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畜外集殘七卷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小畜外集殘七卷 卷第十三
宋 王禹偁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景宋寫本

 王黄州小畜外集卷第十三

     序

       送進士郝太冲序

       送渤海吴倩序

       别長沙彭暐序

       送畢從事東魯赴任序

       送柴侍御赴闕序

       送柴轉運赴職序

       桂陽羅君逰太湖洞𨓍詩序

       神童劉少逸與時賢聨句詩序

       送樂良秀才謁梁中諌序

       送許製歸曹南序

       贈别鮑秀才序

       送榮禮丞赴宋都序

       集賢錢侍𭅺知大名府序

      送進士郝太冲序

 大鄴郝生好剛有文立性不覉恥屑屑爲儒者行凡議一

 事吐一辭未始不以皇王帝霸之道爲己任洎求名進身

 則黙而處訥而言葢𢙣趨附而好耿直也去年秋郷老競

 薦俛而從焉笈文逺來㑹我闕下徹葢一揖交分如故且

 且逰昏旭累百五年春三月帝㫖下有司校群士之藝

 預其試者八百人縫掖之衣雪晃貢部生因歎而言曰大

丈夫處世當㧞立群萃求明天子之知惡能與闒茸輩叢

試於禮闈哉擲毫裂牋忿而不就王公大人為之興歎況

同儕乎洎予受知春卿薦以甲科喧喧我名雷奮人耳SKchar

試不利前㓛併遺茫茫九衢塵土相困憤氣一吐高於虹

蜺追乎郝生有先見矣然我朝甚明我志俱壮誓雪前

恥庸何恨哉夫如是偶負小屈豈能芥帯吾輩之心乎毒

飈扇空爐㷔天地告我行邁寜親北堂省臺草平漳水波

冷遊賞之興不知暑天俟乎涼風再鳴寒露其零期我乎

上京邀我乎紫庭囊䇿䄂書欵于帝局高吐三千言直上

九萬里未為難哉前𠩄謂㧞立群萃求明天子知者豈空

言也哉小别不足為念長揖而請行乎郝生無背盟約

     送渤海吴倩序

窮通聚散四者輪相倚伏固人事之常也然久窮未通多

散寡聚何獨苦于吾曹邪子英洎子拔立寒素自強于儒

墨間視金玉如長物以文學為己任厥道未濟俱為旅人

豪右之門深隔如海⿱⺾⿰氵亾⿱⺾⿰氵亾于六合中(⿱艹石)隕籜之遇疾飊固

不知其攸適爾子英且以抱泣帝門再獻未㨗緇化儒服

剛摧筆𨦟得非久竆而未通者歟子英與于始㑹于濟北

再㑹于互鄊復㑹于京師今㑹于閭里凡三覩面而十成

𡻕其間春檻有花秋庭有月夏簟來風冬帷舞雪樽酒汎

㶑琴絃踈越好㬌(⿱艹石)是黯然相别得非多散而寡聚歟吁

窮如是亦以極矣天将通我以時聚我以位茍時位之來

也子英與予必思上致君下利民終立身建一時之功垂

千載之譽豈特以花月琴酒之為娱哉偶㪚偶窮不足為

恨况洛陽故都山水在目㳺賞勿怠免為春羞子英勉之

     别長沙彭暐序

始予僦居于濟有年矣室甚虗庭甚蕪鄰喧里卑匪屠即

沽雖有豪宗俠族皆詭道咈徳非吾輩徒抱古人道膠口

而不敢談求君子儒恍目而不得見思聖人言聲聰而不

可聞塵坌硯凡蟲蠹簡䇿忽忽然視之如長物居𡻕餘㑹

天王詔東宫大夫長沙彭公司濟封印公之族甲子南

國公之名䇿于中夏生即公之季子駕而來予得以聲

氣求應之義𭠘之日狎月覩相樂以道歌狂酒逸始末四

序屬公解印而去生且旅居于濟昔取謂德不孤必有鄰

者信哉由是樽有醪豆有餚得以引滿而大嚼之編有詩

琴有曲得以更唱而互奏之草翠𣗳碧烟擕霧織藍波黛

嶽望䦹繡巧得以連臂而逰之奢冠盛服錦韉綺轂膏面

脂肌貍心梟首得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𬒮而傲之至于窮違之分王佐之

業則韜而待用濟無知者何足道㢤居一日生相謂曰吾

曹窮而䫫聚樂則樂矣亦何異迅鵰徤鶻同縶于韛雖厠

翼接羽詎若相忘于雲漢乎且曰别業雷夏将徙其家而

安之則適四方以来知口吾其行矣予與生二年間以道

而知者執别之日不能無言因書其事以送

     送畢從事東魯赴任序

在昔SKchar旦以攝政于周伯禽乃食邑于魯用四代之禮樂

有千乗之兵革表以龜𫎇之山帶以洙泗之水風淳俗厚

君義臣直夢華胥之國躋仁夀之域未為比也洎大朴既

㪚淳風漸澆失文武之遺基當桓荘之亂政沴併妖聚瑞

減祥消蒼生嗷嗷㒺知攸訴天念民弊生仲尼以救之執

持憲章皷扇仁義高飛日月之翰廊開隂翳大定詩書之

理教彼昏䝉三綱五常于是乎在然而上有定哀不道下

有季孟専權𮥠淪素風蔽塞鴻業厠陪臣之列無尺土之

封下泣區區為累如是以至山頺木壊良可悲哉厥後周

祚波傾魯邦波歇𭧂秦新莽之下固不足徴我宋天王子

百姓君萬邦興替當義理亂在目思欲化九有如覆盂用

群賢為利器乃睠東頋言是邦曰礼義之郷也非有徳者

不可居之矣雖聖主遐蠋賢侯逺臨日挂念于萬機恐失

所于一物乃擇朝賢通而理之又設幕職觀而察之𠩄謂

用得具人民受其賜也東平畢公當是選也公法SKchar旦師

仲尼手握憲章心抱仁義重飛日月再闡詩書三綱五常

予人得而見矣噫公有仲尼之徳異仲尼之時君非定哀

臣非季孟素風無窒鴻業大行一角来祥罔有泣麟之淚

九苞作瑞固無嘆鳯之聲陳桓子不見居齊詎勞請代少

正卯無聞犯魯何暇行誅夫如是則晨至而暮理不為難

㢤議者曰公是行也抱其徳遇其時(⿱艹石)敬而守之奉而行

之見周孔之道盡行于今世矣珍重珍重

    送柴侍御赴闕序

郡縣天下已來外官之貴者惟二千石而已入則拜三公

而論道出則擁五馬以行春南靣百城于斯為盛至有受

藩維之𭔃居將相之崇雖極人臣亦兼刺舉尊共理也

皇家承累朝之弊削諸侯之權自両都五府而下至于覊

縻州郡率以儒臣承其乏抑戰功而重民政也江東之郡

吴為大厥賦惟上其民實繁納土已來名臣迭處天王

九年春平陽柴公自治書御史出典斯郡公以文學之業

早登甲科負王佐之才未升顯位法尚寛簡政惟循良吏

不能欺人㒺知化觀其議一事出一言必能逹今古之變

通極天人之奥妙合乎皇王之道在乎經緯之謀引而伸

之宜其相大居而化萬國矣今之為郡也上有督責事無

便宜才雖有餘道或未盡是以體SKchar虗之理息奔競之心

不術吏才不沽時譽冲澹自守光塵必同識者又知其史

隠也屬天官以三載考績黜陟幽明舉舊典以懲之考功

以禮義興行肅清所部奏課最以旌之龔黄于是政成邵

杜以之相代是行也道将行乎位將至乎聖主得其賢乎

蒼生得其福乎且見其佐祐一人進退百執調錬和氣簸

楊淳風煦而為陽春散而為霖雨茂育品物納于華胥然

後冨貴崇高享之無媿又不見房魏彼何人也輿論藉藉

形于是言且未知天意果如何㢤水國春暮江天雨晴下

巖巖之虎丘背湯湯之震澤民灑别淚霑于繡衣吏獻離

觴願駐騘馬SKchar尉評王某從宦屬邑受㤙煦深収涕揮毫

以序行色

     送柴轉運赴職序

粤自三代已前萬國分理藏用於天下養兵於民間王道

以行王室以尊粟不推移人無征戍故轉輸之功未作也

洎秦廢井田漢雜霸道增什一之賦而經費不充又籠山

煮海以佐之勞百萬之師而蠻夷未服又飛芻輓粟以供

之故轉輸之役始行也雖去聖之道逺矣而隨時之用大

矣從權已來僝功斯在厯代而数其人可知逺則漢之鄼

侯魏之鄧艾近則隋之宇文愷唐之裴耀卿皆能臣也然

率不過調發祖庸光給𨵿輔而已我朝所任道不在兹何

者享國三十年拓土萬餘里六師不匱百官其勤賦歛有

定期用度有常數水陸之便舟車之冝皆不可不督示成

功也然則轉輸之設不獨專其利亦將求其義不獨富于

國亦将安于民矣是故統臨諸侯考覈群吏刑罰不中得

以申明利害相交得以改作民謡官謗在我之升聞𡻕沴

天災自我之存䘏實外官取則之地而天子責成之府也

非洞于今古明于變通者又焉能舉職哉今 國家之利

吴㑹居多郡縣繁碓土疆緜亘上自常(⿰氵閠)下及温福有水

田之賦有海物之資雜羽毛竹箭之材兼橘柚魚鹽之貢

東南所産軍國頼之苟非賢明孰制繁漕運之地固難

其人雍熈紀號之四年夏四月蘇州郡守平陽柴公受伐

江城将歸憲府翌日詔以轉運使就加之朝端謂之得人

江東知其受賜歡聲喜氣雷舊雲湧長州吏王某受公之

SKchar公之道久矣惜公藴洞天之度有致君之心冝論思

明主之前援引先王之道使我后聖德日新國風還淳陶

冶品物如三五時與夫臯陶后稷異代而同功矣豈復乗

軺逺方陳力庶務議一鍾石之費哉噫道之伸者見其先

屈噐之大者知其晚成公有之矣始見乎浙江潮聲天台

山色鑑湖夜月赤城朝霞銷SKchar八詠之樓登陸四明之險

𤫊蹤勝㮣将命而逰亦公之素志也梅雨𥘉霽麥秋尚寒

𦘕舸頻移繡衣漸逺拜首末路序以志之

     桂陽羅君逰太湖洞庭詩序處約

造化之功功大而不自伐故山川之氣出焉為雲泉為草

木為鳥獸必異其聲色恠其枝葉竒其毛羽所以彰造化

之迹用也山川之氣氣形而不自名故文藻之士作焉為

謌詩為賦頌為序引必麗其詞句清其格態幽其㫖趣所

以状山川之梗槩也古人登髙必賦義由是乎其或陟名

山覽勝景吝厥祕思屯其研辞使雲憤泉愁巖羞谷恥者

故文士之大遇爾大湖之為水也亞于海而狎于衆流洞

庭之為山也卑于嶽而秀于群𡶶故雲泉草木鳥獸之異

非人丗也昔人由是而得道者有之由是而遁跡者亦有

之故扵屋之洞尚存而陶朱之舟不返至于文藻之士謌

詠之作有能標絶唱示後來者予未見也由是長戈巨鼎

非魯陽項籍疇能揮而扛之桂陽羅君其人也君族茂有

唐氣鍾全蜀連華突子太華紫盖屹于衡陽骨之秀也濟

川截河而人亂渭水入涇而無染神之清也列天下于户

庭視萬古于指掌學之奥也海鵬搏風而上漢天馬奔虹

而逐日文之逸也前𡻕俯遂計吏直干有司霆聲電光駭

人耳目諸儒拳拳不敢仰視其用立傑出而無比者衆謂

君必當脱縫掖珥朝𬖂翺翔紫垣𡚒迅鴻筆書帝王胷臆

中萬機之務敷為事業垂為謨訓固當仁矣㑹國家遵歷

試典重親民之官故釋褐以佐于臨渙成考而遷于吴縣

又授SKchar尉評以SKchar之君以百里之權諸侯之位也有人民

以撫字故布政以仁有社稷以享祝故事神以禮儉乎身

而吏不敢欺正乎法而人皆知指曽未朞月而吴民稱

焉然後名山大川可卧舟緘印而徃矣太湖湯湯我得而

𤼵揮洞庭峨峨我得而(⿰氵閠)色遂使幽雲野泉竒舟怪草暨

烏獸蟲魚輩皆欣欣熈熈似有知于感遇也至于緇徒羽

人有觧真空通氣者襞牋以贈之僊宫佛屋有𤫊蹤古跡

者拂壁以紀之揮珠抵璣散落人口僅得五十章間以倡

和贄獻之句凡一百首雖金石不同其音同歸于雅正黼

黻不同其文同成于章施前不見劉白後不見皮陸又何

人也子見受代之目盈編而歸獻于帝𨵽有駭宸鍳且使

湖山之興不披圖而盡見之矣然則君之是𭛠也得不為

大耒之階乎又何徒勞之歎邪茂苑吏王某同年也序以

附之

     神童劉少逸與時賢聮句詩序

夫君之所好天必從之物必應之猶影響爾是故虞舜修

徳丹鳯䧏其儀穆滿自狂八駿呈其怪善惡之跡休咎之

徴斯不誣矣 有宋二葉天子好文之甚者也志重懸科

親執文柄淑慝有别升沉靡𥝠其間翹楚之士出白屋禠

麻衣歩赤墀參黄閤者數多矣與夫集青囊於寢帷題御

名於殿柱又相萬也遂使荒服之外獷俗菓其文眀草澤

之中比屋化其文教一變至道三代同風不其盛哉東南

之秀山川之𤫊應我昌運俊民挺生神童劉生蓋其人也

嬰孺不群骨貌非俗真麒麟之駒鳯凰之鶵也七歳孤

 遊干山隂詩人潘閬見而竒之乃引之以語教之以詩生

 性如生知辭如老成一聨一詠令人振驚潘生許以並行

 誨之不倦且以其兄之子妻之逮十一歳成三百篇求之

 古人曾不多讓生又長于聨句敏而能精若虚谷之應聲

 洪鍾之待扣也矧餘杭㑹稽號為大郡督轉輸領郡縣者

 多朝之名臣矣至于儒素之士緇黄之流往徃有秀民焉

 或召生以升堂或隨生以求友出句度以試之窮竒險以

 難之生意同預謀語如夙昔應聲而荅旁(⿱艹石)無人疑孟東

 野賈閬仙之徒變其精𤫊潜于左右更傳互授以𦔳其言

 不然又安得敏㨗清新之若是邪某聞之未甚信一日潘

 生與之偕行惠然肯顧因解榻以延之唱詩以驗之然後

 知其神矣某𥘉試以古人竹節偶相對之句生云花枝忽

 並開其舊對云禽名多自呼比生之句踈矣某又常抱伯

 倫之酲病相如之渇因𭟼曰一廻酒渇思吞海生云幾度

 詩狂欲上天偶屬之竒他皆做此意蚌腹有珠待月而後

 成木性有火得燧而乃生以劉生之天才過潘生之善誘

 成此神異不其然乎某詩集曰佩觹吴縣尹羅君為之序

 矣時賢聮句凡數百言(⿱艹石)無甄𭣣且恐淪墜序以冠之列

 之亍右

      送樂良秀才謁梁中諌序

 天下之人背道義而趨𫝑利者衆矣是故權門火炎歸之

 如市㪚地灰 -- 灰 冷過而弗顧偷薄苟且率以為常非士君子

 謀道狥義烏能矯世而行哉茂苑樂生稟江山之氣爲英

 秀之士讀書秉筆務于立言逰聖人之閫域修通儒之事

 業傑出江外人無與偕自予作吏長洲言交有日遺書贄

 文頗見其志但(⿱艹石)渉海而輕百谷登岳而小群山又孰知

 其汪洋峻極之𫝑歟居一日生挂帆艤舟欵户言别問其

 行則曰謁梁公于淮楚也問其故則曰諮學道之消長也

 唁謪官之顦顇也噫梁公與古爲徒與時相戾守大方而

 中立禀上智而不移顚躓官途三十年矣以至自官僚分

 司以貳車左降淮水之涘衡門闐其甑有委塵突無黔色

 雖原憲之非病諒賈生之慟𡘜聲利之輩輕而笑之但見

 長淮湯湯東吴接會使星朝客鱗鱗其舟有能過門而一

顧又何人哉生之往矣其有㫖乎𢹂SKchar編之文陳亟丈之

禮弔擯斥之賢非謀道者邪鄙權豪之門非狥義者邪昔

余重生之文今余知生之行矣先是梁公之牧蘇也撫民

之餘待士尤謹延譽後學激勸逺人于時樂生居客之右

亦猶常衮亷問閩川引歐陽詹以為上客閩人始舉進士

今昔相望曽何愧與生之是行也得非士為知己者邪武

丘草萋吴苑波渌行春色態濛濛着人去登龍門再見君

子請益之外幸道我伏膺之志焉

     送許製歸曹南序

士君子脩辭立誠必先之以孝悌孝悌著而後忠可移矣

反是道者吾何取焉頴川許生大族也先君以學古入官

終州縣之職齊魯濟汶間至今號為亷吏仲父季父俱擢

進士第有大才而無顯位惜哉是以高門之慶鍾於子孫

焉元昆今曲臺愽負大名於天下長塗逺馭未易知也

先是愽士之釋褐也𥙷秋官SKchar於江陵再命為均陽倅先

夫人以衰老之年樂處郷曲故板輿不行留生以侍左右

盡生事死葬之禮則生之孝可知矣博士之立朝也通理

於蘇命生偕行以幹家事盡在原禦侮之義則生之悌可

知也噫生行已光而名未立矣矧皇上嗣位已來登進士

第者不下千餘人顧生之懐能無戚戚乎然生行周業茂

于人無媿將見受郷老薦取太常第猶抵掌爾然後以孝

悌之行移之於國則忠又可知矣豈以先後為意哉江梅

 弄黄江雨飄白别酒未盡征帆屢移平蕪逺山連袤千里

 之子于役相别何之曹無禮義之國也至止之日慎其交

 焉斯所謂以言之送也生勉之

      贈别鮑秀才序

 皇家耕耤之𡻕僕始自SKchar評擢𥙷諫官分直于太史氏越

 三月以家𭔃江都告假迎侍亦旣遂請㳂流而東至止之

 日㑹同年光禄丞河東薛公屈文學之才職𨵿市之稅

 評文話舊洽然得明公出文數十章即進士鮑生之作也

 命題立意殆非常人其爲學也依道而㨿徳其爲才也通

 古而逹變其爲識也利物而成務求之廣場未易多得僕

 固願與之交且賀薛之能知人矣翌日縫掖而來光我衡

 蓽風骨俊茂言論閑雅非風塵之人徴其氏族乃明逺之

 裔耳世以儒術為事先君𨽻錢氏為陪臣國小而才大故

 功弗之立歸朝終大僕丞位卑而道屈故慶及後昆其有

 後于 宋乎不然又安得冨生以天才遇生以昌運乎先

 是 皇上即位已來䇿試貢士必親臨之是𡻕始委有司

 冝如故事上且曰予官人牧民十有四載歇貢舉取士者

 實五年重以郡縣至廣吏官多闕刺史二千石絶辟命之

 路公卿大夫無資廕之恩雖九品下僚一邑小吏必由鄉

 舉而後進茍求備以取人則其如庻官何是以四科之中

 所尚文行三事之内兼採言兒或門閥淪墜者⿰糹⿱𢆶匹其絶以

 第之或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裏晩者哀其窮以與之得人旣多矣𥙷吏旣

 足矣是用𨤲革復以典SKchar凡今取才必率英髦所以慎名

 器而激風俗也天下寒後聞而樂之夫如是生何患於窮

 乎青紫之貴可俯而拾之矣江梅墮校溪竹飜籜困旅火

 以何適縻王爵以言歸廣陵秋風望子之隨計曲江春色

 見子之必榮其間勤道以自強加飡以自愛勿辜我名聲

 之望爾生勉之

      送榮禮丞赴宋都序

 鴈池國東之巨屏也天啓我祖封于商丘玄徳升聞乃授

 周禪旣建大號斯為名藩必求親賢用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茅土重始封也

 今上嗣統以來或以儒官承其乏繫于才而不繫于位矣

 故朝之能臣相望前後葢孟諸域中之大藪征賦寔繁汴

 流天下之通津漕運斯在不有餘及孰能𨤲之端拱元祀

 春二月詔以曲臺丞榮公出蒞于宋旌汶陽之善政也公

 之文行門地吾儕仰之吾君知之是以丑牓之中擢進士

 第者有四人焉父子兄弟燦乎士林昔社正倫一家三秀

 當時猶稱爲盛方我茂族不其逺哉是行也宋居其㤗乎

 青門暁晴皇華啓行隋岸栁翠浚効草平駕騑騑之四牡

 别峨峨之五城撫臨近輔利澤編甿君之望也公之職也

 可不勉哉

      集賢錢侍𭅺知大名府序

 夫序君臣明善惡莫大乎國書故曰史館重備顧問預宴

 𥝠莫親乎書殿故曰集賢清至於天官品藻士流京尹禁