱冠識歐陽,彈指於今四十霜。學禮早從周太史,渡江先拜魯靈光。受知貧賤恩尤重,共隱林泉味更長。願借西園一杯酒,後生前輩話滄桑。

寒山觀瀑布,旁有少年奇雅,郭姓名淳字元會,吳下諸生也,談久誤易其扇歸。次日見訪,乃題兩絕句而還之。乾隆甲午三月十九日编辑

流水聲中問姓名,寒山影裏序平生。多君玉立亭亭態,可是東京郭子橫。

取看紈扇置懷中,忘卻歸還彼此同。搖向花前應一笑,少男風換老人風。

四月四日保礪堂、朱立齋兩參戎,常東湖、楊鏡村兩明府,相約看花,雨阻不至。戲寄二首,兼贈芝仙校書编辑

誰挽銀河種玉蓮,橫塘一路水如煙。小車迎得靈妃步,不是雲仙是雨仙。

孤負蕭齋酒一卮,將軍令尹盡來遲。如何舉世看花眼,不看人間第一枝?

留別南溪太守编辑

年年吳下往來頻,此日登車屢看身。分手漸難垂淚易,大家都是六旬人。

平生筆墨等塗鴉,底事知音有伯牙?千幅魚箋書不了,教儂手腕脫君家。

斯人風骨最崚嶒,霜肅南衙冷似冰。為款三生狂杜牧,幾宵花影漾紅燈。

愛屋由來更及烏,金錢頒賜到輿夫。問君一勺廉泉水,除我曾分別客無。

已投車轄井闌邊,更縶驪駒薄暮天。臨去故人如落月,得留一刻也欣然。

十年不召老淮陽,宦海升沉莫慨慷。一個蘇州韋太守,至今名姓壓侯王。

桂郎歸後,是夕客寓憮然不能成寐编辑

春未歸時花已歸,落花那識晚春悲!分明一樣燈前坐,鬥覺寒生恰為誰。

浮生聚散苦情多,五日纏綿奈汝何。今夜江城月如雪,玉人何處一聲歌?

吳門返棹,曹郎玉田仿桂生故事送余京口编辑

不肯離花過一宵,花迎花送兩回潮。桂枝月下香才謝,玉樹風前影又飄。何必吳娘誇打槳,但逢子晉便吹簫。笑儂雅抱生春手,到處鸞弦續斷膠。

輓太傅錢香樹先生编辑

卿雲舒卷自丹霄,魯殿靈光影忽凋。無復東南稱二老,有誰簪笏歷三朝?爽鳩早正秋官席,威鳳仍賡虞帝簫。此日哀榮人世畢,海天兜率更逍遙。

未老先懸七十車,江湖魏闕意何如?密修寒朗祥刑疏,不上公羊斷獄書。風貌九重圖影後,溪山一片晚香餘。傷心蓬島騎鯨去,天語猶聞問起居。

百年大雅獨扶輪,筆上龍蛇紙上春。《一品集》成傳海內,五湖花好稱吟身。朝無燕許傷前輩,家有韋平慶後人。想歷恒河千萬劫,鶴歸華表尚精神。

記泛扁舟碧海東,自提行笈學登龍。九河不棄蹄涔水,一面曾欽泰華峰。看和聖君新筆墨,聽談仁廟舊儀容。而今回首都成夢,又隔人天萬萬重。

牡丹花絕少並頭者,真州吳園忽有此瑞。三月八日副使張東皋招同賞宴,為倡公宴詩一章而別贈花三絕句编辑

尋春古真州,無春雙目閉。春恰知我來,開花比常異。賢哉張大夫,指我看花地。追尋辟疆園,遍曆維摩寺。車小穿林幽,草深得路細。果然鼠姑花,雙開色奇麗。其旁仙種多,環立擁霞帔。送客出紅雲,分香入酒氣。昔聞韓魏公,金帶表花瑞。君今宰相家,花也如相示。兒女合歡心,陰陽調燮意。遠鍾一以鳴,嘉賓亦既醉。我呼東下舟,不借南衙騎。如別華鬘天,槃槃下塵世。人花兩難忘,作詩當作記。

並頭牡丹詩编辑

兩枝春作一枝紅,春似生心鬥化工。遠望恰疑花變相,鴛鴦閑倚彩雲中。

讀罷《清平》三首詩,此花猶未解相思。想因移種長生殿,便學人間連理枝。

各抱芳心兩不降,飛來蝴蝶也成雙。老夫棖觸團?夢,底事單身又渡江?

秦淮小集,招揚州女校書王氏為藍公子酹飲。越三日公子入山問卜妾故事,方知彼姝已登簉室,豔此遭際,各賦催粧编辑

邗上女兒白袷衣,青溪公子踏青歸。相逢一笑偶然事,頃刻落花天上飛。

家本琅琊大道王,一雙眸子截秋光。比肩不笑妾身短,挽手愈憐郎意長(校書著衫才二尺許。)

折柳何須問舊條?小星婚禮要人教。開箱乞與《官奴帖》,筆筆泥金照樣抄。

淮水盈盈綠正酣,兩家同住板橋南。桃根迎接開門是,不待終朝已采藍。

十三樓事久蹉跎,冷落尚書《卻扇歌》。今日瓣香郎努力,有人想作小橫波。

風月平章老去身,年來著手便成春。只緣遊得天台倦,看見桃花指向人。

吳下歌郎吳文安、陸才官供奉大內已有年矣。今春為葬親故乞假南歸,相遇虎丘略說天上光景,且云此會又了一生。余亦惘惘情深,淒然成詠编辑

宜春苑裏歸來客,三十年前識面多。絕代何戡都白髮,貞元朝士更如何。

握手臨歧話再逢,淚痕吹下虎丘風。自言身比天花墜,一到人間一世終。

題梁景山畫竹送往和州编辑

景山先生春滿手,筆底煙雲無不有。畫石能移泰華來,畫泉能使波濤走。隨園有絹二丈長,先生為寫千翾。頃刻堂上綠成海,疑有麼鳳隨風翔。畫畢匆匆辭我去,云將采石磯邊住。欲取長江作硯池,好教萬象歸毫素。果然高士自不群,人間逼仄難棲身。看他來去飄然意,便是瀟湘水上雲。

送座主大廷尉鄧遜齋先生還蜀编辑

海內年來只一師,又聞予告作西歸。六旬晚景人難別,萬里川江鳥怕飛。廷尉清卿行色冷,開元初載老臣稀。絳帷絲竹程門雪,再說今生事恐非。

記得初來拜後堂,桂花香裏綠衣郎。此時期望心何限,自覺韶華海共長。漸漸黃門雙鬢白,蕭蕭陸氏一莊荒。祇今送別酬恩意,剩有衰年淚數行。

鳳齡嫁某郎半年為其大妻所虐,雉經而亡。余悔恨無已,賦十六韻哭之编辑

萬悔真何及,千牛挽不回。總緣吾負妝,轉使愛生災。遠把文姬贖,權為弄玉媒。私情阿姊問,密意舉家猜。花不嫌春老,根思傍舊栽。自慚黃髮短,未稱紫雲陪。妙選乘龍婿,偏招駑馬才。妒妻威似虎,魔母令如雷。鬢上環簪卸,房中膳飲裁。淒清同病蝶,嗬叱過重佁。鳥急籠應放,魚驚網莫開。終年芳訊斷,一夕惡聲來。弱燕空梁墮,孤芳猛雨催。早知投苦海,悔不嫁哀駘。返璧心猶在,憑棺念始灰。伯仁由我死,羞面見泉台。

題童二樹畫梅编辑

童先生,居若耶。一隻小艇劃春綠,一枝仙筆畫梅花。畫成梅花不我貽,遠寄瑤華索我詩。我未見畫難詠畫,高山流水空相思。吾家難弟香亭至,口說先生真奇士。孤冷人同梅樹清,芬芳人得梅花氣。似此清才世寡雙,自然落筆生風霜。杜陵既是詩中聖,王冕合號梅花王。愧我孤山久未到,朝朝種梅被梅笑:如此千枝萬枝花,不請先生一寫照!

送雲坡觀察遷少司寇入都编辑

一行丹詔下雲中,士女攀轅拜下風。知道朝廷需魏相,可堪東海去於公?看山走馬秋逾好,破格遷官眷最隆。內外祥刑都管領,總緣民命廑宸衷。

今春三月掃門時,得見煙霄海鶴姿。霜肅南衙朝折獄,尊開北海夜論詩。卿雲此日還朝寧,大雅何人更主持?頭白袁絲知己少,再來吳下倍相思。

去年九月十七日同蔗泉觀察賞菊有詩,今年重到此期而觀察已亡十日。撫今傷往,泣弔四章编辑

又到黃花節,誰將白髮招?傷心追往事,同醉是今宵。窗影燈仍照,衫痕酒未消。如何凋玉樹,繐帳雨蕭蕭。

十五登科第,三朝舊世家。軍機參密勿,旌節擁長沙。早貴身原弱,多情壽自差。一場春夢短,風卷鏡中花。

歸隱秦淮好,關門種薜蘿。病猶勤拜起,貧不廢笙歌。僕喂花間飯,兒扶月下坡。今朝卷簾處,遺像對煙波。

山翁知己少,動輒舉君觴。正擬千場醉,俄驚一笛霜。無人同笑語,有壽益淒涼。爭免衰年淚,相思便數行。

山中行樂詞十二首编辑

門外豈無事,山中只有書。一篇《小園賦》,半世好家居。楊柳風前榻,梅花雨後車。意行隨所適,不樂復何如。

怪石堆三品,新堤造六橋。草堪供鹿寨,萍足養魚苗。摘蕊求花大,開池便櫓搖。客來茶不設,甘露在芭蕉。

萬竹立門外,一家藏綠陰。欄杆三四曲,樓閣幾重深。雲影淡搖鏡,壁風時弄琴。喈喈窗外鳥,也學短長吟。

九十高堂壽,千燈上下張。環山生火樹,搖水動珠光。隔岸笙歌助,傾城士女狂。此時一杯酒,真個紫霞觴。

十二紅絲硯,輪流侍主人。分班常賜沐,著手便成春。作楷門生代,袪塵小僕頻。為他閑不得,連日召龍賓。

涉世無成見,隨吾杜德機。書多讎校懶,花密剪裁稀。卷袖常汙墨,迎賓忘著衣。公卿與寒士,來者便依依。

白鶴一聲語,青天半夜風。夢從秋後短,詩向枕邊工。隔夜硯常濕,曉窗燈尚紅。是誰來拭幾,知我讀書功。

九曲琉璃屋,玲瓏影莫分。湘簾千竹映,詩卷萬花熏。髤幾新襄樣,雲罍古篆文。不知陳榻上,留宿幾重雲。

何物供閑戲,圍棋亦偶然。買碑爭舊拓,染筆試新箋。《食品》何曾纂,《茶經》陸羽編。搜奇兼誌怪,俱是小遊仙。

客來無底事,開口便談花。解珮長干裏,吹簫阿子家。山深春不老,風好月難斜。幾個人間叟,如儂度歲華。

無兒家累少,稚女戴男冠。畫賞過時賣,琴閑借客彈。非禪心更達,勿藥體常安。靜裏尋忙事,巡簷數竹竿。

一望參天柳,都從手植生。樹猶先我老,心合比秋清。鄭重分陰惜,編排著作成。劉伶休荷鍤,門外即先塋。

晚登清涼山编辑

上山訪僧僧寺鎖,孤亭荒荒紅日墮。萬家炊煙直復斜,幾行雁字右復左。長江半向樹梢出,石罅盡教落葉裹。怪他啼鳥盡驚飛,惟有白雲不讓我。

客來编辑

深秋萬木凋,一花不著樹。客來道有香,主人不知處。

上渤海相公二十韻编辑

不到艱難際,安知柱石功?黃流遷故道,赤子廑宸衷。隻手銀河挽,兼旬板築終。單車來水上,萬口活溝中。命向龍宮奪,春回黍穀窮。堤方歌《瓠子》,甲又起山東。半壁金湯重,三江鐵騎雄。帝教擒白賊,公自挽雕弓。渭野勞諸葛,彭城臥老熊。刀光千里雪,旗影半天虹。傳箭妖星落,鳴甄羽孽空。亂時須重典,雪後要春風。韜偃干戈畢,安排米粟豐。孳孳勤哺啜,漸漸轉疲癃。更把潘屯鑿,長看挽運通(開潘家屯引黃水運漕)。救時真魏相,活國賴姚崇。令子秋闈試,泥箋姓氏紅(九公子廣德新舉京兆)。總緣隆世德,默眷自蒼穹。暖律新陽轉,稱觴往事同。銘勳兼祝嘏,稽首指崆峒。

簡齋印(有序)编辑

湖州淘井得銅印,鐫「簡齋」二字,陽文,深一米許。宋蒙泉明府以餘字偶同,遠寄相遺。按《宋史》,陳與義字簡齋,曾刺湖州,此印當是陳公故物。喜紀以詩。

(下缺)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